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操場邊的籃球場上,帶路的游龍停下腳步,指着白天出事的那棟教學樓說道:“大約還有50米就到了結界範圍。這件事是白天發生的,警方早就處理完現場了,現在只有一個孤零零的4級惡靈在這裏遊蕩。”

黃道生點頭,一巴掌拍在耀光後腦勺上,說道:“知道該怎麼做吧?”

耀光摸着後腦勺笑呵呵的點頭:“知道知道~”好像這一巴掌打的一點感覺也沒有。

看見四周沒其他人,喬嵐低聲輕喝道:“景!”

巨大靈壓從天而降,每個人的防禦力都得到不同程度的增強,這種特殊的感覺讓游龍大吃一驚:“這是……”

黃道生不屑一顧,推了一把耀光,喝道:“小把戲!上!”

耀光一個人像個推土機一樣,低着頭橫着身子往前衝,游龍在黃道生這一喝之下,差點兒跟着衝了上去,結果發現其他幾人都站在籃球場上原地未動,不由得俊臉一紅,心中暗罵道:“嗎的被這個傢伙給嚇亂了陣腳!差點兒出醜了!”

一會兒工夫,耀光灰頭土臉的回來了,跑起來風聲鶴唳,速度一陣風一樣,絕對百米在10秒以內。

抹了一把汗,耀光說道:“4級惡靈——變態的王老師,主動技有天女散花,可以一次性甩幾百張試卷一樣的紙刀過來,殺傷力不大,但是很煩!也可以甩幾百個粉筆一樣的小暗器,打在我身上都是白灰!還有一個死亡之音,遠程主動技,那嗓子,好傢伙!吼的我是渾身發抖,抱頭鼠竄! 優景 我在遠處丟了幾張符,沒敢靠近,不過我看它手上有一截小孩兒胳膊粗的鞭子,估計是教鞭,要是被抽一下,估計爽歪歪了!血量很厚實,符紙打上去效果不明顯,可能是我等級低了,破不了防。”

黃道生滿意的點頭:“好!”

看着游龍兩人一臉的驚詫,黃道生得意的抖動着兩塊胸肌,搖搖擺擺一步一步踱過來,哈哈大笑着:“怎麼樣?我的人還湊合吧?”

游龍擦了一把汗:“就按你說的辦。接下來怎麼打?”

黃道生一揮手:“當然是你們先上啊!本來你們倆接下這個任務,不出意外是可以幹掉它的,沒必要等其他隊伍的人一起,是吧?只不過因爲它的技能多了點,你們倆打不了,失敗是在所難免的,不丟人。現在我們來了,你們的福音來了!我們是全方位多功能輔助呀,給你們加防禦,加力量,加移動速度,加攻擊速度,我們還可以站在後面幫你丟丟符,射射箭,甩甩飛鏢,增加傷害嘛~要是這樣你們還打不下來這個王老師,那還混個屁啊對吧?”

游龍差點吐血,這是人嗎?這是從死亡迷宮裏出來的大英雄嗎?這麼猥瑣的作戰計劃都可以當面講出來,太可惡了啊!無恥之極啊!

要不是師傅千叮囑萬囑咐的那個命令,游龍恨不得一巴掌甩在黃道生臉上,這是該是有多厚的臉皮纔可以說得出這種話來啊!海妖,哎,海妖,你死的太早,太冤屈!這種老油子都可以活着出來,海妖你真的是太悲哀了!

黃道生臉上帶着笑容,眼睛正在仔細地觀察游龍和他同伴的表現,至少他已經確定了一件事,祥瑞軍絕對是衝着他來的,目的是什麼不清楚,但從他們遮遮掩掩語焉不詳,古怪行爲態度不明來看,應該不是什麼好目的。

至於萱姐,那隻不過是巧合罷了,說不定現在游龍都還不知道驅魔人小隊裏萱姐的存在。

游龍終於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說道:“行,我們暫時先按這個戰術試一次,如果不行,立即撤退,千萬不要戀戰。大家第一次合作,在配合上可能不太熟,恐怕要多試兩次纔會成功。”(。)) 游龍同意黃道生的戰術,這已經讓黃道生心中暗笑不已了,他自己又還傻里傻氣的補充了“如果不行,立即撤退,千萬不要戀戰”這樣的說明,黃道生越看這孩子越覺得親切,怎麼看怎麼像他肚子裏的蛔蟲。

這就是典型的被賣了還替別人數錢啊游龍哥……

黃道生緊繃着臉,點頭稱是,嚴肅地補充一句:“游龍大哥是4級前輩,我們這些末學後進一定會做好我們自己的本職工作,你們放心,我們絕對會站在最遠的地方,絕對不會影響到你們發揮的。”

游龍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了,他覺得這次師傅交給他的試探任務已經順利完成。舒克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已經大致瞭解清楚,回去後,他也可以交差。

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游龍真的只用看黃道生的外表就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如果真是這樣簡單,那這個世界上就沒用那麼多勾心鬥角了。

奧斯卡影帝豈是這麼容易就被人看穿的?黃道生可不是三國殺裏面的呂蒙!

戰鬥即將開始,喬嵐另行補充了一次,可以讓所有人在對抗惡靈王老師的死亡之音時抵抗力更高一些。

耀光也沒有小氣,拿出五張真言符,開戰前一人打上一張。

這纔是真正的輔助職業啊!游龍在幾個加持下,徹底放心,狀態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嗷嗷叫着就要往前衝。

如果黃道生真的像游龍想的這麼簡單就好了。可惜游龍錯了。

黃道生攔下游龍,指着耀光笑眯眯的說道:“游龍oppa,我這個小弟有保命技能,不如讓他去開怪,讓他狠狠的用符消耗惡靈的技能,然後你再接過去,怎麼樣?”

游龍不覺有詐,耀光剛纔能跑能打能逃,他都看見了,黃道生這個戰術沒有什麼不妥的。雖然和他平常自己隊伍裏的打法有點不一樣。但也算是一種常見的團隊戰術。於是游龍點點頭,同意了,低聲吩咐他的同伴:“周路,待會兒跟着我衝!”

於是。戰鬥開始。悲劇也就開始了。

……

……

耀光身如一陣風。用他難看的外表挑釁嘲諷着惡靈,嗖!甩出一張寒冰符。

現在的耀光命中率高達60%,第一張符運氣好。寒冰符打在王老師惡靈的腦袋上,迅速結成一層薄冰,讓其移動速度急速下降。

緊接着耀光大吼一聲,用言語嘲諷起來:“你大爺!叫你長得比我還難看!”嗖嗖嗖,扔出三張靈打符,命中兩張,打飛一張,惡靈身上冒起兩處白煙。

王老師要是不殘忍,它就不會是惡靈級別了,二話不說,反應迅速,開打!反擊!

漫天飛雨般的粉筆頭小暗器飛過來,黃道生衝了上去,舉起手中蛋蛋的門板盾牌,爲耀光擋住了一部分,兩人躲在門板後,擋不着的地方只能利用身上的鎧甲硬抗,被擊中的部位生疼生疼,盾牌也被擊打的歪歪倒倒,可見暗器的力量之大。

暗器射在門板盾牌上,被彈偏絕大部分,只有少量的粉筆暗器直接撞在鐵板上化爲粉末,混入風中變成白色氣霧,在暗器雨帶起的氣流中迅速擴散,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估計吸進去會受到內傷。

黃道生趕緊的拉着耀光就往後跑。他的這個盾牌在死亡迷宮裏受到嚴重破損,出來後沒有找到合適替換的,最後在交易大廳花積分修復了一番,本準備換個極品的小盾牌,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沒想到才過一天就找到用武之地了,面積大果然是有用啊。

惡靈緊接着天女散花的攻擊就是死亡之音,全體大範圍攻擊,音波類型的攻擊聽的讓人鬱悶到想吐血,擋都擋不住,只能硬扛着,中了死亡之音的人會心驚膽戰,失去逃跑的勇氣,原地盲目走動着,或者是抱頭鼠竄,不過這個debuff時間持續很短,可以當成一種打斷技能使用。

有喬嵐的精神加持,一秒鐘不到的時間所有人都恢復了正常。黃道生大聲吼着:“游龍還不去接!”

這一聲吼,竟然沒有讓游龍感覺到生氣,他是祥瑞軍的副隊長,不是團隊指揮,平常被吼習慣了,這一嗓子讓他莫名其妙就衝了上去,右手揮舞着巨型白銀鐮刀,左手舉起一面龍紋小圓盾,對着惡靈使用了衝鋒技能。

游龍竟然也是一名4級的靈魂收割者!黃道生終於明白爲什麼萱姐的反應會如此之大,爲什麼她會充滿了恨意,爲什麼她在碰到黃道生後會有那麼多有別於一般女孩的反應。

游龍!你不可原諒!黃道生徹底的憤怒起來。

此時仇恨還在耀光身上,耀光一邊往回跑,一邊不忘回頭丟符,靈打符甩出去十幾張,不要錢一樣,倒也再次命中五六張。

另外一個祥瑞軍的隊員周路大吼一身,變身成爲一頭巨熊,在游龍衝鋒後,惡靈暈眩快要結束的時候,實現了一次無縫連接,同樣也是一個衝鋒過去,讓惡靈舉着巨型教鞭,原地暈眩了6秒,這段時間足夠黃道生拖着耀光來到結界邊緣。

黃道生在跑動的時候就示意喬嵐跟着跑過來,這時候轉過身對着戰場中的兩位猛將兄大聲喊道:“敵人實力太強,我們扛不住啦,先撤退了,你們也別硬撐啊!”

耀光及時祭出一張漸隱符,一瞬間,對惡靈造成一點傷害的游龍變成了第一仇恨,他驚恐萬分,被隊友臨陣逃脫這種惡劣事件給驚呆了!

惡靈在清醒之後,第一招反擊就打向游龍,胳膊粗的教鞭抽在盾牌上,只聽見金屬破裂以及游龍的慘叫聲。

游龍在被巨力抽打後,整個身子不由自主的旋轉起來,轉身的一瞬間,正好看見黃道生一隻手抓住一個人,從結界中逃了出去,心中不由得一甜,一口血噴了出來。

“王八蛋!”游龍被抽,周路挺身而出接下惡靈的第二次教鞭攻擊,對黃道生三人的叛逃表示強烈譴責,怒吼起來。

現在只剩下祥瑞軍的兩名孤膽英雄,他們獲得了防禦和精神的加持,以及20%移動速度和20%攻擊速度的加持,這對比第一次兩人的試探確實是有提升,但是能不能撐到戰鬥勝利,周路心裏完全不清楚,只能破口大罵着三個逃兵,咬緊牙關與王老師惡靈周旋,等待着游龍恢復過來,替換下他。

“舒克貝塔!老子要殺了你們!”

結界中迴盪着兩人的怒吼聲。(。)) 黃道生拉着喬嵐和耀光快速離開學校,直奔湯山廣場的停車場,一句話也不說,迅速開車離開。

喬嵐覺得有些殘忍,忍不住問道:“爲什麼不留下來幫他們?他們不會被惡靈殺死吧?”

黃道生搖頭:“他們能從惡靈手中逃過一次,就能逃過二次。不幫他們,是因爲他們不值得幫,他們要是怪我,我也可以指責他們沒安好心。”

游龍的故事,萱姐只告訴了黃道生一個人,喬嵐和耀光都不知道。這個人對萱姐的傷害太大,黃道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萱姐,用最熱情的牀上運動來讓她暫時忘記痛苦。

很多事情,不知道內幕的反而讓人過的更輕鬆一些,天天生活在新聞聯播裏,就會覺得人民生活安康,生活天天向上,永遠不會知道蘇丹戰亂,南海紛爭,城管打小販,強尖不犯法。

耀光雖然不理解爲什麼這樣做,但他無條件支持黃道生,師兄說打就打,說撤就撤,他毫不拖泥帶水。

這個惡靈任務沒有完成,誰完成,什麼時候完成,黃道生都不急。

如果祥瑞軍提前完成任務,回政務廳交了,他們驅魔人小隊沒完成任務也不要緊。如果祥瑞軍任務失敗,黃道生可以拉一票人重新殺回來,相信只要他全力以赴,幹掉這個王老師惡靈還是毫不費力的。

所以現在,黃道生開車原路返回。陰陰的笑起來:“這裏留給游龍他們打。我們去剛纔那跳樓的倆傢伙那裏看看,要是他們死了,我們順路收了它!”

……

……

在小湯山只耽誤了半個多小時而已,等回到之前看熱鬧的商場,黃道生鬱悶的發現,那倆人還是沒有跳下來。

喬嵐皺皺眉:“黃道生,你這是什麼心態啊?怎麼好像希望別人跳樓死一樣?你內心很陰暗嘛~”

黃道生癟癟嘴:“跳樓的,自殺的,出車禍的,搶劫分屍的。有哪個正常的好人會主動這樣做?搶銀行被擊斃。算不算罪有應得?鬧市行兇可以當場擊殺,那也是他該死。我當然也會期盼這些犯罪分子當場伏法,然後該下地獄被秦廣王審判的就下去,不下去的我就做了它。”

喬嵐還是不服氣:“那跳樓呢?跳樓和搶銀行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質呀!你怎麼也這麼愛看熱鬧呢?”

黃道生指了指商場面前看熱鬧的這些人:“說我愛看熱鬧。我也不反對。聽聽。有些人還在那裏起鬨。高聲喊着讓他們快跳。愛看熱鬧是中國人的天性,魯迅先生都寫過,小日本屠殺中國人。一羣老百姓站在旁邊看,看的津津有味,還可以當成談資和朋友分享細節。”

喬嵐帶有一點憤青的意味在裏面:“這叫劣根性!”

黃道生沒有反駁,而是看着樓頂的兩人,感嘆道:“如果真是想不開,爲情所傷而跳樓,只能說明這個人心理承受能力差,註定是個失敗者。如果是欠下一屁股的債,只能說明這人沒有賺大錢的命,自己沒有這個實力,沒有金剛鑽就不該去攪這瓷器活。如果是工作壓力大,像韓國藝人那樣跳樓,只能說明他沒有放得下的一顆心,死了也是他活該。不管這兩人是因何而跳樓,都不值得我們爲它們同情,自己不尊重自己的生命,他們不配得到別人的關心。”

喬嵐沉默了,這話雖然說的不好聽,但是聽起來也有一定的道理,自己不想活,別人救活了也沒有太大的意義。生命是父母給的,不能憑着自己的任性想玩就玩,想結束就結束,人並非只爲自己活着,要承擔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人才活的這麼累。

談判專家和特警已經上去勸了半個小時,但是看起來並沒有太大效果,談判專家距離兩個人有十米遠的距離,不敢前行,而特警在這兩人的正下方,頂樓的房間中,悄悄打開窗戶,準備好了安全繩索和網兜,隨時準備在半空中抓住跳下來的兩人。

黃道生站在人羣外,三言兩句就從幾個在一旁閒聊的大媽口中問到了大量信息。

這倆人的身份,果然不出黃道生所料,一個是身負鉅債的惡賭徒,另外一個是放高利貸印子錢的社團頭目,兩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走的都是地下路子,做見不得光的生意,最終還是走上生命的盡頭,只能相互拼的魚死網破。

大媽講述的故事特別曲折坎坷,驚心動魄,內容豐富,精彩萬分,而且口才特別好,說書功底不輸給單田芳老師。

耀光和喬嵐站在一旁都聽入迷了,揪着一顆心,小心的看着樓上兩個人影。

黃道生忍不住插了一句問道:“大媽!您當過廣播電臺的評書播音員吧?口才這麼好!”

大媽被打斷,極度不爽,翻着白眼:“扯你的蛋!我天天給孫子講故事,不講他還睡不着!”

不少聽的入迷的觀衆紛紛埋怨起來:“小哥兒!去看你的熱鬧,大媽繼續講!就把咱們都當孫子……”

黃道生無語,只好四處張望着。

樓上當然是封鎖起來,不準無關人員入場的,黃道生也只能在下面看熱鬧。大媽講出來的那些故事,只可信他們兩人的身份,其他那些恩怨情仇,兄弟情深,賭局做套,逼良爲娼,那都是一些屁話了,都是她加工的小說素材而已。

只看這兩人身份,黃道生就鬆了口氣,如果他倆死了,至少要生出一個惡靈來,這種壞到骨子裏的人,絕對是十惡不赦,秦廣王直接將它打入地獄煎熬。

就要看他們死不死,什麼時候死,有沒有可能被談判專家勸回來了。

無聊的等了好一會兒,耀光哭哭啼啼的走過來,抱着黃道生說道:“師兄!太慘了!嗚嗚嗚……這兩個人,以前是多麼要好的一對兄弟啊……可惜……”

黃道生一把推開耀光:“好啦,這種故事你要想聽,我有機會把你帶到古玩市場上,去京城,咱去潘家園,去一個星期,我讓你聽一個星期不重樣兒的悽慘故事。哎喲,鬧大發了!這玩兒真的!”

樓頂突然火光四射,兩個人所站的位置騰的冒起兩股巨大的火浪,四周遊曳的探照燈立刻停下來照上去,燈光下只看見這兩人變成了火人,張牙舞爪地燃燒着。

樓下的人都驚呆了,有人尖叫着喊着:“自-焚!”

樓頂談判專家和警員衝了上去,可惜沒有拉住燃燒着的兩人。在失去平衡下,兩個火人直直的掉落下來。(。)) 兩個火人從樓頂墜落,埋伏在頂樓房間裏的警員當機立斷,從窗戶中伸出網兜準備攔截。

可惜在火焰的包裹下,這兩人在空中只暫停了一秒鐘,燒斷了繩索繼續往下掉,而且因爲燒斷網兜導致產生杆槓效應,兩人墜落的方向也發生了改變,呈現出兩邊分離狀態,一左一右遠離着側向墜落。

“啊!!!”不少人都尖叫起來。看這情況,這兩人從二十樓掉下來,落地估計橫向相差10米,這可不是一個安全氣墊能夠接得住的。

圍觀羣衆都傻眼了,明不可能砸在警戒線以外的人羣中,但是都如同『潮』水般的後退,就怕某人直接砸地面上,濺起的血灑落入人羣中,惹上一身的晦氣!

“啊!”喬嵐一身驚呼,撲到黃道生懷裏,她敢直面靈魂,可以和它戰鬥,可是她見不得這種變成靈魂前的恐怖場景!?? 最強靈魂收割者140

黃道生將喬嵐的臉擋在胸口,輕輕在她背上拍着,嘴裏悄聲說道別怕別怕!有我在,有我在……”

心裏大感晦氣,這場景,估計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想到,這些看熱鬧的人恐怕都後悔了,熱鬧好看是好看,但是也得分類型,分場合,今天這一出,至少給50%的羣衆留下不可磨滅的心裏障礙陰影。

很多人吃雞吃鴨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可是未必人人都敢殺雞殺鴨。電視新聞裏看到地上一灘血然後報道車禍悽慘,但是觀衆們絕對不可能忍受車禍中碎的不成人形的殘屍。在2004年。阿拉伯半島電視臺做過一次伊戰武裝分子砍美軍被俘士兵腦袋的直播,那個時候黃道生還小,貪圖新鮮刺激在網絡上下載了這個視頻,只看了一分鐘,整整嘔吐了一天一夜,三天沒敢睡覺。

從二十樓掉下來,用不了幾秒鐘,黃道生只聽見一聲巨響,緊接着就是無數人發出嘔吐的聲音,還有男女老少尖叫奔跑的混『亂』。

喬嵐臉『色』慘白。這個慘烈的場景是可以想象出來的。再加上週圍人的反應,她的狀況很不好。

黃道生後悔極了,連忙抱着她,順着人流往外散開。順便喝道耀光!”

耀光倒是毫無畏懼。他膽子肥得很。

到了車邊,黃道生將車門拉開,扶着喬嵐坐在後排座位上。轉頭對耀光說道你去前面看一看,要是產生了靈魂,用洞察看數據,然後告訴我。”

耀光答應着快速離去,黃道生鑽進車內,他必須要快速恢復喬嵐的信心。

在後排座位上,喬嵐緊閉雙眼,縮成一團,黃道生連忙挨着她,將她摟在懷裏,小聲的安撫着,不輕不重的說着笑話兒,就是想要快速轉移她的注意力。

過了好半天耀光都還沒,黃道生有點失望,但是既然已經到這種地步了,該來的會來,不屬於他的求都等不到,如果沒有靈魂出現,大不了今天早點回家休息。

黃道生乾脆低頭,用臉輕輕的在喬嵐臉上摩擦着,這種轉移注意力的效果比說笑話要好,很快喬嵐就平復下來,握着黃道生的手也不再顫抖。

雖然喬嵐是醫科生,見過學校裏泡在福爾馬林裏的人類屍體,聽說過臨牀系的同學們講述解剖的故事,但她畢竟還是個女孩子,尤其是剛纔這個環境下,沒來由的,她的內心膽怯起來,必須得靠着黃道生才感覺到安全。

這也許就是女『性』天然的柔弱膽小使然,讓她不由自主的在黃道生面前變成讓人愛憐大生保護欲的柔弱女孩。

黃道生扶起喬嵐的身子,看見她不好意思的樣子,嘿嘿笑着說道瞧你,還是醫科生呢!還是幽冥戰士呢!就這麼點膽子呀~”

喬嵐靦腆說道哎呀我這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嘛……”

黃道生越看越覺得她可愛,喬嵐纔是他明面上的正牌女,不過兩人獨處的太短,到現在也才牽手擁抱,臉頰吻都是極少做的。

這時候沒人注意到這裏,車的後排座又比較隱蔽,黃道生心念一動,腦袋就湊了,想要吻她。

喬嵐有些猶豫,想要卻又害怕,不知是主動送上香吻,還是閉上眼等黃道生吻上她,就這樣愣着不動,眼睛睜的大大的看着撅嘴的黃道生越靠越近。?? 最強靈魂收割者140

眼看着黃道生就要得手了,“嘭嘭嘭!”車窗被猛的敲響,黃道生怒火中燒,回頭一看,是耀光,心中暗罵道嗎的!打擾老子好事!”

“師兄!出來一個4級惡靈!好厲害!”耀光滿身灰塵,身上傳出陣陣焦糊味,愁眉苦臉,嘶嘶的吸着涼氣。

黃道生下車一看,耀光身上衣服褲子燒焦了不少地方,因爲他腦袋上面沒有頭髮,看不出,但是眉『毛』不見了,細看之下,眼睫『毛』也是捲曲消失。

黃道生一巴掌拍了叫你盯梢,你跑去救火了啊?”

這一巴掌剛打完,黃道生意識到不對勁,驚醒。

上面那兩人就算是全身燒起來,掉下來後有消防官兵在,可能讓火燒的起來?而且案場都被警戒線攔住了,耀光是不可能衝進去的,就算是墜落兩人身上有火,也不會燒到耀光身上啊。莫非是靈魂?

果然,耀光齜牙咧嘴的描述了一下他的洞察結果。

【燃燒的賭徒(初級惡靈)】

【基礎屬『性』:力量24,敏捷30,精神18,反應力32,體力45】

【攻擊力:2025】

【主動技能:幻影手(近戰繳械),拈花指(近戰格鬥),火焰風衣(近戰魔法)】

【被動技能:火焰之心(增加火焰傷害效果10%),中級惡毒光環(增加小隊躲閃10%)】

【弱點:不擅長持久戰】

【備註: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他的手速是跟火雲邪神學的,和高進不是一條路子】

耀光苦『逼』的解釋道師兄!這個惡靈太難打了!它使出那個近戰繳械的幻影手,速度太快,我都沒看見,一眨眼手裏拿着的那把霜紋劍就不見了,一直打到最後我逃跑,它都沒還給我。” 惡靈的繳械技能這麼強悍?黃道生吃了一驚:“我靠不會吧?那我不是要小心被它搶走我手裏的這把靈魂收割者?要是真被它搶着了我還混個屁啊?”

耀光愁眉苦臉:“我也不知道啊!還有那個拈花指,真的是,哎,和白展堂的葵花點穴手一樣厲害,我是被戳的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啊師兄!還有還有,最可恨的是那個火焰風衣,太變態了哇……”

黃道生心裏一咯噔,完了,這招基本無解了,聽這名字肯定是一個範圍魔法燃燒技能。

耀光摸着臉上光禿禿的眼睛周圍,眉毛,眼睫毛,鬍子,汗毛,全部都被炙烤的化爲灰燼,氣憤的說道:“它全身被一團火焰包圍着,誰碰到誰被燒,我霜紋劍被搶走,身上又燒的七零八落,這怎麼辦啊師兄!”

黃道生眼睛都急紅了,這惡靈就是典型的近戰剋星啊!

招招技能都是對抗近戰敵人的,繳械,近身搏鬥,再加一中短距離的燃燒,怎麼近身?要是換遠程來打吧,好,自帶10%躲閃的惡毒光環又來了,隊伍裏喬嵐就不用說了,她主要職責是治療和輔助,唯獨只有耀光能丟丟符打打遠程。

可是即使加上了巫婆的魔鏡以及霜紋劍羊毛手套等等裝備,耀光自身只有60%命中率,霜紋劍被搶,得了,還剩50%,再減去這光環的10%,還剩40%命中率。再加上4級惡靈對3級屠靈戰士再帶10%的抵抗,好嘛,最後還剩30%的命中率,耀光這傢伙的符不就相當於廢了啊!

怎麼打?能不能打?黃道生猶豫了,沒想好怎麼辦,他就不敢貿然上場。

這看起來應該是遠程職業放風箏最好,他這種近戰職業,估計全程都會被火焰包圍,一場打下來,估計都成人乾兒了!難道現在打電話通知萱姐或者是龍躍過來?鳳鳴這二貨應該還在政務廳加班。喊他也可以。噢不不不。我這是正在帶小弟刷經驗呢,怎麼能向他人求助?丟人不……

黃道生拼命揉着腦袋,想了想問道:“你有沒有試過寒冰符?”

耀光搖頭:“師兄!我還沒來得及,就被它打的落荒而逃。而且寒冰符我只剩下八張。不多了哦。”

黃道生頭疼了。這麼多變態技能的4級惡靈。他沒敢想輕易獲勝,如果真的要試着打一打,最需要考慮的是能不能活到逃跑的那一刻。

這場戰鬥中。耀光的輔助作用效果太差,喬嵐只有恢復技能有用,真正需要抗上去打惡靈的,只有他自己。

清點了一下裝備和補給,黃道生咬牙說道:“上!先試一試,如果不行,立刻撤退,千萬不要戀戰。”

耀光摸摸光頭,好奇的問道:“師兄,這不是剛纔那個游龍說的話嘛?你是想讓我丟兩張符了就跑?”

黃道生哭笑不得:“他是他,我是我!我要是不喊撤退,你就要在結界裏和惡靈死磕。一切都要聽我喊話!”

三人走到警戒線邊上,發現砸地上的那個除了場面血腥恐怖外,倒沒看出什麼特別,相反,出了惡靈的則是掉落在安全墊上的那個。

由於樓層太高,即使是正掉落在安全墊上,這個人也砸斷了脊椎骨。

加上身上燃燒的火焰,火人燒穿了身下的氣墊掉到地面上,接着被周圍自動彈起來的彈性材料擋住,導致消防官兵的滅火裝置80%都噴射在氣墊上,白白浪費了十幾秒搶救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