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他輕語的瞬間,趙明等人周身的四獸頓時齊齊嘶吼一聲,旋即,狂暴的凶煞之氣幾乎鋪天蓋地的從四獸體內散發開來,凶煞瀰漫間,四獸發狂,拼命的向着趙明十人撲殺過去。

一邊是實力足以匹敵元胎境巔峯,而且由靈陣幻化出來,靈陣不破,不管怎麼殺都不會徹底滅亡的青龍四獸,而令一邊,卻僅僅只有一個元胎境後期,其餘九人皆是元胎境中期的趙明一行人。這場戰鬥,自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局,而此時隨着青龍四獸的徹底狂暴,無疑是將使得這結局提前降臨了。

在這等懸殊的實力差距之下,沒過多久,趙明十人中,就已經開始出現傷亡了,一人的整個腦袋,被巨大的龍爪給徹底捏爆。沒過多久,又有一人被玄武給啃掉了半個身子。

轟隆隆!

半空中,不斷有轟鳴聲傳來,期間,時不時的有一兩道慘叫聲響起,而每一道慘叫聲的響起,幾乎都代表着一個金澄宗弟子的隕落。鮮血,自絢麗的元力衝擊波中不斷閃現。

大約過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原本氣勢浩蕩而來的趙明一行十人,就只剩下了他這麼一個元胎境後期的存在還倖存者,其餘九人,全部被青龍四獸無情轟殺。而他趙明的情況,此時也是糟糕到了極點,一身元力油盡燈枯不說,自身的身體,也是殘破不堪。

嘭!

隨着白虎的最後一次撲擊,趙明也徹底隕落。一行十人,就此全部身死在封延城中。

“結束了。”看着那半空中仍是殘留着的血跡,以及四周空氣中飄蕩着的血腥味,方辰淡淡的說道。

說話間,他揮了揮手,原本好似遮天蔽日般身軀極爲龐大的青龍四獸,頓時在半空中消散開來,瀰漫在封延城中的那濃郁的肅殺之氣,也隨之消散開來。

全程目睹了趙明一行人從進入封延城之後到如今徹底隕落的方青山和方正天,此時早就已經震驚到麻木了。

那可是十個元胎境的強者啊,隨便一人都可以橫掃整個封延城,然而如今,卻被方辰這麼風清雲淡的滅殺了。

古有大能翻手爲雲覆手爲雨,談笑間萬里山河盡皆血色,強敵灰飛煙滅。如今在方辰的身上,他們依稀也有了這種類似的感覺! 封延城的危機,隨着趙明一行十人的隕落而隨之消散了。不過以化丹境修爲,用整座封延城佈置下驚天靈陣,彈指間滅殺十個元胎境強者的消息,卻是不脛而走。

畢竟當日雖說除去方家之外,整個封延城都暫時成了一座空城,但是四象凶煞陣的動靜實在太大,不管是青龍還是白虎,亦或者是朱雀和玄武,四獸的體積都極爲龐大,全部騰空,便像是遮蔽了整個封延城上方的半空。而且漫天劍影,沖天的凶煞之氣,以及龍吟虎嘯等等,這種驚天的動靜之下,別說是封延城了,即便是距離它不是很遠的幾個城市,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更別說不少人差不多可謂是親眼目睹了這一場曠世之戰。

方家天驕,紫陽宗弟子,僅僅十六歲的年紀,卻已經有化丹境的修爲,更是可以獨自佈置出這等輕鬆虐殺元胎境強者的強大靈陣,一時間,方辰二字,可謂是成了諸多之人嘴邊的話題。

不過此時的方辰,卻在滅殺了趙明一行十人之後,快速趕往紫陽宗。

“七宗大會竟然提前開始了!”半空中,方辰坐在一隻通體漆黑的鷹妖身上,遙遙的望着紫陽宗所在的方向,輕皺了一下眉頭。

七宗大會,這是每隔一段時間,七宗之間必然會舉行的一個盛會。七宗大會,其實說白了,不過是來對比七宗之中小輩的實力以及潛力罷了。畢竟一個宗門的未來強盛與否,很大程度上,就看各自宗門之中的弟子如何了。

只是這一次的七宗大會,按道理還說原本還有一個多月,接近兩個月左右的時間纔對,如今,竟然要在一星期之後就開始了。這一提前,竟然整整提前了一個半月左右的時間,而且無巧不巧的,這信息來臨的時間,正是方辰將趙明這一行金澄宗弟子虐殺後的第二日。

這其中必然有什麼古怪!

聯想到七彩聖界之中,其餘六宗老祖對於自己的態度,以及如今紫陽宗在七宗之中的處境,幾乎本能的,方辰心神一跳,有着一種極爲不好的預感。只是,不管怎麼說,如今最爲重要的,還是要先趕回紫陽宗再說。

此時,紫陽宗內。

“六宗如此一聲不響的,竟然暗中將七宗大會的時間提前了一個半月的,我紫陽宗甚至在這之前,連一點風聲都沒有聽聞。使出反常必有妖,此事,必然是六宗針對我紫陽宗來的。”洛青妍冷冷的說道,清冷的臉龐上罕見的有些漲紅,顯得極爲憤怒。


七宗大會,向來不是兒戲,歷來根本就沒有將時間突然提前的說法,而且即便如此,也應當七宗共同商議之後才能做出最終決定。而這一次,他紫陽宗甚至事先便是連消息都沒有聽到,等得知的時候,就已經剩下被人通知的份了。

是的,僅僅是被人通知。

這纔是洛青妍心中最爲憤怒的原因。而且在憤怒的同時,她心中本能的不安起來,如此大事,僅僅六宗商議,卻獨獨排開了紫陽宗,這意味着什麼,已經是不言而喻了。而這,可絕對不是一個什麼好的消息。

之前紫陽宗雖然因爲關於紫陽老祖的種種傳聞,在七宗之中地位極爲微妙,像赤明宗,早已不加掩飾的極爲排斥甚至可以說是對於紫陽宗一副虎視眈眈的模樣了。但不管怎麼說,其餘五宗,相對於來說還算是平靜許多。當然,在七彩聖界之行後,金澄宗和厚土宗,也堅決站在了赤明宗這一邊,頓時令紫陽宗無形之中壓力暴漲。但不管怎麼說,仍是有三個宗門中立着,沒有表態。

但是這一次……是否也說明了那最後的三個中立的宗門,已經有了他們的決斷?

這麼一想,洛青妍感覺周遭壓力頓生,心中的不安感更爲濃郁了。如今真可謂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紫陽老祖的壽元謹慎無多,而六宗也是越來越不安靜,給予的壓力越來越大,洛青妍害怕,有朝一日,這些越來越濃郁的壓力,會真得徹底將紫陽宗給壓垮!

“他們就是衝着我紫陽宗來的。”就在這時候,沙啞的話語聲,忽然從洛青妍身旁響起。

只見得濃郁的紫芒瀰漫中,有一道盤膝着的身影,忽然睜開了眼睛,幽幽的吐出了這麼一句。

“他們害怕了。”沒來由的,紫陽老祖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害怕?

洛青妍愣了一下,六宗聯手,還會害怕什麼?該害怕的,不應該是他們嗎?而且更令洛青妍驚訝的是,在紫陽老祖這句看似有些莫名其妙的話語聲中,她竟然聽到了一絲笑意。


紫陽老祖笑了?!

“這……”洛青妍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看到過紫陽老祖笑過了,哪怕此時並不是真正的笑,僅僅是帶着一絲笑意,但對於她來說,放在紫陽老祖身上,也確實足以讓人驚訝莫名了。

只是六宗聯手,搞出了如今這麼明顯是針對他紫陽宗的一出,此時不應該是擔心嗎,怎麼反倒是笑了?洛青妍不解。

不過似乎看到了她眼中的疑惑,下一刻,紫陽老祖自語般的聲音傳了出來:“他們害怕方辰那小傢伙了。”

“方辰!”洛青妍心中一動。

以紫陽宗在大趙國的影響力,幾乎就在方辰斬殺了趙明一行人之後沒有多久,就知道了事情發展,自然也清楚,方辰以一己之力,做了一件怎樣的事情。

消息剛傳來的時候,就連洛青妍自己都震驚了一下。原本在她看來,面對金澄宗這般堪稱不要臉的襲殺,方辰不說沒戲,但至少也要被搞得一番灰頭土臉,甚至有可能要向她求救。

畢竟方辰再天才,如今也僅僅只是一個化丹境修爲的武者,修爲的差距,決定着雙方的實力根本就是不對等的。但是令洛青妍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是,就是僅僅化丹境修爲的方辰,幾乎靠着一己之力,在沒有任何尋求她亦或者是紫陽宗幫助的情況下,真得將一行金澄宗的元胎境強者絕殺掉了。

不,不應該說是絕殺,而是虐殺!專門瞭解了一下情況的洛青妍很清楚,趙明這一行十人在方辰手中死得有多慘。那根本就是從頭至尾毫無反抗能力的玩弄。

化丹境的修爲,佈置出可以虐殺元胎境武者的強大靈陣,這些種種,自然足以說明方辰的不凡。只是不凡是不凡,但好像還沒有真正上升到威脅六宗的程度,更不要說是令他們害怕了吧。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洛青妍很清楚,以六宗的底蘊,憑藉方辰此時的表現,雖說驚豔無比,必然入了他們的眼界,但是想要讓他們害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還是那一句話,此時方辰的修爲太過於薄弱了,一個區區化丹境的武者,再怎麼驚豔,都不可能威脅到六宗的地位。如果方辰此時是洞天境的修爲,那在洛青妍看來,還差不多。

只不過話雖如此,但她很清楚,紫陽老祖可沒有騙自己的必要。那麼,是有什麼事情自己不知道的?

也就在這時候,紫陽老祖再次開口了:“如果再加上方辰在七彩聖界之中斬殺了金澄老祖的神識投影之身呢?”

“斬……斬殺金澄老祖的神識投影之身?”聞言,洛青妍陡然一驚。她斷斷續續的重複着之前紫陽老祖那淡淡的話語,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怎麼可能!”她驚呼。

並不是她大驚小怪 ,實在是因爲,這也太過不可思議了一些。身爲洞天境巔峯,已經掌握了一種大道之力,距離道尊境也只有一步之遙的她,自然很清楚,金澄老祖的這神識投影之身所具備的威能。

別看僅僅是一具神識投影,但其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甚至還要在她這麼一個距離道尊境都只有一步之遙的人身上。而這等存在,竟然被方辰給滅殺了?

聽到這話,洛青妍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不過很快,冷靜下來的她頓時想到了許多。

紫陽老祖沒有必要去騙她。那這事情,首先自然就是事實了。只不過相對的,洛青妍也很清楚,如今方辰的實力雖說不錯,但最多不過是元胎境的層次。以這種層次的實力想要撼動一尊道尊境強者的神識投影之身,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

“除非他擁有足以匹敵甚至超越金澄老祖本體全部的神識之力!”洛青妍眼中光芒一亮。

她雙目湛湛的看着紫陽老祖,心中已然有了判斷。因爲,除去這個理由,她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情況,是可以讓方辰斬殺金澄老祖神識投影之身的。

果然,在她的目光中,紫陽老祖輕點了一下頭。

“天吶,這小傢伙真是一個妖孽!”即便在想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洛青妍就已經大致猜到了這個結果,但是此時在答案真正宣佈的那一刻,她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僅僅化丹境的修爲,就佈置出了足以輕鬆虐殺元胎境武者的強大靈陣不說,其神識之力,竟然還足以匹敵道尊境強者。這還真的是一個人嗎?

這一刻,洛青妍終於明白了紫陽老祖爲什麼說六宗之人怕了。換做是誰有這種敵人,都要害怕啊。這根本就是潛力無限,放任成長,誰都不知道他方辰最終會走到哪一步,甚至根本不敢給予他太多的時間。

這般一想,洛青妍身體一顫,她忽然明白了這其餘六宗爲什麼將七宗大會提前進行了。 洛青妍身體一顫,她忽然明白了什麼。

將七宗大會提前進行,並且絲毫不給紫陽宗商議的決定,這一切的一切,在詭異之中又帶着些許的森冷,原本還令她有些望之不透,只能憑本能的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

但是現在,在聽了紫陽老祖這麼一番話之後,洛青妍忽然明白了,六宗詭異的行爲,還有那提前到來的七宗大會,這一切,根本就是衝着方辰來的!

七彩聖界之中,以化丹境的修爲,令衆人跌破眼鏡,幾乎不敢置信的生生斬殺了金澄老祖的神識投影之身,如今,又佈置出了輕鬆虐殺元胎境強者的強大靈陣。

這種種近乎不可思議的手段,尋常武者擁有一樣,就足以稱得上是逆天了。然而在方辰身上,卻有着好幾種。他整個人,彷彿就是的鐘天地之靈秀,真正一個天之驕子。

奇蹟二字,在方辰身上一次又一次的演繹着。他的變數實在太大了,大到如今甚至令六宗老祖都有了一種害怕的心思。能以化丹境的修爲,讓六個道尊境的存在一同生出一絲害怕的心思。這事情若是傳揚出去,必然驚起滔天巨浪。而這份成就,不說後無來者但至少也是前無古人了。

不過話雖如此,但能夠讓六宗老祖同時心生忌憚,甚至是害怕,從而導致六宗罕見的聯手,這事情,震撼固然震撼,但是對於方辰而言,卻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恰恰相反的,這根本就是一場大大的災禍。一個不小心,極有可能被吞噬得一點渣滓都不剩下。況且既然此次的七宗大會,赤明等六宗真正的目的就是滅殺方辰,那麼在這七宗大會上,必然會有着針對方辰,乃至於他們紫陽宗的種種手段。

紫陽宗雖說在七宗之中實力不弱,甚至如果不算上紫陽老祖爲數不多的壽元的話,反倒是極爲強盛,但即便如此,以他們一宗之力,不論怎麼樣,都不可能是其餘六宗聯手之下的對手。哪怕這六宗不可能會真正團結,但以六宗之力想要真正滅殺方辰,僅憑藉他們一個紫陽宗的話,依舊是攔不住的!

甚至在這種情況之下,哪怕是再次如同在當初七彩聖界之中,紫陽老祖以不惜臨死前的瘋狂,同歸於盡這般近乎於無賴又瘋狂的威脅,都可能沒有多大作用了。畢竟當初的六宗,有一半是處於中立位置的,但是顯然,如今這一半處於中立位置的三宗,都無疑是倒向了一邊。

在這種情況之下,即便是他紫陽老祖身爲七宗老祖中修爲最爲強盛的存在,但雙拳難敵四手。那種威脅,也不可能有太大的作用了。一個方辰的出現,極爲詭異的令原本勾心鬥角爭鬥激烈的六宗空前團結,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不過此時的洛青妍,心中可並沒有半分想笑的感覺。在這麼一個因爲方辰的存在,而奇蹟般出現的局面,不管是對於方辰還是對於紫陽宗來說,都絲毫不亞於滅頂之災。

怎麼辦?現在如何是好?想想四日之後便來臨的七宗大會,她洛青妍就有一種坐立不安,如坐鍼氈的感覺。

若是以往的七宗大會,他們大不了就不讓方辰參加了就可以了。人不在了,你們再想怎麼針對,都只能像是一擊重拳打進了棉花團裏面,起不到絲毫效果。但是這一次的七宗大會不同。因爲,這一次,按照七宗輪流制的算法,七宗大會的地方,赫然是在他們紫陽宗!

就在自己的地盤上展開七宗大會,而且到時候六宗之人都會來臨,即便他們想要隱藏方辰,但是能夠藏得住嗎?大本營都在這裏了,甚至到時候若是方辰不在,藉着這個由頭,六宗之人完全可以對他們紫陽宗出手。甚至即便是不管這些,以方辰化丹境的修爲,到時候即便是跑,又能跑到哪裏去?以六宗的勢力,想要找一個人,還是太輕鬆了。

困局?死局?!

洛青妍雙眉緊皺,任憑她怎麼想,都想不出解決這個局面的辦法。

“除非在七宗大會之前,紫陽宗再出現一個道尊境的強者。”洛青妍輕語。旋即,她搖了搖頭,因爲,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的紫陽宗,最爲接近道尊境的也只有她這麼一個洞天境巔峯,已經領悟了一種大道之力,距離道尊境只有一步之遙的人。

但別看就相差這麼一步之遙,就是這一步,卻足以將九成的洞天境武者死死得困在道尊境的門檻上而不得其入。一步之差,便是天差地別。即便是她洛青妍,都沒有絲毫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突破,甚至這一卡,卡上數年,數十年,乃至於一輩子都是極爲正常的事情。如若不然,七宗的道尊境強者,直到如今還是那麼稀少了。

怎麼辦?難道只能就這麼等死了?!洛青妍雙拳暗暗緊握,秀氣的雙眉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不過就在這時候,紫陽老祖沙啞的話語聲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再次響起,與此同時,一抹笑容,在紫陽老祖那蒼老的臉龐上,如同雛菊般緩緩綻放:“他快要回來了。”

“他?”看着紫陽老祖這般模樣,洛青妍心中一動,一道堅毅的身影,驀然從她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旋即,她似乎驟然想到了什麼,清冷的臉龐上忽然浮現出一抹狂喜,說道:“石林突破到道尊境了?!”

紫陽宗內,洛青妍不過是副宗主,而紫陽老祖,因爲壽元緣故,常年閉關,亦不可能是宗主。紫陽宗宗主,說實話,這在諸多弟子心中,一向是一個一團迷霧。因爲,他太神祕了!

宗門之中,甚至方辰這一批弟子,從進入紫陽宗之後,根本就沒有看到過一次這所謂的宗主。宗門之中,有什麼大事了,也都是洛青妍在出面,至於這所謂的宗主,便不知去向了。因此,在許多紫陽宗弟子中,甚至早已經默認爲洛青妍,就是這宗主了。

不過洛青妍很清楚,自己可並不是這個宗主。她口中的這個石林,方纔是真正的紫陽宗宗主。而他之所以如此神祕,一衆弟子,甚至長老都不曾得見,根據外界傳聞,是在閉死關,不突破道尊境便不出來,實際呢,但是洛青妍知道,這些都僅僅是傳聞,真相則是,身爲紫陽宗宗主的石林,這段時間內,根本就沒有在紫陽宗!


宗主不在宗門之中,這絕對是一個勁爆的消息。一旦傳揚出去,不用外力侵入,只要稍微推波助瀾一下,整個紫陽宗自身就要動盪起來。不過如今,石林要回來了。

身爲宗主的他,爲什麼不在宗門之中,反倒是默默的消失了這麼久?這原因,恐怕除了紫陽老祖,也唯有洛青妍知道了。

紫陽宗的危機,以及紫陽宗在七宗之中的尷尬處境,這在很久以前,隨着紫陽老祖的壽元無多,他們這些人就已經察覺到了。也正是這個原因,當時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之下,身爲宗主的石林,才毅然決然的離開宗門,尋找自身突破的契機。

不過石林的這一消失,便是好幾年,如今突然要回來了,在洛青妍看來,自然是突破到了道尊境了。須知之前之所以說紫陽宗內她洛青妍距離道尊境最爲接近,那是因爲沒有算上宗主石林的情況下。

洛青妍很清楚,自己較之石林,還差了不少。當初在石林沒有離去之前,她不過纔是洞天境中期,沒有領悟絲毫大道之力,而石林,早就已經是洞天境巔峯的存在了。如今數年過去了,更近一步,突破道尊境,似乎也不算是太過驚訝的事情。

“石林!”洛青妍緊皺着的眉頭,稍稍舒展了一些。她很清楚,以如今紫陽宗的局勢,石林突破道尊境歸來,那是唯一能夠化解此次危機的可能。

畢竟,如今的紫陽老祖可還沒有真正隕落,甚至一身戰力仍在,一個原本在七人中就是實力最爲強者的存在,如今再加上一個剛突破,進入這一層次的石林,兩人若是真正發狂,赤明六人就算是能夠贏,也絕對要付出慘痛的代價,而這代價,卻是他們六人都不願意承受,也都承受不起的。


不過在洛青妍期待的目光中,紫陽老祖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一下子破滅了她心中的這個可能。

“石林還沒有突破到道尊境。”紫陽老祖說道。

不過,就在洛青妍滿臉苦澀的時候,他再次開口說道:“這一次,他並不是一個人前來。”

“他帶了一個道尊境的強者?”洛青妍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她怕自己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紫陽宗如今的巨面,當真已經是危如累卵了。

只是,紫陽老祖再次搖頭。不過這一次,還沒有等洛青妍有什麼反應,紫陽老祖便接着說道:“雖然不是道尊境的強者,不過卻是天武學院之人。”

“天武學院……中州的天武學院?”洛青妍震驚道。喃喃自語間,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掃之前的苦澀,臉上有着驚喜之色浮現。 元靈大陸,以方向爲名,分東南西北四大域。如同大趙國所在,就在其中的南域。而在這四大域交界之間,卻還有一片神祕的區域,那便是中州。

關於中州的傳說不盡其數。

有人說,中州是整個元靈大陸的中心。

有人說,中州有着踏足長生的祕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