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各大聖人教派之間,當年的事情可以說也損失了不少人手,這三年時間不過是一次小小的轉折。大戰開始前的寧靜罷了。

在人間界如今已經到處是各種大大小小的城池。裏面也生活着無數居民。各大城市中,絲毫沒有被大劫所影響,依舊是車水馬龍,該如何生活的依舊如何生活,只是,此時,在金帝城中,一座酒樓之上。一大羣人在樓上議論紛紛。各自說着一些走南闖北的趣事。

只見,在酒樓二樓一靠近窗戶的桌子旁,赫然坐着一位身穿白衣,手中微微搖着一把羽扇地文衫書生。這書生身上散發出一種飄逸的氣息,而且更讓人注意的就是他那一對眼睛。他的眼睛中,不時的一絲絲智慧的神光。這種光芒,也只是在不經意中顯露,常人也難以發覺。

“一千多年了。沒想到我這一修煉,竟然就是一千三百多年,等到出關之時,已是物是人非。往年故友卻是一個也找不到。長生大哥、紫姐姐,你們如今在哪裏?爲何離開的時候,沒有任何信息留下。”這書生輕輕的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語氣中滿是蕭條。

這書生不是別人,不知道大家是否忘記,當年在地球之時龍組中地智囊——葉鍾。當年,葉鍾在跟着大家一同進了逍遙界之後,發現在這世界上,一切都在建設之中,百般無聊之下。也想到了修煉。畢竟逍遙界中的天地靈氣可不是一般的充裕。

所以,他就在龍組中找到了一本名叫混元道經的修煉法訣,也不管其他,獨自走進深山中,找了一靈氣充足地地方安頓下來,開闢出一洞府。靜心修煉。沒想到那混元道經當真是博大精深,一修煉起來,渾然忘我,對外界的時間沒有絲毫察覺。

這一來,卻是一千多年過去,等葉鍾再次醒來的時候,修爲竟然直達金仙。其本身資質不可謂不高。可惜,在一出來之後,再次尋找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所屬的華夏一族已經徹底的從這世界上抹除了蹤跡。不論他如何尋找都無法找到任何蹤跡。

反而是那突然出現的三族讓葉鍾驚奇無比,最終,在人間界遊走了三年。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明瞭當年的華夏並沒有被三族滅殺,而是突然直接從人間消失不見地。在消失之時,曾出現過數根巨大無比的光柱。

在光柱消失之時,整個華夏再也無一人存在。這一事,聽傳聞說是逍遙界之主血蓮真人所爲。將華夏遷移到了逍遙羣島之上。

在知曉這些事情之後,葉鍾又再次開始尋找逍遙羣島的蹤跡,可惜,以他還不到金仙的道行,如何能找的到逍遙羣島。

“沒想到一次修煉,世間已是滄海桑田。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華夏的蹤跡。”輕輕地嘆息了一下。看着窗外。

“這位先生,你在打聽華夏?如果你願意說出原因的話,也許我可能知道

蹤跡。對了,你不介意我在這裏搭個座吧?”一道聲進來,葉鍾心中頓時一變,立馬回過頭來,卻發現,在自己對面,赫然坐着一個身穿黑億,頭帶黑色斗篷的男子。

心中頓時一凌,以自己如今的道行,別人要想走到附近而不別自己發現,那肯定是比自己更高。絲毫不敢怠慢,仔細打量了一下面前之人,猛的覺得自己好象在什麼地方見過。不由留上心來。連忙微笑着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呼。前輩既然有興,即使是讓晚輩讓座又有何不可,何況現在不過是搭個座而已。”輕輕一笑,那笑容竟彷彿有一種讓人不自覺相信他的感覺。讓他的話顯得更是真誠。

那黑衣斗笠男子也沒矯情,在坐下之後,就沒動過,聽到葉鍾所說,淡然道:“好個有朋自遠方來。不知道你到處打聽華夏與逍遙羣島究竟有何目的。如果你有足夠的理由地話,說不定我還能告訴你從那裏能找到它。”

就在此時,葉鍾聽到男子的聲音,腦海中猛的閃現出一個一直深藏與記憶中的身影。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駭然。不過,這神色眨眼即過。瞬間恢復了過來,臉上出現一絲激動的神色,道:“黃大哥,你是黃大哥,我是葉鍾啊,小鐘,你還記得嗎?”

對面男子一聽,身體猛然一震,一隻手猛的伸了出來,在葉鍾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的瞬間,直接抓住葉鐘的衣領。接着黑光一閃,兩人已經徹底的自酒樓上消失不見。

清風飄過。雲彩飛揚。在一座峻峭的山峯之上,赫然站着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微風吹過衣角,迅速的捲起兩人的衣角。使得看起來,竟有一絲飄然欲飛的感覺。

“沒想到你竟然會有如此境遇,看來你福緣當真是不淺。也沒想到時隔千年,我們還能有相見之日。”那黑衣男子不勝吁吁的說道。這黑衣人不是別人,正是黃鵬,當然,黃鵬的本體自然不可能從逍遙羣島中出來,再此的不過是黃鵬的死神之身。這一身打扮也是當年死神的裝扮。

黃鵬的種玉煉魂訣已經修煉到了紫色境界,再進一不就是準聖道行。不過,那最後一道門檻卻不是簡單的修煉就能突破的,所以,黃鵬一念之下,也就開始以死神之名,行走於黑暗之中,不停的用手中的鐮刀收割三族各教中人。並以稼禍之計轉移到其他各族身上。想要引發各方勢力大戰。



這幾天剛好聽說到有人在打聽華夏的下落,心中好奇,也就跟來一看,沒想到竟然碰到當年在龍組時的葉鍾,也算是意外之喜。各自說了一些自身的情況後,黃鵬也知道葉鐘的經歷,也算明白當年葉鍾爲何沒進逍遙界。

“對了,黃大哥,華夏是不是被你遷移到逍遙羣島上了。”葉鍾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不由問道。

“華夏一族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將他們移到了華夏大陸之上,他們在上面生活的很好。本來,我是可以讓你一同回到華夏的,只是,我想讓你幫我辦一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如果不願意的話,我這就送你回去。你看如何?”黃鵬看着葉鍾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突然奇怪的說道。

葉鍾一聽,眼中頓時出現一絲靈光。想了想道:“不知道黃大哥想要我做什麼事?只要能辦到的,我絕對不會推辭!”

之後,黃鵬與葉鍾談了良久,這段時間中,誰也不知道兩人究竟談了些什麼。只是知道的是,在這一次談話之後,葉鍾並沒有回華夏大陸,而是直接回到人間界,還詭祕的加入了三族中的人族軍中。

而且用的也非本名,化名——諸葛。在軍中依靠其無上智慧。在極短的時間內結結高深,接連策劃了數次漂亮的反擊戰。以神機妙算之名得以重用。在人族中可以說是聲名大勝,近期風雲人物。

話說,混沌之中,自盤古開天劈地之時,誕生過無數先天靈寶,散落於洪荒大陸之上,爾後到如今混沌中又再次經歷了無數元會。更加上逍遙界突然出現在混沌中,使得混沌接連產生過數次暴動。混沌之氣涌動之下。混沌中再次孕育出來的先天靈寶紛紛向逍遙界靠攏。一道道混沌之氣開始匯聚。不停的吸納周圍的混沌之氣。 說這些自混沌中生長的先天靈寶誕生的時間其實並不靈寶雖然數量不少,可是真正強悍的法寶卻是少之又少,更不要說是什麼至寶級別的法寶。大部分都是屬於中等偏下的靈寶。

要是身在混沌中,讓它們在孕育上億萬年,它們未必不能成爲一件件強力靈寶,只可惜,當年鴻鈞在移動逍遙界之時。使得混沌中發生過暴動,再加上又有逍遙界中的世界樹不停的吸收着混沌中的混沌之氣,這樣一來,卻是將那些散落在混沌中的靈寶一點點的拉扯着靠近了逍遙界。

這種一點點的移動,足足過了數千年。時至今日,這些靈寶已經非常貼近逍遙界,只要再拉近一點,立馬就會飛入逍遙界之中。

正在這個時候,各聖人竟然同時將自己在逍遙界中的負責人全部傳旨招回。這種情形可謂是相當的詭祕,不過,聖人的心思誰又能真正的猜得到。各人絲毫不敢怠慢,紛紛以最快的速度趕回聖人身前。

豪門復仇千金 此時,在玉虛宮中,太乙真人正恭敬的站在一旁,元始天尊盤坐在一蒲團之上,身邊氤氳之氣環繞,看着太乙開口道:“太乙徒兒,逍遙界中馬上就將有一次大福緣。自混沌中孕育而出的各種先天寶物即將降臨逍遙界。這些靈寶雖然沒有太多的上品,可是裏面不乏一些珍奇之物。奪之,也可讓汝等在大劫中能保命立身。千萬不可怠慢!”

“先天靈寶!”太乙真人一聽,不由一陣驚訝,心想一下,卻有一絲疑慮。問道:“老師,徒兒愚笨,不知道既然是先天靈寶,爲何它們是落於逍遙界,而不是落在地仙界。難道這裏面也有什麼玄機嗎?”按道理說,就算是有靈寶降臨,洪荒大宇宙與逍遙界可以說是同時並存於混沌之中。沒道理逍遙界有靈寶而洪荒大宇宙中卻沒有。

元始天尊聽到,搖搖頭。道:“此乃定數,乃是在逍遙界成爲獨立的宇宙開始,就已經成爲不可更改的定數,在洪荒誕生之時,因盤古大神開天所至,自混沌中誕生的各種靈寶降臨洪荒大地。這也是定數。逍遙界成長爲能與洪荒大宇宙媲美地世界,合該同樣有一次靈寶降臨之事。福禍相依。在靈寶降臨之時,必定會有連番爭鬥。三族大戰再無緩解的餘地。你們好自準備吧!”

太乙聽完。心中頓時開始轉動起來,恭身再次一拜,轉身離開玉虛宮,在玉虛宮所發生的事情在其他聖人前也同樣發生。也都知道。這一次後,恐怕,誰也逍遙不得。是非成敗已經近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之間,又是三年過去,在這三年中,一個人卻是聲名鶴起。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黃鵬打扮的死神。他在這三年中,不停的尋求三族各教派中落單之人。頻頻出手,做下無數血案,手段更是血腥無比。不出手則罷,只要一出手,必定有人損落。而且其神出鬼沒,各教派就算是想尋仇也找不到其蹤跡。一時間兇名大盛。

這一天。黃鵬剛剛將一佛門弟子斬殺,突然,卻見,整個逍遙界中竟是風雲變色。天空中毫無徵兆的出現無數道黑雲。這些黑雲眨眼之間竟是將整個逍遙界完全籠罩在其中,頓時,只見本來高懸在空中的太陽,猛地消失不見。

明明是正午時分,卻是眨眼之間由白天變爲黑夜。整個世界到處是一片漆黑,而且,黃鵬更奇怪的是。在此時,一些法術竟是詭祕的失去了效用,只要有一點點光,立馬就會被周圍無盡的黑暗所吞噬,絲毫沒有任何的光線存在。這種景象,不要說是見過,就連聽也沒聽說過。可以說是自逍遙界誕生以來,從來就未發生過的怪事。

“咦!”黃鵬手中緊緊捏拿着手中的死神鐮刀,看向天空,喃喃的道:“這是怎麼回事,整個逍遙界全不籠罩在黑暗之中,難道是有什麼大事發生嗎?古怪!真是古怪。”口中說着,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盯着天空,注意着四周的景象。

在黃鵬盯着天空之時,在整個逍遙界中,幾乎是所有人皆是同樣驚疑的盯着天空,絲毫不知道天地爲何突然大變。莫非是對蒼生的一種警示。就在此時,幾大聖人教派卻突然開始招集門人,各自吩咐不已。

而就在這片漆黑持續了足足一刻鐘之時,只見在那一片漆黑地夜幕之中,突然詭祕的憑空出現大量的亮光,那一道道亮光,竟是如同一枚枚流星一樣,快

天空向逍遙界中劃落。畫出一道道紅色的光線。那是絢麗非凡,讓人有如置身於夢幻之中。

“流星,那是流星嗎?——”

“天啊,沒想到逍遙界中竟然也會有流星,數百年了,竟然真的出現流星了——。”

“好漂亮,不,你們快看,那裏面是什麼?”

只一瞬間,自逍遙界各地紛紛傳出各種各樣的驚叫聲,在逍遙界中,只有日月,沒有星辰的傳說,早就是衆所周知的事情。突然之間地黑色夜幕,竟然帶來一陣詭祕的流星雨,當真是讓人不由的驚異萬分。

更讓人驚奇的是,在那一流星漸漸貼近大地之時,竟然可以看到在流星之中詭祕的蘊藏有一件件閃着毫光的奇形寶物。這些寶物或刀或劍。或旗或瓶,可謂是形態萬千。數不勝數。這一來。整個逍遙界沸騰了。

先天靈寶,那全部都是先天靈寶。沒想到逍遙界中地先天靈寶竟然是自天而降,以流星落於世間,天地奇寶,有緣得之。

而那些包含着先天寶物的大量流星在降臨到一個高度之時,突然全部化爲一道刺眼的光芒,瞬間從無數人的眼中消失不見。所有人記得的,卻只有一當時靈寶所落的大概位置。具體在何方,卻是無人能確定。

一時間,所有見到這場不同凡響的流星雨的修煉者,驚駭了,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向着自己記憶中的位置使出自己最快地速度,向其飛了過去。而那足足籠罩了整個逍遙界兩刻鐘的黑幕依舊沒有散去。



就在衆人爭先恐後的同時,還有很多人並沒有動,因爲,在見到黑幕沒有消失的時候,很多人已經明瞭,這一次的事情並沒有結束。反而纔剛剛開始。

果然,在第一撥流星雨過後,黑幕中再次閃現出猶如蝗蟲一樣的流星雨,這一次的流星雨向着的方向竟然是那廣闊無邊的大海。等到這第二撥流星雨在降到一定程度之後,又再一次詭祕的消失不見。再也無從尋找到其蹤跡。

無數看到流星往大海飛的人,臉上也不由紛紛閃現出一絲無奈的神色,要知道在逍遙界中的海域可以說的上是無邊無際。比只廣闊無比的大陸還要大上好幾倍,這第二撥雖然看起來有數千件,但一旦進入大海中,想要尋找,不亦於是大海撈針。能找的可能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而在第二撥之後,天空中猛的閃耀出三道比之先前不知道要耀眼多少倍的強烈光芒。三枚巨大的流星自天而降。一射向大海。兩飛向大陸。並在降落之時,猛然爆發出無窮光芒。光芒所到之處,整個天空中的黑幕,竟是被驅散一空。那樣子,就好象是雪花遇到陽光一般。一遇就化。只片刻之間就退卻無蹤。

光明重回大地,太陽依舊高高懸掛在天際。

“就是它們!”只一瞬間,黃鵬的眼中爆發出一陣激烈的光芒。以他的眼力如何沒有看出,在最後出現的那三道光芒纔是最珍貴的三件靈寶,也許是先天至寶也說不定。而黃鵬更是在那一眨眼的瞬間,猛的盯住了一件包裹在亮光中的法寶。並將其樣子牢牢的記在了心中。

那是一張琴,一張漆黑無比的九絃琴。在看清楚琴的時候,黃鵬更是將它所落的地區牢牢的記在腦海中。

“我就說我逍遙界自從成爲獨立的世界後,爲何會沒有先天靈寶存在,沒想到竟然是爲了今日。”黃鵬看了看天際,輕輕的說道。在以前,黃鵬再見到逍遙界中靈氣充足,比之洪荒時期也不差分毫,恐怕還優有過之。但不管過多長時間,世界中始終沒有任何誕生出先天靈寶的徵兆。

沒想到,這些靈寶孕育之地乃是在混沌之中,而且還是以今天這樣震撼的場面降臨,當真是勾動億萬人心。

不過,黃鵬也看出來了,這些靈寶肯定不是那麼容易找的到的,在降臨之時,全部詭祕的消失,不用說,一定是在最後時刻隱藏了起來。能不能尋到,只能靠自身的機緣與實力了。

黃鵬想了想,身後瞬間伸出一對薄若蟬翼般的紫色骨翼。骨翼左右張開,足有十幾米寬大。上面有一根根骨頭的光影。骨翼邊緣更是佈滿有如刀刃一般的刃口。隨意擺動一下,一絲絲撕裂空氣的聲音傳了出來。 鵬身上的骨翼乃是由億萬骨頭凝練而成,更是與自身連爲一體,不分彼此,並且隨着自身的勢力不斷變強而變強。在黃鵬達到紫色境界之時,身上的死神戰甲也在同時吸收大量的幽冥之氣,直接轉變成紫色。

身後的骨翼飛行速度更是突破到一個新的境界,一扇就是十三萬五千裏。更值得一說的是,這骨翼可不止是一對飛行的翅膀,其本身就是一件最強悍的攻擊武器。其切金斷玉的能力真可以稱之爲天下一絕。在戰鬥之時,更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陰人的絕佳工具。

看準方向,骨翼一展,頓時,黃鵬的身軀在一種無形的力量之下,迅速的騰空而起。 我是演技派 向着靈寶所落之地迅速的趕了過去。自己能想的到的,別人未必想不到,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這最後三件法寶絕對是靈寶中的王者。最好的三件。如此法寶。誰會不想得到。

注意到這些事情的肯定不會只有自己。這一次說不定就是一次奪寶之戰。其中的變數太大,不過,不管在將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現在黃鵬唯一能做的就是先行趕到靈寶落下的範圍之內,在一點點的搜尋。而且,黃鵬也曾聽說過,先天靈寶大多都有靈性,能隱藏蹤跡,必定能射下各種難關。這些念頭,也不過是在黃鵬腦海中一閃而過。骨翼迅速的揮了數下。身體化爲一道紫黑相間的光芒。迅速的穿過千山萬水。

黃鵬想的並沒有錯,在黃鵬注意到地同時,已經有不少人已經在往三件靈寶所落之地趕了過去。其中落在陸地上的兩件更是重中之重。在海域的反而去的少。 最強贅婿 畢竟誰都知道,落在海中的寶物要想找起來。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也許耗費千年也不會有任何收穫。哪裏比的上陸地上來的快。怎麼說,落在陸地上地,寶同樣是衆人尋找爭奪的對象。

就在黃鵬一路飛向記憶中的地點的時候,突然,下面冒出一聲令黃鵬倍加討厭的聲音。

“阿彌駝佛!感謝佛祖,竟然讓本羅漢找到了九天息壤。哈哈哈——!”黃鵬聽到這一聲低笑聲,不由低頭往下一看,頓時。一隻閃亮的電燈泡瞬間出現在眼前,更讓黃鵬注意的是被那和尚小心捧在手中地一捧土壤。那土看起來和平常的黃土並沒有任何區別,只是自土壤中所散發出的靈氣卻直接表示着其不同尋常之處。

那下面的和尚得到息壤之後,已經是臉露欣喜之色。口中不停地高呼佛號。在這時他卻不知,他的話已經一字不漏的全部進入了黃鵬的耳朵裏。

黃鵬一聽,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骨翼突然一扇,本來飛速向前的身體在間毫之間飛速的自空中折返,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 永恆國度 已經出現了一柄蘊涵着無窮死亡氣息的死神鐮刀。

頓時,只見空中猛的射過一道紫芒,那道紫芒眨眼之間就來到那羅漢身後,一點停頓也沒有。紫芒在一瞬間穿入羅漢體內,霎時間,只見那羅漢的聲音陡然而止。手中地九天息壤也在同時消失不見。

砰——

一聲巨響,那羅漢的身體突然裂成兩半,直接自頭到腳,劈成兩半,身體一裂開,頓時涌現出大量的鮮血、內臟。當真是詭祕無比。

“哼!好死不死,竟有如此笨的和尚。找到寶貝不隱藏起來,反而拿在手中,簡直就是不知死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本座討厭和尚!”眨眼之間的功夫,黃鵬已經再次飛起。在剛剛,一見到那息壤。黃鵬就已經起了殺心。再加上對和尚更是欠缺好感,身後骨翼地速度和手中死神鐮刀的威力,竟在那羅漢來不及反應之時,一刀將其劈成兩半。並在第一時間將九天息壤奪到手中。再次向即定的目標而去。

這一切做起來,整套動作幾可說成是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的破綻可言。簡直就可以稱之爲無懈可擊。眨眼之間,已經收割了一條人命。

對於殺人,黃鵬早就沒有任何區別,這段時間他殺的人簡直可以說是數不勝數。而且,當年佛教也曾圍攻過自己的景象如何能忘,見到和尚。如何能不殺。殺人奪寶這種事情,黃鵬可是做了不少。

想着黃鵬的速度依舊不見減少。眨眼之間就已經飛出了不知道多遠。頓時,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峯赫然出現在眼前。黃鵬本來前行的身體也詭祕的由極動直接靜止下來。眼睛迅速地打量起

山峯。

盤龍峯!!

黃鵬一眼看到那環繞在山峯之上的巨大雲龍,心中猛的閃現出一個名字。盤龍峯,不錯,正是盤龍峯,號稱是逍遙界中最爲兇險的一座山峯。山峯之上盤繞着一條由雲霧組成的巨龍。在這盤龍峯上,可以說是蘊涵了天地間無窮兇險之物。什麼九天罡風、雷火之類的簡直就是小意思。

房屋那麼大的冰雹、下餃子一樣的毒火。鋒銳無比的暴風眼。吃人不吐骨頭的九陰沼澤。等等,在這上面,只有你沒聽說過的,絕對沒有你沒見過的。普天之下。盤龍峯當是天下第一險地。

當年三族三教也不過是依靠衆人的絕強法力以大神通進入其中,佈下多重手段才能進入,還不敢深入,由此也可以知道,這盤龍峯絕對是一大禁地。



黃鵬也沒想到那張琴竟然是落進了盤龍峯之中,心中不由閃出一絲頭痛之色。就在此時,黃鵬背後的骨翼突然一扇,頓時,整個人化爲一到紫色的閃電直接遁入一旁。

只見,在黃鵬隱藏起來之後,天邊突然快速的飄來數道祥雲,在祥雲之上站着的也是一些大有名聲之人。一身道袍的廣成子。一額頭有一豎眼的二郎神楊戩。在楊戩身邊更是跟着一隻黑色的巨犬。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法力,竟是已經達到準聖境界。當真不可小瞧。

而在另一邊的就是一身絢麗水晶戰甲,頭帶翎冠,手中拿着一根金色棒子的齊天大聖孫悟空。一身修爲同樣已經是準聖道行。再加上其金剛不壞之身,恐怕如今的楊戩對上他,也未必是其對手。

之後又陸陸續續的趕來了不少人,各族的都有,其中妖族更是來了當年洪荒時期的妖神九鳳。可以說,這一次來的,皆是大名鼎鼎之人。陣容絕對豪華無比。

廣成子見到人越來越多,看了看眼前的盤龍峯,不由皺了皺眉,想道:“沒想到那張琴竟然落入了盤龍峯之中,難道靈寶有靈,知道有人要來收它,而躲藏起來。在別的地方還好說,在這盤龍峯中,恐怕……。”

想了想,再看看趕來的衆人,心中知道衆人的目標皆是其中的那張琴,修煉到他們這個境界,要說放棄,肯定沒有人願意,也不多費口舌,直接挑明道:“諸位道友,此處乃是逍遙界中一大凶地,我想大家不可能不知道,在裏面什麼危險都有。而大家到這裏來,所爲之事,都明白無比。要想大家放棄,恐怕都不可能。正所謂,靈寶有緣者得之。如果真是有緣人,自然是靈寶之主。盤龍峯連綿數萬裏。能或尋到靈寶,就看各人機緣。貧道這就先行一步。”廣成子當初一眼見到黑琴之時,就已經看出那絕對是一件上品的先天之物。

自然也沒有放棄的道理,頭上頓時升起一團祥雲,揉身也就進了盤龍峯之中。其他人看到,並沒有任何阻難的動作,在其後,紛紛找了一個方向,走了進去。現在靈寶還未見到,誰也不想另起事端。至於找到靈寶之後要怎麼樣,到時候再說了。

黃鵬一看其餘人陸陸續續的走了進去。微微皺了皺眉。想了想,背後骨翼突然一合,也進了其中。

這一進卻是讓黃鵬大開眼界,別看在外面,整個盤龍峯上只有一條巨大的雲龍。可一進到盤龍峯的範圍,眼前的景色卻是突然大變。腳下突然出現一道黑色的旋渦。那旋渦一出現,兩隻腳就好象是被磁鐵給吸住了一樣。一個勁的想要將黃鵬的身體往下拉。

黃鵬一感受到,連忙低頭一看,看到自己周圍直接被一片巨大的黑色沼澤所代替,沼澤之上不停的冒着一個個巨大的氣泡,那氣泡上升,直接轉化成一股股陰冷的毒氣。沼澤之中到處是不停移動的黑色泥潭旋渦。只要一碰到物體,馬上就爆發無無窮的威力,直接將人拉入其中。

黃鵬一看,那裏還敢多留,身後的骨翼猛的一扇,頓時,本來還在下陷的雙腿瞬間往上提升了一結,可在同時,下面的吸力也陡然增加了一倍有餘。心下一驚。暗自道:這是什麼沼澤,別說是人,就算是金仙被吸住,恐怕也難以脫身。盤龍峯中果然是危險重重。

想着,手中可不敢怠慢,背後骨翼中突然飛出數道光刃,直接對着腳下的泥潭轟了下去。 見到身下詭祕的黑色沼澤泥潭之後,加上腳下恐怖的得黃鵬有半點猶豫,想也沒想,第一瞬間扇動身後的骨翼,並在扇動的同時,自骨翼之上飛出數道光刃。那光刃一出,即使是黃鵬,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屢驚人的紫芒。

砰——

數聲脆響,那數道紫芒以一種訊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射進腳下那詭祕的旋渦之中,在射進去的一瞬間,爆發出一種浩大無匹的魂力,與旋渦撞在一起,頓時,將整個旋渦炸的粉碎,黃鵬只感覺到腳下一鬆,想都不想。骨翼一揮,撥身而起。

就在黃鵬以爲脫離危險之時,卻見,腳下的沼澤再生變化,那沼澤彷彿是有生命一樣,見到黃鵬竟然如此輕易的逃脫,如何能肯,那本來已經被消弭的黑色旋渦在一瞬間從沼澤之中躍出。瞬間化爲一隻黑色的三頭巨莽。向着黃鵬就是一撲。

頓時,黃鵬就感覺到一種危險氣息迎面撲來,不夠,心下卻是絲毫不驚,眼中閃現出一絲淡淡的異色,喃喃的道:“好傢伙,沒想到沼澤竟然也能成爲一種生命,真是萬物之中,無奇不有。以前也算是我孤陋寡聞了。盤龍峯不愧是盤龍峯。”

輕輕的說了幾聲,想想也是,在這盤龍峯之中靈氣充足,更是有一條龍脈身在其中,靈氣充裕的簡直就不想話。要不是這裏環境同樣惡劣的難以想象的話,恐怕,現在這盤龍峯就不是什麼人跡罕見了,早就被有心人瓜分一空。哪裏還留的到現在。

看着身下地三頭蟒蛇。手中死神鐮刀一晃,瞬間化出一道巨大的刀光劈在了巨莽身上,頓時,只見那巨莽毫無意外的直接化爲數節。掉落於沼澤之中,但那由黑泥組成的巨莽彷彿是不死的一樣,在回到沼澤中後,竟有重新組成一隻新的蟒蛇。當真是殺不勝殺。黃鵬一看,搖搖頭。也不願意在這裏耗下去,背後骨翼一展,瞬間向遠處飛了出去。

所謂花開兩枝,各表一枝,黃鵬在盤龍峯尋寶之時,在外面同樣是有無數人在到處尋着天降靈寶。到處打的是不可開交。而在逍遙界外,一處不佔紅塵之地,此時卻多了數聲嘆息聲。

“三弟。難道你真的非去不可嗎?要知道我火雲洞不在三界五行中,我等三人得享聖皇之功德。萬劫不抹,萬因不染,何必再赴紅塵。沾染那般因果。如今鴻鈞道祖也說過。這天地間地無邊大劫已經到來,如果進去,恐怕我們聖皇之尊,也要落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何苦如此!”這話正是自那火雲洞中發出,說話的也就是三皇中的天皇伏羲。

只見,在火雲洞中,三位身穿龍袍,滿身王者之氣的皇者,靜靜的盤坐在其中。三人圍圈而坐。中間是一巨大的八卦,八卦之上放有一色香古樸的丹爐。丹爐之上再有一柄散發着強烈王者之氣地長劍。劍身之上一畫日月星辰、一位男耕女織之景,當真是一柄無上王者之劍。

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古至今,對人族做過無數功德的三皇,天皇伏羲、地皇神農以及人皇軒轅黃帝。

本來。以他們三人的功德,只要不出火雲洞,即使經歷萬劫也不會有任何事情。不會沾染任何因果,可謂是自在逍遙。等同聖人一般。在三界之中更是地位崇高。受億萬人景仰。可惜,事事無絕對。萬物有使必有因。

有些事情即使是想避也避不了的。當年軒轅黃帝帶領自己有熊部落與蚩尤展開逐鹿之戰,後因衆多仙神幫忙,一至於將蚩尤打敗,並且將蚩尤地不死之身五馬分屍。分封五極。永無重生的可能。最終讓人族成爲真正的大地之主。

這才得了無邊功德。成就人皇聖位。裏面的經程可以說是驚心動魄。熱血豪情也是數之不盡。本來一切到了這裏也應該塵埃落定。

沒想到不可能重生的蚩尤竟然突然重生。再次聚集起巫族。這樣一來,蚩尤與軒轅的宿命又再次展開。當年蚩尤重生之時,身在火雲洞的軒轅就已經有感。知道自己即將再次拿起王道至劍。再次進行那宿命中未完的一戰。誰也逃不脫。

“皇兄!”軒轅黃帝淡然一笑。道:“兩位皇兄,當年,你們以的都是教化之功德而成就皇位,但皇弟我已地乃是統一殺伐之功德成就聖皇之位。我與蚩尤可以說是宿命之敵,一者生,必定有一者死。

尤出,我軒轅又豈能獨身於火雲洞中。這是我和蚩命。”

“唉!皇弟,如今的蚩尤可不比先前,恐怕比從前更是強悍,皇弟這一去,恐怕是吉凶難料啊。再加上天道以變,我也無法推算出這次的吉凶。”輕輕的嘆息了一下,看到軒轅黃帝堅毅的神色,據三人無數年地瞭解來看,已經是不可能勸的動他。神色之間已經默許了他的決定。

“兩位兄長請放心,這一次我也不是孤身一人,軒轅只要一回到人族,必定可以接掌逍遙界中兵權,以人族如今的實力,未必會比巫族弱。爭鬥起來。勝負還是兩可之間。”黃帝看着虛空,眼中冒出一絲炙熱的光芒。熊熊戰意自眼中閃現出來。浮現在空中的軒轅劍更是發出一聲聲悅耳的輕鳴之聲。王者之氣撲面而出。當真不愧是世間最尊貴的三位王者。

軒轅對於這一戰,不會避,也不想避,瞭解自己的永遠是自己的敵人,軒轅黃帝瞭解蚩尤就好象是蚩尤瞭解軒轅一樣,蚩尤在一重生地時候就已經知曉,自己的老朋友遲早要降臨人間,再續當年未完的一戰。一場期待已久的一戰。蚩尤知道黃帝是絕對不會逃避的,就好象他也同樣不會逃避一樣。這是一種冥冥中的感應。無法用言語說明。

不管如何,軒轅黃帝還是出了火雲洞。被一巨大無比的應龍馱着,直往逍遙界而來。在他出發之時,身在逍遙界中的蚩尤同樣有所感應,突然暴出一陣震天大笑,道:“好,好,好一個軒轅黃帝,我蚩尤果然沒看錯你,你果然要來了。來的好,這一戰我蚩尤可是期待了無數年。老朋友,就讓我看看你這些年究竟有何進步。”

那笑聲中包含了一種無盡的快意,一種尋到對手的快慰。一種即將見到老朋友的無名之感。沖天的戰意籠罩天地。

而那些軒轅黃帝當年的部下也在同一時刻紛紛自不知道閉關了多少年的洞府中破關而出,向着同一個方向飛了過去。在趕路之時所引發的各種景象,可謂是浩大無比,最恐怖的就要數那天地間第一隻殭屍——。也就是當年黃帝所生的第一女。又稱之爲女。



女魃一處,她身處在的山脈,突然冒出無名大火,周圍的氣溫更是極度上升,眨眼之間,一大片生機韻然的大好山脈就徹底的化爲一片滿是沙漠般的死地。可想而知,其身上所蘊涵的法力究竟有多強。

這一搞,卻也讓天地間都知道了黃帝出世之事。頓時,無數人心中大驚,知道,此次大劫的大幕終於開始拉開。

此時,黃鵬卻身陷在無邊雷火之中,原來,黃鵬在脫離沼澤之後,再次開始向四周尋找,中途也曾經歷過數次兇險之地,最終爬到了盤龍峯中間位置,卻沒想到,黃鵬一到,天地間立時出現無邊雷火,那些雷火威力大的竟是不可思議。一轟下來,爆發出來的絕對有金仙全力攻擊所產生的威力。

要是一道兩道,黃鵬還不放在眼裏,可是突然爆發出無數道,直接就將黃鵬給打蒙掉了。一道道破壞力極強的雷火猛的衝入體內,迅速的開始破壞黃鵬的身體。

只一眨眼的時間,就可以見到,黃鵬整個人徹底的被一團雷火所包裹,再也無法看清其中的身形。

霎時間,黃鵬只感覺到心神一震,瞬間回到靈竅之中,之間,在靈竅中,一枚龍眼大小的紫色魂珠赫然懸浮在其中,一絲絲紫色的魂力快速的在魂珠中穿來穿去。在魂珠周圍,還浮現着黃鵬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年的幽冥珠。

這些幽冥珠圍繞着黃鵬的紫色魂珠快速的旋轉,每旋轉一週,必然放射出大量的幽冥之氣,快速的進入魂珠之中,並在眨眼之間轉化成再精純不過的紫色魂力,流轉於周身骨骼之中。一點點的淬練周身骨骼。

這一切運轉起來可以說是渾然天成,毫無一絲瑕疵。完全成一種良性的發展,在遲緩的增強自身的魂力,如果仔細看,還能在紫色的魂珠之中,看到一點點的水晶光點。這些水晶光點已經說明,魂珠已經開始要向水晶色轉變。只要一突破到水晶色,到那時,黃鵬這一具死神之軀將徹底的轉變爲金剛不壞之身。成就準聖道行。 實在當年黃鵬將死神之體剝奪出來,元神融入血蓮之血蓮之體的時候,心中就有一大概的想法。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那就是在死神之體大成之時,以死神之軀金剛不壞的骨骼和強悍無比的血蓮之體融爲一體。轉變爲天地間最完美的軀體。並且,藉助兩具身軀中龐大的法力,一舉破開天道的限制。成就無數人爲之瘋狂的境界。

只是,當年,這一想法不過是在腦海中隨意閃過而已,世隔今日,再次想起之時,黃鵬竟有一種感覺這種方法很是可行。未必不能成功。只要一成功,恐怕,真的將成爲天地間的一大奇蹟。

這些都是後話,卻說,黃鵬心神猛的沉浸在靈竅之中,觀察到一股股紫色的魂力不停的在體內迅速的流轉,而就在此時,無數狂暴的雷火之力突然自體外涌進了體內,並在第一瞬間衝進了靈竅之中。

那些雷電一進入靈竅後,馬上就開始肆略。迅速的破壞着黃鵬整個軀體,並快速的向魂珠撞了過去。如果此時有人看到的話,就可以發現,在黃鵬的骨頭之上,突然出現一股股雷電在閃動。並在一瞬間,將整個靈竅完全充斥。

這時從黃鵬的外表上看,能看到的只是,一團巨大的雷電包裹在一起,天空中的雷電始終沒有停下,一直往下劈。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當真是詭祕絕倫。

這時黃鵬卻不知道,在盤龍峯頂峯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詭祕的出現了一個偌大的洞口。在洞口之中,隱隱散發出一陣陣怪異的琴音,這種琴音自洞口傳出,竟有一種異樣地吸引力。使人聞之不由被之所吸引。

在洞口的環境也在這琴音之中快速的轉變,只見,一團迷霧迅速的將周圍籠罩在其中,隱約之間竟足足有千米範圍。而盤繞在山峯之上的那條雲龍的龍頭也在同時轉變,一張巨大的龍頭緊緊的盯着洞口。

在黃鵬那裏。全身被雷電包裹地黃鵬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見,那一直籠罩在身上的雷電之力,突然詭祕的化爲一道漩渦,迅速的往中間涌了進去。在變動的同時,一身黑衣的黃鵬再次出現在原來的位置。在黑色斗篷的籠罩之下,無一絲變化。

但如果仔細看,就可以看到。在黃鵬身後,原來一直是紫色地骨翼竟然徹底的轉變成了一對水晶色的翅膀,在骨翼之上,一絲絲電弧飛速的在上面閃過。整個空間中地雷電之力更是不停的劈了下來。

妃薄怨 可這些雷電在劈下來之後。本來是籠罩在四面八方的雷電竟在同時逆轉方向,就好象是鐵遇到了磁石一樣,直接拐着彎,落在了身後骨翼之上,那骨翼在被劈中的同時,卻沒有絲毫的損傷,反而迅速的將大量的雷電之力吸入骨翼之中。骨翼在吸收雷電之後,上面閃現出的電弧更是增加了不少。

“原來突破就是如此簡單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我會是在這種情況下突破。”黃鵬輕輕地搖搖頭,淡淡的道。說起來。剛剛的經歷,黃鵬到如今還有點回不過頭來,自己體內的魂珠竟然詭祕的突破了,在突破的同時,自己地上億枚幽冥珠也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當時,涌進靈竅之中的雷電之力。充滿暴烈的破壞力,一涌進去之後,瞬間就將靈竅包裹在雷電之中,無比的破壞力在第一瞬間將靈竅中的無數由幽冥之力凝結而成的幽冥珠徹底的擊碎,那些幽冥珠裏面蘊涵的可全部都是純淨的幽冥之氣。幾乎是一瞬間。龐大無匹地幽冥之力就佈滿了體內每一寸空間。

而黃鵬的魂珠在碰到那龐大的幽冥之氣,再加上雷電之力的刺激下,開始飛速的吸收着體內的幽冥之力。以對抗狂暴的雷電之力。這一拉一扯之間。竟是變成了一種詭祕的情況。

身在體內的龐大的幽冥之氣也在與雷電之力的對抗下,飛速的轉化成精純無比的魂力,這一來二去。那一枚紫色的魂珠竟在兩者之間快速的轉變成水晶色。時間持續一個多月,當黃鵬體內的魂力全部轉變成魂力的同時。

魂珠也終於突破了。

水晶色。

無暇的水晶色。

那如同完美的水晶色魂力不停的在骨骼中流轉。飛速的淬練體內的每一塊骨骼。直接將整個身軀完全轉變成水晶色。

而涌進體內的雷電之力,經過這長久的對抗,竟然突然涌進了黃鵬身後的骨翼之中,瞬間將骨翼轉變成一對充滿雷煞之力的雷電之翼。

造物之神奇,非人力所能窮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