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掌教峰靈氣迸發的地方,才是新的大陣構築中心,金丹長老和宗主就在那裏。

楊辰依稀記得宗主的樣子,那日在青鸞身邊的身影。

不過自從楊辰進了雲渺宗后,就再沒見過,都是在宗門畫冊上看到,據說不到三百壽元時就是元嬰修士了,是絕代天驕。

搖搖頭,那些事情離楊辰太遠了。

按部就班的提煉靈材佈置陣法,楊辰意外的發現修鍊進度沒有慢多少。

這才想到,這裏也是宗門內部了,靈氣濃度可比外門強了許多。

神識強大的好處也顯露出來,藉著佈置法陣,楊辰神識也在不斷錘鍊。

轉眼又是一年多的時間過去,自從進入宗門修鍊以來,楊辰發現時間過得飛快,靈氣入體時,那種舒服的感覺不是當年修鍊武學真氣可以比擬的。

一個是壓榨自己,一個是掠奪天地補給己身,區別還是很大的。

從建陣之初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年的時間,別的在這裏打下手的內門弟子換了一批又一批,只有楊辰這個外門弟子還在這堅持,一身白衣格外顯眼。

其他的築基修士,對楊辰可是十分讚許,這小子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都會幫忙做些瑣碎小事,省了不少事情。

現在楊辰的禁製造詣可謂是出眾,整個法禁閣也難找到,能在法禁上與楊辰較量的練氣弟子。

楊辰的修為這兩年倒是沒太大長進,自從楊辰法禁手段增長的越來越快之後,他就一門心思鑽進其中,打坐也是恢復靈力,根本無心修鍊。

今天,玄武象宿的法陣佈置任務就算正式完成了,能參與到這種超品法陣的佈置,楊辰的收穫頗多,看着勾連起來熠熠生輝的大陣,其中每個部分都有楊辰的手筆。

接下來就等宗主他們將陣法中心佈置完成,新建的護山大陣就可以啟用了。

在這裏泡了這麼久,楊辰也要去準備進入內門的事宜了,這已經是楊辰進入宗門的第六個年頭了。

今年的外門大比楊辰勢在必得,法禁一道上的進步,給楊辰帶來的提升可不是那麼片面,而是對法術靈力的理解全面提升。

操縱子母奪魂針也更加得心應手了,如今楊辰駕馭十八根金針不是問題,這套頂階法器終於露出了幾分猙獰。

為了外門大比,楊辰也準備了點新的手段,一定會讓那些外門弟子很難忘的。

雲渺宗這幾年一直緊閉山門構建護宗陣法,外界可不知雲渺宗在做什麼,截殺了不少宗門外出的弟子。

內門弟子損失嚴重,惹得金丹長老出去殺了一圈才有所收斂,不過他們大多數也不清楚雲渺宗在做些什麼。

加上開墾靈石礦,外出征伐,駐守宗門店鋪坊市的事宜。

內門弟子的數量又是急速縮減,進內門不久的修士還沒有成長起來,築基修士的數量急劇下滑,已經影響到了雲渺宗的根基。

眾所周知,築基修士是宗門的根本,是培養金丹乃至元嬰大修士的土壤,雲渺宗一直是將宗門子弟從練氣期開始培養的,這就保證了在百餘年的時間上,宗門新晉修士源源不斷。

現在已經有人將主意打到了雲渺宗的根基上,自然會引起雲渺宗長老們的重視。

今年的外門大比,招收二百人進入內門,據說前三十都會賜下築基丹,大比第一更是會有宗門新晉太上,梅峰主親自收徒。

得到這個消息的外門修士都已經瘋癲了,不管是新老弟子,都準備拿出壓箱底的絕活,很多弟子的計劃都做出了改變,太上長老收徒是什麼機緣,太難得了。

楊辰發現自己定製煉器的單子已經接不過來了,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滿臉苦澀,自己要價比煉器閣都貴了,可還是有人找上門來。

外門第一,楊辰還真沒想過,只想混個前百名,能進內門就好,現在前三十都有築基丹,這個楊辰就一定要爭取一下了,有了築基丹,還是會節省自己不少靈石的,雖然楊辰不缺靈石,築基丹誰又會嫌多呢?

只幫代楓和無維煉製了兩把上品劍器,楊辰就推掉了剩下的邀約,自己也要為這次外門大比準備一下,看來之前的準備還不夠。

說起來無維變了許多,性子好像和他的功法一樣冷了,不愧是冰靈根修士,現在已經練氣十一層了,李穆和秦雨好像也卡在練氣十層。

代楓上次見沒讓楊辰探查,要不是為了劍器,估計她都不會來找楊辰,看她那彬彬有禮的態度,像是故意和楊辰劃清界限,楊辰不願自討沒趣,也就懶得解釋。

楊辰已經將自己關在煉器室好幾天了,正在準備大比事宜,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不用看,楊辰就知道是李執事回來了。

撤去封門禁制,楊辰拉開屋門,外面站着的正是鬢角微白的李執事。

「小楊,用我煉器室這麼久,是不是該還給我了,我這還有幾枚符寶沒煉呢!」

楊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師叔!你不是才煉製完符寶沒多久嗎?怎麼還要煉製,我這馬上就完事了,再寬限我幾天。」

李執事習慣性在楊辰額頭上拍了一下:

「還不是你們這些外門弟子折騰的!符籙閣的符籙都賣沒了,還有許多人等著買呢!這下符籙堂那些雜役弟子慘了,天天被揪著煉製符紙,印刷符籙,外門大比他們是去不上了。」

楊辰稍一思考,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看來這次外門大比大家都下了血本了。

「之前怎麼沒看出來他們都這麼有錢,符籙堂這次賺的盆滿缽滿了。」

李執事扒拉開楊辰走進屋內,看着一地的靈材和凝固在地上的廢渣廢液,勃然大怒,大吼道:

「幹什麼呢小兔崽子!這是我的房間!你真當是煉器閣租的煉器室呢!趕緊給我收拾乾淨!」

「別!別!我這還沒弄完呢!這可是好東西,今年能不能弄到築基丹可就靠它了!」

李執事眉頭一皺,神識探進地火爐,看的楊辰在一邊直皺眉,生怕影響到裏面靈材的融合。

「這是……機關獸?小子,你在哪弄到的傀儡秘術傳承!這東西怪費錢的,看來你身家不少啊!」

對於李執事認出這是傀儡獸,楊辰並不意外,頗有得意地看了看爐中快要成型的獸身說道:「九牛一毛,不值一提,讓師叔見笑了,也就一般般吧。」

李執事拍了拍楊辰肩膀,並未露出笑意:

「小子,你可別沉迷外道,我看你符籙,陣法,禁制,傀儡,煉器,現在都有涉獵,貪多嚼不爛啊,有幾藝傍身就好,別捨本逐末。」

李執事已經有些後悔將楊辰帶去修建護山大陣了,楊辰修為停滯了很久了。

楊辰心中有數,抱拳道:「師叔放心,進了內門我就專心修鍊,爭取早日突破築基。」

李執事目光閃了閃:「就怕你到那時候,想專心修鍊都不行了!」

楊辰面露疑惑:「此話怎講?」

「進了內門,就是宗門正式弟子了,福利是提升了,可是任務會比在外門多得多,在外門用貢獻點能交易解決任務,內門可就不行了,若是在宗門內做事,還可以有些緩和,若是外調駐守……」

楊辰知道宗門形勢不大好,處處受其他宗門掣肘,沒想到已經嚴峻到這種地步。

「師叔放心,宗門延續千年都是如此,困難終究會過去的,難道畏懼艱難就不突破了嗎?那還修的什麼仙,老老實實等死不就好了!」

李執事擺擺手:「算了,我說不過你!趕緊煉完,我再給你三天時間,給我收拾乾淨啊!」

「師叔,那你這符寶怎麼辦?」

李執事已經走了一段路了,頭也不回的說道:「我用築基真火煉,真是服了,這小兔崽子……」

楊辰轉身回屋,接着煉製這虎形機關傀儡獸,楊辰用了精鐵做了主材,精金做了虎獸和內部的匯能法陣基礎。

這樣承受更暴動地靈力就沒什麼問題,用靈石供能,楊辰煉製的就是每一擊相當於練氣圓滿的傀儡。

既然有靈石,能用靈石解決的問題就不要用別的方式解決。

湯執得到的機關獸傳承算不上高深,最多有築基期機關獸的煉製圖樣,不過相比於陣法,楊辰覺得機關獸的煉製算不上精妙,主要原理和宗門戰舟上的靈炮沒什麼區別,彙集,壓縮,激發。

楊辰在這基礎之上,為機關獸增加了風行陣法靈紋,用來提升移速,增加其靈活性,就算煉製完成了。

精雕細琢下,這虎形機關獸一看就很是猙獰,楊辰憑藉着對虎妖的印象,刻畫的是入木三分,整體流暢協調,半人多高很是兇惡。 冠榮華回到洞中,見暗一許願等人都沒有睡,都巴巴的望著她,忙壓低聲音說道:「今晚一切順利,大家趕緊睡吧,明兒就能回郾城了。」

慕胤宸亦是在旁附和著點點頭,說道:「聽冠神醫的,大家趕緊休息。」

眾人都聽話的點點頭,不再詢問,而是各自找地方躺下睡覺。

慕胤宸走到冠榮華的身邊,拉著她的手,兩人來到山洞中一角,依坐在一起。

「華兒……」慕胤宸脫下罩衣,蓋在兩人的身上。

不等他詢問,冠榮華主動湊在他的耳邊說出黑烏鴉送來紙條上的話。

慕胤宸點點頭,將她攬在懷裡,暖聲說道:「睡吧。」

冠榮華頭枕在他寬厚的肩膀上,閉上了眼睛,不一會便進入了夢鄉,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慕胤宸雖閉上眼睛,卻並沒有睡,大約半個時辰后,他聽到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聲,不覺勾唇,他知道是暗夜頭人來了,但他卻只當睡著了,並不知道。

次日清晨,朝陽初升,鳥語花香。

冠榮華醒來,一想到就要離開毒瘴森林,回到郾城,她心情就特別好。

出來這些日子,經歷很多事情,能平安回去,不能不說是幸事。

吃過早飯,不等冠榮華吹響骨笛,寒潭飄然而至。

「冠神醫,太子殿下及大家好,今兒來送你們回去,不過是我早來了,大家莫著急,慢慢準備即刻,你們想什麼時候走,便什麼時候走,這樣就不會因為我而耽誤你們的時間。」他行禮恭聲跟大家打招呼。

「哼,你們倒是毫不客氣啊,說送你們出去,便這麼心安理得指使我們嗎?」忽然暖玉出現在洞口,聲音冷戾的嗤笑道。

冠榮華見他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公子范兒,讓人感覺相處起來很舒服,不覺勾唇笑道:「多謝寒公子費心了。我們也準備好了,隨即可以出發。」

冠榮華聞聽這話,也不生氣,而是微笑著跟她打招呼:「早啊,暖玉姑娘。有句話我要糾正你,不是指使你們,而是請你們幫忙送我們出去。毒瘴森林兇險,憑我們幾個的本事,很難全身而退,只能勞煩兩位了。等回到郾城,我請兩位吃大餐,在這裡身上什麼都沒有,自然沒得回報了。」

寒潭望了暖玉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說話。

暖玉心裡自然是不服氣,卻又不好辯駁,她是妹妹,自然場合上要聽哥哥,便哼了一聲,轉身走出山洞,嘴裡嘀咕著什麼,也聽不聽。

寒潭則抱歉的對冠榮華笑道:「冠神醫,對不住了,我這妹妹脾氣不好,說話也不好聽,聽大家多擔待。」

冠榮華毫不在意的笑道:「不礙事呢,我倒是喜歡暖玉姑娘這性子,有甚說甚,不會藏著掖著,否則那才可怕呢。」

寒潭聞聽這話,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表情,有些尷尬的笑笑。

他聽出冠榮華話中的意思,似乎是在暗示他嘴上說好話,卻未必是真的。

冠榮華將他的表現盡收眼底,哈哈一笑,說道:「寒公子可不要多心哦。要不,我喜歡暖玉姑娘的性格呢,我也是這樣口無遮攔的人。我們都是在官場上混久的,見慣了那麼口蜜劍心的人,便覺得像寒公子暖玉姑娘這樣,溫暖如玉,心直口快的人呢。」

說完,她不等寒潭說什麼,便對慕胤宸笑道:「咱們可以出發了吧?」

慕胤宸見暗一等人都已經整裝待發了,便點頭笑道:「可以走了。」

冠榮華歡快的對寒潭笑道:「寒公子,我們走吧,記得要帶我們去毒瘴森林腹地哦。」

寒潭忙點頭應道:「當然,我們這就過去。」

隨即他便招呼眾人圍攏過來,然後讓他們閉上眼睛,手拉著手。

他想去拉冠榮華的手,卻被慕胤宸搶先一步攥在手中。

而冠榮華另一隻手則是由沈月牽著,許願正好在沈月身邊,他便下意識的抓住她的手。

站好后,隨著寒潭一聲「走嘞。」

眾人便覺得雙腳離地,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但誰也不敢睜開眼睛,怕掉落下去,只等雙腳落地這才睜開眼睛。

「姑娘,果然這就是毒瘴森林腹地。」許願看著熟悉的山澗,不覺興奮地喊道。

冠榮華點點頭,輕嘆一聲說道:「故地重遊,別有一番感慨。上次我們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而今卻甚是戀戀不捨啊。喜歡這毒瘴森林內的寧靜祥和的生活,而花月族和寒公子他們也都是極好的人。」

她一再的忽略先前寒潭跟暖玉擄殺花月族人為暗夜頭人重塑肉身的事情,也是希望他們能忘記曾經的殺戮,喜歡上如今的和諧。

寒潭介面笑道:「姑娘既然喜歡,不如就留在這裡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