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哲也沒有發現的角落,一隻非常熟悉的渾身長滿白色毛髮的精靈再次出現在他的身後靜靜的盯着他離去的背影。

格格黨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終於慢慢清醒。

只感覺雙唇濕潤潤的,似乎有一個柔軟的東西在觸碰,耳邊傳來的卻是慕容清煙的嗓音。

「丁隱,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

慕容清煙一邊對我做着人工呼吸,一邊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旁邊的警員對於慕容清煙的舉動,驚的目瞪口呆:「頭兒,這可是你的初吻,要不換我來。」

那警員殷勤得想要上前,卻被慕容清煙一口喝退,她大聲讓所有人去叫救護車。

「丁隱,都怪我來遲了,都怪我……」

慕容清煙在我耳邊斷斷續續得梨花帶雨,她擠壓着我的胸口,一邊給我做心臟復甦,一邊吻着我的唇,訴說着第一次看見我時的模樣:「那時候的你還是個小屁孩,卻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挑戰劉法醫,可事實證明,你是對的。無論多麼恐怖多麼離奇的案子,你一眼就能看出問題所在!每次你談到案子時,眼裏總會閃爍出我不曾見到的光,正是那道光,吸引着我,讓我的視線再也離不開你。」

「我知道,我比你大;我知道,我對你是痴心妄想;我知道,你心裏裝着另一個女人,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想見到你,看到你笑,我就會開心,看到你愁眉不展,我就會難過,你的喜怒哀樂已經完完全全主宰了我。」

「丁隱,我求求你醒過來好不好?哪怕是把自己的壽命換給你,我也心甘情願。」

慕容清煙的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得落在我的耳朵里,原來她喜歡我,竟是真的,而且喜歡得那麼深。

可我註定是會辜負她的。

我不敢在這個時候醒來,慕容清煙的眼淚一滴滴砸在我的臉上,冰涼且濕潤。

「清煙師姐,小隱子沒事兒吧。」聽到鍾子柒的聲音,我終於鬆了一口氣,不過他走路的時候一頓一頓的,似乎是瘸了。

鍾子柒要替慕容清煙給我做人工呼吸,慕容清煙吸了吸鼻子,哽咽得說道:「你們是好兄弟,也許你真的可以將他喚醒。」

眼瞅著鍾子柒那肥厚的嘴唇,夾着一股辣條跟泥土味熏過來,我再也控制不住,騰地一下坐起身子。

鍾子柒先是愣了好幾秒,這才反應過來道:「小隱子,你沒事,太好了!」

說罷,鍾子柒就抱着我大哭起來。

他在我身上蹭了一大把眼淚跟鼻涕,我看向慕容清煙,她很想走近,抬起腳卻又落了下來,捂住嘴又哭又笑得望着我。

我朝她點了點頭,叫她放心。

很快,救護車就來了。

我告訴他們自己沒事,慕容清煙跟鍾子柒卻還是緊張得將我扶上了車,非要給我好好檢查一番。

「你看你那個樣子,現在最需要醫生的是你才對。」我朝鐘子柒說道,車上的兩名醫護人員,一個幫我做檢查,一個走到了鍾子柒身邊。

鍾子柒滿不在乎得笑了笑,說只要我沒事就好。

原來白凜將我綁走後,就將鍾子柒給踢下了車,在他們眼裏,鍾子柒就是個小嘍啰,壓根不需要臟他們的手。

「當時我好像是被一個戴着鬼臉面具的人弄醒的,他跟我說,丁隱有危險,讓我趕緊報警。」

我問鍾子柒,對方是不是穿了一身白衣。

鍾子柒搖頭:「不不不,是黑衣,戴的面具挺熟悉的,對了,好像是一個恐怖的夜叉。」

「夜叉面具?」

我努力回想着,自己認識的人里有沒有收集面具癖好的,卻一無所獲,就在這時,我的眼前突然閃過了師父宋陽家裏掛着那幅畫。

畫中那個神秘老人刀神,正是身穿黑衣斗篷,頭戴夜叉面具。

可宋陽跟我說,刀神早就死了呀!

我還想繼續問鍾子柒,鍾子柒卻說那個人用了變聲器,根本分不清男女老少,誰知道他是誰。

唯一能確定的一點,那就是對方似乎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在我們順利到達市人民醫院后,醫生給我們里裏外外做了好幾層檢查,確定鍾子柒的腿摔骨折了,我的話,主要是有少量的不明液體進入我的口腔及食管,導致暫時性的失去了意識,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大問題。

「白凜給我喝的藥水,應該跟當初控制李藕冰的一樣。這種藥水效果很強,儘管我當時已經吐出來了,卻還是出現了被麻痹的癥狀,應該不僅僅是聽話水那麼簡單,我懷疑白凜背後可能有個強大的

製藥組織!」我分析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其中牽涉到了師父,我對慕容清煙暫時隱瞞了白凜對我說的話。

只告訴他,活人石膏案的真兇就是白凜,他一直在為一個神秘的組織毀屍滅跡,這次綁我的目的就是拉我入伙。

「這樁案子,其實是這個組織故意對我下的一個鈎子!為的就是挑撥我跟師父的關係,讓我背叛師父。」

聽了我的話,慕容清煙握緊了粉拳,朝我說道:「放心吧,不管白凜背後站的是誰,我、不對,整個靜川市警方都會將他抓起來,對你下手,就是對公安系統的挑釁!」

雖然我沒有像師父那樣,有個特殊顧問的名頭,但靜川市警方儼然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家人。

不過慕容清煙沒忘記白凜跟黑衣司機的屍體,她告訴我:「在警方趕到現場之後,要害你的白凜跟那個司機已經被斬首了,丁隱,你知不知道救你的人是誰?有沒有看到對方的臉?」

我搖搖頭:「沒有,我只記得他穿着一身白色風衣,用的好像是刀,之後就暈過去了……」

慕容清煙點了點頭,起身正要幫我壓被子,一股好聞的清香襲來,讓我不由得想起她貼在我身上給我做人工呼吸時候的樣子。

很顯然,慕容清煙也想到了那一幕,她的臉頰染上一抹好看的紅暈,咬着唇瓣問我在暈過去以後,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話?

燈光下,慕容清煙一臉嬌羞。

我想起來她梨花帶雨的告白,卻只能搖搖頭說不知道。

慕容清煙長舒了一口氣:「那就好!」

她把我的被子壓好以後,讓我好好休息,她會守在病房外的。

我朝她點了點頭,乖順得閉上了眼睛,眼前卻浮現出白凜陰森森的笑:「丁隱,你從始至終都認錯了仇人!是宋陽害死了你的全家,還要把你打造成自己最趁手的一把刀。」

我翻過身,一行眼淚不受控制得落了下來。

。 大慈尊在漫長歲月中,不知爲什麼腦後生出反骨,竟然想着脫離幽冥黃泉的掌控。

於是接下來無盡歲月,摸索出一套完整的方案。

那就是竊取黃泉的權柄,建造出屬於自己的煉獄。

這樣以後就不會被人制約。

北陰煉獄山正是他的靈感來源。

修煉黃泉幽冥道統之人,相對於幽冥而言就是水中的魚兒。

魚兒離不開水,受到水以及池塘的主人制約。

這種制約是源自於元神深處的。

只要修煉此法,那麼就是打上人家烙印。

黃泉天子爲何能統御萬千鬼神,而且還如此這般聽話,靠的就是這種方法掌控。

可能很多人覺得自己自由,只不過是沒有人管罷了。

一旦被對方注意到,永生永世都逃不掉。

於是摸索出一套脫離黃泉幽冥的方法。

但陰天子是什麼人,還沒等大慈尊觸碰到權柄就已經發覺。

只是一招,就讓這個鎮魂主差點魂飛魄散,只有殘軀逃了出來。

之後就是無盡的流浪,最後到了這個世界停留下來。

原本想着沉睡一段時間,沒想到地獄鳥的入侵,使得成爲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大慈尊懷着無比悲涼的情緒死去。

看完大慈尊的歷史,陸謙感覺腦子都快爆炸了。

信息量太多,最讓他想不到的是大慈尊是叛逃者。

從他的經歷來看,此人無疑是一代天驕。

得到黃泉道統,再到稱霸一個世界,不過短短五百年。

可惜在幽冥派來的人面前,只是平常,被人強行抓到黃泉地府,成了一個看守奈何橋的小官。

黃泉天子的霸道可見一斑。

洞真期在大昊星都屬於一等一的高手。

不過此人也是驚才豔豔,用不了多久,就爬到了中上層。

只是後來被黃泉天子發現,一個眼神差點讓他灰飛煙滅。

原本設想中十個地獄沒有完成,第五個纔有個開頭,就差點被弄死。

陸謙花費良久,才把信息全部消化。

同時腦海除了後續功法,還出現一道信息。

ωωω● ttκΛ n● C〇

《北陰太玄製魔黑律靈書》

這是大慈尊創造出用來超脫桎梏的辦法。

普天之下,修煉黃泉道統,並且使用黃泉類精氣的人都逃不過他們的控制。

此靈書另闢蹊徑,重新建造一個地府,並且使其誕生獨特的精氣。

相當於魚兒重新跳入一個新的池塘,不會被幽冥衆人控制。

這個想法很好,但是沒有人實驗過。

“幽冥黃泉……到了一定境界就會有人來抓嗎?”

陸謙心中暗想。

這有點像是割韭菜。

每當韭菜成熟,就會有人來割。

大慈尊是進入洞真時被割的韭菜,難道玄老黑帝……

陸謙心中升起這麼一個念頭。

他倒是沒有危機感,距離洞真還有十萬八千里呢。

如果這個設想是真的,那麼玄老黑帝就危險了。

說不定連自己都會倒黴。

當初大慈尊可不是乖乖被抓,幾乎是集合了整個世界力量抵抗。

最後還是所有心腹被殺光,並且在衆目睽睽之下被打斷雙腿,恥辱地離開。

“嗯?有人?”

陸謙眉頭一皺。

他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逼近。

他喚出莫愁,對她說道:“離開這裡。”

“是,老爺。”

莫愁微微點頭,面前出現一個黑洞,離開之前,心領神會地抹去兩人留下的氣息。

前腳剛走,玄老黑帝飛來。

以往奇異志怪的地獄變成一片廢墟。

“這萬年的時間,也讓地獄消失了。”看着周圍的廢墟,玄老黑帝不禁嘆息。

這想必就是傳說中十大地獄的原型了。

話說回來,大慈尊可以說是這一界所有黃泉傳說的源頭。

許多神話傳說,在這兒都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諸多旁門左道,也有一點大慈尊的影子。

可以說是此界黃泉道統之源頭。

今日繼承此人道統,陰景天宮復興指日可待。

不知不覺,到了大冥鄉關閉的時限。

玄老黑帝正準備召集衆人離開,忽然眉頭一皺。

“嗯?不關閉了?”

以往這個時候,大冥鄉都會隱隱排斥外界事物。

如果來不及離開,通道徹底關閉,百年後將會變成一具屍骨,或是六親不認的怪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