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宇宙已經毀滅,數碼世界已經滅亡的的情況下,一般人再也打不開通往黑暗區域的大門,就連暴君天使獸x現在也相當於被困在這片只剩黑暗的宇宙殘渣之中,想要前往人類世界都是妄想。但七魔王卻不同,依賴大罪之門的力量,它們依然能夠自由前往黑暗區域,當然再想回來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死亡獸點頭同意,究極魔獸也不反對。於是三位魔王合力,黃綠色的金星、黃色的木星、綠色的月亮,三種徽記交相輝映,打開了通往黑暗區域的大門。

其餘一起來進攻東方大世界的黑暗數碼獸與究極體們就沒有這種幸運了。他們本就是處在一片混亂的戰場上,黑暗數碼獸絕大部分都被創世之光碾成了虛無,究極體則不知道被拋到哪裡去了,或渾渾噩噩,或驚慌失措,甚至還有的仍在與敵人戰鬥。三位魔王可沒有心情去一個個把它們找回來。尤其是其中幾位,比如獨領一方的大德拉庫獸,又比如和巴爾巴獸有關係的深淵獸,它們巴不得這些人永遠回不去最好。

自從知道龍野劍很可能也是主角之後,陸峰就一直有安排人手監視龍野劍,這時只需要直接找過去就好了。龍野劍果是和北島亞美在一起,同時在場的還有大門大。

「也就是說這個叫做對神器的東西可以幫助暴君天使獸x打敗neo?」北島亞美再怎麼愛好和平,在這種連宇宙都被毀滅的情況下也戰意高昂。

「可是要怎麼激發呢?」龍野劍看向美樹原諾倫。

「必須是沒有憤怒的真正的數碼之魂才可以激發!」美樹原諾倫形容道。

真正的數碼之魂?陸峰心裡直嘀咕,聽起來似乎很刁的樣子,但究竟應該怎麼做呢?他可是那種沒有特彆強烈情感的人,身為成年人的他的心靈的確已經不純粹了。可是又不太想放棄這個東西啊?

龍野劍卻是個行動派,拿著紅色對神器就過來要試一試。兩個對神器有斜口的一面拼在一起,兩人喊著熱血口號,同時亮出對神器。然後……什麼也沒發生。


迷幻獸和亞古獸s表示他們完全感覺不到力量的涌動之類的東東。在龍野劍苦惱的時候,陸峰卻已經明白,單純的情緒不等於心靈的力量。

在美樹原諾倫和北島亞美的開導下,龍野劍調整的很快。這些大話陸峰雖然聽著毫無感覺,但他也在暗暗調整自己的心態。一想到現在被關在這個宇宙殘渣之中,猶如籠中之鳥,且這個籠子里什麼都沒有,打破困境的渴望也漸漸強烈起來。

所幸陸峰所持的是藍色對神器,需要的是偏向理智、友情方面的心靈力量,遠不如紅色對神器要求那麼高。在聖邪之力的輔助下,陸峰那渾厚的數碼之魂終於在第三次嘗試時激發了對神器!

亞古獸s究極進化!勝利暴龍獸!!

迷幻獸究極進化!z』d加魯魯獸!!

有著「豪傑的龍戰士」外號的龍人型數碼獸,身穿clondigizoid特殊合金製造的鎧甲,扛著由兩把利劍組成的巨大破碎劍「龍獸破壞者(dramonbreaker)」。

在勝利暴龍獸旁邊,鼻尖的四個激光炮白改良,可以同時向數百個目標發射激光,全身覆蓋clondigizoid鎧甲,身背最終武器zwido炮的z』d加魯魯獸,也就是無限加魯魯獸,靜靜地矗立著。

它們,便是如今最接近神的存在!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勝利暴龍獸?」龍野劍驕傲地仰望著扛著巨劍的霸氣身影,「好~!就讓我們去打敗neo那個傢伙吧!」可是面前的勝利暴龍獸卻對龍野劍的熱血宣言沒有任何反應。「這是怎麼回事?它們怎麼不動啊?」

陸峰也在嘗試與無限加魯魯獸溝通,結果同樣石沉大海。

「必須讓調停者感受到你們的內心,是為了正義與和平,為了拯救數碼世界而誕生的數碼之魂,它們才會回應你們!」這是美樹原諾倫的解釋。

真麻煩~!陸峰內心嘀咕道。如此一來使用對神器的限制也太大了。不僅要和龍野劍一起,還必須得保持一個好心態。

龍野劍領悟得挺快,陸峰也不慢,於是兩隻最接近神的存在開始如嬰兒般蹣跚學步。真是……太丟臉了!

調停者雖然是專門設計出來限制世界樹的數碼獸,這從其數碼暴龍機名為「對神器」就可以看出來,但它們不可能是neo的對手。在美樹原諾倫的設想中,勝利暴龍獸和無限加魯魯獸要如合體進化為奧米加獸一般,將自身化作武器,由超究極體來使用,才有擊敗neo的機會。但這只是個設想,具體怎麼做全靠龍野劍和陸峰的臨場發揮。

四個小時后,一行人聚集在世界傳送門下,美樹原諾倫等會兒也要藉助世界傳送門的能量。比較麻煩的是,暴君天使獸x和陸峰必須要同時出現在美樹原諾倫面前。暴君天使獸x左思右想,記起了一個許久未用的裝置——立體投影裝置!在廣場上投影出了一個陸峰。本來以美樹原諾倫的能力,是能夠識破這種拙劣的投影的,但她根本想不到面前這個人類會是假的,就讓暴君天使獸x順利過關了。

「暴君陛下,我要開始了!」美樹原諾倫仰頭道。

暴君天使后似乎x點頭。就見美樹原諾倫一把抓住脖子和手腕上的鎖鏈,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狠狠一扯!

那看似牢固的鎖鏈居然就這樣被一個「柔弱」的女孩子扯碎了!

眾人大吃一驚的同時,美樹原諾倫的外貌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原本黑色緊身束縛女僕裝變成了蓬鬆的白色泡泡裙!呃……還是女僕裝。從背後伸出六片蟬翼次第張開,彷彿傳說中住在花朵里的妖精,但從外形上看,居然與世界樹主機的樣子頗有幾分神似!

最搞笑的是,美樹原諾倫右手多了一根權杖,乍一看像是騎士獸的頭盔,實際上卻是世界樹主機那個紅色的攝像頭。漫畫的人設絕對是惡趣味!

「我是世界樹的良心,因為一年前的事件,伊古德拉希爾分化出我,讓我進入人類世界尋找數碼獸真正的未來,沒想到留在天界都市的主機軀體卻被巴爾巴獸趁虛而入。巴爾巴獸成為了我的影子,因此它不敢殺我,如果我死了,影子也就不存在了。它只能把我囚禁在監獄里……」

美樹原諾倫這番話不單是對此事廣場上的人說的,而是對著整個數碼星球上的人類和數碼獸!如果不是因為宇宙已經毀滅,空間概念支離破碎的關係,這番話肯定是要響徹整個宇宙的。

她這是要幹什麼?!

暴君天使獸x與奈奈美眼中同時一寒,殺意凜然。然後又迅速歸於平靜,既然這番話已經讓美樹原諾倫說出口,那怎麼也要留下她一條命了——也只是一條命而已!

這個世界與《數碼獸次世代》里描述的差距甚遠,強者眾多,美樹原諾倫雖然是世界樹的良心,可沒有多少戰鬥力的她眼看已經無法達成自己的目標,現在所想得最多的也只能是自保。

美樹原諾倫轉身,用她那根簡直是賣萌的權杖在虛空中輕輕一點,便打開一扇六邊形的數碼之門。

「咦~這門這麼矮,暴君要怎麼進去啊?」龍野劍傻乎乎地就問了出來,也不管暴君天使獸x會不會尷尬。

美樹原諾倫耐心解釋:「前往未來,並不能真身過去,即使超究極體也無法承受概念的割裂,但卻可以以資訊的方式,通過數碼之門將你們送到未來。」

零存整取的意思是吧~暴君天使獸x這樣想到,其實科幻電影里早就出現了把人拆零碎傳送到另一個地方的想法,難度在於拆零碎之後要怎麼才能完好無損的復原。數碼世界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等一下~!」武之內素娜站出來懇求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可是……」這種程度的戰鬥,暴君天使獸x並不想讓自己的女人參與進去。

「我是你的搭檔不是嗎?」武之內素娜揚起手中的神聖計劃。在數次更新換代,如今小朋友們幾乎人手一個弧光機的時候,武之內素娜手中的神聖計劃讓暴君天使獸x異常親切。「況且,拯救世界這樣的重任,實在太過沉重了吧?如果只是責任,是沒法讓你激發鬥志的吧!」

武之內素娜說得偉光正,但了解自己的暴君天使獸x心底明白這話要反過來說才對。對於拯救世界什麼的,暴君天使獸x還真沒什麼**,如果不是暴君星球現在被困在這片遺迹一般的世界殘渣里,他甚至不會產生太多緊迫性。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暴君天使獸x就處於這種狀態,況且拯救世界的事情他不是已經干過很多次了嗎?審美疲勞啊親!暴君天使獸x從不覺得自己像蜘蛛俠。

「就算是為了保護我,你也會獲得勝利的吧!」武之內素娜最後的話徹底打動了暴君天使獸x的心靈。

「那就一起去吧!」暴君天使獸x說著伸手把武之內素娜一撈,放在自己肩頭。措不及防的女孩發出陣陣驚叫聲。

奈奈美把頭一撇,心底冷哼。藤枝淑乃也很想和暴君天使獸x一起去,但一來她沒法像武之內素娜一樣幫助暴君天使獸x,二來一個人還好說,兩個人就純屬拖油瓶了,只好道:「我會和奈奈美照看好暴君星球,等你回來!」

龍野劍還沒什麼,這幅場景落在北島亞美眼裡卻是怎麼看怎麼奇怪。

就這樣,龍野劍、勝利暴龍獸、暴君天使獸x、無限加魯魯獸、「陸峰」、武之內素娜依次進入數碼之門。

經過不算長的奇妙之旅,一行人來到了一片陌生的宇宙。沒有漫畫中海天使獸的指引,他們自然不會直接出現在neo附近。

「好厲害的手段~!」暴君天使獸x最先從數據分離又重組的恍惚中回過神來。美樹原諾倫雖然戰鬥力低微,但單憑這一手就能看出世界樹在對數據的操縱上有多高明。

「暴君天使獸x,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武之內素娜習慣性地問道。

暴君天使獸x正準備開口,沒想龍野劍已經把話接了過去:「當然是去找那個neo,把它打得落花流水!」對此勝利暴龍獸躍躍欲試,無限加魯魯獸卻在一邊撇嘴。果然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數碼獸。

武之內素娜白了龍野劍一眼,就聽暴君天使獸x說道:「我好想發現了一點東西!」發動鏡像傳送(imagetransfer),暴君天使獸x只留下一句:「我會很快回來!」

「喂~!」龍野劍喊了一聲,發現人早就沒了影,頓時氣沮,「什麼嘛~不是說要一起戰鬥的嗎?結果一個人先跑了……」

無限加魯魯獸終於看不過去:「你少說兩句~!」因為這話,勝利暴龍獸差點和它吵起來。

另一邊,暴君天使獸x帶著武之內素娜穿越數萬天文單位后,來到一片小行星帶,一個妖異的白色身影靜靜地在隕石群中飄蕩。

阿卡迪獸~!

它已經敗了嗎?

暴君天使獸x心底有些埋怨,你就算要輸也得等我來了再說啊!這樣不是又要一個人面對neo了嗎?

「它死了嗎?」武之內素娜擔心道。她當然不是關心阿卡迪獸的生死,而是知道阿卡迪獸鑰匙死了,暴君天使獸x的處境會非常艱難。


「不知道……」暴君天使獸x也吃不準,要說它活著吧,連身體都冰冷了,毫無生者的跡象,要說它死了吧,卻又沒有分解成數據。而且……為什麼neo沒有徹底毀滅掉阿卡迪獸呢?巴爾巴獸絕不是個同情心泛濫的傢伙。

很快暴君天使獸x就得到了答案,在這片浩大宇宙的深處,恐怖的光和熱噴發出來,如潮汐般波及廣大虛空。


這片新生宇宙的深處居然還有人在戰鬥!

感受著強橫的時空力量涌動,雖然已經有些不一樣,暴君天使獸x還是認出這是neo的力量,只是原本以時間之力為主的力量編成了完整的時空之力!

與neo戰鬥是誰?在這個新世界里,怎麼可能誕生那樣強大的存在? 暴君天使獸x很好奇,也很疑惑。但他還是選擇先回到龍野劍身邊。「到我旁邊來,抓住我的手臂!」

「啊~為什麼?」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現,龍野劍心裡早就不爽了。

暴君天使獸x一愣:「莫非你想慢慢飛到戰場去?」

什麼時候飛行居然成了緩慢的代名詞?龍野劍噎住了。連忙和勝利暴龍獸靠過來,無限加魯魯獸也移到暴君天使獸x另一邊。

鏡像傳送(imagetransfer)!!

即使是空間傳送,暴君天使獸x也是連續施展了三次才到達戰場外圍,可見這片新生宇宙的廣大無垠,即使如此,以暴君天使獸x超究極體的目力也只能看到極遠處的閃光。在這種超遠距離的戰鬥中,馴獸師所能發揮的力量進一步縮小,因為絕大多數時候他們甚至連對手都看不到。

超大範圍,超高速度。

刷——


一道藍色閃電在宇宙幕布的右下角一閃而過。

「這是!?」暴君天使獸x也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但這不妨礙他猜出對方的身份。

究極v龍獸?

那道藍色閃電與皇家騎士中的究極v龍獸實在太像了。但究極v龍獸能有這個實力與neo戰鬥嗎?暴君天使獸x絕不相信!

就在暴君天使獸x遲疑的瞬間,藍色閃電猛然抽劍,劈出一道恢弘的藍綠色月刃——究極v聖劍(ulforcevsaber)!!!!

月刃本身並不算大,但在不斷向前推送的過程中卻越聚越大,當它運行了足夠遠的距離之後,其大小已經堪比星球!

劍斬星辰不再是笑話!

而它的對手,neo也顯露出身姿。

再次見到neo,暴君天使獸x唯一的感覺就是——大!

是的,與恆星、行星相比,neo當然不算什麼,它如今頂多也就是七八百米的身高。但大小這種概念是需要對比的,想想在東海時的neo才多高?不過一米多一點,和人類小孩差不多。來到未來的宇宙后,體型一下子膨脹五六百倍,這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這片宇宙是neo所創造,這裡是它的主場。用美樹原諾倫的話來說,neo即是宇宙本身!

天地一體!

世界與我同在!!

暴君天使獸x心底彈出這兩個短句,分別來自東西方文化。所謂「泛愛萬物,天地一體也」,「天地萬物,猶一人之身也,此之謂大同」。天地一體,即是一人之身。

neo以一人之身承載整個宇宙的力量,難怪能被稱為數碼世界的未來本身、「唯一的全能者」!它就相當於天然擁有了整個宇宙的權柄,無人能與之抗衡。

果然,那隻極像究極v龍獸的數碼獸的斬擊最終仍然被neo掐滅。

但neo似乎也奈何不了藍色數碼獸,儘管它操控時空,藍色數碼獸仍然能夠險險逃脫neo的圍堵。表面上看,藍色數碼獸依靠的那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甚至比暴君天使獸x的傳送還要快。經過暴君天使獸x深入探查后卻發現實際上是藍色數碼獸在某種程度上也在操控時間之力!雖然方式比較奇怪……而且背後有人在為它操縱空間之力!那種異常精確、海量的數據交換方式,讓暴君天使獸x感到了幾分眼熟。

而且從藍色數碼獸身上透露出的隱晦氣息來看,暴君天使獸x能夠肯定,對方也是一隻超究極體!

最近超究極體怎麼那麼多啊?

暴君天使獸x這一大群人的突然出現很快引起對戰雙方的注意。neo嫌惡地看了一眼,追擊追到未來的宇宙來了,巴爾巴獸心裡恐怕有點添堵,而且它也絕沒想到,會在自己創造的宇宙里碰上一隻滑溜得像耗子一樣的超究極體。

而藍色數碼獸卻是飛速趕了過來:「人類!?」看來它對武之內素娜、龍野劍的出現非常好奇。「你們認不認識一個叫做八神太一的人類小孩?」

八神太一!?暴君天使獸x心說我當然認識,可是這隻超究極體時怎麼認識八神太一的?

「不認識?」藍色數碼獸很是失望。

暴君天使獸x一怔,連忙道:「認識!」不管如何把一隻超究極體拉入自己的陣營總是有幫助的。

「那快帶我去找他吧!」藍色數碼獸激動道。

「可是我還有敵人要打敗!」暴君天使獸x把手指向巨大化的neo,「那個傢伙毀滅了我們生存的宇宙,必須打敗它,我的子民們才能繼續活下去!」

「是嗎?」藍色數碼獸搖頭晃腦,小聲道:「我只是覺得那傢伙太猖狂了,不就是把那隻阿卡迪獸打敗了嗎?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而已~要是太一在這裡,我早就把它幹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