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爲這個小插曲,隊伍暫時停了下來,菲爾德跟韓夢馨去給寧平幫忙了,石八方則拿出攜帶的食物生火準備做飯,剩下的林珂、喬嫣兒以及玄女則照顧着寶兒,不讓這個小傢伙亂跑。五歲的寶兒很乖巧,靜靜的坐在玄女的身邊聽玄女給她講過去發生在天宮界的故事。

玄女一邊給寶兒講故事一邊自己也在回憶過去的往事。講着講着,時間就不知不覺的過去了許久,直到石八方招呼衆人用飯,玄女才發現寧平等人早就忙完了自己的事情,都坐在自己的周圍聽自己講故事。

“抱歉,一時興起忘記時間了。”玄女歉意的對衆人說道。

“沒有關係的師父,聽了你講的我們也算是漲見識了。沒想到傳說中的天宮界是那個樣子。”寧平聞言連忙說道。

玄女微微一笑,看了看四周後傷感的說道:“再繁華又如何?看看現在天宮界的樣子,誰能想到它之前會是那樣的繁華。”

話音剛落,就聽石八方突然大喝一聲:“誰?!”衆人連忙向石八方看去,就見石八方盯着一處廢墟,寧平跟菲爾德使了個眼色,二人分左右向着那處廢墟包抄了過去。眼看距離廢墟越來越近,就聽一個顫巍巍的聲音傳來,“別,別動手,我,我沒有惡意。”

有人!?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按照玄女的說法,滅神大戰期間,天宮界的神魔關閉了通往天宮界的天梯以後,已經跟攻入天宮界的人類同歸於盡了,怎麼會還有人類的存在?難道是殘存人類的後裔?

想到這裏,衆人紛紛打量高舉雙手,一臉膽怯的走出來的一個人類。說是人類又有點不恰當,這個人類的身上似乎帶着一丁點的仙氣。半仙之體?不像!一般半仙之體都是很健壯的,但眼前這個人類卻瘦得就跟麻桿一樣。

“你是誰?”玄女按下內心的激動,儘量語調溫和的問道。

“我,我是住在這附近的人,我是來祭拜我父親的,我沒有惡意。”人類一邊說一邊悄悄的看石八方做好的飯食,估計是食物的香味把這個人給吸引過來的。寧平見狀拿過兩個饅頭遞給那人,開口問道:“生活在這裏的人很多嗎?”

“……”興許是這人餓極了,見寧平遞過來的饅頭,幾乎就是搶過去的往嘴裏猛塞。就跟十天沒吃飯一樣,一個饅頭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那人很顯然沒有吃飽,但卻沒有去吃另一個饅頭,反而小心翼翼的將剩下的一個饅頭放進懷裏,然後纔對寧平說道:“生活在這裏的人不多,除了我以外還有六個人,因爲食物的不足,其他人都分佈在別的地方。”

“那這裏一共有多少人你知道嗎?”寧平追問道。

那人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看放在不遠處的饅頭,寧平見狀笑道:“這樣吧,你回答一個問題,我給你一個饅頭,怎麼樣?”

“好。”那人毫不猶豫的點頭答道。

石八方見狀將剩下的饅頭端了過來,寧平拿起一個饅頭遞給那人,隨後說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那人接過饅頭,小心翼翼的將饅頭放進懷裏,然後答道:“具體的數目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所知道的,大概有五百人左右。”

“那你們是什麼來歷?”寧平問道。

那人接過饅頭,答道:“據我祖爺爺說,我們是當年攻入天宮界的人類的後裔,戰事結束以後,由於通往人界的天梯被毀,我們只能留在了這裏。”

“既然是人類,爲什麼會落到這步田地?”菲爾德不解的問道。這話問得也對,想當初人類可是連神都可以幹掉,再怎麼樣也不應該落魄成這樣呀。

聽到菲爾德的問話,那人嘆了口氣,答道:“我們也不想這樣的。聽我祖爺爺說,當年誰也沒有想到會被困在這裏,直到被困在這裏以後才發現,他們連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無法得到保證。這裏雖然可以開墾出良田,可沒有能夠播種的種子呀。萬幸那時候還有一些果樹被保留了下來,還有一些小動物存活。利用這些僅有的食物,我的祖爺爺跟他的同僚纔算是存活了下來。”

聽到這話,寧平等人釋然了。武力再強大,沒有食物也是會餓死的。天宮界的神魔是不需要食物的,所以天宮界也不可能有水稻、番薯之類的糧食種子。種植果樹、豢養小動物估計都是爲了觀賞所用,使用的可能性反而不大。不過常年吃果子……還真不是人過得日子。

“你說你是人類的後裔,那你的身上爲什麼會有一點仙氣?”玄女看着那人問道。

那人聞言下意識的擡手聞了聞,不解的說道:“什麼是仙氣?我怎麼沒聞出來?”

“……你的父母都是人類嗎?”玄女皺眉問道。

“哦,你是問這個呀。”那人一臉恍然的說道:“我聽我祖爺爺說過,他們殘存下來的人類雖然有男有女,但卻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爲了解決男女婚配問題,也爲了避免將來出現近親結婚的現象出現,沒有老婆的同伴就娶了當時被俘虜的天宮界的女子。”

“你說什麼?”玄女聞言大怒,怒視着那人喝問道。

那人被嚇了一跳,不過隨即鎮定的說道:“你幹嘛要生氣呀,我聽我祖爺爺說,當時他們是徵求了那些天宮界的女子以後才娶了她們的。而且娶了以後他們夫妻恩愛,生兒育女,跟你有什麼關係呀?”

“……她們可是天宮界的人,你們就那麼放心她們?”玄女沉默了一會,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好像並不大,我這樣擁有天宮界血統的人也沒有受到任何歧視呀。”

“沒有受到歧視?那你怎麼混成這樣?連飯都吃不飽?”寧平不相信的問道。

那人一聽連忙解釋道:“這事不怪別人,要怪只能怪我自己,因爲我自己的過失,把屬於我的果樹給燒掉了,結果沒了果樹,我也就沒了食物來源。好在我的鄰居對我很照顧,給了我樹苗,只是要等樹苗長大需要時間,在果樹開花結果之前,我也只能飽一頓飢一頓了。”

寧平聽後點點頭,又問道:“那你們就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裏嗎?”

“怎麼沒想過呢?只是怎麼離開呀?唯一可以離開的天梯已經被毀了,我們就像是被困在池塘裏的魚,除了苟延殘喘以外,一點辦法也沒有。”那人嘆了口氣後答道。

聽到這裏,寧平不由看了看玄女,而玄女也明白寧平想幹什麼,想了想後說道:“這事我做不了主,回頭需要徵求一下將臣的意見。”

“呵呵……師父一句話,那個將臣還不是立馬照辦。”寧平聞言笑着說道。

“去,不許胡說八道。”玄女瞪了寧平一眼說道。

寧平也不在意,笑着對那人說道:“你知不知道復活泉的下落?你要是願意帶我們去復活泉,那我們可以帶你們離開這個天宮界,重新回到人界生活。”

“就憑你們?”那人不相信的看着寧平說道。

“你覺得我們是怎麼來到這個被你們認爲沒有任何出路的地方的?”寧平微笑着問道。

那人聞言一愣,隨即猛然醒悟了過來。對啊,有來纔有去,有去纔有來。既然這些來自外界的人類可以到這個地方來,自然也就有辦法從這裏離開。一想到這裏,那人頓時忍不住激動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對寧平說道:“我知道復活泉在哪,我帶你們……不行,你們不能去復活泉。不是我不願意帶你們去,而是現在的復活泉那裏很危險,你們去了會沒命的。”

“那裏出了什麼事?難道你們都這樣還有心思戰鬥?”寧平皺眉問道。

“我們當然沒有心思戰鬥,但我們卻身不由己,如果不戰鬥,那我們就要完蛋了。”那人苦笑一聲說道。

“能具體跟我們說說嗎?”玄女出聲問道。

那人看了玄女一眼,輕聲說道:“其實事情也不復雜,復活泉是這裏唯一的水源,但如今水源卻被一頭惡龍給佔據了,爲了爭奪水源,我們也只能選擇戰鬥。”

“就不能一起使用嗎?”林珂忍不住問道。

“不能,我們也不是沒有提議過共同使用。只是那頭龍卻不同意,說什麼它的血統高貴,絕對不跟人類共用水源。”那人搖頭答道。

“那你們贏了嗎?”寧平問道。

“如果是我祖爺爺那時候,一頭龍根本就不叫事,但現在……”那人說到這裏,苦笑着搖了搖頭。 水,人類不可缺少的一種生存必需品。一個人不吃不喝七天會死,但如果不喝水,那三天就基本上要死翹翹了。所以當一頭龍佔據了復活泉這處天宮界唯一水源的時候,人類不顧雙方的力量差距,奮起反擊。只是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就如跟寧平一行人接觸的天宮界人所說,如果還是當年人類剛剛攻進天宮界那會,那一頭龍對人類來說不過是眼前的一盤菜,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人類依賴的重裝武器已經紛紛報廢無法繼續使用,人類的生活現在基本上已經後退到了男耕女織的時期,雖說可以依靠一些從重裝兵器上拆下來的材料製造冷兵器保護自己,但要對付龍這種生物卻又是不足的。而且隨着老一輩人的陸續死亡,大部分知識也在遺失,不是不想教,而是教了也沒用。倒不如多花點時間去尋找食物跟新的水源。當初就只顧破壞的痛快,誰又能想到最後自己會在被自己破壞的廢墟上生存繁衍?

重裝武器很強力,要不然也不會成爲人類發動滅神大戰的殺手鐗。但凡事有利就有弊,重裝武器的強力是建立在充沛的物資補充上的,缺少物資補充的重裝武器還不如一把菜刀帶來的實際作用大。生活在天宮界的人類現如今基本上對於重裝武器的印象都是從祖輩那裏聽來的,根本就沒有親眼見過。再加上生活的需要,昔日的重裝武器基本上也已經被拆卸的差不多了,也就只剩下一個空殼而已。對於這個結果,菲爾德跟喬嫣兒可以說是痛心疾首。作爲不是古武者也不是能力者的他們,研究的就是古代人類遺留下來的科技成果,但現在的事實卻讓他們大失所望。他們相信,如果自己能夠得到一個重裝武器,那對他們的研究一定會有極大的幫助,只是現在……唉……

“那個,你們要是真想要重裝武器,我倒是有個建議。”天宮界人白老七小聲對菲爾德跟喬嫣兒說道。菲爾德一聽這話連忙瞪着白老七問道:“什麼建議?”

“我記得以前聽人說過,在須彌山裏曾經出現過一個還可以活動的重裝武器,不過那個重裝武器似乎敵我不分,隨時會攻擊靠近的它的人……”

“須彌山在哪?”菲爾德一把揪住白老七的衣領問道。

“菲爾德,你冷靜點。”一旁的寧平看不過去的對菲爾德說道。菲爾德也醒悟到自己的無禮,連忙鬆開白老七的衣領道歉道:“抱歉,我有點激動了。請問,須彌山在哪?”

白老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條斯理的說道:“要我告訴你須彌山在哪也可以,不過你們要幫我們一個忙?”

“什麼忙?”對於白老七藉機提條件,寧平等人倒是沒有反感,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免費的午餐,別人沒有理由平白幫你忙,提出交換條件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要是覺得提出的條件不好你可以選擇討價還價或者不接受,卻沒有必要指責別人的道德有問題。

“請幫我們趕走佔據了復活泉的那頭龍。只要你們幫我們這個忙,我就帶你們去須彌山,擔任你們的嚮導直到找到那個重裝武器位置。”白老七聞言答道。

寧平等人相互看了看,在徵求了衆人的意見以後,寧平點頭對白老七說道:“好吧,我們幫你這個忙,希望你可以遵守你的諾言。”

“我發誓……”白老七連忙說道。

寧平擺了擺手說道:“不用發誓,誓言這種東西就是用來打破的。我們不需要你發誓,因爲我們既然可以幹掉龍,自然就可以幹掉你們。當然如果我們不幸落敗,你也就不需要遵守什麼諾言了。”

白老七:“……”

本來就是要去復活泉讓被石化的韓宇恢復正常,現在答應了白老七的要求,對寧平等人來說也不過是順手而已。而且不趕跑那頭龍,估計想要讓韓宇浸泡在復活泉裏估計也是一個問題,左右跟龍的一戰都是在所難免。

有了白老七的帶路,寧平等人這回倒是不用繼續走冤枉路了。一路上寧平等人遇到了一些跟白老七一樣的天宮界人,這些人的最大特點就是瘦,那苗條的身材足以讓身材肥胖者羨慕不已。卻不知天宮界人看着比他們強壯“肥胖”的寧平等人也是羨慕不已。

當他們得知寧平一行人要去復活泉找那頭惡龍的麻煩時,紛紛對着寧平等人肅然起敬。在天宮界人的眼裏,盤踞復活泉的那頭惡龍就是無敵的存在,遠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對付的,現在竟然有人想要主動去找惡龍的麻煩,這些人都是勇士!

對於準備去“送死”的寧平一行人,天宮界人在表示敬佩的同時,也紛紛回家拿出了鍋碗瓢盆,倒不是打算請寧平等人吃飯,而是打算趁惡龍對付寧平等人的時候,偷點泉水回家儲存起來。事實上天宮界雖然缺水,但也不像白老七形容的那樣嚴重,只有復活泉一處水源,只是復活泉的泉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罷了。在平日裏,天宮界還是會下雨的,只是什麼時候下就誰也說不準了。

對於天宮界人的打算,寧平等人倒是沒有往心裏去。現在說什麼都是白費,倒不如省點力氣一會對付惡龍。

一行人浩浩蕩蕩,越聚越多,直奔復活泉而去。動靜之大早早就驚動了待在復活泉裏的惡龍。一見這麼多人來找自己麻煩,惡龍也是有點心裏發憷。可復活泉是自己唯一的棲身之所,惡龍不想無家可歸,再加上之前的大獲全勝,惡龍有信心再一次將這些不自量力的人類趕跑。

當惡龍咆哮着竄出復活泉,懸停在半空中的時候,原先還覺得有便宜可佔的天宮界人立刻作鳥獸散,一轉眼就跑沒影了,就只剩下寧平一行人已經一地草鞋。

“哈哈哈……”惡龍見狀哈哈大笑起來。

“別笑了,笑得比哭還難聽,還好意思笑呢?”一聲不耐煩的輕喝傳進了惡龍的耳朵裏。惡龍低頭一看,是沒有跑的幾個人類。看這幾個人類的穿着跟其他人類不同,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不是說穿的不一樣你就多厲害的。

“渺小的人類,你竟然敢嘲笑本大爺?”惡龍怒聲咆哮道。

看着在空中做怒目狀的惡龍,寧平突然嘆了口氣。倒不是寧平覺得眼前這頭惡龍難以戰勝,實在是這頭惡龍的賣相不佳。不過想想也可以理解,在這個誰都吃不飽的天宮界,要是能找到一個體態豐滿的,那不是有病就是奇蹟。空中的惡龍體態修長,如果放直那就跟一根筆直的竹竿,實在是太瘦了。

“你身上有二兩肉嗎?”寧平揚聲問道。

這一問頓時就戳中了惡龍的痛腳,誰願意過頓頓吃水果,偶爾吃掉肉打牙祭的日子?可不這樣過又能怎麼過?這個天宮界就像是一座封閉的囚籠,裏面的生存資源就那麼多,吃完了就沒了,誰不是精打細算的過日子?

“嗷~”惡龍發出一聲怒吼,從天空直奔寧平俯衝了下來。

已經知道惡龍虛實的寧平一邊朝前走一邊提醒菲爾德等人不要出手,當一人一龍相會的一霎那,也不見寧平有什麼動作,惡龍突然發出一聲悲鳴,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滑出去老遠。

“……可惡……”惡龍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卻不料還沒等它站起來,一個女子站在了惡龍的眼前,輕聲對惡龍說道:“變化成人型,這樣說話有點不方便。”

“哼,你算什麼東西?既然敢命令高貴的……”

“啪~”不等惡龍把話說完,玄女一巴掌就扇了過去,惡聲惡氣的喝道:“老孃叫你變化成人型,你這個兔崽子沒聽見是不是?”

惡龍被打懵了,跟着衆人沒有逃走的天宮界人白老七也看傻眼了,他萬萬沒有想到,之前看上去端莊典雅的玄女竟然會有如此暴力的一面,一瞬間白老七有種幻想破碎的感覺。

有些人就是賤骨頭,好說好道的不聽,一巴掌過去就老實聽話了。這頭惡龍雖然不是人類,但很顯然也有這種賤性。原本還想要表現一下自己的威武不屈,但在玄女幾巴掌過後,惡龍眼淚汪汪的屈服了。流眼淚不是懺悔自己的過去,而是玄女下手太重,惡龍太痛了。

“哭什麼哭?不許哭!”玄女惡聲惡氣的喝道。嚇得已經變化成人型的惡龍立刻哽咽着收了聲。

變化成人型的惡龍看外形也就跟人類中的五歲小孩差不多。如果不知情的看到了,還會以爲是玄女這個成年人在欺負小孩子呢。

誰也沒有想到看上去龐大的惡龍變化成人型以後會變成一個小孩子模樣。寧平不打算參與審問的事情,看惡龍好像挺懼怕玄女的,就把審問的工作交給玄女來做的。在玄女的巴掌威脅下,惡龍老老實實的交待了自己的來歷。惡龍是在五年前從一顆龍蛋裏孵化出來的,在孵化出來以後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每天飢一頓飽一頓的頑強活着,直到佔據了復活泉,情況才總算是好了一點。

“你殺過人嗎?”玄女沉聲問道。

“沒有,我不敢。”惡龍連忙答道。

聽到這話,玄女扭頭去看白老七,白老七見狀連忙答道:“它沒說錯,我們以前組織的討伐隊的確沒有人員傷亡。”

玄女聽後點點頭,又問惡龍道:“對於以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不知道。”惡龍搖搖頭答道。

玄女見狀心裏暗暗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如果無處可去,那就跟着我好了。”

“跟着你?”惡龍有些畏懼的看了玄女一眼,腦海裏不由得開始幻想跟着玄女以後的悲慘生活,連忙搖頭拒絕道:“謝謝你的好意,不用了。”

“唔?爲什麼不用?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你就跟着我。”玄女眉頭一皺,直接決定道。惡龍聽到這話都想要哭了,眼珠轉了轉後指着寧平問道:“我跟着他行嗎?”

“不行!我說要你跟着我就跟着我,再敢廢話小心我揍你!”玄女兩眼一瞪,衝着惡龍威脅道。

惡龍委屈的閉上了嘴,不敢再言語了。

見審問告一段落,惡龍的問題已經解決,寧平提議立刻開始讓石化的韓宇恢復正常。對於這個提議,衆人沒有反對。本來大家來這裏的目的就是這個。爲了避免遭到天宮界人的反對,玄女對白老七說道:“你回去找幾個你們那裏管事的人過來,我要跟你們商量一下帶你們離開天宮界的事情。”

“真,真的願意帶我們離開這裏?”白老七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趕緊去吧,趁着我們現在還沒有反悔。”

“好,好,我馬上就回來。”白老七一邊答應一邊轉身就跑,不一會的工夫就沒影了。打發走了白老七,寧平等人擡着石化的韓宇來到了復活泉邊。

說是泉,其實用湖來稱呼更加的確切。站在湖邊,玄女感概的說道:“以前這裏可沒有這麼大,也沒有這麼荒涼。三才,你平時就待在哪?”三才是玄女爲惡龍起的名字,只是當玄女看到三才圍着寶兒轉的時候,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因爲看上去年紀相仿,寶兒對三才很友善。爲了表達對三才的好意,寶兒拿出了自己的零食,打算跟三才分享。對於食物,三才是一點免疫力都沒有的,在寶兒的零食攻勢下,沒有一會的工夫就變成了寶兒的跟班,至於真正的主人玄女,那個暴力女人三才是打算能躲多遠躲多遠。只是主人召喚,三才卻不敢不聽,磨磨蹭蹭的蹭到玄女的身邊,低頭不語。玄女見狀沒好氣的數落道:“沒出息,一點零食就把你給收買了?”

“……我餓嘛。”三才小聲答道。

玄女聞言一怔,飢餓這種感覺自己原本並不知道,但在滅神大戰爆發以後,神魔被打下了神壇,身體的構造似乎也開始出現了變化,變得越來越接近人類,也開始需要補充食物獲取能量。不過在接受了將臣的照顧以後,自己還真沒有餓過幾次。想到這裏,玄女看向三才的目光變得溫和了一些,只是三才卻被嚇了個半死,以爲自己的主人是準備教訓自己。

“以後你不會再餓肚子了,我保證。”玄女一臉鄭重的對三才保證道。只是此時的三才卻只想着玄女別揍自己就可以了。對於玄女的保證,三才沒有往心裏去。見三才不大相信自己的話,玄女拿出自己的乾糧遞給三才,叮囑道:“慢點吃,不要噎着。”

三才手裏拿着食物,愣愣的看着玄女向寧平等人那裏走去,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才,你怎麼了?”寶兒走過來問道。

“寶兒,主人給我吃的東西。”

“……這有什麼奇怪的嗎?你不是一直喊餓嗎?”寶兒不解的問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她怎麼會給我食物,那她自己要是餓了怎麼辦?”

負責照顧寶兒的林珂柔聲對三才說道:“三才,師父不是你想的那樣可怕,她其實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以後你跟她時間長了你就明白了。”說完林珂拉着寶兒向韓宇那邊走去,寶兒回頭衝發呆的三才喊道:“三才,快點過來。”

三才聞言愣了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食物,邁步跟了過去。

石化的韓宇已經被放在了復活泉中,可在衆人期待的眼神注視下,韓宇的石化卻似乎壓根就沒有一點恢復的跡象。雖然也想到了這種可能,但當真的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林珂的眼淚還是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別傷心,這個方法不行咱們再想別的辦法,總有辦法讓韓宇這臭小子恢復過來的。”玄女見狀不忍心的安慰林珂道。

只是不勸還好,這一勸更是讓林珂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在林珂的要求下,衆人紛紛退後,讓林珂獨自跟石化的韓宇待上一會。坐在湖邊,懷裏抱着冰冷的石頭韓宇,林珂忍不住想起了自己以前跟林珂獨處時的時光。那時候的韓宇總是喜歡時不時的佔自己一點便宜,然後看着自己羞窘的樣子傻笑。可是現在……想到這裏,林珂的眼淚又一次忍不住流了出來,滴在了石頭韓宇的臉上。

“唉~韓宇,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恢復正常,即便付出任何代價我也在所不惜。”林珂柔聲發誓道。

話音剛落,復活泉的中心位置突然水面翻涌,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水裏冒出來似的。一直關注着這邊動靜的寧平等人見狀立刻衝了過來,將寧平跟石頭韓宇保護了起來。

湖水兩分,一個身穿黑袍的老頭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就見他腳踩湖面,一臉猥瑣的看着林珂問道:“你剛纔的誓言是真的嗎?只要可以讓你的心上人恢復正常,你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我願意。”不等寧平等人阻止,林珂立刻毫不猶豫的答道。

“好,好,那我可以幫你讓你的情郎恢復,但你要答應嫁給我,陪我在這裏過完一生。”老頭滿臉帶笑的對林珂說道。

這回不等林珂回答,寧平等人勃然大怒,菲爾德取槍瞄準了老頭,寧平跟石八方更是分左右向着老頭飛撲了過去。只是老頭十分狡猾,一見寧平等人行動,隨即縮進了湖裏,任憑寧平如何叫罵,就是不再露頭。

“不要罵了,省點力氣。”玄女臉色鐵青的阻止寧平等人道。

寧平聞言看着玄女問道:“師父,有辦法把那個老不修從湖裏弄上岸嗎?”

“……容我想想。”玄女皺眉答道。

那個躲在湖裏的老頭玄女知道,應該是復活泉的泉神。玄女估計,剛纔之所以不能讓韓宇恢復正常,十有八九也跟這個泉神有關。還真是應了一句古話,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以前在天宮界不值一提的泉神現如今也抖起來了。竟然會提出想要讓林珂嫁給他這種非分的要求。

就在玄女感慨泉神的墮落時,寧平等人也在商議對策。說實話,寧平並不是很看好玄女,倒不是寧平不尊重玄女這個師父,而是寧平始終覺得,像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將臣更有把握一些。不過眼下將臣正在開啓的空間門附近等候,並沒有跟過來。想到這裏,寧平將石八方給拉到一邊,低聲嘀咕了幾句。

“能行嗎?”石八方擔心問道。

“放心,準行。你早去早回。”寧平自信的對石八方說道。石八方見狀也知道多說無用,現下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從寧平點了點頭後轉身離開了大隊。此時韓夢馨等人正在安慰林珂,順便看着林珂不讓林珂亂來,沒有注意到石八方的離去。三才倒是看到了,不過他是初來咋到,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三緘其口保持了沉默。

對於泉神的條件,寧平等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的。因爲如果韓宇恢復過來以後發現林珂爲了救他而嫁給了那個老不修,恐怕當即就會暴走。到時候會幹出什麼事來那是誰也不敢保證的。但林珂卻一心想要救韓宇,爲了防止林珂做出傻事,韓夢馨跟喬嫣兒可以說是寸步不離,更拉着寶兒跟三才圍着林珂說話,不給林珂安靜的機會。

“師父,想出主意了嗎?”寧平低聲問玄女道。

玄女聞言搖了搖頭,如果自己還有原先的法力,那一個泉神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可如今……

見玄女束手無策,寧平也有點失望,不過隨即便不失望了,指着玄女身後笑道:“師父,你看誰來了?”

玄女不解的回頭看去,就見身後不遠處一陣塵煙滾滾,將臣大步流星的直奔自己這邊衝了過來,在他身上似乎還掛着一個人,看上去像是石八方。

……

在玄女面前一個急剎車,將臣不等玄女說話,一把將玄女抱在了懷裏,緊張的叫道:“玄女,不許嫁人,你要嫁只能嫁給我。”

玄女先是被將臣的舉動給嚇了一跳,隨即臉色通紅的用力掙扎想要擺脫將臣的摟抱,卻不料這回將臣抱得死緊,玄女根本就掙脫不了。無可奈何的玄女只能氣憤的對將臣吼道:“你放開我!”

“不放!”

“你放開!”

“不放!你要嫁人就只能嫁給我!”

“混蛋!誰說我要嫁人了?”

“……你不打算嫁給那個狗屁泉神?”將臣聞言一愣,試探的問道。

“放屁!老孃眼再瞎也不會嫁給那種老不修!”

一聽這話,將臣的心裏頓時一鬆,不過看了一眼被自己抱在懷裏的玄女,便故意裝糊塗的說道:“那我怎麼聽八方說有人要嫁人?”

“唉~事情是這樣的,那個泉神提出條件,要讓韓宇恢復正常就必須讓林珂嫁給他,可這種條件我們怎麼能答應,這不正在商量怎麼把那個老不修從湖裏抓上來。……混蛋!還不放開我!”

聽到這話,將臣用力抱了抱玄女,隨後鬆開玄女說道:“這事交給我來處理,那個老不修竟然敢威脅我的玄女,我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混蛋!誰是你的玄女?”玄女瞪眼喝問道。

對於玄女的問題,將臣呵呵一笑,走向湖邊。玄女見狀忍不住瞪着一旁的寧平問道:“是你的主意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