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四大惡人又欲伏殺康王構。

——「涼城四美」就欲阻殺「四大惡人」。

這個過程,雙方首腦,事先都有過排兵布陣、周密計劃,或許,兩方都唯一沒有算到的唯一的是,安東野的突然出現。

——也正是安東野這一意外之局,讓整件事情,出現了完全意料之外的變數。

首先,安東野為冷北城擋住了布伯的殺招,冷北城亦趁機重創了布伯;其次,安東野的出現和出手,一定程度上,也延擱了布伯下手狙殺康王構的時間。

不過,事情還沒有糟糕透頂,「四大惡人」畢竟及時趕到,扼守住了康王構進京的必經之路「煙水」。

「康王」趙構和他的車馬儀仗,在「煙水」彼岸,立刻受到蘇晚、楚狂、檀郎、歐陽凈月的威迫和遙挾,不敢涉水過河。

所幸,「涼城四美」即時發動,接下了「四大惡人」這一陣——

蘇晚月下哀聲道:「看來,今夜我們難免一戰。」

楚狂霧裡狂聲道:「我們養精蓄銳已久之士,你們千里奔波疲憊之師,這次,你們是輸定了,更是死定了!」

檀郎水上妖聲道:「既然你們都是輸定的了,不如就放下武器認栽吧?」

歐陽凈月蛇群陰聲道:「如果你們跪下來求饒,說些好聽的,說不準,咱們姐弟心腸一軟,就放你們一條生路。」

冷若霜忽道:「大言不慚!」

「瘋書生」楚狂大怒,喝道:「狗屁!咱們放你們一馬,先把好話說給你們聽,你這女人,卻這般不知好歹、出口傷人?!」

冷若顏媚媚地道:「你們已經三番兩次,載到愚姐妹手下了,還有臉在這裡大充字型大小、大放厥詞?虧你們還是在江湖上撐得起名號的人物,卻是這般的恬不知恥厚顏無恥!」

「蛇公子」歐陽凈月短笛戟指,怒道:「息紅淚,你是不是小爺給臉、偏不要臉?!」

「陰陽客」檀郎細聲道:「我們本是拿人錢財、為人辦事的,是你們先來招惹我們,輸了死了,就別說我們辣手摧花!」

冷若雅笑道:「要是四位今夜不幸英年早逝,也休怪我們姐妹辣手勾魂呢!」

「狼外婆」蘇晚泣聲道:「廢話少說,今晚你們撞上我們,就死定了,動手吧!」

冷若芊冷笑道:「你很急么?陰曹地府莫非有你的故交久候大駕不成?」

蘇晚凄聲道:「死丫頭,要不是咱們三弟檀郎,也是精擅暗器,已吃定了你,老娘一定第一個來取你的小命!」

冷若霜冷冷地道:「那麼,又是哪條辰源的走狗,來取我冷若霜的命?」

歐陽凈月陰冷的地道:「咱們楚二哥的『瘋刀狂斧』,正好與二姑娘的『離別鉤』登對!此外,蘇晚大姐的『攝心術』,天生就是你們冷大姑娘『讀心術』的剋星。至於我,向來以笛子為兵器,對你們的三姑娘『相思刀』的盛名,一直也不怎麼以為然……」

冷若雅截道:看來你還是對你父親、無花大師的死(參見《曼陀羅》卷),耿耿於懷?」

冷若霜只道:「這次,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在放過你們。」

歐陽凈月臉色一變,手挽一翻,竹笛在手,蛇群吐信,作勢洶湧,他冷笑道:「等你們應付得了我們再說吧!說不準,誰不放過誰呢?」

冷若霜皺了皺柳葉眉,突問道:「殺人,是用口齒、還是用刀斧?」

「瘋書生」楚狂揚了揚手中的「瘋刀」「狂斧」,大聲道:「自然是刀斧,你莫非等死等得不耐煩了?」

「殺!」冷若霜劍刺楚狂,一劍就刺了過去。

楚狂嗆然拔刀抽斧,反擊冷若霜。

「狼外婆」蘇晚立刻出掌揮袖,猛攻冷若霜。

冷若顏立即出手,「多情環」截住了蘇晚。

可是,「蛇公子」歐陽凈月已飛蛇咬噬向冷若顏。

冷若雅大呼小叫的道大叫的道:「蛇公子,你找錯對像了!姐姐陪你玩兩手!」兩枚「相思鈴」已纏絞住了歐陽凈月的雙腿雙足。

只有,「陰陽客」檀郎,並沒有動手。

因為他不敢動,也動不得。

「冰吻」輪椅之上,冷若芊一雙銳利而又肅殺的好看眸子,正盯著他。

檀郎在尋找機會,他決意要先把這「殘廢少女」,像摔破麻袋一般甩出去,使她離他那張在江湖上傳說中鬼神莫測、機關百變、殺人無數的輪椅「冰吻」!

「涼城四美」與「四大惡人」,便在這「煙水」之畔,各顯神通,變幻不絕,倏忽莫測地交戰起來——

月落。

烏啼。

煙水寒。

霜滿天。

正當八個人,捉對的廝殺,斗得難分難解之際,這時,遠處,卻驀然傳來凄厲的瘋魔狂嚎,直響了整座大山谷。

「四大惡人」一聽,盡皆喜形於色。

「涼城四美」乍聽嗥聲,頓時都變了臉色。

說是遲,那時快,一條青灰色的人影,挾著撲鼻欲嘔的腥風,披頭散髮,狂嘯踏浪,急掠而至!

此人,全身都淌著血水,兩眼發出野獸般的青光,凄厲瘋狂的讓人直感到怵目驚心。

布伯!

——布伯中了冷北城「小雪」一劍的重創,猶能活命奔逃至此,足見他的功力,已經高深已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四大惡人」乍見僱主布伯驀然出現,都是大喜過望,但是又見布伯大總管滿身浴血,又不禁大驚失色。

大家都知道,布伯與冷北城在「五行寺」,龍爭虎鬥,一決死戰。

既然布伯能活著來到這裡,也就是表明,就算是他負了重傷、掛了大彩,只要冷北城沒隨後現身,那就是布伯贏了。

贏得人,尚且遍身是血傷重於此,敗的一方,焉還有命在?!

總之,不管怎麼說,「四大惡人」久戰「涼城四美」不下,但是,彼此的實力,相距並不是很大,而今加上布伯,就算他遭到大創、身負重傷,只需助「四大惡人」一臂之力,「涼城四美」這一次,也都決無翻身活命的機會!

是以,布伯一到,「四大惡人」都是面色一喜,心中大定!

相反,「涼城四美」既感到眼前的危機不易渡過,更擔心的是主兄冷北城的安危。

冷若霜最急,她首先疾喝道:「我家爺呢?!」

奇怪的是,布伯沒有回答他,就像一頭受了傷的兇殘獰惡猛獸,只齜張著慘青色的尖牙,低低地嘶吼咆哮著。

冷若霜手挺「離別鉤」,就要上前拚命,冷若芊忽一把扯住了她,沉聲道:「好像有些不對勁兒!」

「有古怪!」冷若顏向冷若雅點了點頭,兩人的視線落在形同瘋魔的布伯身上——

布伯兩顆血紅色的獸睛,彷彿也在盯視著「涼城四美」,但神情和神態,卻極度的瘋狂。

忽然,布伯突然做了一件事——

——突然發動了他狂風暴雨、排山倒海似的襲擊。

可是,布伯的襲擊,如同神魔降世,無可匹御,但卻不是攻向「涼城四美」——

——而是全力猛擊迎向自己的「四大惡人」!

——他的戰友們!

這個時候,最靠近布伯身邊的兩名惡人、一個是歐陽凈月,一是楚狂。

布伯左拳重重擂在歐陽凈月的頭上,歐陽凈月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僱主,會對自己痛下殺手,猝不及防之下,連手裡的毒蛇,都不及施放,便哀呼半聲,頭骨碎裂而亡。

與此同時,布伯的右爪,也狠狠地拍在楚狂的胸口上!

「喀喀勒勒」一陣脆耳連響,楚狂被破膛開肚,胸骨和肋骨都連給抓斷了七、八根!

楚狂跟歐陽凈月,原本在前一刻,還是好端端的武林一流高手、江湖超級殺手,但在後一剎那,就已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變成了兩個死人!

這一急劇變化,突然發生,誰都沒料到,也都傻了眼。

望著布伯凄厲可怖的樣子,冷若顏極快的捕捉到了對方一絲絲的心念,她馬上向驚愕莫已的姐妹們沉聲警示道:「大家小心,這個人走火入魔,已經瘋了!」

剩下的兩大惡人,一時都驚住了。

檀郎尖聲大叫:「布伯先生,您——」

他和大姐蘇晚,都想不通一件事——

——布伯為什麼要殺死自己的同伴、戰友楚狂和歐陽凈月呢?

——莫非是楚狂和歐陽凈月,早已對辰源總樓主跟太子爺心生異志,陰謀叛變不成?!

就在大家驚疑不定驚魂未定之際,布伯的瘋狂舉動,並沒有就此停歇——

布伯又開始了他的瘋魔臨世式的瘋狂襲擊。

這一次,布伯撲殺的目標,是檀郎。

布伯卻為何又要殺檀郎?!

檀郎與冷若芊的長期對峙,已消耗了他巨大的精力、體力和戰力,他又如何能抵受布伯的全力猛襲狠擊?

檀郎馬上飛逃!

他的輕功,一向很高,就是名列當今武林十大輕功高手之數,也不為過。

可是,檀郎雙足一點,才飛身而起,就被瘋狂的布伯,一把死死地抱住,一抱之下,檀郎馬上就變成了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惡名滿天下的「四大惡人」,頓時又少一個。

只剩下蘇晚。

「四大惡人」中的大姐大蘇晚。

蘇晚驚叱道:「布伯,你瘋了嗎?!」

布伯立即轉向他,目露凶光,還用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品了品自己獸唇邊的鮮血。

「狼外婆」蘇晚心頭忽地一寒,她不由自主地在後退縮——

蘇晚看定布伯來勢,一面急退,一面揮袖,擋在自己的胸前。

「啪」的一聲,書給射穿了一個大洞。

布屑亂飛。

蘇晚的人,也像布屑一般飛了出去,至少,她已避開了布伯的致命瘋狂一擊。

布伯狂怒,再撲!

蘇晚不甘引頸就戮,她反守為攻,一掌切向布伯的心窩。

布伯稍抬右手,雙指一彈,已彈開了蘇晚的掌鋒。

蘇晚惡性激發,不退反進,又一掌切向布伯的咽喉。

這一掌,看上去,也是平平無奇,但已使得比第一掌更快、更惡! 兵營外面,一輪圓月被一團過路的雲遮擋。在地面上投下一片陰影。

夜風突然打起旋,捲起地面上塵土,在營房四周亂竄。

呼啦一下,從北邊的一排兵營裏,突然跑出來十幾個士兵。他們個個手拿鐵杴、鎬頭把,跑向李國亭他們住的那排兵營。

跑在這夥士兵前面的,不是別人,正是剛被趙二虎打的鼻青臉腫的新兵連四班副班長田小平。後面緊跟着的,是他的老鄉和熟人。 總裁夜敲門:萌妻哪裏逃 他們是田小平從六班和八班搬來的幫自己報仇的人。

一到營房前,田小平第一個挑起門簾,伸手推開營房門,就走了進去。

“你們幾個四川佬,給我聽着,爺爺不怕你們,有種的你們出來。”田小平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站在門口,眼珠子冒着血絲,臉上的肌肉扭成一團,他怒氣騰騰地對躺在牀上的李國亭和馬飛、趙二虎喊到。

其實,在田小平跑出營房後,李國亭和馬飛就料到這小子絕不會善罷甘休,一定去外面搬救兵了。於是,李國亭對趙二虎說:“兄弟,都小心點。你打了田副班長,他豈肯善罷甘休。他跑出去,一定去找什麼幫手去了。我們都做好防備纔是。”

馬飛也說道:“三弟,讓你忍着點,你就是不忍,這事鬧大了,那還了得。”

趙二虎剛纔得意於李國亭和馬飛拉偏架,讓他佔了上風,沒有了田小平伸手還擊,他打田小平,簡直就是大人在打小孩,那個痛快淋漓的感覺,恐怕今生也難遇到。

一想到田小平故意偷他軍帽,陷害他。讓他趙二虎不但在第一天的軍訓中當衆丟人,還不明不白地捱了一頓鞭子,差點要了他的小命。就覺得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得出,而且要恨狠地出。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現在,大哥和二哥暗地裏幫他,這讓他特別振奮。於是,那雙拳腳,就毫不顧慮地對着田小平一頓發泄。把個田小平揍的是哭爹叫媽。

望着田小平那副狼狽樣,趙二虎終於可以消消自己心頭那個恨了。等田小平往外一跑,嘴裏還喊着讓他們等着,趙二虎就明白,田小平絕不會善罷甘休,他一定有同鄉和要好,一定會去找他們爲自己報仇的。於是,趙二虎也不敢掉與輕心,他甚至連鞋都穿好了,雙手抱着頭,就等着田小平回來。

聽到李國亭和馬飛說他,他不服氣地說道:“這事怪我嗎?是他先欺負我的啊。要是放着你們兩個,也忍嗎。就該好好揍他一頓,讓他明白,欺負人沒好下場。”

李國亭和馬飛聽了他的話,都沒再說什麼。

班長譚小偉比他們都來的早,他個頭大,身體壯實,四方臉上,一對濃黑的眉毛,眉毛下那對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人的時候總是帶着一股和藹的神情,說話從來不得罪人,大家都管他叫善人。

像今晚這事,他也覺的田小平仗着身後有劉副官撐腰,也太有點欺負人了。你說你不喜歡趙二虎就算了,幹嘛還要偷他軍帽,讓趙二虎白捱了一頓冤枉鞭子,這事放到誰的身上,誰也不答應,活該讓趙二虎打。

所以,當李國亭和馬飛上前拉偏架時,他裝着沒看着,躺在最裏面的鋪位上,也沒管。

班上的其他幾個新兵都是在家鄉窮的沒法活命了,這才跑的軍隊裏來,拿自己的命換口飯吃,都不敢惹事。況且,剛來時,互相都不認識。現在,分到一個班裏,也才幾天,只能算認識罷了,算不上好。因此,其他人在這場風波中都抱着中立的態度,不偏向任何一方。

當李國亭和馬飛上前拉偏架。趙二虎藉機揮拳猛揍田小平時。他們都沒有上前勸阻。而是在一旁看熱鬧,甚至起鬨。

田小平跑出去後,班裏除了李國亭、馬飛和趙二虎想着他們的心事意外,其他的人由於白天軍訓勞累,又都各自躺在自己的鋪位上閉上了眼睛。他們睡沒睡,誰也不知道,反正,都不在吭聲了。

當田小平重新出現在班裏時。 美食供應商 李國亭和馬飛還和平時一樣,一點也不驚慌,而是把自己的身體擡起,半靠在牀鋪上,斜搭着腿。冷眼觀看着站在門口的怒氣衝衝的田小平。

趙二虎可跟李國亭和馬飛不一樣,他最沉不住氣。見田小平一個人又回來了,趙二虎從鋪位上兀的一下站起來,揮舞着拳頭,就要向田小平撲過去。

其實,躺在鋪位上的李國亭和馬飛最瞭解他們這個結拜兄弟,趙二虎之所以對田小平不依不饒,那是有他們兩個暗地裏給他撐腰壯膽,要是沒有他們兩個在,趙二虎還敢向比他高一個頭,身體比他壯實的田小平揮拳頭,怕經不起田小平幾下打,就尿褲襠裏了。

“你小子有種就過來,別他媽的站在那耍威風,老子今晚要是怕了你,‘田’字今後就倒着寫。你媽的,過來。”田小平嘴裏罵着,一邊伸出食指做鉤狀,眼睛順着勾動的手指瞄着站在鋪位旁,還未過來的趙二虎。

趙二虎剛纔的怒氣還未消,這時,那心中的怒氣又衝上了頭頂,沾了一次便宜,趙二虎還想沾第二次,便蹦着蹦着衝向田小平。

田小平見趙二虎蹦着過來,回身一推門就走了出去。

“有膽的別走,你趙二爺爺今晚不讓你爬在地上當馬騎,就不是人生的。”趙二虎開口罵道,緊跟着就追出去。

李國亭見趙二虎追出去了,便急忙起身想喊住他,無奈,那趙二虎急紅了眼,什麼也不顧了,他喊都沒喊的急,趙二虎就跟着田小平出去了。

“噼裏啪啦”一陣響動,就從門口傳過來,緊接着,就見趙二虎抱着頭竄進屋裏,頭上流出了血,血水不停地順着臉頰流下來,染紅了半個臉。

“大哥,大哥,他們有人——。”趙二虎哭喪着臉,朝李國亭喊到。

李國亭見狀和馬飛一躍而起,奔向牆角,各自拿起一把挖戰壕的鐵鎬頭,就往趙二虎身邊走來。

也就在這時,呼啦一下,從外面涌進來十幾個別的班的士兵,他們手裏都拿着打架的傢伙,什麼皮帶、棍子、鎬把。鐵杴,這些涌進營房來的士兵也不曉得那個是李國亭,那個是馬飛,反正看見鋪位上躺着的和地上站着的人,就揮起手中的傢伙,亂打一氣。

本來班裏其他新兵包括班長譚小偉都是看熱鬧,不想攙和進這場是非之中去,結果,讓田小平請來的救兵糊里糊塗地打着了自身,這下,他們想中立也中立不起來了。於是,身上無緣無故捱了一鎬把的譚小偉火冒三丈,當即站在鋪位上大喊:“四班的弟兄們,我們被人欺負了,大家一起打啊。”

班長一聲喊,班裏的其餘士兵紛紛跳下牀,個自揮舞着拳頭,或者拿起身邊的傢伙,相互打起來。

他們互相追逐着,叫罵着,揮舞着手中各式各樣的傢伙,從四班的營房一直打到外面的操場。有幾個人已經受了傷。臉上流淌着鮮血。,還不依不饒地死纏爛打。有個士兵被人打到在地上,天黑,也分不清是四班的人,還是別的班的人。

這場打鬥,很快便傳遍了全連。連排長門都制止不住了。有個排長急忙去找許連長,結果找遍營房,也沒找着許連長。

有人把這事報告給了葉團長。剛從司令部開完會回來的葉團長,聞聽新兵連士兵發生械鬥。氣急敗壞地帶着劉副官,快馬加鞭,就趕到了位於墨水湖畔的籬笆嘴新兵連。

“集合,集合。”一進新兵連,葉團長便向正在操場上打的稀里嘩啦的那些新兵高聲喊到。葉團長一邊喊,一邊拔出腰裏的盒子槍,舉槍朝天上就開了一槍。

“呯——。”的一聲,清脆的槍聲,在這寧靜的夜晚響起,特別震耳。

所有參與打架的士兵,還有那些從軍營裏走出來,站在一邊看熱鬧的人忽然間都停下來,有人小聲說:“不好了,團長來了。”

‘嘩啦‘一下,剛纔還混亂的隊伍,這時都整齊地站在了葉團長的面前。

“奶奶的,是誰挑起來打架的?反了啊,你們這些混蛋。我要把你們一個個拉出去槍斃。槍斃。”葉團長鼻子都氣歪了。自他帶兵以來,還從未發生過這麼嚴重的軍營械鬥,這還了得,這事要是讓上司知道了,那自己的團長還當成當不成。

“你們連長呢。把你們連長給我找來。”葉團長再次喊道。

劉副官也急忙上前說道:“你們連長怎麼不在?他到哪去了。”

妖妻難當 新兵連的士兵你看我。 裴公子,吃完請負責 我看看你。沒人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