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回到村子,侯大海早已在小茹家等候多時。看到秋楓回來,侯大海急忙說道:“大師,陳大叔兒子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差池。”

wωω▲ тTk ān▲ ℃ O

秋楓點點頭,看了看小茹,不由想起了白天的事情,頓時老臉一紅,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小茹疑惑地看着秋楓,急忙說道:“山鬼大人,你沒事吧,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此話一出,旁邊的侯大海也忍不住問道:“大師,你還好吧?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還有,那個寒洞裏到底有啥怪物?”

秋楓微微搖頭,急忙岔開話題道:“小茹,黃老伯怎麼樣了,帶我去看看他。”

小茹一愣,很快就明白秋楓的意思,知道他是故意岔開了話題,於是說道:“山鬼大人,我父親還沒醒,不過看他的氣色還不錯,應該沒有毒發。”

秋楓暗暗點頭,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親自檢查了一番,確認真的沒問題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唉,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能夠幫助黃老伯撐到什麼時候!被咬的人之中,只有小茹中的毒最淺,也治療的最及時。不然的話,小茹早就沒救了。”秋楓暗歎,臉上的表情相當疲憊。

一聽這話,侯大海頓時急了,趕忙說道:“大師,你可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小茹啊。她可是我的青梅竹馬,我是要娶她過門的!”

聞言,小茹頓時笑臉一紅,急忙低喝道:“大海哥,我可沒答應嫁給你,現在出了這麼些事,我哪還有心思考慮這些?再者說,侯老伯剛走,你還要守孝三年呢!”

聽到小茹的話,侯大海頓時臉色一苦,無奈地說道:“是啊,我還得守孝三年,然後才能娶媳婦。這是規矩,我不能破。”

看到小茹和侯大海的樣子,秋楓微微一笑,然後說道:“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倆挺般配的。但是,感情這事也不能強求,隨緣就好。大海兄弟,我不是要拆散你和小茹,而是要提醒你,要尊重小茹的意願。要知道,強扭的瓜不甜!”

“大海哥,聽到山鬼大人的教誨沒?雖然咱倆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也不代表我們就要在一起。”

聽到這,侯大海頓時不樂意了,他自信地大笑道:“小茹,不是我吹牛,你看看村裏的年輕人,只有我和你有夫妻相!哈哈哈······”

“去你的!”小茹嬌嗔一聲,隨即跑開,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這一跑,頓時惹得秋楓和侯大海又是一陣大笑。然而,不知怎麼的,秋楓的心裏一直感到有些壓抑。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發生的總會發生,躲也不躲不了!” 是夜,一隻血紅雙眸的黑蝙蝠撲閃着翅膀飛進了小山村,它似乎在尋找目標。而就在這時,它看到了落單的侯大海。

然後那黑色蝙蝠想也沒想,直接朝他衝了過去,竟撕開他的嘴巴,鑽到了他的嘴裏。

侯大海想大喊救命,卻怎麼都發不出聲,而下一秒,他的眼睛就變成了赤紅之色,非常嚇人。

沒有人看到侯大海的身體裏鑽進了一隻吸血蝙蝠,而侯大海也就這個樣子回到了家裏。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又恢復了正常,因而沒有被他的母親發現問題。

回到家後,侯大海什麼話都沒說,直接回了屋,倒在牀上睡了過去。侯大海他娘嘀咕了一聲,他也沒有任何反應。

所有人都不知道侯大海身上發生了什麼,更想不到一個吸血蝙蝠竟然進入了他的體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整個村子靜悄悄的。侯大海躺在自己的牀上,突然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緊接着,他的身體開始抽搐,眼睛變成血紅之色。他臉上的表情痛苦不已,但卻無法大聲喊出來。

他的身體似乎在發生某種不可知的變化,不知過了多久,他停止抽搐,瞬間從牀上彈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怎麼這麼輕盈?”侯大海驚訝地看着自己的身體,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人類,你已經變成了吸血鬼家族的一員了。”

突然,一道沙啞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使得侯大海大驚不已。

“誰,是誰在說話?”侯大海頓時一驚,急忙看向四周,疑惑地問道。

然而,那道聲音沒再響起,但侯大海的身體卻不受控制地走出自己的房門,朝着寒洞大的方向走去。

“你到底是誰?我的身體爲什麼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侯大海的心裏恐懼到了極點,他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麼樣的邪物。

“人類,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已經脫胎換骨,擺脫了人類之軀,現在的你,是我的手下,是一名吸血鬼。”

“吸血鬼?”侯大海大驚不已,他當然知道這個名稱意味着什麼,隨即大喝道:“這怎麼可能,我又沒被咬過,怎麼可能變成吸血鬼?”

他剛一說完,頓時想起了一件事,急忙說道:“是那隻吸血蝙蝠,一定是那隻吸血蝙蝠。不要,我不要當什麼吸血鬼,我還要娶小茹爲妻呢!”

“愚蠢的人類,吸血鬼擁有無盡的壽命,你卻因爲一個弱小的人類不想成爲吸血鬼,真是愚蠢到了極點。”

“你到底是誰,爲何要將我變成吸血鬼,你到底想幹什麼?”侯大海的移動速度非常快,很快就來到了寒洞前。

“侯大海,我乃是西大陸傳說中的妖魔,黑暗血祖。爲了躲避其他三名血祖的追殺,我逃到了這裏。你們的語言我早已掌握,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們之間會有交流的障礙。”

“黑暗血祖?”侯大海站在寒洞前,看着被巨石封死的洞口,驚訝不已。 侯大海的突然失蹤,讓所有人的心裏產生一種不祥的預感。

尤其是侯大海他娘,更是擔憂地說道:“大師啊,求求你一定要幫我找到海子,他爹已經走了,他要是再出什麼事,我可怎麼活啊?”

看着焦灼不安的老人,秋楓的心裏也不是滋味。不管怎麼說,他心裏是非常認可侯大海的。如今除了這檔子事,他也無法安心。

“大嬸,你不要太過擔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找到大海兄弟的。您先回去歇着,我這就出去幫您尋找。”

聽到秋楓的話,侯大海他娘還是不放心,接着說道:“大師,你去山裏找,我繼續挨家挨戶地問過去。找不到他,我心裏就不安心。”

秋楓點頭,隨即看了一眼小茹,輕聲道:“小茹,記住我的話,你就在家看着黃老伯,時刻注意他的狀態。”

小茹重重地點頭,然後說道:“大師,我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做的。你自己小心點,大海哥也不會有事的。”

緊接着,秋楓便和侯大海他娘分頭行動,一起尋找侯大海的下落。秋楓走出村子,一頭扎進深山,可找了大半天,沒有看到侯大海的影子。

“咦,沿路走來,怎麼會有那麼多動物的死屍?”秋楓看着腳下的一隻野兔屍體,頓時有些疑惑。

這一路走下來,他已經看到了很多動物的屍體,不由得,他開始蹲下身體,好奇地檢查了起來。

可這一檢查,卻讓他瞳孔一縮,難以置信地呢喃道:“這種傷口,只有兩個顯而易見的牙印,難道是有人變成了吸血鬼,亦或者寒洞裏面的狠角色逃了出來?”

這個發現,頓時讓秋楓的心裏拔涼拔涼的。如果真如他猜測的那樣,不管是哪種情況,對於村民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他沿着山路,一路查看下去,越看越心驚。通過地上的動物屍體,他差不多能夠確定,這附近已經出現了一個吸血鬼。

“大海兄弟,希望那個吸血鬼不是你。否則的話,我會非常難辦。所以,你要是安然無恙的話,就快點給我出來。”

秋楓的心裏莫名想到了侯大海,他真的不希望那個殺死這些動物的兇手就是侯大海。要不然的話,他無法向大嬸交代。

然而,老天爺總喜歡開玩笑,這一次也不例外。

秋楓沿着林間動物的死屍一路尋找下去,竟然來到了寒洞復附近的區域。他看着不遠處的寒洞,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前面就是寒洞,而動物的死屍也不再出現,難道是寒洞又出了什麼幺蛾子?”秋楓疑惑不解,然後說道:“不行,我得去看看,不然的話,我放心不下。”

於是乎,秋楓再次來到寒洞前,看着被巨石封死的洞口,疑惑地說道:“奇怪,這洞口沒有任何受到破壞,但我爲何有種危險的感覺?”

心存疑惑的秋楓,沿着寒洞轉了起來,他心裏的不安,他一定要找到源頭。

果然,沒找多久,他就發現了一個開挖不久的新洞穴。他走進一看,看到了一個製作非常粗糙的棺材。

他二話不說,直接將棺材打開,看到了裏面的人影。然而,這一刻,他多麼希望自己沒有發現這個地方。

棺材裏,侯大海的臉上沒有任何血絲,安靜地躺在棺材裏,就像一個死人一樣。只是他那露出的兩顆尖牙,卻表明了他此時的狀態。

“大海兄弟,你變成這樣,該讓我如何是好!”秋楓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最不想面對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砰”的一聲,他將棺蓋合上,滿臉沮喪地坐了下來。他看着眼前的棺材,內心掙扎不已。

此時正值白天,吸血鬼都會躲在自己的棺材裏睡覺。 愛已涼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只要將這口棺材放在太陽底下,他就會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無蹤。

但是,秋楓思考了半天,卻並沒有這麼做,甚至於,他都沒有想好如何將這件事情告訴侯大海他娘。

“大嬸,你要是知道這件事情,會怎麼做呢?”秋楓暗歎,搖頭苦笑,感覺自己手足無措。

秋楓出去看了看太陽的位置,無奈暗歎道:“大海兄弟,等你晚上醒來,我會讓你看大嬸最後一面,跟她道別。然後,我親自送你一程!”

秋楓不知道這麼做是對是錯,但他覺得這麼做很值得。如果此時將大嬸喊來,兩者根本無法交談。

只有等晚上,侯大海醒來之後,以吸血鬼的身份出現在他孃親的身邊,兩人才能交流。

回到村子後,秋楓和侯大海他娘在小茹家會合。

“大嬸,我找遍了整個山林,依舊沒能找到大海的蹤影。”秋楓隱瞞了真相,沒有告訴兩人實情。

然而,心思細膩的小茹卻看到了秋楓不自然的表情。她有些疑惑,但並未當場拆穿,於是安慰道:“大嬸,我們先不要着急,凡事都要往好處想,大海哥一定不會有事的。”

侯大海他娘不由哭了起來,難過地說道:“大師,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見狀,秋楓急忙給小茹遞了個眼神,讓她想辦法安撫大嬸的情緒。小茹頓時瞭然,急忙走道大嬸的旁邊,耐心地勸解。

至於秋楓,他轉身走進屋,去查看黃老伯的情況。一番檢查之後,秋楓的臉色明顯有些凝重。

“終於快要撐不住了嗎?”秋楓暗歎,眼神變得有些複雜。

看到秋楓嚴肅的表情,黃老伯似乎有所察覺,於是感嘆道:“大師,你不要覺得有什麼爲難的。人總有一死,我很慶幸小茹中毒不深,我想大師一定會找到辦法救治她的。”

秋楓搖了搖頭,苦笑道:“老爺子,你這麼說,我壓力很大。且不說你死了,小茹會有多麼傷心,她以後的人生該怎麼辦?”

聽到這,黃老伯頓時有些激動,他想從牀上下來,卻被秋楓阻止了。

“老爺子,你有什麼話就說,不要坐起來。”

“大師,我只求您一件事,我想將小茹託付給你,您能好好照顧她嗎?”

秋楓頓時沉默下去,然後說道:“老爺子,你讓我考慮一下!” 黃老伯的話頓時讓秋楓有些無所適從,他只能委婉地岔開話題,沒有立刻給出答覆。

黃老伯自然知道秋楓的顧慮,於是感嘆道:“大師,我知道讓你答應這件事比較困難,但現在除了你,我還能將小茹託付給誰?”

“老爺子,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你先好好養身體,以後的事誰也無法預料。所以,你彆着急將小茹託付給我。”

聞言,黃老伯微微一嘆,便不再說話。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爲難,所以他不怪秋楓。

侯大海他娘沒有回家,小茹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秋楓感到很無奈,但他還是不敢跟她們說出實情。

“到了晚上,一切就能見分曉!”秋楓輕嘆一聲,看着漸漸落下的太陽,心情有些沉重。

看到大嬸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下來,她隨即說道:“我們幾個也都一天沒吃飯了,你們稍等片刻,我去整點吃的!”

她不說這點,秋楓都忘記自己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小茹,你去稍微準備點,我怕大嬸的身體扛不住。”

聞言,小茹微笑着點頭,然後就去廚房忙活了起來。此時,夕陽西下,傍晚來臨,黑夜即將到來。

不多時,小茹弄了三碗炸醬麪端了上來。然而,大嬸卻沒有一點食慾,看着炸醬麪發呆。

見狀,小茹急忙安慰道:“大嬸,你多少吃一點。不然的話,你的身體垮了,還怎麼繼續尋找大海哥?”

秋楓點頭,急忙附和道:“大嬸,小茹說得對,沒準過一會大海兄弟就會回來了。他要是知道你爲了找他一天不吃飯,他該多麼自責和愧疚!”

一聽這話,大嬸頓時有些意動,急忙拿起筷子,慢慢地吃了起來。

見狀,秋楓和小茹稍稍鬆了一口氣,他們生怕大嬸的身體撐不住,突然倒下去。

於是,三個人一起吃着炸醬麪,說些其他的事情,試圖緩和內心的焦躁。

不知過了多久,三人剛剛吃完炸醬麪,秋楓立刻心有所感,急忙走出了房間。

秋楓的異狀頓時引起了大嬸的注意,她急忙跟出去,看向門外。

“大師,你怎麼了,是不是大海回來了?”

聞言,秋楓急忙說道:“大嬸,你先在這裏待着,我出去看看村裏發生了事情。”

大嬸雖然心有疑惑,但還是按照秋楓的要求去做了。 戰神狂飆 小茹走了過來,拉着大嬸的手,試圖平靜她的心緒。

秋楓迅速離去,可等他看到侯大海滿嘴鮮血地站在他面前時,他感到驚訝不已。

“大海兄弟,你在吸食家禽牲畜的血液嗎?”秋楓不由悲哀地問道,此時的侯大海,與怪物無異。

“大師,我也不想這樣。可黑暗血祖操控一隻吸血蝙蝠進入我的體內,將我轉變成了吸血鬼。”侯大海低着頭,不敢直視秋楓的眼睛。 “小茹,你現在趕緊離開這裏,這裏不安全!另外,他們母子倆已經沒救,我也要做出抉擇。”

其實,秋楓哪能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他以爲自己可以抵抗侯大海,但沒有料到黑暗血祖在他的體內。

小茹知道自己在這裏幫不上忙,更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到,於是立即按照秋楓的指示,迅速回家。

大嬸的身體劇烈顫抖着,而侯大海恢復了自己的意識。他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孃,頓時傻了。

“我竟然……我竟然將自己的孃親變成了怪物?爲什麼會這樣?”

就在侯大海自責不已時,他娘突然站了起來。讓秋楓感到震驚的是,後者的容貌瞬間變得年輕許多,猶如返老還童一般。

她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於是說道:“海子,我這是和你變得一模一樣了?”

大嬸有些不適應,她看了看自己的兒子,接着說道:“海子,我現在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而且有種非常強烈的嗜血慾望。”

看到這,侯大海知道,一切都已經晚了。無奈之下,他只能低喝道:“娘,你現在已經和我一樣,變成了吸血鬼!”

嗜血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侯大海知道自己的孃親現在處於怎樣的狀態。

只是面對秋楓,他的臉色卻嚴肅起來。因爲他明白,秋楓絕對不會允許兩個吸血鬼存在。

“大師,如今的局面,我們都不願看到。但事已至此,我們也不能束手就擒。既然我娘也變成了吸血鬼,我也不想就這麼死在你的手裏。”

秋楓點頭,無奈地嘆息道:“或許,這就是命!世事難料,總有一些事情會超出我們的預期!”

話一說完,秋楓便毫不猶豫地出手,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任何顧忌。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殺死侯大海和他的老孃!

感受到秋楓的殺意,他們母子同心,迅速動起來,彼此合作,與秋楓打了起來。

秋楓原本以爲自己能夠速戰速決,但沒想到,兩人的聯手,反而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就這樣,三人以村子爲戰場,無所顧忌地打了起來!至於侯大海的母親,更是不計後果地與秋楓死磕。

“海子,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他殺了你!只要有機會,你便離去,不要顧忌我!”

侯大海聽着自己孃親的話,頓時感到五味雜陳。爲了不讓她死在秋楓的手裏,他只能不要命地攻擊。

“孃親,要走一起走,我纔不要一個人孤零零地永生下去!”侯大海大喊一聲,神情堅定無比。

然而,下一秒,他的母親卻突然緊緊地抱住秋楓,大吼道:“海子,趕快走!大師有自己原則,他必須要消滅我們!但我不想看到你死在我面前,及時你已經變成了怪物!”

侯大海瞳孔一縮,正想來救援,卻被他母親喝退。

“不要管我,趕快走!海子,你要記住一點,不要喝人血!”

看到這一幕,侯大海瞬間明白了他母親的打算。萬般糾結之下,他迅速閃爍身影,逃離了此地。

侯大海他娘緊緊地抱住秋楓,直到看着自己的孩子平安離去,她才鬆了一口氣。

“大師,我不想變成吸血的怪物,求你殺了我。可作爲母親,我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你殺了我的孩子!”

秋楓瞭然,瞬間沉默下去,然後說道:“大嬸,無論如何,我都要殺了大海兄弟。”

她無奈地點點頭,低吼道:“就算如此,我也要讓他多過幾天!大師,我知道你根本沒有使出真本事對付我們娘倆,現在我懇求你,趁我還有自己的意識之時,殺了我,讓我早點解脫!”

秋楓臉色一暗,右手瞬間變化,變成了一把木劍,然後一狠心,直接刺穿侯大海他孃的腦袋。

而這一幕,卻被躲在暗中地侯大海看得一清二楚。儘管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一心求死但此時此刻,他的心裏,卻生出了一種怨恨。

“山鬼大人,你我已勢成水火,我知道你心有不忍,但我也無法坐以待斃。我這條命,是母親救的。我會好好珍惜,努力活下去!”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秋楓,隨即忍住嗜血的慾望,悄然離去!

另一邊,看着在自己面前化爲灰燼的大嬸,秋楓高興不起來。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傳說,而這個傳說,涉及到一個非常厲害的妖魔。

“黑暗血祖現身東大陸,異域的妖怪開始作祟,難道是傳說中的邪神魍魎要出世了?”秋楓暗自心驚,臉色非常凝重。

對他來說,只有邪神魍魎的傳說,才涉及到異域的妖魔鬼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吸血鬼的出現,或許僅僅是個開始。

“冥冥中自有天意,或許我現在的遭遇,預示着我將要參與到一場大劫之中!”秋楓皺眉沉思,反而有些放鬆下來。

秋楓和侯大海母子之間的戰鬥驚到了其他村民,每個人心驚膽戰,無法入睡。

侯大海逃走以後,秋楓也回到了小茹的家裏只不過,他前腳剛到,後面就有大批村民找上門來。

“大師,我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樣的日子我們再也過不下去了。所以我們決定,明早就搬離這裏,到別處去謀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