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回到店鋪。

宋多金就去忙了。

席秋怡就拉著杜美華,再次說讓她不要管自己和宋多金的事…… 幾天過後!

杜美華從席秋怡那邊回來。

何秀紅一看見她,眼神充滿了責怪和幽怨,她把臉一轉,連招呼都不跟杜美華打,繼續忙自己的事。

其他人也是如此。

杜美華看了他們一個個都是這樣,心裡暗道:都是一群不懂禮貌的人。

好歹自己怎麼說都是他們老闆的媽,他們怎麼也得跟她打一聲招呼吧!

一踏入院子里,她看見院子里亂糟糟,都是一些衣服和鞋子,等等,她怎麼越看越覺得這衣服有點熟悉呢?

定睛一看,是自己的衣服。

驟然間,杜美華勃然大怒,大吼問道:「這到底是誰幹的?」

唐小芯聽到了她的聲音,不慌不忙抱著俊哥兒出來。

目光定定地看著杜美華,沒說話。

「唐小芯是不是你乾的?」杜美華看見了她,怒氣沖沖地朝她走來。

略微一想,這裡是唐小芯的地方,除了唐小芯敢這麼做之外,就沒其他人敢這麼做了。

「是我乾的。」

這時,唐小芯身後站著席錦琛,他手上抱著小檸檬。

「錦琛!」杜美華驚異地看著他,想了一下,平日里席錦琛對她是沒什麼話要說,但也不至於這麼對自己,「你是不是在護著唐小芯,其實就是唐小芯把我衣服丟出來的?」沒錯,因為她住的那個房間其實在之間就是方淑珍住的。

唐小芯對方淑珍那麼好,這種事情極其有可能做得出來。

「是我做的。」席錦琛看著他媽臉上沒有半點因為俊哥兒的事而有異樣。

原本已經涼到了極致的心,再次被浸泡在冷水裡。

「你……」杜美華目不轉睛地看著他,見他面容冷峻,還有點嚴肅,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心裡就逐漸接受了席錦琛說的話,「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這樣把我的衣服都給弄髒了,我還有什麼衣服穿呀!」

聞言,唐小芯不禁冷笑一聲,她看了一眼席錦琛,見他臉上除了冰冷之外有點不快,這時,她才對杜美華說,「衣服髒了,你可以自己洗乾淨,現在麻煩你離開這裡。」

「什麼?」她沒聽錯吧!

「你沒有聽錯,麻煩你離開這裡……」

唐小芯的話還沒說完,杜美華就打斷了她的話:「我不走,你媽都可以留在這裡,你養她,我還是你家婆,也是錦琛的媽,你也得必須要養我。」

如果要是沒有俊哥兒摔破了頭的事,她可能就會這麼算了,但是,誰知道杜美華這次還會不會那樣對俊哥兒呀!她這幾天為了照顧俊哥兒,身心疲憊,就連她舅媽都說她瘦了好多。

現在她不想跟杜美華耗下去了。

直接速戰速決。

「我之前也跟你說話,你留在這裡,也是要做事的,你答應幫我帶孩子,結果你是怎麼把我孩子照顧的?」緊接著唐小芯又說:「我養我媽,她會幫我照顧孩子,會心疼我的孩子,尤其是我孩子摔跤了,她比我這個當媽的都還要心疼,你呢?你都做些什麼呀!」

杜美華:「你是想說我跑出去幾天是不是?唐小芯,我可告訴你,我不是你員工,我是你家婆,我願意幫你帶孩子,就幫你帶,不願意幫你帶,你也不能說我什麼的不是。」

「我從一開始沒求著讓你幫我帶孩子,你也別一副我求著讓你幫我帶孩子的表情,我看了會覺得噁心。」

可能是聽到了他們在裡面的吵架,何秀紅來到院子里。

唐小芯喊了她,讓她幫忙照顧一下兩個孩子。

何秀紅答應了。

唐小芯就把自己手上的俊哥兒交給了何秀紅。

席錦琛隨何秀紅進去,等放下小檸檬之後,他再出來,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房間里休息的方淑珍也出來了。

「杜美華你有臉回來。」方淑珍氣憤說道。

「我回來就回來,還用得著什麼臉不臉的。」杜美華回答她這話,特別地理直氣壯。「還有你唐小芯,你剛才說什麼惡不噁心的,說到帶孩子的事,要不是你非得要在這裡住下來,就得要幫你做事,我才不會幫你帶孩子呢,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孩子,有多難帶,髒兮兮不說,又喜歡動來動去,也不會說話,哦,他自己摔跤了,難道就要怪我呀!」

很好,這麼快就說到了正題上來了,唐小芯心裡冷笑,不過還沒等她說話,方淑珍就已經先生氣說杜美華:「俊哥兒是你抱著,說要帶他去洗手,俊哥兒都還沒站穩,你就鬆手了,俊哥兒摔破了頭都是你的錯。」

「說這件事上,方淑珍,你憑什麼把我按在水缸呀!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謀殺,我要是有什麼事,你一輩子都賠不起。」

「大不了就是一命換一命,你以為我怕你嗎?」

「都沒幾天時間活了,你覺得你命值錢嗎?」

「我就算是還有幾天可以活,跟你拚命的力氣,我還是有的,我大不了就是死,你杜美華就是活得要死不死的,你就痛苦了。」

杜美華一看她臉上的陰險冷笑,渾身毛骨悚然,她覺得方淑珍就是一個瘋子,跟一個瘋子去計較和說話,那自己也會變得不正常。

不浪漫的愛人 她轉看向席錦琛,「你是不是也怪我?」

「……」席錦琛沒話,冰冷的神色沒有半點變化。

「錦琛這件事真的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唐小芯沒把孩子教育好,讓孩子這麼愛動,還有呀!這孩子摔跤什麼的,這不都很正常嗎?哪有幾個孩子不是摔跤中長大的嗎?只要人沒事就好了。」

「只要人沒事就好了?」唐小芯冷笑,步步朝杜美華走了過去。「我兒子因為摔破了頭,連續發燒好幾天,我跟錦琛這幾天連睡覺都不得安心,一分一秒都要盯著俊哥兒看,生怕他有半點不舒服,你倒好了,跑出去幾天,我不用猜,我都知道你是去找席秋怡了,你既然都已經去了席秋怡那邊住處了,為什麼還回來?」

她見杜美華剛準備要說話的時候,她又說,「你這次回來也是收拾東西過去的,對吧!」

「不是。」就算是她知道唐小芯故意拿這話堵自己,哼,她不會這麼輕易就上當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著她,唐小芯神色仍然是清冷,以杜美華這種人,真要是住在那邊,不被趕的話,肯定不會再回來這裡了。

「原來不是呀!那真的很可惜了,你要離開我這裡。」

見唐小芯態度十分決定,杜美華又想起了自己在離開席秋怡住處的時候,秋怡一而再再而三叮囑她,無論如何一定要打聽到錦琛最近在忙什麼事,如果她就這麼走了,她肯定打聽不出來什麼消息,那秋怡也不好跟宋多金交代,到那個時候吃苦頭的人就是她女兒了。

那要是這樣的話,還不如自己現在先吃點苦頭,讓唐小芯都不好過,也好過自己女兒吃苦。

「你這麼說的話,你是打算不養我了,是嗎?」

「是!」唐小芯不怕直接告訴她。

「好呀!唐小芯你要是敢做出這樣的事,我也不會好讓你好過。」

「你打算讓我怎麼不好過了?」杜美華還以為自己怕了她了嗎?

因為發燒,俊哥兒整個人都瘦了不少,每一次看到俊哥兒瘦小的樣子,她就會聯想到了杜美華,她連殺了杜美華的心都有了。

現在,杜美華不僅僅不知道錯了,還覺得自己很理,還來不讓自己好過。

哼,杜美華膽子還真是大。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怎麼不讓我好過了!」

唐小芯不想再跟她廢話了,直接伸手就拖住了杜美華的手腕,力氣十足將杜美華往拽去。

杜美華就跟猴子一樣,上下竄,就是不肯被唐小芯給拖了出去。

鐵了心的唐小芯,容不得她這樣,喊來梁阿紅幫忙。

「你們誰都不要拼我,誰拼我,我就撓誰,出什麼事,我可不管我,我要是有點什麼事,你們都賠不起。」

對於杜美華的撒潑,唐小芯冷冷一笑,「你覺得你跟我兒子相比較起來,誰比較寶貴一點?尤其是在爺爺面前,你覺得是你寶貴,還是俊哥兒寶貴呢?」

一聽她提起了席建立,杜美華心神一晃,唐小芯和梁阿紅就是趁這個時候把杜美華拖了出去。

拖到門口的時候,杜美華回神,連忙扣住了門檻,死活都不出去。

唐小芯使了很多勁,她都還是沒能將杜美華拖出去。

耐心也耗盡了,既然拖不出去,那她就用別的辦法了。

方淑珍原本就緊跟著她們三人。

她見到杜美華這樣,心思一轉,上去就掰開杜美華的手指。

杜美華使出蠻力,差一點沒把方淑珍一腳踹倒地上。

唐小芯拿了一把刀子回來,面容冰冷而凌厲,她指杜美華,「你自己出去,還是我給你放一點血,再讓你出去。」

「唐小芯你敢!我是你家婆,是錦琛的媽,你要是敢這麼對我,天打雷劈你信不信!」

「我不信!老天爺會有眼的,你是怎麼對我兒子,我就怎麼對你,我也不怕自己成了一個潑婦,我更不怕報應,反正不管我做什麼,都有你當墊背的。」

「唐小芯你敢動了,我一輩子都躺在這裡,幹什麼都會賴上你。」杜美華髮狠瞪著唐小芯說,可心裡還是很害怕唐小芯真在自己身上放血,或者一不小心給捅了出一個血窟窿來。

「賴上我?你以為我會怕你嗎?你要是有什麼事的話,我找人把你拖回魚山村,到時你就躺在家裡過一輩子,你之前對陶紅雲也不是很好,你想那個時候,陶紅雲又會怎麼對你呢?」

杜美華當然也知道自己現在的關係跟陶紅雲不怎麼好,她要是出了什麼事,陶紅雲連看都不會看自己一眼,說不定還會落井下石。

這時也沒辦法,杜美華就鬼哭狼嚎地喊著席錦琛,「錦琛呀!你娶的女人就要殺死你媽媽了,你還不趕緊過來救我。」

席錦琛冷眼看著杜美華,要說他冷血也好,他對他們家一直都是問心無愧,每一次他媽做過了過分的事,他都不跟他媽計較,可是這次是他媽那樣對俊哥兒,那是他兒子,是唐小芯辛辛苦苦生下來的,他媽就算是不喜歡他,那也不能這麼對他孩子呀!

既然他媽半點都不顧及他這個當兒子的,那他也沒什麼好顧及她了。

再說了,也不過就是讓他媽離開這裡,回家去,他也沒對他媽做什麼。

而他媽就在這裡要死要活的,非要不讓小芯和他好過。

難道她不知道她的這種行為,就相當於在他心裡戳刀子嗎?

不,她不會知道,她永遠都只會想著自己,想著錦榮和秋怡,不會想過他這個當大兒子的。

「錦琛,錦琛……」杜美華喊了大半天,見席錦琛都沒應自己一聲,更沒有想要過來幫她。杜美華心裡頭一怒,「席、錦、琛!你是有媳婦就忘了媽,你這麼做你對得起我嗎?我辛辛苦苦把你生下來,我容易嗎?你居然這麼對我,說出去,你別想好過了。」

唐小芯怒火中燒地瞪著杜美華,「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讓我們不好過之外,你還會幹點什麼呀!當初錦琛在部隊的時候,你可沒少讓他不好過,你現在還有臉出現在我們面前,還要是換作其他人,早就已經去死了。」

「唐小芯你不要以為你這麼刺激我,我就會聽你的話去死了,我呸,我告訴你,我活到九十九,讓你一輩子看著我覺得礙眼,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好啊!我現在就讓你知道,我看能不能拿你怎麼樣。」

唐小芯拿著菜刀,就要步步逼近杜美華,打算就這麼把杜美華給嚇破膽,這時,方淑珍將她手裡的菜刀搶了過去。

「小芯,對付這種人你別動手,還是我來動手。」反正她都已經快死了,要是萬一弄個杜美華半死不活的,那坐牢的人也是她。

唐小芯微怔看著她,「媽……」

她話還沒說完,方淑珍就真對杜美華動了手,直接在杜美華的手背上割破了一道口子。

鮮血立即涌了出來,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

杜美華看著自己流血的傷口,直接都傻眼了,等回過神,馬上就凄慘尖叫起來,「血,血……方淑珍你瘋了,你居然真的對我下手,嗚嗚,怎麼辦,我要死了嗎?」

恐懼襲上心頭,還迅速將杜美華內心深處的恐懼不斷擴大。 「我要是死了,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杜美華看到流了不少血,她趕緊用自己另外一隻手捂住了傷口,「唐小芯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還趕緊送我去醫院。」

「腳長在你自己身上,你要去醫院,你自己不會去嗎?」

「你……我流了這麼多的血,我要是在去醫院的路上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怎麼辦呀!」

「你不是還有女兒在這裡嗎?你可以找席秋怡呀!她手頭上也是有點錢,你可以讓她出錢帶你包紮一下。」

「唐小芯就這麼見死不救,是嗎?」杜美華被她說的話堵得,心口都開始發疼了。

「你對我兒子怎麼樣,我也對你怎麼樣。」

「俊哥兒自己沒站好,他摔破了頭,我還被方淑珍給按在水缸里呢,我怎麼送他去醫院呀!」

「那為什麼在我送俊哥兒去醫院的時候,你又跑到了席秋怡那邊去了呢?」

「那是我想秋怡了,我去看看她,那又有什麼錯?」

「錯就錯在你不應該在俊哥兒摔破了頭的時候去找席秋怡,而且你一回來就將這件事撇得一清二楚的,還絲毫沒覺得自己錯了。」

「我哪裡有錯了!那是俊哥兒自己摔跤的,我沒錯,不過現在你媽動手劃了我一刀子,你又不將我送醫院,這件事算起來,就是你們有錯。」

梁阿紅看著杜美華,她就覺得杜美華腦子病得不輕了,與其在這裡跟別人一直說話,還不如自己先跑去醫院,把血給止了,一直耗在這裡,那流的血會更多,事後又要吃不少補品,把血給補回來。

席錦琛冷道:「你再不去醫院,你流的血更多。」

不管怎麼說,杜美華都是他媽,他就算是討厭,不想跟杜美華有任何的往來了,但是,他覺得杜美華也在這裡出什麼事。

「錦琛你還好意思說這些,你知道我被方淑珍割破了手,你還站在這裡,你也不知道把我送去醫院。」

唐小芯不滿怒說:「你在這裡有嘰嘰歪歪的功夫,你早就到醫院了。」

「我跟我兒子說話,你插什麼嘴呀!」

「杜美華要是再敢對我女兒大吼大叫的話,我給你一刀子。」方淑珍臉上的表情都擠到了一起,怒瞪著杜美華,還不忘了把手裡的刀子舉起來警告她。

「你……」她可以嘴硬去說唐小芯,但她現在不敢說方淑珍,她不敢也是因為方淑珍手裡有菜刀,方淑珍已經瘋了,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

「好,我先去醫院包紮,你們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

杜美華急忙忙地往外跑。

方淑珍眼角的餘光看見了血跡,她連忙將菜刀隨手一丟。

唐小芯:「阿紅你把菜刀的血擦乾淨,然後拿出去丟了,再從重新買一把菜刀回來吧!」她嫌杜美華的血臟。

「哦!」

方淑珍後知後覺,想起自己剛才跟杜美華拚命的勁,還有將杜美華劃了一道口子,她整個人開始都發軟,幸好她身邊有唐小芯在,及時將她扶著,「媽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杜美華等一下回來會不會真的跟我算賬?」

「她會回來,但是,要敢跟我們算賬,我們都不怕她。」

方淑珍看了看她,又忍不住朝席錦琛看去,杜美華不管怎麼說,都是席錦琛的媽,她們這麼對杜美華,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應該是有點介意的吧!

再說了,席錦琛的目的也只是將杜美華趕出去。

而不是像她們這樣對杜美華。

尤其是她,還對杜美華動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