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爲秦巖想知道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秩序,他如果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秩序,以後絕對是寸步難行。

秦巖念動咒語,將手放在了趙王爺的頭頂上,魂力立即通過秦巖的手掌鑽進了秦巖的腦海中。

趙王爺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敢對他搜魂。

趙王爺先是楞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姬寧,你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你居然敢對我搜魂,以你天仙中期的實力那簡直就是找死,我告訴你,你必然會被我反噬!”

趙王爺念動咒語,催動身上僅有的魂力開始反抗,他準備讓秦巖走火入魔!

秦巖沒有理會趙王爺的話,只是慢慢的將魂力一點一點的輸送進趙王爺的腦海裏。

這一刻在趙王爺的腦海裏,秦巖的魂力就像漫山大水一樣,只不過這大水流動的很緩慢,一點一點的吞噬着趙王爺的腦海。

而趙王爺的魂力就像是湍急的小溪,不停的攻擊着秦巖的魂力。

但是無論趙王爺的魂力怎麼攻擊,都顯得軟弱無力。那感覺就像是雞蛋在和石頭碰一樣。

每次碰到秦巖的魂力,都被撞的稀碎。

不過趙王爺依舊再次聚集魂力攻擊秦巖,希望可以將秦巖的魂力趕出去。

如果秦巖的魂力被趕出去,秦巖必然會被反噬,到時候即便秦巖不死也會被重傷。

隨着時間的流逝,秦巖的魂力先是佔據了趙王爺腦海的二分之一,然後是三分之二,最後是五分之四。

眼看就要將趙王爺的腦海全部佔據,趙王爺準備孤注一擲,即便毀掉自己的記憶也不讓秦巖得到。 可是就在趙王爺動了這個心思的時候,秦巖似乎看出趙王爺的意圖,他的魂力在剎那間佔領了趙王爺的全部腦海。

趙王爺的雙眼頓時陷入了一片迷茫,就像癡呆了一樣。

看着趙王爺呆滯的雙眼,秦巖冷笑起來,並且趕快抽取趙王爺的記憶。

不一會兒,趙王爺的記憶就像潮水一樣擁進了秦巖的腦海。

由於趙王爺的記憶太多了,秦巖感覺到自己的腦海快被撐爆了。

這種感覺特別像吃飽了飯,又塞進去兩個饅頭。

秦巖鬆開自己的手慢慢站起來,儘量讓自己的腦海舒服一些。

九窈看出秦巖有點不舒服,她跑到秦巖的身邊,挽住秦巖的胳膊:“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秦巖搖了搖頭,說:“沒事!你們趕快整頓人馬,我休息一會兒就好!”

但是大家都沒有動,安靜的看着秦巖。

秦巖爲了吸收掉趙王爺的記憶,他盤腿坐下,催動魂力,在全身上下慢慢運行。

經過十幾分鐘的運行,秦巖覺得舒服多了,他站起來對大家說:“我沒事了,你們各忙個的去吧!”

一天後,秦巖來到了趙王爺的王城。

王城的百姓列隊歡迎秦巖入城。

秦巖特別好奇,爲什麼王城的百姓對他這麼友好。

當秦巖走進王府中,坐在趙王爺的寶座上,心中感慨無比。

秦巖原本想用三年的時間坐在這個位置上,但是現在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坐到了這個位置上。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蹟。

這也與趙王爺突然對秦巖下手有關。

如果趙王爺不對秦巖動手,說不定秦巖會按照原先的計劃先打倒安陽侯,然後慢慢發現,再打倒安國侯,最後再和趙王爺決一死戰。

不過秦巖覺得這樣也好,早一點將趙王爺趕下臺,早一點了了心願。

秦巖此刻也有一些忐忑,畢竟仙皇還沒有任命他。

“掌教,你準備什麼時候上報你的事情?”高長老來到秦巖身邊問。

撒旦老婆冷冰冰 按照規矩,秦巖殺了趙王爺後,他要立即上報給仙皇,否則仙皇怪罪下來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秦巖沉吟了片刻對高長老說:“我好好想想!”

秦巖現在不想上報仙皇,如果上報,他就要去皇宮述職,可是他覺得以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全身而退。

當然了,這是在仙皇對他不利的情況下,不過秦巖也不知道仙皇會不會對他不利。

爲了安全起見,秦巖肯定要留一手。

萬一仙皇要對他不利,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現在秦巖準備回到安國城,去探索那塊禁地。

那塊禁地藏着太多的祕密,特別是那些靈花靈草。

如果他可以得到靈花靈草,秦巖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提升起來。

如果秦巖能提升到天仙后期,到時候他就可以和天仙巔峯高手相媲美了,而仙皇正是天仙巔峯高手。

“高長老,你過來!”秦巖對高長老招了招手。

高長老走到秦巖的身邊。

“你們最近留在這裏,我去一趟安國城!”

“掌教,你去安國城幹什麼?”高長老非常詫異,不明白秦巖要幹什麼。

“我去辦點事。”秦巖沒有對高長老說實話,怕高長老他們擔心自己。

狐小仙特別聰明,再加上狐小仙知道安國城外有禁地,因爲秦巖之前和她瞭解過。

狐小仙立即大聲問:“秦巖,你是不是準備去那個禁地?”

既然狐小仙已經猜到了,秦巖覺得沒有必要再隱瞞下去:“不錯,我準備去禁地看看,如果我們能把靈花靈草移植出來,我們就有依仗了,到時候我晉升到天仙后期,我再幫你們晉升到天仙中期,我們就不怕仙皇了!”

現在以秦巖他們的實力還是太差了,他們的整體實力連一個王爺都達不到。

其實他們的實力只相當於兩個侯爺的實力,所以他們與仙皇根本沒法比。

這也是秦巖現在正在考慮的事情。

如果仙皇要對他們不利,他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等死。

“秦巖,我和你一起去吧!”狐小仙不放心秦巖。

聽到狐小仙這樣說,九窈也對秦巖說;“秦巖,你上次不是答應我們了嗎?讓我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九窈同樣非常擔心秦巖,因爲那個地方太詭異了。

高長老聽到狐小仙和九窈的話,立即擰起了眉頭,他覺得那個地方肯定驚險無比,否則九窈和狐小仙不會這樣。

他想了想說:“掌教,不如這樣,讓秦昌齡留下來,我們陪你一起去。”

高長老覺得讓他們一起去禁地,如果遇到突發事件他們還可以互相照看。

秦巖搖了搖頭說:“不行,你們去了只會給我添亂,還是我自己去吧!”

不過秦覺得巖緊接着又說:“這樣,小仙和我去吧,你們其他人都留在這裏。”

狐小仙在小世界的時候,妖族森林裏也有這樣的禁地,狐小仙去了也許能幫上忙,但是高長老和九窈就算了,畢竟那個地方不是普通的地方。

特別是高長老,現在高長老的實力只有天尊巔峯,天尊巔峯在那個地方根本沒有自保的能力,所以秦巖覺得高長老最好不要去。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聽說秦巖要讓自己去,狐小仙特別高興,但是九窈和高長老就有些不高興了。

秦昌齡笑着說:“你們別爭了,還是聽秦巖的吧,他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在秦昌齡看來,秦巖做事情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而且這麼多年以來,秦巖每次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確的,所以秦昌齡比較相信秦巖。

屍皇也非常同意秦昌齡的話,他點了點頭說:“我也覺得秦巖做事沒有問題,你們還是不要爲他擔心了,他是不會隨便去冒險的。”

既然屍皇和秦昌齡都這麼說了,高長老和九窈對視了一眼,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帶着狐小仙離開了王城,騎着靈馬直奔安國城。

與他們隨行的還有卞良虎和童貫。

不過卞良虎他們不是和秦巖他們去探險,而是回建安城和南陽城去鎮守城池。 這個時候正是城池最空虛的時候,千萬不能因爲這件事情而耽擱了城池的防護。

經過七八個小時的長途跋涉,秦巖和卞良虎他們來到了安國城。

卞良虎他們在安國城整頓了一下人馬,然後兵分兩路,一路去了建安城,一路去了南陽城。

而秦巖和狐小仙則直奔之前的禁地。

來到禁地外圍,秦巖看到婉君站在禁地的邊上。

秦巖走上前,好奇的問:“婉君,你怎麼在這裏?”

秦巖他們去王城的時候並沒有帶上婉君,婉君一直留在安國城。

婉君轉過頭向秦巖看去:“巖哥,我就知道你要來這裏,所以我在這裏等你,我之前和我父親來過這裏,我也許能幫到你。”

聽到婉君的話,秦巖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沒有想到婉君來過這裏。

不過一想到婉君的父親曾是上一任安國侯,他就釋然了,作爲本區域最高長官,遇到這種地方肯定是想進去探索探索的。

“哦,你們什麼時候去過?裏面危險嗎?”不等秦巖說話,狐小仙好奇的問。

狐小仙最擔心的就是禁地裏面的安危,狐小仙現在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她只擔心秦巖的安危,因爲他現在愛秦巖帶到了極致。

婉君想了想說:“怎麼說呢,裏面危險也不危險,危險的是裏面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可以吸走人們身上的魂力,我父親大概被吸走了五分之一的魂力,然後我父親就帶着我出來了,所以我覺得很危險。我說不危險是因爲裏面沒有任何其他的生物,你進去了不會有人攻擊你,所以還算是安全吧!”

聽完婉君的話,狐小仙點了點頭,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她就怕裏面有不乾淨的東西,那樣的話他們進去了肯定會有危險,如果只是吸引魂力,當他們覺得不被吸魂力的時候,他們完全可以出來。

狐小仙對秦巖說:“秦巖,既然這樣,咱們就進去吧!”

秦巖準備先進去看看,秦巖一把抓住狐小仙:“還是讓我先來吧!”

秦巖腳尖點地,然後落在了洞口的邊上。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魂力開始飛速的向外溢出,那感覺就像有人從他的身上抽絲一樣。

狐小仙和婉君對視了一眼,他們對視了一眼,同時腳尖點地飛身而起,落在了秦巖的身邊。

她們也感覺到有人好像從他們的身上吸魂力。

狐小仙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情況,她轉過頭對婉君說:“真是奇怪,居然還有這種情況,我以前都沒有遇到過。”

婉君笑着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什麼都會發生的。”

“你們兩個跟好了,不要迷了路,下面很黑。”秦巖說完話跳進了大洞裏。

隨着越往下走,下面光線越暗,直到秦巖都有些看不清。

就在這時,秦巖念動咒語對着身邊指去。

“嗖嗖嗖”,秦巖身邊接連閃現出十五跟紅燭,每一根都點燃了。

其中七跟懸浮在秦巖的頭頂上,另外八根環繞在秦巖的四周,將秦巖的前後左右照的通透明亮。

狐小仙和婉君也跟着跳下來,跟在秦巖的身邊,她們向下墜落了大約幾秒鐘就落在了地上。

不過落在地上後,秦巖發現自己的魂力往外泄的速度快了好幾倍,在上面的時候就好像有人往外抽絲一樣。

但是到了下面就好像有人在身上按了水龍頭一樣,他的魂力就像自來水不停的往外流。

他對狐小仙和婉君說:“你們站在這裏不要動。”

說罷,秦巖向前走去,前面有好幾種靈花靈草。

秦巖能感覺到它們的魂力比那些赤尾花濃郁的多,而且秦巖估計用這些靈花靈草肯定能煉製出完美的丹藥。

秦巖伸出手抓住其中一株靈花的根徑向外拔。

但是令秦巖驚訝的是,這株靈花就像是在地面裏面抓住了東西一樣,剛開始居然拔不出來。

秦巖念動咒語,施展出渾厚的魂力纔將這株靈花拔了出來。

在拔的過程中,秦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魂力拼命的往外流失。

好在秦巖只用了幾秒鐘就將靈花拔了起來,流失的魂力並不多。

秦巖拔完這株靈花,就開始拔其他的靈花靈草。

這一次秦巖學乖了,一出手就催動全身的魂力,這樣他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將靈花靈草拔出來,也就保存了身上的魂力不被靈花靈草吸走。

不一會兒,秦巖就拔了上百株靈花靈草。

狐小仙和婉君看到這裏也想幫助秦巖,她們走上前想拔靈花靈草。

秦巖說:“你們不要動,以你們的魂力,一會就會被吸乾,這裏由我來就行了。”

可是狐小仙非常擔心秦巖,她不聽秦巖的勸告,伸出手向一株靈花靈草拔去。

緊接着狐小仙發現當她抓住靈花靈草的時候,她的手就像絕堤的閘口一樣,魂力拼命的往外狂涌而出。

狐小仙想鬆開手,但是她發現根本無法鬆開手,她的手就像被靈花靈草粘住了一樣。

看到狐小仙的樣子,秦巖無奈的嘆了口氣,身形一閃落在了狐小仙身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靈花靈草拔了下來。

直到此刻狐小仙才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果真不能拔這些靈花靈草。

秦巖苦笑起來:“你怎麼不聽我的話呢?你現在只是天仙初期的實力,根本無法拔這些靈花靈草,而我是天仙后期的實力,即便如此,我在拔這些靈花靈草的時候依舊會被吸走龐大的魂力,可想而知,這些靈花靈草是多麼的恐怖,你們就在旁邊看着我就行了!”

緊接着,看着自己秦巖又覺得讓她們現在旁邊也不太妥當,因爲她們即便站在自己旁邊,魂力也在不停的流失,還不如讓他們離開禁地,到外面等自己。

秦巖想到這裏,對她們倆說:“你們現在離開這,到外面等我,我一會就上去了!”

狐小仙第一個搖頭:“不行,我們不能拋下你,萬一有危險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