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贏柒城站在樹底下。

被樹榦擋住了身影。

所以岳卿容根本沒有看到他。

直接走向門口,對守在門口的侍衛道,「世子妃呢,本妃要見她。」

「王妃請回,世子妃不見客。」

「客?」岳卿容神色緊繃,冷聲開口。

在御親王府,什麼時候她倒是成了客。

難道元長歡才是主人不成?

岳卿容越想越氣,語調更冷淡,「開門,別讓本妃說第三遍。」

「世子爺與王爺臨走前吩咐過,除非世子妃願意見您,不然不準任何人踏入行止軒半步,王妃請吧。」

守門的侍衛一臉平淡,不卑不亢的回道。

站在樹下的贏柒城看著怒氣而走的岳卿容。

感嘆道,「你們這些下屬可真狂,連自家王妃都敢攔。」

聽到贏柒城的話,折添不卑不亢回道,「七皇子過獎,請回。」

「行行行,本皇子回,你同我小表姑說一聲,就說感謝她了,事成之後請她去吃酒。」

說完,贏柒城也不糾纏,當真離開。

等他離開后。

折添才入了行止軒,恰好看到自家世子妃站在廊檐下,眉眼淡漠的看著他。

「我何時不願見他了?」

「世子爺不準世子妃與皇家人有什麼牽扯,上次夜鳶送信給七皇子,已是極限。」折添見她發怒,單膝跪地,恭聲回道。

元長歡抿了抿紅唇,轉身回屋,「行。」

壓抑心中怒氣。

她現在才發現,謝辭走就走了,竟然還限制她。

起初她只是行止軒與榮遠候府兩地跑,並未發現,現在才明了。

一等元長歡進屋。

折添后脊冒了一身冷汗,立刻傳信給謝辭。

元長歡回了房間后,卻收斂一身鋒芒。

恢復往日平靜。

眼看著春節將至,她還沒有絲毫頭緒,元長歡心裡便著急的很。

沒等想太多,宮裡又來了消息,讓她與娘親進宮陪伴太后,順便去看承寧。

不去的話,說明她們絲毫不重視承寧,承寧的身份定然會被懷疑。

可是若是去,面對虎視眈眈的皇上,元長歡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無法無天的事。

眉眼低垂,神經緊繃。

「世子妃,您要去嗎?」

清婉端著果茶,小聲問道。

元長歡眉眼清明,嗤然一笑,「為何不去?」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逃避永遠解決不了事情。

絕品神女攻略 次日一早。

元長歡便協同折添,墨河兩個假扮成丫鬟的侍衛一同入宮。

墨河易容術高超,且還會縮骨術,假扮丫鬟,綽綽有餘。

倒是折添身高高了些。

不過威武雄壯的丫鬟,也不是沒有。

所以並未引起重視。

鳳儀宮內。

皇上早早地過去等著。

「皇帝今日怎麼也來了?」太后明知故問。

「朕就看圓圓一眼。」皇上容光煥發,覺得自己像是恢復了年輕時候的心境,要見到心儀的女子,那種激動迫切。

多年未有了。

太后看了他的眼神,卻沉下心來。

就在此時……

「榮遠候夫人到,御親王世子妃到。」

宮人唱和聲傳來,皇上就差伸長脖子看了。 頗為費勁才保持住自己皇帝的尊嚴形象。

只是,在看到元長歡的第一眼,就再也掩飾不了,眼底的慾望。

美,實在是太美了。

這才是真正的國色天香。

皇帝陡然覺得,自己最近寵愛的那個桃花眸的嬪妃,實在是寡淡無味。

替身就是替身。

永遠都無法有真身相提並論。

那雙眸子,只能存在於圓圓臉上,才能將她的美襯托出來。

在元長歡進來之前,皇上向身旁的大太監招招手,下令道,「你去將綰妃的眼珠子剜了,丟入冷宮。」

大太監做慣了這般事,平靜不已,「是,奴才這就去辦。」

恰好出門之時,與元長歡擦肩而過。

元長歡見這個向來傲氣的大太監,一張像是敷了白粉似的面上,對她揚起諂媚的笑。

輕輕撇過,無視而過。

與自家娘親一同,朝著高位之上的兩人行禮。

「給皇上,太后請安。」

「一家人不必多禮,看坐。」

皇上在開口之前,已經開口安排,威嚴猶存。

元長歡低眸的瞬間,劃過一抹諷刺。

「承寧勞太后照顧。」江暖見氣氛僵硬,率先開口。

太後接話,「承寧身子確實不好,不過在御醫的餵養下,身子結實了許多,等會林嬤嬤便抱她過來了。」

「讓你們祖孫見見面。」

說著,太后嘆息,「若非必要,哀家也捨不得你們一家人分離。」

「太后哪的話,承寧自小在您膝下長大,我們更放心。」江暖笑的明顯虛偽無力。

太後知道她兒子失蹤,所以不在意她的態度。

「長卿可有消息?聽說皇上派遣謝世子去尋了,定然能尋回來了。」

「但願如此。」

聽江暖如此說,太后拍著她的手,柔聲安撫。

這一廂,皇上直接走到元長歡面前。

試圖低頭跟她說話。

沒想到,剛走下來,就被兩個丫鬟攔住。

皇上蹙眉,鷹眸鋒利,「你們膽敢攔朕。」

「奴婢不敢不敢,只不過世子妃最近生了場病,剛剛痊癒,若是傳染了陛下,可是不妥。」

墨河小心翼翼的回道。

直接無視墨河,皇上一臉擔憂,「生病了,怎麼突然就病了,上次不還好好地嗎?」

元長歡終於抬眸,桃花眸顧盼生輝,「受驚過度,就高燒了。」

此話意味深長。

皇上立刻反應過來。

鷹眸一眯,「怎麼,是朕嚇到你了?」

隔著兩個丫鬟,皇上如今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目光沉沉的看著她。

「皇上龍威一震,臣女自然害怕。」

「既然害怕,就早早從了朕,不然……」皇上眼眸鋒利,但是眼珠卻渾濁不已。

威脅道,「不然,從今日開始,你們母女便留在鳳儀宮伴駕。」

殿內很大。

皇上與元長歡說話聲音很輕,只有元長歡聽得清楚。

「太后……」

江暖試圖掙開太后,去救自家閨女。

眼看江暖往元長歡那邊看過去,太后拉住她的手腕,「暖娘,你是個聰明的,元家榮耀百年,全靠圓圓一念之間。」

「就連哀家都攔不住皇帝,你要明白,這天下之主,是皇上。」 江暖咬牙,看向太后,一字一句道,「元家即便不能榮耀百年,也做不出賣女求榮之事。」

「想必夫君也與暖娘這般想。」

「太后,您是圓圓姑母,難道真要眼睜睜看她……」

聲音堅強卻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脆弱。

太后看的清晰又明白。

本來尚算溫和的眉眼此時染上幾分凌厲果決,「暖娘,不是哀家賣女求榮,而是圓圓此等容貌,本就紅顏禍水,當初哀家願意將她嫁給謝家,就是看重了謝家本身實力,可是沒想到……」

頓了頓,太后在江暖耳邊低語,「如今皇上再不忌憚謝家,謝世子根本護不住圓圓,如今皇上能要她,日後他國就能為了她,踏平大祁。」

「難道你要看著國破家亡不成?」

「若圓圓成了皇上妃嬪,宮內有哀家照拂,朝中有元家江家,日後誕下龍子,未來哀家這個位置就是圓圓的!」

「屆時,即便別國看中圓圓容貌,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搶。」

「畢竟搶一國皇后與搶一國臣子之妻,不可同日而語。」

若圓圓並非江暖親生,恐怕她現在早就被說服了吧。

可是圓圓是她與夫君從小如珍如寶寵愛長大,怎麼可能會讓她入宮,且還是以臣妻名頭入宮。

以後不被天下人戳著脊梁骨罵嗎?

「太后不必多言,弟媳一切聽圓圓的。」

一句弟媳,卻冷漠徹骨。

太後知曉她心中不情願,「暖娘,你要看著元家隕落,也要看著長卿屍骨未寒便喪子嗎?」

「您……」

江暖起身,不可置信的看著太后。

她想過皇上會用承寧的命來威脅他們,但是卻沒想到,自家夫君嫡親的姐姐,元家出來的太後娘娘竟然用可能是元家唯一的獨苗苗來威脅他們。

太后心冷,「承寧之命,元家之榮,百口之命,繫於圓圓之手。」

「那麼多人的性命,都比不過你女兒的幸福嗎?」

「江暖,不要太自私。」

兩人說話時。

耽誤了元長歡那邊最好的時機。

皇上見她沉默片刻。

催促道,「考慮的怎麼樣?」

「入宮為妃,誕下龍子,成為朕的皇后,與朕攜手天下。」

元長歡終於開口,紅唇微啟,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