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這兩架具備垂直起降功能的戰機,哪怕它們的速度不是最快,張昊也最先修復了它們,並且所有收集來的零配件都是給它們準備的,畢竟超音速戰機可不方便張昊的一鍵換機。

張昊先去了一趟安達爾,收走了倉庫區的物資。 《觸不可及》正式定檔后,電影的幾位主要演員便進入了一段忙碌的宣傳期。

因為《我是傳奇》的後期製作還沒有結束,方遠倒是可以偷懶了,不用參加這些線下的宣傳活動,偶爾接個記者專訪、微博發點拍攝花絮之類的就行了。

很快,時間來到7月24日。

明天是《觸不可及》公映的日子,電影的首映禮則是定在了今天的下午。

場館入口處已經鋪好了紅毯,各路明星的粉絲還有各家媒體的記者守在紅毯兩側翹首以盼。

下午六點半,隨著第一個明星的出場,紅毯儀式正式開始了。

李威、吳立、韓揚……各路大牌明星輪番登場,引得粉絲尖叫連連,閃光燈更是從沒停過。

這些人中,有的是曾經和方遠合作過,有的是遠程影視旗下的藝人,還有的純粹是想結交一下方遠,來捧捧場,看能不能趁機和方遠接觸,如果能拿到一個角色,那就再好不過了。

遠程雖說之前衰落了幾年,不過畢竟是國內一流的影視公司,人脈還是有的,再加上方遠如今在影視圈中的地位,所以今晚走上紅毯的大明星還真是不少。

這也導致了現場的歡呼聲出奇的高,從紅毯儀式開始,激動的粉絲們便沒停下來過。

就連見多識廣的記者們也是嘖嘖稱奇,文藝片辦首映禮的本來就少,還能有這麼多大牌明星前來捧場的,估摸著也只有方導了吧。

此刻,一直被記者們念叨的方遠正坐在車的後排,透過車窗欣賞著紅毯方向的熱鬧景象。

很快就要輪到他出場了,車輛距離紅毯並不遠,所以雖然關著車窗,但人們的歡呼聲還是傳到了他耳朵里。

真是熱情啊。

聽著此起彼伏、毫無間隙的歡呼聲,他心裡如是想到。

車輛後排的另一邊還坐著一個人。

張凱側著頭,眼睛盯著窗外的景象,神情顯得很是專註。

正逢一個帥氣男明星出場,當車門打開,明星從車上緩步走下來的時候,伴著人們的高呼,紅毯兩側無數的閃光燈同時亮起。

一陣強烈的閃光,把現場照得如同白晝,僅是餘光,便已波及到了車上的張凱。

光線的刺激,使他微微眯起眼睛,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這樣的場合,他以前只能隔著電視屏幕看到,如今卻身臨其境,馬上更是要親身走上紅毯,將自己置身於人們的目光和呼喊聲中,還要直面那些足夠讓人短暫失明的耀眼光線。

從未經歷過這般狀況的張凱,理所應當的感到有些緊張起來。

看了一會,方遠收回目光,側目打量一下張凱,見他嘴唇微抿,身體坐得筆直,雙手不時緊握又鬆開。

不用問也知道,他現在肯定緊張著呢。

方遠笑著問道:「張凱,怎麼樣,拍完《觸不可及》之後,接到什麼新的角色邀約沒有?」

「啊。」聽到聲音,張凱回過頭,意識到方導是在跟自己說話以後,想了想,回答道:「周哥前些天幫我接了一個男二號,等《觸不可及》的宣傳期結束,就要進組拍攝了。」

周哥指的是他的經紀人。

「男二號啊。」方遠點了點頭,問道:「是電影還是電視劇?」

「電影。」說話間,張凱伸手扯了扯西裝下擺,他還真有點不適應這樣的裝扮,「是部喜劇電影,我在裡面演男主的朋友。」

「哦,這樣啊。」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就這麼閑聊起來。

沒過一會,車輛在紅毯入口處停住了。

司機的車技不錯,車門不偏不倚正對著紅毯。

一旁的工作人員走過來,拉開了車門。

方遠和張凱一前一後的走下車,站定后,朝著左右兩側的人群揮手,向粉絲打招呼的同時,也給記者們一點拍照的時間。

方遠剛一下車,人群又一次躁動起來。

經過《颶風營救》上映以及《演員的誕生》熱播之後,他的知名度和人氣迅速上漲,如今就算跟某些一線明星比起來也是毫不遜色。

「方導!!」

「方遠,我愛你!」

「方導,看這邊好嘛。」

除了吶喊,粉絲們還不停揮舞著雙手,有的還舉著寫有「方遠」字樣的燈牌,活脫脫一副為偶像應援的架勢。

稍微站了幾秒鐘,方遠和張凱邁步走上紅毯。

其實一般走紅毯都是男女搭配,奈何《觸不可及》劇組裡女演員太少了,而且一是沒有大牌女星,二是女演員的戲份都不是很重。

誰來和方遠搭都有些不合適,所以乾脆就讓導演和男主演一起出場了,順便還能讓張凱蹭一蹭方遠的人氣。

排在他倆前面入場的是柳冰,這時已經走過紅毯,來到場館的入口處了。

聽見身後陡然爆發的歡呼聲,她停下腳步,往後看了看。

正好看見方遠下車的那一幕。

柳冰下意識的開始比較起來,和自己走紅毯時相比,人群的吶喊聲還有閃光燈的密集程度都提高了不少。

意識到這一點后,她忍不住跺了跺腳,高跟鞋踩在堅硬的地面上,發出「噠、噠」的聲音。

方導這個大豬蹄子,當初明明說好了,只要有合適的角色就會優先考慮自己的。

可是自從《返老還童》之後,方導這都拍了幾部電影了,自己卻一個角色都沒撈著。

唯一能和他扯上點關係的,只有《我是傳奇》的女主角,偏偏戲份還沒多少,只能說是聊勝於無。

《我是傳奇》能不能火還不知道,可就算火了,跟自己這個戲份極少的女主角好像關係也不大。

想到這裡,柳冰的心情頓時不怎麼美妙了。

在《返老還童》上映之後,她不僅名氣大漲,還拿到了金牛獎的影后,成功晉級了一線女星。

有顏值有演技、有人氣有獎項,按理說,她不會缺少好的角色邀約,本來是該越來越紅的。

可是也不知道怎麼了,她選片的目光似乎出現了問題,連著拍了兩部電影都不溫不火的。

雖說人氣下滑得不嚴重,還穩穩的處在一線女星行列里,可也只是一線末尾。

按她和經紀人原本的預想,在拿到金牛獎影后的稱號之後,就該趁熱打鐵,一舉衝上一線女星中游的。

結果一年多時間過去了,她還是在原地踏步。

在競爭激烈的娛樂圈,不進步就等於退步。

正因如此,柳冰現在急缺一個好的角色,以便鞏固人氣。

於是乎,在看見方遠以後,她頓時來了主意。

等方導有了新電影的計劃之後,自己可得努力爭取一下,最好是能成功拿到一個角色。

對,就是這樣。

打定了主意,柳冰重拾精神,轉過身,朝著場館內走去。

另一邊,方遠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惦記上了,還在從容的走紅毯呢。 待到晚飯時分,團兒才終於端著燒雞和酒回到厲南凰房中。

「老大,我回來晚了,不好意思哈,湊合吃點唄。」

「就給我吃這個啊?」

厲南凰一看就知道團兒忘了做飯,直接拿破風營里打秋風得到的燒雞和燒酒來應付自己。

厲南凰一臉嫌棄地撩起袖子,伸手撥了撥盤子裏的燒雞。

呃……真的好油膩啊,晚飯吃這個,怕是能胖上好幾斤吧?

自顧自埋頭翻看燒雞的厲南凰,完全沒有看到團兒看到她時激動的閃閃發光的眼睛。

「哇,老大,你今天美呆了!」

「你說這個嗎?蘇繁煙剛才來過,送了件衣服,順便幫我梳了個頭,化了個妝。你好好研究研究,等我們回蘇暮城的時候,一定得一模一樣。」

厲南凰甩了甩衣袖,扯了扯裙子,低頭打量了一番自己,對團兒的讚歎不以為意。

「什麼鬼?穿這麼漂亮就是給我做個參考?」

團兒一臉被雷劈過的樣子。

老大,女為悅己者容啊,你穿這麼漂亮,你就蹲家給我看啊?你去找山裏泡啊!

「是啊,這個很重要的,我進城就指望這套裝扮跟蘇繁煙互換身份,偷天換月了,我先把嘴上的胭脂擦掉哈,吃飯不方便……」

厲南凰說完就要動手擦嘴上的胭脂,嚇的團兒一把抓住她的手。

「不要!不許動!」

「幹嘛?我要吃飯啊!」

厲南凰一臉不爽地瞪着團兒。

「你不是跟蘇繁煙商量好回京互換身份了嗎?好歹也該去跟山裏泡說一聲吧?走走走,我們這就上山,你們邊吃邊聊。」

團兒不管三七二十一,扔下燒雞和酒,就拖着厲南凰往山上飛。

好歹學了幾個時辰的輕功,再菜,起碼也比走路強吧。

厲南凰跟着團兒磕磕絆絆地飛到蕭青冥的居所外,暈得站都站不穩。

「蕭公子,我家老大有話跟你說!」

團兒不等厲南凰站穩,就甩開她,開始拍門。

本就暈頭轉向的厲南凰,突然失去團兒的扶持,虛浮的腳步一下子踩到裙角,整個人都向緊閉的房門倒去。

本以為可以藉助房門的阻擋,穩住身形,誰知道門應聲而開。

厲南凰與開門出來的蕭青冥撞了個滿懷,被他本能地扶住厲南凰的腰身。

一邊看戲的團兒激動地在心裏搖旗吶喊:對,就是這樣,四目相對,含情脈脈,老大加油,你可以的!你看山裏泡的眼神……

呃……好像哪裏不對耶,山裏泡的眼神好凶啊!

團兒還在思考劇本是不是搞錯了的時候,蕭青冥直接鬆手,把厲南凰摔在了地上。

「喂!蕭青冥,你有沒有風度啊?!我家老大穿這麼漂亮來找你,你就把她扔地上?!」

團兒氣炸了,這個山裏泡有病吧?!

「當真是為了我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