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國王陛下砸了一會兒東西,終於累了,他已經明白,自己的統治即將終結,而要對付那個孫立成,光靠哥布林王國的力量是辦不到的。

「傳我命令,調集王國的東部軍團和麥克斯卡爾軍團前來蒙克斯巴城,我要在這裡與孫立成的大軍決戰。」

猶如困獸的克拉倫斯認清了形勢,向一名官員招了招手,等他到了近前,對他有氣無力地命令道。

「大王……」

這名官員聽到以後立刻一愣,剛想說什麼,可看到克拉倫斯那灰暗的眼神,又把話咽了回去。

在全國農奴受到孫立成的教唆開始起義的時候,也許集結起所有的軍事力量與孫立成決戰,才是擺脫目前困境的唯一方法。至於軍隊離開以後,那些農奴的起義會不會愈演愈烈,就不是現在考慮的範圍了。如果哥布林王國勝利了,那些如同散沙一樣的農奴軍肯定擋不住王**隊的雷霆一擊,可如果他們失敗了,那也就不用考慮其他事情了。

「是的陛下,我這就去下達命令。」

官員想明白了,俯身向克拉倫斯深施一禮,便走出了大殿。

第二天,兩股狼騎兵瘋狂的衝出了蒙克斯巴城,向兩大軍團的司令部狂奔而去。

在隨後的幾天里,越來越多的壞消息從前線傳來,國王想用地主和奴隸主武裝堵截孫立成的計劃破產了,孫立成的軍隊如吹氣球一般迅速膨脹,總數已超過了十六萬。

現在的國王陛下已經陷入了癲狂,每天都有因為小錯而被打死的宮女屍體被抬了出去,王宮裡面已經是人人自危。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穿鐵甲的衛兵沖入了大殿。

「你這渾蛋,走路的聲音怎麼那麼大?」

衛兵剛進入大殿,一個精美的陶罐便被擲了出來,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腦袋上,變成了碎片。

衛兵不敢有任何怨言,而是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大喊道:「國王陛下,所羅門大人回來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下載免費閱讀器!! 哥布林王國屬於高原地區,很少下雨,而一旦下雨,天氣就會變得非常陰冷,可今天卻出奇的下起了冰雨。

在冰雨的氣候中,部隊根本沒有辦法行動,只能窩在軍營裡面。

「孫立成,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見到父親啊?」

王帳中,卡羅琳和維娜在篝火邊烤著火,喝著孫立成給她們煮的酸辣湯,向他問道。

「應該快了吧。巧手先生已經派出了機械傀儡去聯繫巴里特他們,相信過不了多久,咱們就能收到消息。」

孫立成想了想,回答。

「真想立即見到父親啊。」

卡羅琳把湯碗放在桌子上,憂愁的說道。

孫立成有些無奈,他在阿蒙世界製作的那種聯繫捲軸只有幾個,而契布曼手裡只有一個,並且用掉了,看來以後需要提高自己的魔法水平,製作更強力的捲軸。想一想網路和魔幻電影里那些遠距離通信裝置,孫立成就非常羨慕,可這個時候他也沒有辦法,只能耐著性子等待消息。

又和兩位王妃聊了一會兒,孫立成拿起自己的佩刀對兩人說:「我去巡營,這樣大雨的天,不知道戰士們的狀況如何。」

說完,便帶著巧手先生走進了雨幕。

「還以為當了國王能夠享受,沒想到一直在跟著他受苦。」

看著孫立成消失在了雨幕中,卡羅琳端起湯碗喝了一口,抱怨道。

「那你把他讓給我一個人吧,我喜歡跟他一起受苦。」

維娜喝著酸辣湯,向女食人魔調侃道。

「哼,我就是想把他讓給你一個人,你晚上對付得了嗎?每次還不是都向我求援。」

看到維娜嘲笑自己,卡羅琳立刻反擊了回去,讓小美杜莎直接弄了一個大紅臉。話說,孫立成從大胃王那裡學到的身體改造技術可是越來越熟練了,晚上的活動,就是女食人魔一個人也未必吃得消。

孫立成此時並不知道自己的兩位王妃在討論自己的雄性能力,這時候,穿著雨衣的他正和巧手先生來到了一處食人魔營地。

相對於哥布林,雖然食人魔個子很高大,戰鬥力更強,可是吃苦耐勞方面卻遠遠不如,比如現在,整個營地里竟然沒有一個人在活動。

「這些傢伙,也太不注意軍紀了,怎麼外面也需要留個衛兵啊。」

看著空蕩蕩的營地,孫立成搖了搖頭。這些食人魔剛從部落裡面跑出來,連基本紀律觀念都沒有,他也不可能要求太多。

長嘆了口氣,孫立成便決定從營地中穿過去,可就在這時,他好像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有情況!」

孫立成扭頭看了一下巧手先生,後者點點頭,從背上拔出了四把地精帝**用強弩。

兩個人慢慢地向血腥氣味的地方移動了過去,不一會兒,就看到一隻食人魔的大腿在地上露了出來,一股鮮血順著大腿緩緩流出。

「老大,這裡的情況有問題,咱們需要退出去。」

巧手先生飛到孫立成身邊,向他低聲道。

可巧手先生的話還沒有說完,一股寒芒就飛向了孫立成的臉。

鐺的一聲,早有準備的孫立成用自己的戰刀將寒芒格擋了出去,等那東西落地,才發現是一柄短劍。

「好大的力量。」

孫立成抖著自己的戰刀,心中驚駭,自己雖然劈飛了短劍,可是被那短劍竟然生生逼退了一步,要知道,他的力量可是遠超食人魔的。

就在這時,兩個黑影從左右同時竄了出來,隨著呼嘯聲,兩柄戰刀,狠狠的砍向了孫立成的腦袋。

這兩柄戰刀形狀好似柳葉,刀身修長,加上通身漆黑,在雨夜中非常難被發現,而且速度奇快,等孫立成發現的時候,刀尖已經接近了他的頭盔。

好在孫立成對自己身上肌肉的控制能力非常厲害,加上強大的感知能力,在兩名刺客驚駭的目光中,詭異的向後一縮身子,十分兇險的躲開了出去。

看到孫立成被襲,巧手先生也反應了過來,四把強弩立刻展開了攻擊,如同半自動步槍一樣,把一枚枚地精帝國製作的精良箭矢射向了兩名刺客。

兩名刺客在劍雨之中不斷後退,眼中露出駭然的神色,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如同水桶一樣的機械傀儡竟然如此厲害,每發弩箭都擊打在他們的致命位置,好似能夠提前預知他們的行動一樣。

看到巧手先生逼退了刺客,孫立成的神色放鬆了下來,可緊跟著,一股強大的危機感湧上了心頭。

「巧手先生快退!」

孫立成大喊,揮動戰刀撲向了巧手先生。

可為時已晚,只見一頂帳篷中猛然躥出來一個黑影,一道光芒閃過,巧手先生的一隻觸手被攔腰斬斷。

鐺鐺幾聲脆響,孫立成與那人交手了幾下,勉強把巧手先生擋在了身後。

「你們是什麼人?」

孫立成舉著戰刀做防衛狀,高聲喊道。

可對方並不答話,和另外兩名刺客極為默契的又撲了上來。

論劍術,孫立成遠不是他們任何人的對手,好在有巧手先生在後面掩護,才勉強維持住了目前的形勢,可漸漸地,對方的攻勢越來越凌厲,不一會兒就險象環生。

就當後面的那名刺客準備發動猛攻,一劍刺穿孫立成的時候,一陣狗叫聲從外面傳來,狗肉帶著狼王他們趕來了。

三名刺客知道一時半會兒還不能夠把孫立成拿下,眼裡立刻露出怨毒的神色,就見其中一人把手伸入了懷中,從裡面拿出了一個捲軸。

有經驗的孫立成頓時大驚,從那捲軸的顏色和釋放出的陰毒氣息上看,這很有可能是一種極其霸道的瘟疫捲軸。一旦讓對方釋放,整個軍營很可能陷入災難。

「死亡衝擊!」

隨著一聲大喊,孫立成如同一顆彗星般狠狠的撞到了那個刺客身上,立刻,那名刺客后噴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捲軸也摔在了地上。

「咦,好柔軟,難道是個女的?」

一擊得手的孫立成,看著倒在地上的刺客不由一愣。

趁這個機會,另外兩名刺客往地上扔了兩個東西,周圍頓時冒出了一股黑煙,等孫立成咳嗽地看清楚東西的時候,刺客們已經跑了,而狗肉和狼王已經來到了自己身邊。

「大王,那個營地有十名食人魔,都是剛加入軍隊的,已經全死了。」

大約半個小時以後,孫立成一邊讓卡羅琳給他擦乾頭髮,一邊聽著克拉克的彙報。

聽到手下的死了,再想到巧手先生失去了一隻觸手,孫立成的臉完全陰沉了下來。

「你們查到了什麼嗎?」

至尊囚後 孫立成問下了克拉克。

克拉克沒有說話,而是遞給了孫立成一個魔法捲軸和一枚徽章。這個魔法捲軸通體呈墨綠色,上面飄浮著腐爛的氣息,正是被孫立成擊飛的那個,而徽章,上邊是兩隻蝙蝠和一隻豹子腦袋,中間有一顆大水珠,鮮紅的彷彿一滴血液。

孫立成拿起徽章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個徽章的材質非常特殊,好像是用一種特殊的木頭製作而成,可摸在手裡非常溫潤,很像玉石,就是那絲陰冷的氣息讓自己不喜。

「這是什麼東西?」

孫立成放下徽章,問向克拉克,從對方的臉上,孫立成知道,牛頭人肯定清楚這個徽章的來歷。

「這是獸人帝國最精銳的刺客部隊──暗影子的標識,血滴符咒。」

克拉克答道,一臉凝重,緊接著他繼續說:「看來,是獸人帝國派出部隊介入咱們與哥布林王國之間的戰爭了。」 當孫立成正在為十名被殺的食人魔收屍的時候,在種花王**大營三公裡外的一片樹林中,三個黑影出現了。

三個黑影如同狸貓一樣,靈活的在樹上蹦來蹦去,向南邊狂奔。

但就在這時,跑在中間的那個猛然劇烈的咳嗽了兩聲,然後從樹上跌了下來,好在他的身手了得,在落地的那一剎那調整好了身形,只見他雙手一撐地,讓自己橫飛了出去,然後穩穩的蹲在了地上。

「紅雲,你怎麼樣了?」

其他的兩個人趕忙停下了腳步,身體靈活的扭動了幾下,便從樹上跳了下來,領頭的那人來到他的身邊關心的問,聽聲音竟然是個女的。

「咳咳,沒事兒,就是剛才被那個傢伙撞了一下,覺得嗓子里不是很舒服。」

地上的黑影咳嗽了兩聲,然後回答道,聲音非常溫柔清亮,他顯然也是一個女孩子。

「咱們輕敵了,沒想到那個孫立成如此厲害,關鍵是這個傢伙力大無比,以我的力量,竟然沒有辦法把他壓制住。」

領頭的女子把地上咳嗽的女孩子扶起來恨恨道。

「好了,龍鱗,不要再抱怨了,咱們這次刺殺失敗,孫立成的防衛肯定會更加縝密,我們已經丟了一個魔法捲軸,現在首要的任務是離開這裡,返回分部。」

初戀愛 最後一個黑影子打斷了兩人的交談,聽著聲音明顯也是個女子。

被稱作龍鱗的女子知道事情緊急,點點頭便從懷中拿出了一粒藥丸,遞給了紅雲說:「現在沒有辦法使用治療法陣對你進行治療,先把這顆補血丹吃了。」

紅雲感激的拿過藥丸放入嘴裡。藥丸的效果顯然很好,不一會兒紅雲的臉色就恢復了一絲紅潤。

「好了,咱們走吧。」

紅雲感覺自己好了一些,便向兩人說,然後率先跳上了大樹,不一會兒,三人就消失在了樹頂中。

過了一陣,樹林中又傳來了劇烈的響動,很快,超過十架戰鬥傀儡出現在了這裡。

「老大,派出去的戰鬥傀儡沒有找到那幾名刺客,只找到了他們在樹林里的痕迹,具戰鬥傀儡分析,這些刺客應該是從樹上逃走的。」

一個小時以後,只剩下七隻觸手的巧手先生來到了孫立成的王帳,向他報告最新的搜索進展。

孫立成嘆了一口氣,對這樣的結果,他早有心理準備,可是看到只剩下七隻觸手的巧手先生,他又對那三名刺客充滿了恨意。

「命令大營加強守備,防止敵人再次滲透。另外,讓各級軍官前來王帳議事。」

孫立成知道憤怒解決不了問題,便對巧手先生下達了命令。

不一會兒,數十名高級軍官就聚集在了孫立成的大帳中。

聽著帳外密集的雨點聲,看著大帳中的手下,孫立成感慨萬千。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近三年了,本來只想好好的回家,可沒有想到自己攪入得越來越深,不但擁有了兩個老婆,還當上了國王,到現在,獸人帝國又找上門來,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不過,不論誰也不能阻擋我回家,哪怕與這個世界為敵,我也在所不惜。」

孫立成在心中為自己吶喊了幾句,然後穩定了一下心神,與軍官們討論了起來。

面對突發的刺殺,軍官們也十分茫然,這些軍官里的大部分並不了解獸人帝國的實際情況,最多的只是因為克拉倫斯得到了獸人帝國的支持,使用暗影子刺殺了很多反對者才對他們關注起來。

「下面,還是由克拉克介紹一下獸人帝國的情況。」

見到大多數人臉上茫然的神情,孫立成一拍腦門,趕忙向克拉克說。

克拉克作為一名牛頭人英雄,不但是鐵蹄部落的驕傲,還曾經長期擔任獸人帝國正規軍的軍官,對整個帝國的情形非常了解,便向大家介紹了起來。

獸人帝國雖然稱作帝國,但其實是各個游牧部落組成的聯邦,國王一直由實力最強的萊恩族和泰格族輪流擔任。現在的哈特王三世則具有萊恩族和泰格族雙方的血統,也就是傳說中的獅虎獸。

論國土面積,獸人帝國是哥布林王國的十多倍,人口是哥布林王國的三十多倍,實力非常強大,在這塊大陸上是僅次於人類的第二大種族。

「關鍵是獸人高原比哥布林王國的土地更加肥沃,氣候更加溫暖,各方面資源可比我們這裡好多了。我就說一點,獸人帝國的正規軍,幾乎人人配甲,雖然是那種簡易鐵甲,可防禦力也不是哥布林王**可比的。」

克拉克說完,整個大帳里一片靜悄悄。

「如此強大的獸人帝國介入戰爭,我們能夠打敗他們嗎?」

很多人在心中都泛起了這個疑問。

「好啦,我們現在已經初步了解完獸人帝國的情況,雖然他們的實力很強大,但既然打上門來,那麼我們也不會坐以待斃。作為軍人,我希望大家能夠堅定信心,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孫立成見到氣氛有些壓抑,便站起來,向大家高喊道。

「諾!」

眾軍官聽到以後士氣大振,紛紛站起身,然後齊聲應諾。

孫立成在與眾軍官商討對策的時候,地精戰士查布正領著他的農奴軍趕往一處領主莊園。據跑回來的探子說,被打敗的領主民團正在那裡休整,而且接收到了一批哥布林王國首都運來的武器裝備,一旦讓他們完成換裝,必然會給這一代的農奴軍造成巨大傷害,所以查布他們決定先打上門去。

「大人,前面就是那個莊園了。」

奔跑中,那名回來報信的哥布林農奴指著遠處一座高大的建築說道。

在這種地方,擁有這麼大規模的建築,一定是大人物的府宅,不用想也知道是領主莊園了。

「大家加把勁,敵人就在前面。」

查布提著火槍,向雨中正在行軍的農奴們大喊,後者揮舞著武器,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領主的民團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在這樣惡劣的天氣里來攻擊自己,外圍不但沒設幾個崗哨,哨兵往往還躲在角落裡避雨,很容易便讓經驗豐富的查布帶人給幹掉了。

就這樣,大隊人馬在冰雨的掩護下,順利的摸到了領主莊園的外圍,這時候才被民團士兵們發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