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夏蘭的沉思中,她哥又說:「還有,你是三公子的未婚妻,儘管父親他們不在了,可這門親事是鐵定的;以前,我們一致以為三叔沒有後人,你的婚事我不再多說什麼,可現在不一樣;從這一刻開始,納蘭夏蘭就是三公子的人,也是中長家族的人。」

「我。。。」

「蘭蘭,你聽哥說!」她哥打斷她的話,說:「三叔還有後人活在這個世上,這絕對的重大事件,暫時不能泄露出去,時機成熟,三公子振臂一呼,三叔當年的那些舊友,必定紛紛響應。為了我們死去的親人,為了三叔,為了納蘭家,你必須以三公子為重,知道嗎?」

「我知道!他現在已經在京都成立了一個勢力,『奇門』,門主就是他,我現在也是奇門的一員。」

「好,三公子就應該這樣!這十八年來,哥遠走他鄉,目的就是建立一支部隊,有朝一日回去殺了那天殺了;十八年了,哥的實力遍布整個世界,三公子出現,這是上天安排的,你見到三公子后,告訴他,你有一批高手即將到達京都,加入奇門,等我安排好這邊的事後,親自回去見三公子。」

「好,我等你回來!哥,你也照顧好自己,別那麼拚命了。」

「哥自有分寸,你在三公子身邊,要照顧好他!同時,還要暗中聯繫父親當年的舊部,也要想辦法找到中長谷。只要見到三叔的親衛高手,我們才能弄明白當年三叔遭冤枉的過程。」

「哥你放心,蘭知道該怎麼做!」

「哥對你放心!」

兄妹倆這這樣掛斷了電話,此時此刻,夏蘭心中百感交集!十八年了,她沒日沒夜都想著報仇,為親人報仇,為三叔三嬸和幾位公子報仇,苦於沒有名正言順的機會。

現在還了,三叔的後人就在自己身邊!只要他林天奇羽翼豐滿,就是身份正式公開的那一天;真到那一天,那個惡魔會著急的。

邊想,夏蘭慢慢走出小巷!今晚就是林天奇對蒼茫幫幫主韋蒼茫的夫人下手的日子,她不能耽擱,一定要提前去跟林天奇匯合。

知道了林天奇真實身份的夏蘭,堅信京都會因為林天奇而翻開新的篇章!畢竟林天奇的身份很特殊,何況他的身後還有中長谷一大批頂尖高手。

PS:感謝緣夢打賞100逐浪幣。 「喂,李潤,最近忙什麼呢?」上官娜娜低聲問道,語氣里有一絲疲憊。

「沒什麼事情,就是待在家裡。」男人淡淡的回答道。

「哦,那個,我想買衣服,又不想逛商場,你那邊還賣么?」

李潤猶豫了一下,有些好奇。

明明小區里有很多家服裝店,她怎麼會突然給自己打電話?

「你店裡的衣服,我都已經穿習慣了,很適合我現在穿,我也不想換風格了……」上官娜娜解釋著。

原來如此,不過這個女人,倒是一個很爽快的人。

「行,我發你地址。」

寒暄了兩句以後,兩個人便直接掛了電話。

旁邊的顧忘,期待的看著病床上的上官娜娜,焦急的等待著她的答案。 林夏的重生日子 就在掛電話的瞬間,他趕忙跑到床前。

「怎麼樣?可以么?」顧忘低聲問道。

「他一會給我發地址,我們就直接過去,我覺得,顧忘哥,你還是不要去的好,不過我會錄音。」上官娜娜小心翼翼的說著。

她說的對,這個節骨眼上,最容易打草驚蛇,自然應該謹慎一點。

「娜娜,你身體不太合適外出,改天再去吧……」沈珏看著她,有些擔心。

他才不管什麼趙以諾李以諾呢,他只關心他的妻子。至於其他的,自然由相關人員負責,不需要他的擔心。就比如那個趙以諾,無故失蹤,這當然是顧忘的責任,自己的老婆自己都保護不了,也怪不得別人。

「沈珏,別說了,以諾姐就是我親姐。」說著,上官娜娜直接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立即走出病房。

為了保證她的安全,沈珏直接安排了幾個人在她後邊,遠遠的跟著她。

雖說事情已經有了進展,但是顧忘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他不知道上官娜娜能打聽到什麼,更不知道現在的趙以諾,又面臨著什麼危險。

「顧忘,作為一個男人,最應該具備的素養,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女人,難道你自己心裡還不清楚么?」旁邊的沈珏直截了當的說著。

他可從來沒有對面前的這個人客氣過,而且,也沒有客氣的必要。要不是上官娜娜在中間,大家早就是各回各家,各走各道兒了,誰還認識誰啊。偏偏這個上官娜娜和他們關係又那麼好。沈珏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他早就看出來了,待在顧忘的身邊,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想必這麼長時間以來,那個趙以諾應該受過不少刁難和委屈。

蘇菲菲倒是挺有意思的,這麼多年了,一直對顧忘窮追不捨,不管是出國留學,還是面前的這個人已經結了婚,有了孩子,她都毫不在乎。這樣的女人,在世界上也算是一個奇葩了。

「讓趙以諾受委屈了。」顧忘低下了頭,眼睛通紅。

看著他如此愧疚又心疼的模樣,沈珏閉上了嘴巴。

要說他現在的心情,沈珏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心裡過不去那道坎。

不對,應該給凌辰打個電話啊!不知道現在的他又在做什麼,知不知道趙以諾出事了。

沈珏立即掏出手機,撥了過去。

「他能有什麼用?警察?警察知道啥?他還在那裡等著?瘋子!他就是個瘋子……」電話里,凌辰不停地大聲罵著。

原來他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只是一直在外邊奔波著,試圖找到那個趙以諾。

其實所有的人都知道,背後的主使一定是蘇菲菲,但是沒辦法,沒有任何的證據表示她就是罪犯。

一個可以犧牲自己的親生骨肉來嫁禍給別的女人的人,心狠自然不必言說,主要是那個女人竟然變得越加聰明了。這是沈珏始料未及的。

以前的蘇菲菲,在他的眼裡,就是表面上挺風光,可是實際上,也不過是一個小女生。可是從她最近一段時間的動態來看,她變了,變得比潑婦還要潑。

「你和那個蘇菲菲到底怎麼回事?」沈珏狐疑的看著面前的顧忘。

頓時,顧忘有些傷神了。

只不過是一段普通的感情,誰知道到最後竟然演變成這副慘烈般的模樣。顧忘嘆了口氣。

「我和蘇菲菲還有趙以諾,都是在上學的時候認識的……」顧忘講著那一段歷史。

三個人的故事,到最後,卻非要只允許有兩個人的結局。

趙以諾從來沒有想過要搶走蘇菲菲的任何東西,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背叛蘇菲菲,只是不巧的是,蘇菲菲喜歡的男人,喜歡上了趙以諾,僅此而已。於是,一段仇恨拉開。

聽著這一切,沈珏的眼睛里有一絲猶豫。他以前從來沒有聽凌辰講過趙以諾的事情,現在聽顧忘這麼一說,他們倆的愛情其實也蠻酷的。

「既然喜歡她,就不要讓她受到任何傷害。」沈珏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能怎麼辦?蘇菲菲虎視眈眈的盯著她,每天不是惹個事情就是招個麻煩。有時候,他真的受不了蘇菲菲這樣一直折騰下去。時間長了,誰不會焦慮?他們只是想過個平凡的生活,可是蘇菲菲的出現,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惡魔般的存在。

「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凌辰也不會讓她出事的。」沈珏暗暗的說著。

「喂,顧忘哥,能聽得到么?」上官娜娜小心翼翼的問道。

「可以,但是娜娜,你要小心,千萬不要被發現了,實在不行就直接逃出來。」顧忘擔心的說著。

「老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回來后我親自煮湯給你喝,辛苦了……」沈珏低聲說著。

別看沈珏平時看起來高冷,嚴肅,不愛說話,但是在上官娜娜的事情上,他可是從來都沒有馬虎過。

「呦,蘇小姐來了,快請進,怎麼?又來挑孕婦裝啊?」李潤笑著問道。

「是啊,還有沒有再大一個號的連衣裙,肚子越來越大了,所以得準備一些更肥的衣服。」上官娜娜尷尬的回答。

「沒問題,我們這邊今天剛上了幾個新款,拿過來給你看一下,您稍等。」服務員徑直走進房間去拿孕婦裝。 。

市第一人民醫院,當趙衛鴻接到醫院通知趕到這裡的時候,趙松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

望著急救室門頂閃爍的紅燈,再聽到自己兒子被人襲擊,生命危在旦夕,趙衛鴻是心亂如麻。他就想不明白了,前段時間兒子被林天奇重傷住進醫院之後,自己已經派了不下十名高手守在這裡,怎麼還會被人襲擊。

可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容不得他去分析什麼,兒子要是有什麼三張兩端,他怎麼向住在郊區的那人交代。

隨趙衛鴻來的,還有幾十名群義會高手。

三個小時過去了,當醫生走出急救室,告知趙衛鴻趙松情況不是太好,雖然暫時保住了性命,可失血過多的他,怕是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必須儘快輸血。

「那就輸啊,你們還等什麼!」

年近五十的趙衛鴻,雙目泛紅,朝醫生吼道。

醫生輕搖著頭。「令公子的血型我們醫院沒有,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血型跟他相吻合的人,最好是他親人。」

一聽,趙衛鴻立即拽住一聲。「那就輸我的,馬上救人,我告訴你,我兒子要是有什麼,我讓你一家賠命。」

家屬情緒激動,這些醫生都能理解,可他們知道趙衛鴻是群義會老大,在這件事上自然不會認為趙衛鴻是信口開河;當下,領著趙衛鴻去化驗。

然,天不佑人!趙衛鴻雖然是趙松的親生父親,可他的血型卻是不適合。無奈的趙衛鴻,召集群義會上千兄弟,可就是沒有一個人的血型吻合。

在這個時候,趙衛鴻是最無助的,他一個人靠在病房門前,老淚縱橫。

這時,群義會大堂主從過道盡頭大步走來。「大哥,保護小松的人全被滅口。」

滅口,趙衛鴻那雙血紅的目光輕微一愣,低吼道:「十名高手豈能說滅就滅。」

「我們的兄弟在後山的樹林中發現屍體,醫院監控別人破壞,目前還不知道是誰對小松下手的。」

一聽,趙衛鴻拳頭緊握。聲線陰冷而出:「這些年我們跟蒼茫幫、紅葉盟明爭暗鬥的次數不少,可真要這麼下手,不是沒有可能,可他們怎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青山,我的感覺不好,你們要小心點。」

群義會大堂主趙青山點頭應聲,隨即問:「小松的情況怎麼樣了?」

輕搖著頭,趙衛鴻道:「性命是保住了,但失血過多,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合適的血型。」

「那,我們這麼多人,難道就沒有一個適合的嗎?」

趙衛鴻沒有說話,而是在想著誰才是最適合的人。可事到如今,他還能去找誰呢,這不是他的勢力能夠解決的事。

讓趙青山離開之後,他走向窗前。下了一天的雨,他的心情也如這灰濛濛的天氣一樣。低落!

群義會兩千兄弟都沒一個適合的,這讓趙衛鴻感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如果說現在誰還有一絲希望的話,就是那個人了!可是,他心裡很糾結,要不要去找她?

去,會打擾她這些年的安靜生活,也違背了當初的誓言。

不去,小松的性命就保不住了。自己雖有兩個兒子,可大兒子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從不過問自己和會中之事,他也發誓不再回來,不認自己這個父親。小松就是自己的傳人,不能就這樣昏迷著。

幾經徘徊,趙衛鴻為了小兒子趙松的性命,只能做出決定,因為現在他根本就沒有時間來等。叫來多年的心腹,寫下一封信之後,說:「此事不宜外泄,達偉,你知道該怎麼做的。」

「達偉達偉明白,趙爺放心!」

心腹達偉帶著那封密信轉身離開。



城郊豪麗別墅。

夜,略有些寂靜;雨後的別墅群,從遠處眺望,宛如仙境之感。下了一天的細雨,在夜裡卻是月光照耀。銀白色的月光灑滿了豪麗別墅群,遠處的樹林,頂上載著銀色的光華,林里烘出濃厚的黑影,寂靜嚴肅的壓在那裡。光芒璀璨的噴水池,池裡的微波,都反射著皎潔的月光,在那裡蕩漾。

然,在泉水汩汩留下的池塘旁,正有一道身影在那漫步著,她腳下的綠茵和近旁的花草也披了月光,柔軟無聲的在受她的踐踏。

四十有餘的她,從其外表觀看的話,像是二十七八歲模樣!樸實的打扮,在這裡華麗的別墅池塘,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這一天,她也感覺心頭沉悶不堪,多年了,這是第二次!可她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只要不是那孩子出事,其他的事,對她來說,無關緊要。

孤傲總裁:小小新娘哪裏逃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正當她想回屋休息的時候,外出很不巧傳來一陣腳步聲,在她轉身之際,便見來人面呈著急之色。

見來人是趙衛鴻身邊最親近的人,她心裡那種不好的感覺瞬間湧現出來,畢竟這些年沒有人來打擾她,如今有人來了,肯定是出事了,還是大事。

達偉快步走到她身前,急道:「錢姐,出事了!」

出事了?錢麗修長濃眉輕微一皺,淡淡的說:「他的事我已經很多年沒過問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他沒有告訴你嗎?」

「趙爺這些年從未想過來打擾您,可現在不一樣了,趙松兄弟命在旦夕,趙爺沒有辦法,才派我來的。」

「什麼?你說什麼?小松他。。。」

這下,錢麗變得擔心起來!她上前,在達偉將事情一一告訴她后,她面色開始發白。盯著達偉:「你的意思是,如今只有我的血能夠救小松,對嗎?」

達偉點頭,隨即,將趙衛鴻的那封密信拿了出來,雙手遞給錢麗。

錢麗沒急著看,手握信封的她,感覺這一切都不正常;趙松是她的親生兒子,也是趙衛鴻的親生兒子,為什麼趙衛鴻的血液不能跟兒子融合,這說不過去。

二十年前,她錢麗也是道上響噹噹的人物,道上的那些手段,陰謀詭計,她是知道有多毒辣的,趙衛鴻這些年跟蒼茫幫和紅葉盟明爭暗鬥,得罪的人也不少,難道。。。

想到這些,錢麗猛然抬起那張被歲月洗禮過的華容臉龐,緊視一臉期待她去醫院的達偉,聲線一沉。道:「這些日子,你們會長和小松可曾得罪什麼人?」

達偉不明白錢麗為何不關心她自己的兒子,反倒問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不過,還是如實說:「趙爺沒得罪什麼人,也沒跟紅葉盟和蒼茫幫暗鬥。」

「你確定?」

沉思的達偉,剛要說確定,眼眸猛然掠過一抹亮色,道:「哦對了,一個月前,趙松兄弟在京大惹了一個新生,被那新生重傷;之後,會長設計讓那新生入獄,派高手進入監獄企圖殺死那人,誰知被那人殺了我們不少高手。」

在錢麗的聆聽中,達偉將林天奇這段時間在京都的動作說了出來,錢麗聽完之後,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一個只有二十齣頭的小子,孤身在京都這般猖狂,不正常,不正常。。。」突然,錢麗似乎嗅到了什麼危機,喝道:「達偉,你來這裡可曾發現被人跟蹤?」

說罷,錢麗警惕觀望別墅四周,她隱隱的感覺群義會遇到了高手。

達偉不明白錢麗為何這般警惕,正當他疑惑之際,卻見錢麗盯著池塘側面冷叱道:「朋友,你的目的達到了,現身吧!」

「二十年前就名震江湖的貂蟬,果然名不虛傳!」

錢麗聲落,一道富有磁性的聲線在別墅側面緊隨響起。看見有人不動聲色的出現在這裡,達偉愣住了!

錢麗也有些驚訝!她完全沒想到來人是這般年輕,還是兩個人!重要的是,她確認自己的兒子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趙衛鴻也被算計了。可是,她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來人是怎麼知道自己跟趙衛鴻的那一點關係,想盡一切辦法的算計趙衛鴻。 「你們那邊有那麼多服裝店,直接在那裡拿個多好啊,省得來回折騰。」李潤笑了笑。

「這話說的,李潤,你也太沒良心了吧?咱們倆都多久沒見過面了,連個電話都不打。」上官娜娜指了指他。

上官娜娜的性格一直很豪爽,敢做敢當,敢愛敢恨,所以很多人都特別喜歡和她交朋友。

「這不最近挺忙的,沒來得及給你打嘛。」

這個臭男人,還在裝糊塗呢!不過,還是問清楚的比較好。她突然有些慶幸,蘇菲菲並不知道他們倆認識。

「忙什麼呢最近,連個電話都打不了。」上官娜娜摸著手裡的衣服,有意無意的低聲問道。

李潤在旁邊嘆了口氣。

還能忙什麼,那個蘇菲菲,每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竟然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拋棄。好歹那也是一個生命啊!李潤看著窗外,有些出神。

有時間,他真的特別想放棄蘇菲菲那個女人,太過於心狠手辣,做什麼事情都是不擇手段,他不喜歡這樣的女人,可是偏偏就在酒吧的那一晚,他竟然陷入了她的感情漩渦。

說起來還真是好笑,他從來沒有對一個女人動心過,這是第一次,所以他才會一直糾纏著那個女人。但終究還是失敗了。

「跑腿啊,像我這樣的,整天除了賣個衣服,跑跑小腿,還能做些什麼。」李潤嘀咕著。

現在的他有些泄氣,就因為蘇菲菲流產的事情。

監控還在他的手裡,裡邊的畫面很是清晰,那刀子就是蘇菲菲自己捅進自己的肚子里的,和趙以諾一點關係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