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中年天神的帶領下,秦天等人完成了登記,然後被直接送到了血風軍的軍營內。

接待他們的是一位百夫長。

當他目光掃過秦天等人不由神情微微一怔,因為他們發現,秦天一行人居然全部都是上部天神圓滿。

「你們都是從下域來的?」

對方好奇問道。

「不錯,我們都來自第五重神域,還請百夫長大人多多關照!」少陽君上前,客氣道。

「哈哈,客氣了,客氣了!」

百夫長擺擺手,語氣熱情:「你們都是上部天神圓滿,只要立下幾次戰功,就能輕易升職到百夫長甚至千夫長,所以,以後還請諸位多多關照,對了,我叫窮玉,不知諸位如何稱呼啊?」

這個叫窮玉的百夫長,只是中部天神圓滿,自然不敢在秦天一群上部天神面前拿架子,一直顯得頗為客氣,在互相介紹完,又登記在冊后,他就親自將秦天一群人送到了新兵營。

新兵營由一位千夫長率領,擁有上部天神初期的修為。

見到來了一群上部天神圓滿,也不敢怠慢,親自給秦天等人安排好了營帳,隨後又派了一位百夫長教官傳授他們血風軍的軍規和一些知識。

血風軍的軍規只有兩條:

第一,不得互相殘殺,違者殺!

第二,不得違背軍令,違者輕則罰沒戰功點,重則殺。

至於新兵要學習的知識,主要包括和虛獸與暗魔族戰鬥的一些經驗和注意事項。

在新兵營停留了三日,秦天一行人就掌握了所有的知識。

隨後,便有幾個千夫長聞訊而來,打算將秦天一行人給收入麾下。

秦天這群人包括,他、林祖兒、敖萱、夏澗雪、方香君、薇薇安、帝寶兒、陳寶寶、陳倩、梅霜月九個老婆,風淼、風語、端木蓉、君兒、蘭兒五個丫鬟。

僕人方面有少陽君、端木御。

手下方面有方崖、靈彌、上官凌燕、鐵木、龍伯。

共計二十二人。

二十二尊上部天神對這群千夫長來說,如果能收納到麾下,他們一軍的勢力必定大增。

「秦天是吧,我是北冥萱,如果你加入我的麾下,如果你帶領他們加入我的麾下,我會直接委任你擔任我的副手,只要你立下功勞,我馬上向萬夫長請命,提拔你擔任百夫長如何?」

首先說話的是一名女性千夫長,身穿一身赤紅戰甲,身材修長苗條,留有一頭紫色短髮,頗為英氣,她直接點出秦天是這群人的頭,顯然是有備而來。

而她的修為卻不算高,只有上部天神圓滿。

「嘿嘿,大好男兒豈能在女人麾下效命,秦兄弟,來我高鐵山的麾下吧,我直接提拔你當百夫長!」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響起,來自一個身高超過兩米,渾身肌肉虯起,宛若鋼鐵鑄就一般的壯漢。

北冥萱神情陡然一冷,不善的盯向高鐵山:「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女人,不如我們來練練,看看是女人強,還是你這個傻大個強!」

「好男不和女斗!」高鐵山眼中閃過一抹不自然。

「慫貨!」

北冥萱不屑的撇撇嘴。

頓時,高鐵山眼中多了幾分惱怒之色,但最後卻忍耐了下來。

這時,一位氣質儒雅的穿著一身銀色神鎧的俊美青年開口了:「秦兄弟,對付虛獸和暗魔族都要講究策略,來我麾下吧,其他的我不敢保證,但犧牲,我的隊伍是整個血風軍中比例最小的!」

接著,又有兩名千夫長紛紛發出招攬,都希望秦天去他們的麾下。

這五個千夫長,都是上部天神圓滿,其中那個氣質儒雅的千夫長,實力最強,乃二星天神,其他的都是一星天神。

說實話,在秦天看來,加入哪個千夫長的麾下他都不介意。

但關鍵是來了五個千夫長,他目光緩緩從五人身上掃過,剛想開口,北冥萱突然道:「等等,我麾下的女兵最多,不像其他人的麾下都是一群大老粗,秦天你帶著女眷,去到他們麾下難免不方便!」

秦天一愣,隨即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入北冥大人麾下吧!」

頓時,北冥萱大喜,另外四位千夫長面上都露出了遺憾之色,不過,他們也沒有給秦天臉色看,打過招呼都紛紛離去。

為了不刺激另外四人,北冥萱也沒有露出得意忘形之色,直到他們四人和秦天打過招呼離去,才帶著秦天前往她的軍營。

北冥萱的確沒有騙秦天,她麾下的女兵的確多,足足佔據了一半的人數。

看得出來,她對秦天等人很是重視,回到軍營就馬上將所有的手下給召集了起來,將秦天介紹給眾人,隨後更當眾宣布秦天以後就是她的副手。

對此,她手下的十個百夫長倒沒有任何不滿,畢竟秦天的修為擺在那裡,只要運氣不差,早晚都會成為千夫長,他們又何必去做那個惡人呢?

再說北冥萱手下的實力,超過七成的士兵都是中部天神。

剩下三成才是上部天神,其中,四個百夫長是上部天神後期,另外六個是上部天神中期。

至於上部天神圓滿,只有北冥萱。

所以,秦天這二十二個上部天神圓滿加入,她這支千人隊的實力一舉躍為萬夫長上官啟麾下最強的一支。

萬夫長上官啟麾下有十個千夫長,為何只來了五人招攬秦天等人?

是他們看不起秦天他們嗎?

當然不是,那是因為他們並不在軍營內,他們都去駐守時空裂縫去了。

時空裂縫隨時都會有暗魔族出現,血風軍不敢大意,每個小型的裂縫前都有一支千人隊駐守,每個一月輪換一次。

至於兩條中型裂縫前,則駐守著一萬血風軍。

除此外,血風軍還肩負著巡邏血風域的任務,主要是為了防備虛獸偷襲,因此,在大營內的士兵只有五萬左右。

【作者題外話】:一更 入職完畢,一位女性百夫長親自給秦天等人送來了全套的鎧甲和兵器,鎧甲和兵器都是極品天神器,雖然是制式的,但以秦天這個煉器師的目光來看,這些鎧甲和兵器都相當不錯。

當然,這是北冥萱對秦天等人的特殊關照,因為普通士兵的鎧甲和兵器都只是下品天神器。

十一日時間一晃而過。

這些天,秦天等人一直停留在軍營內。

他發現,這些士兵對修行可說是爭分奪秒,顯得相當的刻苦。

當然,這與他們所處的環境有關,既要面對暗魔族,又要面對虛獸。

修為越高,保命的機會才最大。

身為北冥萱的副手,秦天也有資格了解到一些普通士兵不知曉的情況。

首先,血風軍的傷亡是很大的,每年死亡的士兵數量超過三成,也就是接近十萬人。

得知這個數據,秦天也暗自咂舌。

也由此判斷出,神族和暗魔族以及虛獸之間的戰鬥真的很是慘烈。

當日下午,北冥萱、高鐵山五位千夫長被萬夫長上官啟召見。

回來后,北冥萱連忙將所有的士兵給召集起來,並宣布了一個消息:「巡邏隊傳來消息,百花、百水兩座神人村共計五千多名神人被屠戮一空,上官大人派我們去追查兇手!」

這些天,秦天已經多血風域有了個詳細的了解,血風域的行政單位主要分為村和城。

在血風域內共有三十七座城池,上萬座村莊。

城池人口在千萬到一億之間,村莊人口在一千到五千之間。

而血風域的面積在方圓兩億里左右,總的來說,人口比較稀少,比起第五重神域遠遠不如,主要是死亡率太高,不過人均武力較高,就算一座普通的村子,上位神的數量也超過九成。

至於城內,天神的數量超過三成。

點齊兵馬,北冥萱就帶隊踏入了傳送陣。

不錯,因為第六重神域的法則之力異常的活躍,建立傳送陣也比較簡單。

血風軍大營在三十八座時空裂縫前,以及三十七座城池,和一些村莊周圍,都建立有相應的傳送陣,一旦發生戰事,能做到最快的速度進行支援。

恰好,在百花村千裡外就有一座傳送陣。

出了傳送陣,一群人直奔百花村。

千里距離,也不過數十個呼吸的時間。

等抵達百花村,護村防禦陣已經被打破,村內的房屋建築大多數也化為了殘垣斷壁,而且到處都是一具具殘缺不全的屍體。

北冥萱面色陰沉掃過這些屍體,然後冷聲道:「應該是虛獸中的偷心鼠乾的?」

「為什麼?」

秦天問道。

北冥萱解釋道:「偷心鼠這種虛獸喜食神人的心臟,而且性格殘忍,在吃掉神人的心臟后,喜歡將屍體給破壞,百花村的所有神人的心臟都消失不見,屍體還遭到了嚴重的破壞,所以,是偷心鼠的可能性極大!」

在北冥萱的指揮下,手下的士兵盡量將村民們的散落的屍體復原帶走。

因為其他虛獸可不像偷心鼠一般只食心臟,如果就地掩埋,會被挖出來吃掉。

隨後,他們又趕往百水村,這邊的情況差不多,應該也是遭到了偷心鼠的偷襲。

「能找到偷心鼠的蹤跡嗎?」

秦天問道。

「很難!」

北冥萱搖搖頭,並解釋道:「這些虛獸都狡猾異常,它們擁有躲避我們神魂之力的能力,所以,要找出它們很不容易,而且偷心鼠這種虛獸繁衍力極強,又生活在地底深處,就算找到他們的洞穴,也很難捉住它們!」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溝通了山河珠內的偷天神鼠,並問道:「你除了能聞到寶物的味道,能不能聞到其他的味道!」

「當然能!」

偷天神鼠自豪的道。

「那好,你幫我找出偷心鼠!」

說話間,秦天將偷天神鼠給擰了出來,然後憑藉偷心鼠殘留的氣息,尋找它們的蹤跡。

「找到了,在西北方向六萬餘里!」

很快,偷天神鼠就憑藉偷心鼠留下的氣息,找出了它們的位置。

這些年,秦天沒有少拿寶物餵養偷天神鼠,對方也多次晉級,如今,它已經能聞到方圓百萬里範圍內的寶物氣息。

秦天馬上向北冥萱道:「北冥大人,我的寵物聞到了偷心鼠的氣息,就在西北方向六萬多里!」

「當真?」

北冥萱神情一喜。

「去看看就知曉是真是假,反正不遠!」

秦天道,六萬多里對上部天神來說,真算不上多遠的距離。

「那好,我們走!」

北冥萱一聲令下,她手下的千人隊都特意收斂了氣息朝西北方向疾馳而去。

很快,眾人抵達。

偷天神鼠用粉嫩的爪子指著前方的一座山峰道:「那些傢伙就在山體裡面!」

頓時,秦天雙眼一眯,抬手拍出,一輪巨型掌影出現在山峰上空,轟然落下,一座高達上萬米的山峰就炸裂開來,整座山峰也隨之消失。

其間還摻雜著一陣驚慌的吱吱聲,以及一團團血霧。

抬手一揮,碎石飛落四周,一個個碗口大小的密集洞穴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起!」

忽然,秦天探手一抓,正往洞穴深處鑽的偷心鼠都被硬生生的從洞穴中給拽了出來,被禁錮在半空之中。

數量很多,足足有一萬多隻。

這些偷心鼠的體積都不大,只有拳頭大小,皮毛都是純黑色,但爪子卻極為的鋒利。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上萬隻偷心鼠中,超過九成都是上位神層次,剩下的一層才是下部天神初期,最後還有一隻比其他的偷心鼠大了一圈的,擁有下部天神中期的修為,應該是這群偷心鼠的首領。

「怎麼處置?」

秦天看向了北冥萱。

北冥萱目光一寒:「都殺了!」

秦天點點頭,隨後心念一動,所有的偷心鼠都被他給震死。

隨後,眾人開始打掃戰場。

偷心鼠的血肉可以食用,皮毛是煉器的材料,獸晶則是煉丹的材料。

按照規矩,因為這些偷心鼠都是秦天擊殺,他可獨得五成的戰功,經統計,下部天神級別的偷心鼠共有一千一百三十六隻,下部天神中期的偷心鼠一隻,共計一千三百三十八個戰功點,

秦天可獲得六百六十九個戰功。

除此外,偷心鼠的皮肉獸晶出售後還能獲得部分戰功點,因此,秦天的最終收穫大概在一千戰功點左右。

回到軍營后,北冥萱去向萬夫長交接任務。

她回來后,還帶回了一張任命書,任命秦天為血風軍百夫長。 不過,秦天雖然被認命為了百夫長,但北冥萱手下的十個百夫長都是滿員,因此,他只能暫時掛著百夫長的職位。

北冥萱擔心秦天會為此不滿,特意許諾,只要有機會馬上就會為他補充兵員,同時還將他的老婆們以及少陽君等二十一人調到了他的麾下,讓他不至於成為個光桿司令。

對於能否補足兵員,秦天並不在乎。

看到秦天並沒有露出任何的不滿,北冥萱也鬆了口氣,雖然只出了一次任務,但這次任務后,也體現出了秦天的能力,輕鬆找出了偷心鼠的老巢,並將一隻偷心鼠族群給全部剿滅。

為此,萬夫長上官啟賜下一萬戰功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