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國師琺莫耶很想開口說些什麼,大概就是“你這個叛徒,我代表人民代表黨槍斃你”之類的無聊語言,不過我沒給他這個開口的機會,今天註定是我的舞臺,一切都將圍繞着我來進行,他註定只能扮演一個小小的配角,在下一章裏,他將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如同他從來沒來過一樣,因爲我纔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沒有人能再阻攔我的前進腳步,哪怕是一個國家也不行。

“不用說什麼了,廢話沒人願意聽,直接讓你身後的傢伙都上來吧,我想看看你們用上帝的力量到底弄出了什麼怪物出來。”我的輕視的話語讓國師琺莫耶很是生氣,他氣的渾身都顫抖起來,下巴上的長長的鬍子也跟着一抖一抖的,很象一隻山羊。


“好,好,好,你好的很!”國師琺莫耶一連說了三個好,實在是氣的沒辦法說下去了,人家都已經讓你別廢話直接開打了,再說什麼豈不是讓他真的說中了,自己想說什麼廢話嗎,那就不說了,殺了你也讓你遺憾吧,因爲你沒給自己留下說出遺言的機會。

“殺了這個人。”國師琺莫耶做了一個手勢,向我一指,他身後的那些人形怪物就將一直矇住全身的斗篷脫了下去,露出了真正的樣子。這是多麼可怕的樣子啊,每個怪物都是失去了皮膚的人體形象,軀體上的肌肉和血脈是那麼的清晰,都能清楚看見鮮血在血脈中流動的樣子,臉上的皮膚都沒有以後真的比惡魔都可怕,牙齒裸露着,不停的向下滴落着口水,眼睛沒有了眼皮,眼球顯的很大很圓,在他們的背後還有一雙骨架似的翅膀,完全就象雞翅膀被拔去了毛一樣的難看。這些怪物看不出來是男是女,是公是母,一點雌雄特徵都沒有,怎麼看都象是一個失敗的作品。

我搖搖頭,看見這些傢伙就知道上帝現在是多麼鬱悶了,一向喜歡完美的上帝已經完全改變了自己的風格,能製造出這樣的怪物真的是對他的一大考驗。這些就算是恐怖片也不會挑選的怪物實在是太讓人噁心了。

“真難看,和它們比起來我真的是美若天仙了。”我輕鬆躲避着這些怪物的動作,它們只會直挺挺的撲過來,伸出雙手,如果那沒了皮的爪子還能算手的話,使勁的抓我,動作雖然不連貫,但力氣真的很大,抓空抓到大門上的時候,鐵皮包着的大門就象是紙片一樣扭曲變形了。

“怪不得你現在纔將它們拿出來,我終於明白了,它們真的很難看,太讓人覺得丟臉了,我不怪你,畢竟你的審美觀點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我不指望一隻山羊能做出什麼好的作品出來。”我的話讓國師琺莫耶的臉都黑了。

“原來是黑山羊!”我輕飄飄的在他的怒火上又加了一條。

國師琺莫耶真的被氣瘋了,再加上我躲避的真的很輕鬆的樣子也讓他認爲光憑這些怪物是不能困住我的。如果不是那些怪物太過噁心,渾身上下都是溼淋淋黏糊糊的,我早就把它們全放到了,這個髒樣子我怎麼出手啊。

正當我惟恐避之不及的時候 ,突然一道比風還快的東西狠狠砍在了我的後背上,那充滿聖潔氣息的能量立刻就讓我的惡魔身體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慘叫一聲,跌落在了地上,躲開幾個怪物的撲擊後站了起來,才發現傷害我的是一隻真正的天使。男性的天使,他漂浮在半空中,身後的翅膀緩緩扇動着,藍色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他有點奇怪怎麼一下子沒砍死我。

“媽的,偷襲我!”和這樣的戰鬥機器沒什麼話說,上帝這個便宜老丈人一見面就給我一刀當見面禮,真夠哥們義氣的。

我將被他一掌砍破的制式戰甲脫掉,露出了裏面的天堂天使袍,在背部有專門露出翅膀的地方,這件衣服替我擋了不少力道,不然恐怕就只能先跑了,等養好傷才能回來報仇了。

一對漆黑的翅膀慢慢展開,我也飛了起來,能讓我展示出惡魔形態的對手也只有天使了。

國師琺莫耶吃驚的瞪圓了眼睛,這個人竟然和天使的樣子很象,難道是白卡魯帝國也召喚到了異界生物,也製造出了天使?只不過這個的翅膀爲什麼是黑的?一定要將他抓住,好問問白卡魯帝國現在製造出多少天使了。國師琺莫耶慢慢後退,天使的力量之大已經不是人類可以抵抗的了,躲遠點比較安全。

“你叫什麼名字?我叫米迦勒。”這個天使微笑着說。

是以戰鬥力著稱的戰天使米迦勒,上帝他老人家還真是喜歡戰鬥力強大的天使啊,到哪裏都不忘了先製造這樣的傢伙。

“我叫惡魔。”我也微笑着說,然後就發動了惡魔族最厲害的技能,精神控制。

米迦勒很奇怪自己的腦袋爲什麼一陣迷糊,當他晃晃腦袋想清醒點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腦袋已經掉了下來,這讓他很奇怪,當他的頭翻滾着從空中掉下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脖子已經讓人扭斷了,那個黑翅膀的人正微笑着向自己揮手告別。

深深的地下,上帝的頭上頂着一個七彩的魔法光圈努力工作着,這個七彩的光圈就是人類爲他設置下的生命詛咒,將他的力量大部分都抽取了出去,使得他只不過相當於一個高級魔法師的能力,雖然他的精神力依然強大,可人家根本就不和他說話見面,都是通過幾個普通人安排他做事的,在上帝的靈魂深處一個奇怪的力量控制着他,讓他不能逃跑,就算是死亡也會復活,這樣的靈魂魔法是上帝根本就沒見過的,他不知道怎麼破解。

世事真是奇妙,昨天還想殺之後快的人,今天卻成了巴結的對象,還惟恐人家不稀罕自己的獻媚,各個都送上了豐厚的壽禮,生怕人家不接受似的。

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不過是一張生日邀請卡而已,對於沒關的人來說,去不去都是可以的,生日年年都過,少一個祝賀能怎麼地?一個人該過不還是得過。可這個生日宴會是一個魔導師發出來的邀請就不一樣了,能和魔導師結交上,最少沒有壞處,一般人想去還得不到邀請卡哪,要知道魔法師都是很高貴的,而魔導師就是高貴中的高貴,這個世界上的魔導師一隻手就能數的過來,可知能有多麼高貴了。而這個魔導師在昨天剛剛殺了五萬的精銳士兵,幾乎讓首都的防禦力量降了一大半的狠人,你敢不去嗎?如果敢不去的話,沒問題,今天過去以後就等着死吧!所以接到生日邀請卡的人不管是不是這個魔導師的生日都送了禮物,也都派了代表或親自來了。一時間全首都裏的大人物竟到了大半,沒來的幾個都是徹底的保皇派或是以孤傲的清流自居的大儒。

治安管理處今天是張燈結綵,披紅帶綠,熱鬧非凡,馬車多的竟然連過個人都變成了難事。按說一個小小的少將處長過生日,犯不上邀請這麼多人來,也不一定能請到這麼多人來,何況這個少將昨天其實是已經被奪了官職的,宣佈成爲了叛逆的,就更應該門可羅雀,無人問津纔對,可這個叛逆擁有整個帝國都不能消滅的力量就不再一樣了,昨天的事情已經在整個帝都裏傳遍了,事情的原由已經沒人注意了,結果纔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包括國師在內的五萬多人沒有將這個人殺掉,反而自己丟掉了性命,你說這個生日宴會有人敢不來嗎?能不來嗎?

我笑着站在門口迎接着往來祝賀的客人們,接受着他們虛僞的笑容,也和他們一樣的虛僞着。我不擔心有人會刺殺我,能殺的我已經都殺了,露出來的實力已經夠讓他們驚訝了,如果刺殺也失敗的話,那麼這個國家的高層恐怕就要換人了。我也不怕沒人來,我要的就是一個藉口而已,這是我表示出來的態度,如果你不接受,那麼就對不起了,我將把看不起我的人統統殺掉,我不是想奪權,這個國家對我來說沒任何意義,我只想早點完成這次的救援任務,將上帝救回去就得了。其他的事情暫時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西爾親王協夫人駕到,馬德里大公協夫人駕到,禁衛軍統領雪特駕到……”一連串的名字讓我都覺得有點驚訝,這幾個都是皇族中最堅定的力量,能來我這裏就說明了一件事情,他們想和我談判。我眯起了眼睛,笑着走了過去,連連客氣着,將他們迎接進了客廳中,陪他們聊天,別的客人也知道這幾個人的身份非同小可,自然也不會挑我不去迎接他們了。

“愛德華先生真的是很英俊瀟灑啊,如果我女兒沒出嫁的話,我還真想有你這麼個女婿。”西爾親王是個大鬍子的矮胖子,總是笑咪咪的看着人,好象人畜無害,可知道他的人都明白他的心狠手辣比他的笑容更要有名。

找話就找話,說什麼做你女婿啊,明擺着說我年輕嘛!我呵呵一笑,“親王真是客氣了,真不知道我要是過五十年能不能有你這麼好的身體啊?”我也在暗諷他的肥胖。

西爾親王淡淡一笑,不接話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眉頭一揚,讚歎道:“好東西,味道不錯啊,有點苦味又帶着甜味,很特別啊,這是什麼東西做的?”

我哪有時間買東西辦生日會,不過是將帶來的茶水飲料弄出來幾十箱頂頂場面而已。這個東西這個世界並沒有,味道自然會讓人覺得特別了。不過說起來幾十箱的茶飲料就換了幾億的禮物從古至今或許就我一個人這麼做了。

“親王覺得好喝的話,等走的時候我讓人給你拿幾瓶帶走好了,放一年是沒問題的。”我隨口應付着。西爾親王眼睛一亮,連連道謝,他就喜歡喝這個味道,正想怎麼才能弄點走,回去好找人測測裏面的成分,自己做出來纔是長遠的打算。

“愛德華先生夠豪氣的啊,不知道能不能讓老夫也分一杯水喝喝?”馬德里大公臉色陰沉地突然說道。

我有點奇怪,我又沒得罪你,幹嗎這麼一副家裏死了人的模樣,我哪裏知道做天帶隊來圍剿我的將領就是馬德里大公的小兒子,難怪他見我就是這個哭喪臉了。“茶水有的是,想喝就喝,沒人攔着你。”我本來就年輕氣勝,那裏有這些政客們的城府深,一句不中聽的話一說就讓我的脾氣爆炸了起來,我又不是你們的兒子,幹嗎都給我臉色看,我這個小官當的好好的,是你們非要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的,現在各個都倒好象我欠你們的錢了似的,今天我生日不想讓你們見血,別以爲我就不敢殺人了。

“大家都冷靜點,馬德里大公的兒子昨天死了,心情不好,還請愛德華先生原諒他的失禮,我們可是誠心來祝賀的,沒有找事的想法。”禁衛軍統領雪特是個很年輕的英俊男子,金色的頭髮,溫和的笑容,彬彬有禮的態度讓你一看見他就什麼脾氣都沒了,我也是。

“呵呵,雪特大人的話我可是要聽的,咱們雖然沒見過面,可你的事蹟我真聽過了不少,前段時間在一家寵物店裏看見一隻紅龍蛋,聽說就是你帶隊去殺紅龍得到的蛋,夠英雄,連龍都敢殺。”我倒是真的挺佩服的,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有那麼大的膽氣,敢去屠龍,夠英雄。

雪特的臉上一紅,那龍哪裏是他這個實力可以屠的,不過是經過一個山的時候發現了蛋而已,沒見到大龍,偷偷將蛋抱走了。那條龍在我們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讓小惡魔他們給殺了,肉都吃了,自然沒人能阻攔雪特偷蛋了,只是由於後來我們走的很慢,纔會在到首都的時候發現了那個龍蛋已經到了首都了。

我見雪特含笑不語,哪裏知道他的心中有愧啊,還以爲這個男人害羞哪,也就不再談這件事了。轉移話題以後,雪特的表情才慢慢自然起來了。 “春花秋殘,夏荷冬盡,天風正高急,當臂彎弓,俯看天下英雄誰人能起波瀾。東征西討,南土北蠻,地河長遠流,狂笑舉杯,暢論世上豪傑何者敢當評說。”

西爾親王念着堂上的對聯,揚眉高嘆,“好句子,工整大氣,竟將天下英雄和世上的豪傑都不放在眼裏,當不得他一句評說,此對聯果然有天下在手的霸氣,不知道是誰寫的出這麼好的對聯。”

我淡淡一笑,道:“不敢當此讚賞,這對聯正是我昨夜覺得無事,寫來解悶的,倒讓西爾王爺見笑了。”

馬德里大公和禁衛軍統領雪特互相看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的眼中都是驚訝,有力有才有膽色,這天下恐怕要換主來坐了。

西爾親王也是一驚,這對聯如同心聲,不在這帝國而在天下,如此有豪氣有才華的人要說是叛亂者,恐怕有所偏差,此人目光深遠,非是一城一地可以困住留下的,今天這說客看來是做不成了。

“哈哈,果然有才華,我帝國之幸啊,不知可不可以到內堂一敘,我和你正好談談這天下英雄,評論一下這世上豪傑,怎麼樣?”西爾親王爽朗地笑着,話語中的意味很特別。

是想和我談判了嗎?那好,我正好要和你們談談上帝的事情。

“王爺這邊請,還請馬德里大公和禁衛軍統領雪特多擔待着,我去去就來。”我已經看出來這三個人面和心異,各自代表不同勢力的權益,分開來談也好,免得互相尷尬,又撈不到什麼好處。

馬德里大公和禁衛軍統領雪特本想一起談談的,可看見我先想和西爾親王談,他們只好又坐下了,裝出一副欣賞對聯的樣子,含笑點頭。我暗暗一笑,這兩隻狐狸很聰明,恐怕西爾親王更聰明,如果想比較一下的話,西爾親王絕對當的起狐狸精這個遠超平常狐狸的詞語。

進入了後面的書房之中,我隨手佈下了一道隔音結界,然後笑着說:“王爺有什麼話,可以直說了。”

西爾親王仔細的看了兩眼這隔音結界,心中驚訝着這個結界的特別,不過臉上卻沒什麼表示,畢竟一個魔導師能拿的出手的魔法能差到哪裏去,如果太普通了就讓人笑話了。

我是將古代陣法和魔法結合起來的隔音結界,本來就是我自己的獨特發明,西爾親王哪裏看見過,好奇自然難免。

西爾親王從懷裏小心地掏出一卷黃絹,對我說:“愛德華子爵接旨,國王手諭。”見我根本沒跪下接旨的意思,心裏苦笑一下,算了,形勢比人強,不跪就不跪吧,心中鬱悶之下,乾脆連國王的手諭也不念了,往我手裏一放,自己看好了。

我拿着手諭看了看,多虧我閒着沒事的時候學了這裏的字,不然連字都不認識,可就是大笑話了。

手諭上面不過就是說先前的事是國王受了瓦而特的欺騙才做的錯誤決定,在這手諭裏誠懇地向我認了錯,希望我能不計前嫌重新迴歸黑加倫王國的懷抱,還特別冊封我爲公爵,掌管整個東城城衛軍的軍事。

我笑笑不語,這些虛的還用他說啊,整個東城區哪還有軍事力量了,掌管誰去?公爵的爵位更是笑話,雖然已經是爵位的頂點了,可能當飯吃,還是能當水喝?不過就是國王一句話的事,哪天他的力量夠了就會反悔把我一下子幹掉的,所以這道手諭只是個安慰獎,連點甜頭都不給,誰能就這麼放手?

西爾親王偷眼瞧到了我不以爲然的表情,心中一緊,這個人果然是聰明絕頂,我就知道他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沒好處的事他是不可能停止了,如果再這麼殺下去,不用白卡魯來侵犯了,他一個人就能讓黑加倫王國亡國了。


扣扣縮縮西爾親王又拿出了一份黃絹,得,也不念了,就說明一下是誰寫的就得了。“太后手諭,你自己拿過去看吧!”也往我懷裏一丟,不念了行吧。

這份手諭就實惠的多了,上面說要給我一塊封地,在黑加倫北方的一個地方,面積很大,只是很偏僻,再將一個公主嫁給我,我們的孩子有王位繼承權,再送上美女丫鬟一百,僕人一千,錢財百億,武士五千。這些東西很實際,也說明了黑加倫王國打算割地賠款將我送走完事。

人,我不能要,誰知道里面有多少間諜,美女更不能要,回家豈不是會讓老婆們罵死!錢財不錯,應該要着,這段時間我也花了不少錢了,幾乎是窮光蛋一個了,出了不少力,爲黑加倫王國省下了多少軍費啊,最少有五萬的軍人不用再開工資了,多大一筆錢啊,我拿點辛苦費也是應該的,我完全就沒去想人家要掏出多少撫卹金。

“這道手諭還算有點意思,人嘛我就不要了,地盤也不要了,只要你們交給我一個人,再拿出兩百億的錢物給我,我立刻就離開黑加倫王國,不請我就絕對不回來了。”

西爾親王眼睛一亮,割地賠款本來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沒想到還真能起到作用,一個人的話,除了國王和太后,你就算想把王后要去也是可以商量的。

“什麼人?”

“一個叫上帝的人,被你們抓了,不要說沒有這個人,昨天來的那個天使就是他創造出來的,我知道他一定在你們手裏,也不怕實話告訴你,我就是他的同伴,只要你們將他活着交回來,我立刻就離開你們王國,當然錢也要給我準備好,不然我是絕對不走的。”

西爾親王立刻就覺得自己的心裏全是苦味,這算什麼事啊,召喚來一個強者還以爲以後就要強大了,可沒想到人家還有同伴,來找人了,早知道就不把那個什麼上帝用靈魂魔法控制住了,這場無妄之災鬧的,整個王國的實力不但沒升反而降低了不少,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好,這個條件我代表王國答應了,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再答應別人的什麼條件了,要知道現在的王國經不起什麼風雨了。”西爾親王難得的露出了認真的神色。

“好,一言爲定,只要你們能將上帝活着交給我,咱們的事情就算了(liao)了,以後互不干涉。”我的話裏故意的留下了一個漏洞,只希望這個西爾不會太笨就好了。

西爾親王眼睛微眯,一道寒光閃過,活着就好?哼,我會把他活着給你的,就是不知道會剩下幾口氣而已,反正你也沒說要不要四肢健全頭腦清醒身體健康的條件。

我們兩個都是心懷鬼胎地互相微笑着,不知道誰算計到了誰!

黑加倫王國遭遇到了數千年以來最大的一次浩劫,不是天災是人禍,幾千年以來積累下的財富,一夜之間沒了大半,這其中有多少是無價之寶,有多少是意義深遠的知識文化象徵,已經沒人知曉了,保管倉庫的人默默地將帳本燒掉了一千多本,上面的東西已經都換了主人,這些東西是永遠也要不回來了,熊熊的火光映照着圍觀的皇族們冰冷的內心,奇恥大辱啊,一個王國不得不含淚嚥下的奇恥大辱,這讓每一個知道的人都狠狠的咬着牙,我們被強盜洗劫了,卻不能報復,因爲強盜的力量已經比整個王國的力量都要強大了,內憂外患之下,王國不得不委曲求全,以財富換和平,只有將這個強盜打發走,國家內部的反動勢力纔會安靜下來,畢竟王國的根本沒有動搖,它的力量依然是很雄厚的。

西爾親王微笑着揮手,向我道別,笑容裏的怨毒傻子也能看出來,可我沒說什麼,畢竟已經拿了人家那麼多的財寶,再不給人家留點面子的話,也太不是東西了。

我揮揮手告別,帶着白癡一樣的上帝走了,如果小天使看到她最敬佩的上帝已經成了植物人一樣的廢物,她會不會來找黑加倫王國的麻煩就不是我想管的事情了,反正我也沒答應除了我以外還會不會有神級的高手來找黑加倫王國的麻煩。

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就直接帶着那一百二十個已經不再算是人類的鐵血衛兵離開了黑加倫的首都,向着南方白卡魯王國而去。黑加倫王國亂象已顯,亡國的日子不遠了。

通知了小惡魔和小天使一聲,上帝已經找到了,一個任務總算完成了,以後該考慮的就是怎麼回去的問題了,西爾親王已經說明了他們是怎麼將上帝象召喚異界生物一樣召喚來的,那麼我們應該也是讓人召喚來的了,雖然沒感覺到什麼召喚的力量,可想回去就得找到召喚的人問問怎麼回事?本來是可以在黑加倫王國得到答案的,可唯一知道是怎麼回事的國師已經讓我給殺了,那麼就只能到白卡魯王國去尋找答案了,我這時還不知道白卡魯王國的國師也已經死了。

小惡魔和小天使帶着精靈克里斯蒂娜都等在城門口,三個人比花嬌的美女聚在一起引起的轟動是驚人的,哪怕她們都帶着面紗也已經吸引了數千人的圍觀,雖然不敢上前搭訕,可在遠處指指點點的也是難免。三個美女的行李都沒多少,大多的東西已經讓我收起來了,各自就帶了一個便攜式的手提箱,下面有輪子可以拉着走的,裏面裝的就是這幾天的換洗衣物和女人的小化妝品。

看着我帶着一百多個身穿黑色盔甲的衛兵走了過來,圍觀的人都是面色蒼白,驚慌的一鬨而散,首都裏還有誰能不知道唯一穿黑色盔甲的士兵就是我治安管理處的冷血戰士,他們可是隻聽我的命令,殺人如殺雞,這纔多長的時間就已經殺了上萬的人了,他們的名字早已經讓人遺忘了,人們只記得他們的殘酷無情,暗地裏給他們取了個外號叫魔鬼衛隊,很符合他們的真實身份。

至於唯一敢走在魔鬼衛隊前面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屠殺了五萬精銳戰士的愛德華大公爵了,這個身份已經被國王宣佈了,當然也是條件之一了,那些美女我也要下了,就算自己吃不到,可給手下人也不錯,管他有沒有奸細在裏面,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從我的夢世界裏傳出一點消息,有奸細我也不怕。

夢世界裏的人口逐漸增多,男女的比例也要保持平衡嘛,多點人選擇也會多了,至於時代不同而引起的陌生感很快就會消失的。

一個千嬌百媚如花似玉的公主也一樣進入了我的夢世界,但願她能找到一個心愛的伴侶。不能選擇自己的伴侶是這個時代的弊病,家族的利益大於個人的利益,她就是一個犧牲品,不過進入到了我的夢世界裏,也算給了她一個機會,讓她可以選擇一個自由戀愛的機會。就是夢世界裏的可供選擇的人實在太少了,算上剛剛進入的這一千多人,也不過才一萬人左右。以後還需要多掠奪人口啊。

出了城門以後,面對着城外的大路,小天使和小惡魔都皺起了眉頭,還要走路嗎?飛着去的話也太過驚世駭俗了,再說翅膀一伸出來,身上的衣服可不是天使裝,沒有特意留出翅膀的位置的,翅膀一出,衣服可就毀了,毀了就毀了,也不可惜,可是身體露出來給別人看是絕對不可以的,不但她們不願意,我也一樣不願意。沒辦法還要我來想辦法。

“蜘蛛戰士!”我微閉眼睛,很快就從夢世界裏找到了可以使用的代步工具,蜘蛛戰士,行動迅速,平穩,攻擊力強大,適應性強,不論是什麼地形都可以行走,是地面上的超強機械戰士之一,最重要的是它身上有一個控制人員的位置,可以搭乘一個控制駕駛者。隨着我的一聲大喝,四臺外形超酷,顏色漆黑無光的大型蜘蛛出現在我們身邊。後面城牆上的人一陣驚歎,原來愛德華先生不但魔法超強,還是一個煉金術士,這四個蜘蛛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實的生命,只是鋼鐵機械做出來的而已,這就足夠證明愛德華先生的實力真的很強了。

蜘蛛背上的外殼慢慢打開,露出一張躺椅,可以讓一個人躺進去,我示意三個女人都進去,小惡魔歡呼着第一個跳了進去,帶上控制者頭盔以後,蜘蛛背上的外殼很快就關閉了,她控制的蜘蛛立刻就一歪,差點倒下,然後又站直了,在地上飛快的跳動幾下,迅速地竄出去幾步,停下,兩隻前腿突然向前飛快的劃了幾下,那尖銳的前肢劃過空氣的時候竟然帶出了呼嘯聲,可知這速度有多快了。在小惡魔的控制下,這個蜘蛛戰士做出了很多的攻擊或防守動作,很快小惡魔就已經熟悉了這個大型的玩具,又爬了回來,等着其他人也進入大蜘蛛。

小天使也很高興地躺了進去,這和大型遊戲機差不多,只要你想,就能控制。不控制的時候它就靠電腦的應急反應行動。

克里斯蒂娜有點害怕,這樣大的蜘蛛從來沒見過,更別提想坐到它的肚子裏去了。在我的命令下,她才戰戰兢兢地坐到了裏面,戴上頭盔以後,蜘蛛立刻一震,然後慢慢的抖動起來,象極了克里斯蒂娜的害怕的發抖。

我哈哈笑着也躺了進去,頭盔一戴,眼前一亮,四周的景物立刻就分成了八個屏幕,前後左右上下全方位的360度視野,讓人立刻就頭暈目眩起來,如果不是經過訓練的駕駛者,就這全視野的視頻就能讓人迷糊,更別提控制了,精靈克里斯蒂娜就是這個樣子,她已經迷糊了,精靈的視力本來就強大,可那是隻看一個方向的,現在在她的視力指引下,她的視野大的驚人,可內容的衆多也讓她無法適應了。

我將她的控制權取消,就讓她躺在裏面休息吧,設定以小惡魔的蜘蛛爲帶隊者,我們三個的蜘蛛就依次跟隨着她的蜘蛛行走了。小天使在第二位,克里斯蒂娜在第三,我守尾。在城裏人的目送之下,我們坐着四隻大蜘蛛飛快的沿着大路向南走了。 一路向南,城市越來越多,越來越繁華,熱鬧的景象我們沒看到,因爲我們走的都是重山峻嶺,懸崖峭壁,崎嶇小道,鳥獸絕跡,毫無人煙的地方,根本就沒看見華麗的大城市的模樣。說起來黑加倫王國的首都雖然雄偉宏大堅固結實,但它的人均富裕度其實並不高,城市的位置和環境決定了首都就是一個政治中心,卻不能成爲經濟的中心,它的位置太靠近北方了,北方有很多的敵對國家,不但精力充沛,性子也殘暴,經常時不時的就穿過了國境來到黑加倫王國擄掠一番,人口和財富的損失到算不上什麼,可這個臉面黑加倫王國丟不起,再怎麼說也是這個世界上面積最大、兵力最大、人口最多、物資最豐富的兩個國家之一,讓老百姓哭罵幾聲倒沒什麼大不了的,可讓白卡魯王國嘲笑就是不能忍受的了。前幾代的皇帝和敵國都打了幾十年,打了狠了,人家就投降,打的輕了,人家又不在乎,打打停停的幾十年上百年以後,前代的皇帝終於衝冠一怒,將國都搬到了靠近北方的晉琺城,這一來,就算投入再多的兵力也可以了,不用怕邊陲將領擁兵自重了,也將境外的敵人趕的狼狽逃竄,十幾年了,沒敢侵犯黑加倫王國,這樣一來,敵人沒了,目標就轉移了,白卡魯王國就被立爲新的敵對目標了。

南方的溫度就是比北方要高上一些,花花草草的什麼也就長的高了很多,草木豐富就讓鳥獸也多了很多,鳥獸多了自然強大的魔獸就多了很多,再多下去讀者就該殺人了,所以,言歸正傳,小惡魔就想找點新鮮的魔獸肉吃,偏僻的地方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我當然在她的紅粉攻勢之下同意了,雖然我現在的財富可以做世界上的第一人了,可誰會嫌錢多哪,魔獸的魔核可是很值錢的,越強大的魔獸就越值錢。

我現在站的這座山根本就不知道名字,在軍部拐走的地圖裏也沒有這裏的資料,只是隨便的畫了幾座山脈的樣子,一個籠統的名字,黑山。於是我站的地方數千公里內都是黑山,黑山的得名是因爲這裏有煤礦,只不過地方離附近的城市都太遠了,黑加倫王國又不缺少煤炭,所以這裏的開採計劃就一直擱置着,沒有破壞,自然風景就好的很,動物也多的很。

我將蜘蛛放到四周擔任警戒任務,回來的時候,臨時營地裏已經搭好了兩間帳篷,精靈克里斯蒂娜自己一間,我和安娜、沙莉葉三個人一間,每天都難免發生點桃色事件,讓克里斯蒂娜天天起牀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頂着兩個黑眼圈的她時常躲的我遠遠的。

我拎來了宿營的便攜式廚房用具,克里斯蒂娜很快的就接了過去,這幾天一直是她來做飯做菜的,雖然她吃的肉類很少,倒也不是我想象中的精靈只吃露水的樣子。我也曾問過她,她笑着說,只吃露水哪裏能活,精靈除了外貌和一般人不一樣,其實在飲食上都差不多,只是肉類上吃的很少就可以了。安娜也是這樣,天使們吃水果蔬菜比較喜歡,肉類也能吃,不過就是不喜歡吃而已,所以,當沙莉葉打來獵物以後,大部分都進了她自己的肚子,我能吃一斤左右,而安娜和克里斯蒂娜兩個人加起來也吃不到一斤。

今天這個地方很是偏僻,沙莉葉和安娜都出去尋找獵物去了,真不明白安娜也不吃多少,可她對於打獵的興趣卻是很高,次次都會和沙莉葉一起出發。兩個女人的感情是越來越好,我這個當老公的自然就是心情愉快了。

天色已經昏暗起來,太陽慢慢沉到了地平線的下面,一顆兩顆三顆,越來越多的星星出現在天空中,我將篝火點燃,然後斜躺在篝火邊看着克里斯蒂娜。

克里斯蒂娜默默坐在篝火邊,不時的給篝火添上幾根木柴,保持着篝火的旺度。火光映照着她美麗的面容閃閃發亮,她的臉其實並不太漂亮,線條有點鋒銳,看起來就很冷,不過女人都是屬於夜晚的精靈,她的臉在火光的照映下,出奇的柔美起來,綠色的眼睛在火光中變成了橙紅色,草綠色的長髮也不再雜亂僵硬,顯得飄逸起來,她的衣服都是我給的,現在她穿的就是一套液體晶甲套裝,銀色的護甲從頸部柔和地體貼,一直到腳部的多功能軍鞋爲止,將她的身體曲線完美的表現出來,和沒穿衣服其實也差不多。她剛穿上這衣服的時候就知道過於暴露了,可她的性格太過柔弱,竟然什麼也沒說,就那麼穿了出來,而一向大咧咧的兩個小老婆完全沒有將這件很可能引發一場戰爭的行爲放在眼裏,或許太過花心的我,已經不再讓她們嚴防死守了,愛乍樣就乍樣去吧。

其實我給她的衣服很多,她完全可以再加上幾件,由於這件比較貴重,我是特意單獨給她的,她於是就誤會了我的意思,這幾天一直穿着給我看。我當然知道她有些誤會我的想法,本來是想給她增加點保護的,比較來說克里斯蒂娜其實是我們四個人裏最弱的一個,這件護甲真的能給她增加很大的安全性,不過這個美麗的誤會我並不拒絕,眼睛看着也是好的。

克里斯蒂娜和一般的精靈一樣,都有一雙讓人讚歎的長腿,她的腰很細很有力量,胸部比較小,沒有和身體完全相稱的高聳胸部,這讓她就少了幾分柔媚的誘惑,卻多了幾分英氣健美的吸引。


克里斯蒂娜的頭髮很長,一直沒怎麼打理過,只是用一根繩子繫住而已,她的頭髮很硬很直,小惡魔曾經想給她燙個捲曲的髮型的,可沒幾天就自己長開了,小惡魔也只好放棄了這個想法。


看着她的身影,我忽然感覺到一種能讓心靈徹底放鬆的寧靜,火光映照下的女人靜靜守護着什麼,和寧靜的夜晚相匹配在一起就組成了一副幸福的畫面,我突然覺得一直以來追求的東西其實就是和相愛的人靜靜坐在火堆旁,談論着曾經,回憶着過往,溫暖的火光將我們的心也一起溫暖起來,愛,其實就這麼簡單。

“我們回來了,今天的收穫不錯,打到了一隻銀虎,它的皮好好啊,老公一定給我做件大衣穿,我好喜歡,當然還有安娜妹妹的。”不用說,這一定是我的小惡魔沙莉葉回來了。安娜含笑跟在她的後面,小惡魔扛着一隻巨大的銀色皮毛的老虎一樣的動物,這裏的動物我們認識的不多,大多都是按照地球上動物的樣子和習慣給它們現起的名字,和這個世界的名字很難一樣。

銀虎不過就是皮毛是銀光閃閃而已,其實和地球上的老虎完全不一樣,這隻銀虎是水生的,腳上有蹼,會冰系的魔法。

我拔出息象寶劍輕鬆地就將銀虎結實的皮毛給劃開,小心又快速地將銀虎的皮毛全扒了下來,再撒上一些熟制皮毛的藥粉,將皮毛丟到皮毛熟制儀器裏自動熟制,我就開始分解銀虎的骨肉,這項工作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熟悉動物的骨骼結構就只能自己多練習,用寶劍削肉可是一個難活,寶劍十分鋒利,輕輕一偏就會削掉一大塊,而我做的卻是涮羊肉,要求肉片越薄越好,所以很難。將一個重過五噸的動物全削成肉片,不但是對力量的把握要求甚高,對毅力的要求也是一樣。

我先將銀虎的肉用冰系魔法凍上一些,又不能凍的太硬,那樣削起來就容易碎,洗刷乾淨以後讓小惡魔拎着銀虎飛起來,飄在特製的大鍋上面,那上面有個高大可以調節的支架,將銀虎的肉掛在上面以後沙莉葉就拿出了一大堆的調料丟進鍋裏,然後眼巴巴地看着我,等我開始削肉。

我活動了一下手腳,五噸的肉,就算我是神仙也一樣會感覺累的,何況我對自己要求很高,一定要厚薄相同,大小相當,一氣呵成,不能斷不能停。


做到了準備工作,我眼看着銀虎,想象一下怎麼下刀,怎麼轉換,怎麼連接,怎麼分離骨肉。想象好了以後,我終於動了,一劍刺出,一劃,肉開,一挑肉片落入鍋裏,然後再一劃一挑,再劃再挑,又劃又挑……,肉片就象大片的雪花,紛紛揚揚,飄飄灑灑,不斷落入鍋裏。

沙莉葉也出手如風,下筷子如下雨,在鍋裏撈着肉片,安娜和克里斯蒂娜微笑着站在一旁看着我們比賽,是她吃的快,還是我削的快,結果當然是我贏,削就兩下就完成了,她卻伸手,撈住,夾回來,沾了調味品以後才放進嘴裏,當然比我要慢的多了。

當我收回劍以後,安娜就遞給了我一雙筷子,她才和我一起吃了起來,克里斯蒂娜早就不客氣地先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