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她的心中,還是想要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在那最神聖的夜晚交出去的,而心上人這樣善解人意,她的心已經再也走不出陸彥給她編織的樊籬。

忽然,一陣清脆的鈴聲響了起來,陸彥開始還以為是沈韻韻的手機,但沈韻韻指了指他。

哦,想起來了,原來是自己的手機鈴聲,因為是才買的手機,而且和原來的手機並不是一個品牌,因此鈴聲自然也就不一樣。

陸彥連忙將手機給掏出來,這一看不要緊,陸彥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原來打這個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譚月華。

想到自己和她祖爺爺的對話,四師傅明顯是對自己和她的關係有些誤會,人家小姑娘是想要練武,這就是一個武痴,怎麼會想到男女之間的事情上去?

如果小月對自己有感覺的話,那自己說不定早就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做裙下之臣了——————-打住打住,你小子是不是太色了,居然對四師傅的孫女都有不軌的念頭,人家可是純潔的小姑娘,你可不能想歪了!

他按了接聽鍵,卻心懷鬼胎的在胡思亂想,耳邊傳來了譚月華焦急的聲音:「陸師傅,是你嗎?快回答我!」

這丫頭,當自己出什麼事情了吧,因此才會這樣心急,他這才回過神來答應道:「小月,我是陸彥,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旁邊的沈韻韻知道肯定是那個漂亮的女警花打來的,她現在並不羨慕陸彥身邊的那些紅顏知己了,因為比起來自己可是要比別的紅顏知己都更進了一步,要眼熱的只有她們!

譚月華的確擔心,而她現在對陸彥的感覺也不同起來。

本來她對陸彥的追就覺得自己是崇拜的偶像,自己想要從陸彥手中學到驚世駭俗的本事,這樣可以用在自己的工作中,為華夏立功。

那些風言風語也傳到了她的耳朵里,不過她覺得身正不怕影子斜,那些人要說就讓他們說去吧,反正自己並沒有對陸師傅有任何的想法。

可是在和自己的祖爺爺通過電話之後,小警花心中可就有些不淡定了起來,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心事。

她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就曾經和一群男生出去過,結果遇到了幾個流氓。

那些向自己討好的男生都採取了一致的舉動,來了個一鬨而散,留下了她和好幾個女生獨自面對那些流氓。

當然不會出什麼事情了,那只是幾個沒有什麼本事喝了點酒的流氓,憑自己的身手還是能夠輕鬆將這些人給打發的。

不過雖然脫險了,她從此對男人就有了鄙視心理,當然不是所有的男人,至少同齡人中的男人她一向都是沒有看在自己的眼中。

她的確有很多的追求者,但是她都不屑一顧,而這反而讓她在警局中的名聲大響,因為在男人眼中得不到總是最好的。

譚月華的確無可挑剔,她有很高的顏值,也有出色的成績,這樣的警花當然會被京南市公安局當成了寶貝。

但是她的個人問題一直都沒有解決,因為她覺得沒有她看的順眼的男生。

而那些追求者也一個個都翻身落馬,因為他們只要提出和譚月華私下裡約會,譚月華就不客氣的會提出兩個問題,如果問題過關的話,她就可以答應。

第一個問題是,你覺得你是不是在本領上能夠超出我?這個問題相當有難度,因為如果有超出譚月華的本事,那重案組的組長就不是譚月華了。

而第二個問題是,你覺得有什麼地方比我更強?

這個就更加困難了,本來就是第一個問題的衍生,只是除了自己擁有的本事之外,還有工作的業績,學歷還有顏值,好像都沒有這樣的資格! 系統0250沉默片刻,想要再勸,卻發現自己根本抓不到她在意的地方,也找不到理由讓白溪丸動心。

它聲音平淡的道:「你這樣的身體,根本就撐不到舉行婚禮的那一天,如果任務判定失敗,你將會接受懲罰,電擊可不是普通的雷擊,而是讓你的靈魂也遭遇同樣的雷擊,甚至更甚,有很多的任務者都因為電擊而差點魂飛魄散,所以我希望你能夠重視起來,我們綁定也算是緣分是不?「

說的這話,倒是說的很好聽。

白溪丸耐心的聽著系統0250的話,聽著它詳細的和自己說些懲罰的事情,包著劇毒的糖果正在自己的眼前伸著,就看自己願不願意吃下去。

她淺笑一聲,雙眸變得堅定不移,她語氣肯定的道:「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會讓這個任務失敗!」

女主是只食夢貘 話音剛落,白溪丸就感覺到身體一沉,原來是系統0250將自己送了回來,她睜開雙眼,就感受到身旁之人的存在。

炙熱又溫暖的體溫,卻讓白溪丸眷戀的蹭著,語氣輕喃道:「君墨染,我的將軍,你不知道,睡著的我有多想你,好在,一睜開雙眼,就看到了你。」

白溪丸小心的將右手從君墨染的手裡掙脫開,又輕輕的抱緊君墨染,心才算是完全的安定了下來。

好在剛才,系統0250隻是找自己說話,在剛才身體放空的那一刻,她嚇得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君墨染了。

這或許只是自己太過累才會產生的一種錯覺,不然的話,系統0250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許可權?!

渾渾噩噩的狀態說的就是白溪丸,心才剛剛放鬆下來,白溪丸就感覺到意識一沉,腦袋暈沉的好似下一秒就會睡過去一樣。

當再次醒來的時候,白溪丸摸著早已冰冷的身旁,懶散的起來,才剛打開房門,就看到阿軒站在那裡,看樣子,似乎是正準備查看自己的情況。

白溪丸朝著阿軒溫婉的一笑,開口道:「不若陪我出去走走?「

阿軒眉峰微皺,語氣帶著肯定的道:「你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出去走,如果是在花園,我倒是可以陪你走走。」

只從接觸了白溪丸以後,阿軒突然發現自己學的東西對於白溪丸可是一丁點用處都沒有,相反,在白溪丸的身上,阿軒只感覺到從心底湧出的無力感,讓阿軒第一次碰到了這樣大的難題,正巧,白溪丸主動湊上來,他正好可以解惑。

白溪丸瞧著窗外天色正好,又怎麼捨得將自己窩在這一小小的別墅?

她堅定的搖頭,語氣帶著斬釘截鐵的意味道:「我自己的身體,只有我自己知道,正好,你不是也有時間嗎?」

聽出了白溪丸的言外之意,阿軒神色略一猶豫,心裡不斷衡量著自己將白溪丸帶出去的利弊,說實在的,他不敢拿白溪丸的性命開玩笑,更何況,這人還是君墨染最愛的人,他又怎麼可能這麼自私?!

看出了阿軒的猶豫,白溪丸勾唇淺笑,呢喃道:「你覺得,若一個人有能力出去,但她卻硬要拉著另外一個人出去,這是為何呢?」

阿軒神色微微一變,雙眸銳利的直視白溪丸,卻見她純澈明亮的雙眸里坦蕩又毫無懼色,蒼白的臉上帶著篤定的神色,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哪怕沒有聽君墨染說白溪丸的所有事情,但在君墨染的隻言片語當中,他還是能夠敏銳的感覺到,君墨染在害怕什麼。

但到底在害怕什麼,阿軒卻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此時此刻,他總算是有些明白了。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一個女人,有膽子說出這話,那麼就一定是有這個實力,否則,不會是這幅姿態!

至於怎麼從這棟別墅里出去,他不想要知道,因為在他的猜想里,後果不是他可以承擔的!

他呆愣片刻,才語氣酸澀的道:「今天天色很好,我們出去走走正好。」

白溪丸聞言笑意更深,她腳步堅定的走在前頭,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跟來,直到離開別墅大門,更是暢通無阻。

她知道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被這些人攔下來的。

不是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而若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他們承擔不起而已。

白溪丸半眯著雙眼,感受到溫暖的陽光直射在自己的身上,心裡頓時輕鬆片刻,那種來自大自然的治癒,只有大自然,才能夠給予。

覺得心情好了不少的白溪丸轉眸看去,就見阿軒一臉凝重的盯著自己,警惕的模樣,若是不知情的人,只怕還以為自己怎麼了他呢。

瞧見他神色緊張的很,白溪丸撲哧一笑,只覺得好笑無比,自己又不是什麼食人怪物,亦或者妖魔鬼怪,這人這幅表情,還真是看著讓人啼笑不已。

阿軒瞧見白溪丸突然轉頭過來,認真凝視自己片刻,就笑的開懷,他神色怔愣,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白溪丸到底笑些什麼。

白溪丸開口道:「放輕鬆,我自然會安然無恙的回去,你這幅模樣,要我怎麼安心的出來玩?」

阿軒這才懂了白溪丸的話,他神色複雜,還是繼續勸道:「你的身體功能都在退化,此時你的器官就如同七十多歲的老人一般,你根本就負荷不了不是嗎?我現在雖然還查不出來到底是什麼緣故,但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可以的。」

阿軒神色凝重,瞧著白溪丸的目光堅定又認真,讓人無法質疑他話語的真實性。

白溪丸腳步微頓,只是輕笑一聲,這才腳步堅定的朝著前方走去。

她只是想要去一個地方而已,用走的方式去,至少可以鍛煉自己的意識,白溪丸可不想半路倒在地上,若是被君墨染知道了,一定會發火的!

阿軒自然是不敢讓白溪丸一個人走,他只好認真的跟在白溪丸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護著她,不讓她被什麼人給撞到,只是瞧著白溪丸臉上明明睏倦的很,雙眸也染上了疲憊和掙扎,哪怕是腳步微微晃悠,但阿軒看得出來。

她的心有多麼的堅定。 但是男警察們都沒有這樣容易死心的,他們不願意放棄,而譚月華對他們的看法也一直如故。

家中的老人當然不會願意她一直單身,單身是要被人嘲笑的,我們家小月這樣出色,怎麼能夠沒有男朋友?

可是,譚月華遲遲都沒有動靜,因為她看不上,她也覺得自己的心理上可能有什麼問題,否則怎麼會沒有那種要戀愛的感覺?

認識了陸彥,她覺得自己對陸彥的依從其實是因為對陸彥的崇拜,他的確是一個很優秀的男子,自己想要學到他的本事,就這樣簡單。

可當被自己的祖爺爺誤會之後,女孩首次心中起了波瀾,好像自己並不這樣單純,自己真的只是想要拜他為師而沒有其它的想法?

如果僅僅這樣單純的目的,為什麼自己今天連工作都沒有什麼興趣了,頭腦中老是晃悠著他的身影,他可真是厲害,連傳說中的輕功都施展的這樣神乎其神,比那些追求自己的男警強多了。

難道自己真的陷進去了?想道這個可能,譚月華的臉上又一次紅了,她發現自己的臉都紅了不少次,這要是給自己的部下看到肯定會有懷疑的。

「看到沒有,我們的譚組長臉上又紅了,難道在想心上人?」一個男警再次看到了譚月華臉上紅雲生起,低聲對同伴道。

另外一個男警連忙搖頭道:「我們的譚組長眼界有多高,我可無法想象有什麼樣的男警能夠征服到她。」

「那也不一定,我看她看陸教官的眼神不對,估計喜歡陸教官。」那個男警不以為然的道。

「陸教官?說的也對啊,也只有陸教官這樣的人物才能夠是譚組長的真命天子,你可譚組長在陸教官面前多有女人味——————-」

雖然議論的很小聲,但是譚月華從小就練武,耳朵聽力特別好,當即就聽到了,這讓譚月華不由臉上火燒火燎的。

「你,還有你,現在有一個重要的任務,立即去完成!」譚月華氣急敗壞的指著這兩個議論她的男警喝道。

「組長,有什麼任務,好像現在都要吃飯了。」其中一個男警連忙問道。

「你們兩人的任務就是立即去食堂門口,就是不準進去,給我站上兩個小時!」譚月華冷笑道:「知道了嗎?」

「啊,譚組長,不帶這樣打擊報復的,我們以後不再說你和陸教官的閑話了行嗎?」兩個男警不由慘叫道。

萌寶入侵:Boss娶一送二 重案組的十幾個人都聽到了,他們紛紛過來對兩個男警說:「出去出去,知道不知道不能議論領導?要想盡辦法讓領導順氣是我們光榮的職責。當然了,如果你們能夠讓陸教官儘早來看我們組長的話,估計就可以讓組長消氣了。」

「你們!」譚月華不由氣壞了:「你們都給我出去,哼,都是一樣的任務!」

「組長,我這負責的案件現在有了突破性進展,我現在就去查辦!」一個機靈的男警立即彙報。

「我也有一個進展,需要立即出去一趟————————」其他男警見到譚月華真的動怒了,趕緊想辦法想要溜走。

「什麼進展都給我放下!」譚月華一聲呵斥:「都給我全部出去!」

沒有辦法,在重案組就是譚月華一個人說了算,明知道譚月華是氣話,他們也不敢違抗,老老實實的去食堂門口站著了。

重案組的人向來都是京南市公安局的焦點,不但是因為他們承擔著全局中的大案要案破獲任務,也因為他們這些男兵中有一位女帥,那就是全局中無人不知的譚月華。

因此,雖然重案組絕對是全局中苦臟累的活,但是想到他們的美女組長可是全局中最美的一朵鮮花,這讓那些男警,尤其是求譚月華而沒有得到的男警心中那叫一個羨慕啊。

見到他們來到食堂門口也不進去,卻如同一根根的柱子一樣站著,都會覺得奇怪。

一問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頓時令大家幸災樂禍起來,不過也有人心中暗想:看來譚警花喜歡陸教官還真的是真,否則也就不會因為這玩笑話譚警花大動肝火了——————-羨慕嫉妒恨啊。

譚月華一氣之下將自己的手下全部都給趕走了,她也覺得自己的舉動有些孟浪,這樣豈不是表示這裡有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做了?

她想要將自己的手下都給找回來,但是畢竟面子上下不來,因此只能自認倒霉。

她忽然想到了陸彥,現在對於沈思的詢問已經差不多了,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所以也可以讓陸彥領人了。

沈思所提供的內容實在是太少了,這讓譚月華不由心中大失所望,本來她還想要一鼓作氣解決地下黑拳場呢,但是現在看來也就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明明知道在京南市已經有了地下黑拳場,可自己偏偏無法找到在什麼地方,這讓譚月華的心中很是焦急。

但是急也沒有辦法,沈思看來留在局裡也沒有什麼用處,他也沒有觸犯什麼法律,頂多就是因為跳樓引起了社會轟動。

不過因為有了陸彥,他導致的注意力要小的多。

現在網路上都已經傳遍了,有人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要跳樓,驚動了上百名警察,結果將這個跳樓的傢伙救了下來。

但救下這個跳樓小子的不是警官,而是一個穿著休閑裝的青年男子,有人親眼看到他不靠任何的器械就上了頂樓。

而網上已經出現了各種相關視頻,譚月華也很有興趣的看了,她發現有一部分根本就是偽造的,作為公安大學的高材生,她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是真的還是假的。

但是大多數還真的不是偽造的,不過都比較模糊,遠沒有自己掌握的視頻清晰。

可圍繞著這件事情,可是讓網上都不由鬧翻了天。

有的人當即指出這是偽造的,全部都是假的,這就如同前段時間王麗上爆出了雷雨天出現了蛟龍的照片,這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龍,是不是存在都是一個問題,否則你怎麼解釋我們所普遍認知的物理知識,不可能嘛,這樣沉重的分量,竟然可以在空中飛行?

而這個人比美國大片中的蝙蝠俠,蜘蛛俠都要離譜,比如蜘蛛俠怎麼說也要靠著飛爪實現自己的飛行,雖然很誇張,不過憑飛爪上樓還是可以辦到的。

但是這個人呢,居然沒有任何的器械幫助就可以輕鬆的上了頂樓,這怎麼可能,難道還真的以為武俠小說中的情節是真的,難道真的有人可以越高樓大廈如同平地的說法,這根本就不可能嘛。

這個觀點很快就遭到了網友們的反駁,有網友憤怒的說:「現在的人什麼都不相信了,不相信我們的國術,按照你的說法武松打虎那就是一個荒唐的故事,可事實上在各種地方志中都有記載有打虎英雄,你怎麼解釋?」

當然很快就被質疑者反駁了:「就算是有,那也是古代,你怎麼能夠肯定現代人在現在的物質條件下還能夠做到?」

當然這個觀點遭到了支持者的駁斥,你沒有見到就說沒有這是不對的,大膽的想象要通過科學的辯證。

而很快就有各地的武校校長,教導主任,各種流派的武術家都言辭灼灼的證明,他們就可以做到這一點,歡迎有興趣的網友前來報名,這是絕對存在的!

網路上鬧成了一團,陸彥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真正的網紅,而他更不知道還有一個網紅,引起了一些星探公司的注意,而且這個網紅正好是他的朋友。

關係很密切的朋友哦————————

看到網路上這樣熱鬧,譚月華看到有支持者,也有反對駁斥者,對於後者譚月華很想用一根棍子好好的敲醒他們的腦袋,你們沒有看到就胡說八道,不怕被天譴嗎?

我們譚大小姐可是掌握了最清晰的視頻資料,只要亮出來的話肯定會讓網路上將鍋都炸開來,不過譚月華沒有準備這樣做而已。

嘿嘿,這可是讓陸彥答應自己的重要把柄,自己要是捅到網路上的話,那不就將失去作用了嗎?

沈思的事情失去了本來應該有的關注度,這倒是讓譚月華心中鬆了口氣,她心中希望沈思最好能夠沒有人關注到他,這樣還有希望引來那些地下黑拳場的人,可以讓她找到地下黑拳場來一個一網打盡。

時間也差不多了,怎麼陸彥還沒有過來領人,不如打個電話給他。

譚月華覺得自己這個決定並不是有別的目的,自己是很單純的找人,但是讓她感到揪心的是,打了好幾個電話,陸彥都沒有接到。

譚月華的心中不由一驚,她知道陸彥的實力很強,但是也不能說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克制他的高手,尤其是槍械高手。

你的武功再高,也就是能夠躲過當面的子彈,尤其現在子彈的滑行速度越來越快,陸彥就算是再好的身手也未必能夠躲過,是不是出了什麼危險。

譚月華也不知道陸彥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明明手機開著卻就是沒有人接,就算是出了什麼危險,那也應該有人接電話呀。

在譚月華的腦海中出現了這樣一幕,強烈的爆炸圍困住了陸彥,讓陸彥發出如同野獸般的怒吼,血肉橫飛——————-

「師傅!!陸彥!!你這個混蛋,你一定不能死!!」譚月華的眼淚不由如同泉涌,她整個人都一片空白。

「譚組長,譚組長!!」好像有人在推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譚月華抬頭一看,自己這不是在重案組的辦公室中嗎?剛才自己怎麼覺得是在山中?哦,明白了,自己剛剛是做了一個夢。

譚月華的臉不由一紅,自己竟然會睡著了,而且還做了一個這樣的夢,夢見了陸彥,難道自己真的愛上他了嗎?

「你們怎麼回事,沒有我的命令就回來了?」譚月華當即就恢復了自己作為組長的威風,瞪著一雙大眼睛對自己的手下喝道。

「嘿嘿,我們都已經站了兩個小時才回來的,結果看到組長你————————」說到這裡,那個男警忽然想到了教訓,連忙住嘴不做聲了。

「我剛才怎麼了?」譚月華懷疑的問道,她心中有些害怕,要是自己夢中的話讓這些男警知道,那自己可就丟臉了。

男警連忙說:「剛才我們進來看到您睡著了,因此將你叫醒,其它什麼都沒有聽到。」 阿軒不知道原因,見白溪丸不想說,只好一直跟著,因為白溪丸還是一名演員,他自然是要多方面注意一下,萬一狗仔來了,還能夠及時處理一下,倒是君墨染,只希望自己發過去的消息,他看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