• 未分類
  • 0

在最前方的一個大型星域神舟的船頭,一名看起來極其妖媚的女子,淡淡的望著下面的城市,眼神中看不出一絲的哀愁,但所有見到她的貝越城之人,皆是忍不住跪了下來。

「恭迎仙君大人!」

這裡的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匍匐在地,不敢抬起頭來看那女子。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在我的地盤,也有人敢放肆嗎?」

女子淡淡的開口說道,聲音非常動聽,但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她的那種微怒。

「仙君大人,我們,我們也不清楚,那個傢伙是一個大仙將,後來跟一個不知道修為的男子,乘坐星域神舟離開了。」

有劉家人趴在地上,大聲的說道,額頭上滿是斗大的汗珠,都聽說過這劉貝貝乃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抬起頭看她一眼,若是惹得對方不高興的話,抬手間,便是可以令自己灰飛煙滅。

「星域神舟?」

劉貝貝的眉頭微微一皺,想不到居然有人敢招惹劉家人,而且還有人用星域神舟來接他。

星域神舟分為九品,雖然分為九品,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夠輕易拿的出來的,即便是一品的星域神舟,那一般情況下,也是要仙候級別的強者,方才拿的出手。

「是幾品的?可曾有人看清楚?」

微微頓了頓,劉貝貝的聲音再次從天空中飄了下來。

「這個,仙君大人,好像是三品的!」

有人想了想之後,有些不確信的道,這種東西,這些仙師級別的傢伙,看都很少看見。

「恩,他們離開多久了?向著哪邊而去?」

劉貝貝再次問道。

「向著東南方向而去,剛離開一炷香時間!」

有老者回答道,但仍舊不敢抬頭去看劉貝貝的容貌。

「嗯!」


只聽見天空傳來輕輕的一聲回復,隨後便是陷入了沉寂,過了好半餉都無人說話之後,方才有人微微的抬起頭來,而此時那幾十條神舟竟是早已不見了蹤影。

「張楠大人,小的的神舟只是三品的,速度稍微慢了一點。」

微微苦笑了一下,王靈心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星域神舟的品級倒是不能說明什麼,這東西不是戰鬥型武器,只適合星域之間長時間的飛行,品級越高的星域神舟,自然飛行起來,那速度要快上多少。

「你不必那麼客氣,咱們兄弟相稱便是,若是真要論起修為來,我反而應當叫你前輩呢!」

張楠回了一笑,倒是覺得這個王靈心很是對自己的胃口,看來候銘叫這個傢伙來接自己,要麽是因為什麼重要事情走不開,要麼則是怕引起敵人的注意,方才叫這麼一個小子過來接自己,但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這個王靈心,想來這也是候銘比較相信的人了。

「這可萬萬不可,我早就聽過張楠大人的事迹,當初候銘大人他們還是大仙君呢,張楠大人為了讓他們先逃離,所以在被偷襲受了重傷的情況下,仍舊和對手戰鬥,雖然張楠大人當時是仙尊修為,但當時對方可是八大仙尊。。。。」


王靈心連忙揮手,一說起這事,眼裡便是冒著金星,整個人陷入了一種對張楠有些崇拜的瘋狂,令張楠一時之間陷入了無語,好漢不提當年勇啊,想不到當初自己失敗的一場戰績,居然也是被候銘等人拿來給這些小輩吹噓的事情了。

「等等,方才你說什麼?你好像說,當初候銘大人大仙君的時候?你的意思是他現在突破了?」

張楠眼睛一亮,是啊,這麼多年過去了,想來自己的兄弟應該也都有所突破了吧。

「呵呵,是啊,二當家現在乃是中仙尊修為,而三當家現在也是小仙尊修為了。」

王靈心說道這裡,然後微微頓了頓,轉身對著張楠道:「候銘大人說了,張楠大人你乃是輪迴之身,是去躲避一劫的,你回來之後,修為很快便是能夠超過他們呢!」

聽得王靈心的話,張楠的臉上忍不住狠狠抽搐了幾下,但心裡還是滿是高興,自己的兄弟,也終於變得強大了起來,成為了可以統領一方的仙尊了。 第403章王靈心這句話,真是有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效果,令幾十隻星域神舟上面站著的高手們,一個個都是驚訝的一時之間合不攏嘴。

要知道,這裡除了修為達到大仙君,實力也是極其強悍的劉貝貝之外,更是有著好幾名中仙君和小仙君,而剩下的仙候和仙將加起來,總共有著數千人,這等勢力雖然不是貝貝星的全部勢力,但也算是代表了貝貝星的高手了。

然而,面對這麼一股力量強大的勢力,想不到王靈心居然會絲毫不在意的笑著說出這話,要知道,這六品星域神舟,也算是極其昂貴的了,這是劉貝貝一直以來的驕傲。

有著六品星域神舟的劉貝貝,無論走到哪裡,都能感到有著一種自傲,這就好似一種上流社會的象徵一般,至少能夠證明一點,她是一個土豪。

當著劉貝貝的面說要她的星域神舟,這無疑是對她的一種挑釁,甚至是打臉,這令本來就忍住一股怒氣的劉貝貝氣的胸口微顫,臉上逐漸攀爬起來一絲微怒。

「你確信,這麼大的禮物,你收下不會燙手嗎?」

最後,劉貝貝的嘴裡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來,一雙黑色的眼睛直視王靈心。

「呵呵,我一直以來都想要一艘不錯的星域神舟呢,這次倒是正好。」

王靈心呵呵一笑,絲毫不把劉貝貝放在眼裡。

「還真是一個狂妄的傢伙,哼!」

劉貝貝冷哼一聲,玉手輕輕一番,一把略顯纖悉的長劍便是出現在了手中,一步踏出便是來到了星域神舟之外的天空之上。

「小子,受死吧!」

遙遙的對著王靈心一劍刺出,那裡的空間頓時有著被刺破的聲音,一道數萬丈的仙元力白色匹練瞬間便是飛了出來,對著王靈心飛了過去。

這一條仙元力匹練,如同一顆流星,拖著長長的白色尾巴,劃破了這裡的一大片區域,那裡面的狂暴能量令眾人皆是心神巨駭。

「呵呵,這樣的攻擊便是想取我性命?」

然而,面對這般強大的攻擊,王靈心卻是微微一笑,旋即直接一拳轟擊了出去。

同樣隨著王靈心的這一拳轟擊而出,一條巨大的仙元力匹練便是迎了上去,轟得一聲巨大的爆炸,直接令整片虛空亂流閃出刺眼的白色光芒,周圍漂流這的巨大星石被轟成了齏粉。

劉貝貝的攻擊並沒有取得任何的上風,反而被王靈心輕描淡寫的就接下了攻擊,這令很多人都不由感到咂舌,王靈心的實力果然很強,難怪敢這般的狂傲。

劉貝貝的臉上變得越加難堪起來,當著這麼多手下的面,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強勁的對手,略微讓她感到臉面盡失。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

把手中的劍緊緊的握了握,劉貝貝惡狠狠的望著王靈心,最後一劍猛地向前刺出:「劍魂三千!」

很快,這一把劍的面前,憑空出現了三千巨大的長劍,每一把劍皆是相互平行,令那片空間形成了劍雨,劍里滿是必殺的劍意。

望著劉貝貝這般的攻擊,王靈心的眼裡終於露出了凝重之色,手掌一番,卻是出現了一根金色的長鞭,整個長鞭看起來金光閃閃,隨著王靈心一遍甩了出去,那長鞭迎風便漲,很快便是變成了數萬米長。

王靈心大手一動,長鞭上下的微微一震,竟是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將那些巨大的長劍一把把的震碎,最後化為了光霧。

見到這一切,張楠心裡也是感到有些驚訝,想不到這王靈心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難怪敢出言要搶奪六品星域神舟了,不過,這樣的情況看來,還真的有戲。

很快那長鞭便是把所有的長劍都擊碎,這令劉貝貝的臉色都變得蒼白了幾分,然而,更令她驚駭的是,那長鞭好似一條彎曲的閃電,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向著她一鞭抽了過來。

長鞭的來勢十分的兇猛,劉貝貝第一次感到了對方的強大,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猛地一扔,手中的那把劍便是飛到了面前,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啪!」的一聲,長鞭重重的抽在了空間之中,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令人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這長鞭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猛地變直,化為一柄巨大的利刺,很快再次變長,向著劉貝貝面前的長劍刺了上去。

「嗡!」

長劍發出一聲聲響,但整個劍身卻是不斷輕顫,一直以來自詡同等境界難覓敵手的劉貝貝,竟是變得滿頭大汗起來。

「給我破!」

王靈心一聲大喝,左手一道仙元力再次加持在了長鞭之上,形成一道靈光,然後急速向著前方而去。

「鐺!」的一聲,那長劍竟是猛地被刺斷為了兩截。

「不!」

劉貝貝無比的驚慌,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竟是離她這般的接近。

「砰!」

一道無比鮮艷的血舞在空中飄散,劉貝貝竟是被長鞭直接抽爆。

「嘶!」

到了這一刻,貝貝星的高手們一個個都還有一種身在夢中的錯覺,他們一直以來無比尊敬仙君,竟是就這麼被對面那個銀髮男子給擊殺了?

「天啊,快逃!」

愣了好一會兒之後,眾人才反應過來,一個個駕馭了神舟向著遠方逃離,而那六品神舟上面的人,哪裡還敢待在上面,一個個毫不猶豫的飛到了其他的神舟上面,立即逃離。

「呵呵,這些傢伙,逃得倒是挺快!」

微微一笑之後,王靈心收起了手中的長鞭,望著那些驚慌逃離的人,倒是覺得十分的好笑。

「放走他們,不會有事吧?」

見到王靈心沒打算出手追殺掉那些逃離的人,張楠隱隱有些擔心的問道。

「張楠大人放心,有了這六品神舟,很快便是能夠離開這裡,嘿嘿,而且這裡乃是極其偏僻之地,天高皇帝遠的,那四個老混蛋,想要知道劉貝貝被殺,那也不可能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王靈心微微一笑,然後兩個人身形一閃便是飛進了劉貝貝的六品星域神舟,很快向著遠方快速離去。 一隻六品星域神舟,快速的在虛空亂流之中不斷的穿梭,向著一處未知之地全力前行。**

王靈心獨自坐在船頭,一人獨自飲酒,顯得極其逍遙自在,而此刻的張楠,卻是在神舟內的一間房間裡面,已經進入了通天塔之中。

一塊塊的仙石出現在了蒼狼等人的面前,這令他們眼睛都已經綠了,滿是興奮與火熱。

張楠微微一笑,分給了他們一些之後,便是獨自離開,自己突破去了,到達了仙界,可以說比下界還要危險很多倍,說不定自己的對手什麼時候便是能夠發現自己的蹤跡,因此他必須快速的將自己的修為提升起來,方才能夠有自保之力。

有著百倍於外面的時間,張楠自然不會懈怠,整個人都沉浸在了忘我的修鍊之中。

根據王靈心所說,現在自己的二弟和三弟,都去了一個叫帝隕之地的地方,那裡乃是一位仙帝之墓,裡面有著很多的傳承和寶物,這些東西對於仙帝來說,或者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仙候來說,那等吸引力無疑時候巨大的。

帝隕之地便是在這虛空亂流中的一處奇異之地,距離這裡極遠,即便是現在的六品星域神舟也要飛行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到達,這對於張楠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這證明,他擁有一百年的時間,供他修鍊。

怕張楠的仙石不夠,王靈心甚至把自己的仙石都全部給了張楠,這才讓張楠明白,原來這王靈心才是一個真正的土豪,數千顆的黑色仙石,甚至黑的發亮,如同張楠看見他們之後那雙發亮的眼睛一般。

帝隕之地,此時距離洞府的開啟也是有著一年的時間,這裡看起來極其的平靜,一個幽幽的黑洞赫然呈現在亂流域中,周圍有著無數的亂世在不斷的飛舞。


這裡有著無數的人站在不遠處,有仙將,有仙候也有很多的仙君,一個個悠然自若的望著那個巨大的黑洞。

看上去這裡沒有任何一個仙尊,但大家心裡都十分的清楚,這裡定然有著不少的仙尊隱藏在了這裡的空間之中,正密切的注視著這裡的一切,等待著這裡帝隕之地的開啟。


數千年前,幾大仙帝一場大戰開啟,有一位仙帝重傷而逃,但是卻是陷入了必死之地,所有人都在尋找他死後留下的洞府,但是卻沒有人能夠發現。

然而,在前不久,終於有人發現了這個地方,從那裡面流露出來的一絲絲帝王般威壓來判斷,這裡定然便是那位威武仙帝的隕落之地。

頓時,消息一旦傳開,引起了仙界的巨大轟動,要知道,仙帝是何等尊貴的存在?整個仙界在以前也不過只有十大星域,也就是說,仙帝僅僅只有十人,要不是這個威武仙帝隕落,現在也不會只有九大仙帝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越來越多的人往這裡趕來,皆是為了這裡面的寶物,有些仙將,雖然知道實力低下,即便是來到了這裡也很難獲得什麼好處,並且很有可能喪命於此,但他們還是存在著僥倖心理,希望能夠獲得點什麼,即便是那些高手之間的戰鬥,都可以令他們收穫頗多。

在虛空中的一處,這裡看起來好似虛無,但是卻有仙尊的強者利用了通天的手段將這裡遮掩了起來。

「二哥,靈心那小子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吧?」

問話的乃是一名長得略微有幾分書生氣的中年男子,他的話語裡面有著淡淡的擔心,但更多的是一種迫切,很想早點見到自己大哥的那種迫切,四個結拜兄弟,現在就剩下他們兩個了,張楠為了逃命,進入了輪迴,而四弟則是不小心被仇家擊殺,這兩年逃命過得著實有些憋屈,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們二人的修為也是有了極大的突破,到了這個時候,也是有了很大的自保之力。

候銘想了想,然後淡淡道:「放心吧,以靈心的實力來說,即便是是遇見小仙尊,那也是有著自保之力,他是最適合不過的人選了。」

說道這裡,候銘頓了頓繼續道:「這個地方知道的人並不多,希望那四個傢伙不知道這裡的消息吧!」

聽得候銘的話,三弟莫悠微微露出一絲嘆息:「哎,這談何容易啊,這個消息雖然傳出去沒有多久,但如果那四個傢伙一個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話,應該很難吧,呵呵,不過倒也沒事,只要他們敢來,到時候,還不知道誰殺誰呢?」

說道這裡,莫悠又露出幾分的憤怒,拳頭僅僅的握住,他能夠感受到,在好幾處的空間裡面,隱藏著其他的仙尊,雖然不知道都是哪些人,但那裡面的有一件寶物,那可是他們志在必得的。

「三弟,你可不能衝動,現在還不到我們報仇的時候,這些年來,那四人的實力也是有著很大的進步,現在大哥快要回來了,大哥一回來,他乃是輪迴者,修為定然會進步的很快,只要我們再忍一些時間,總有報仇之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