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嘭的一聲,閃着各種幸福圖像的幕牆爆裂,化作千萬縷流螢碎光。

金俊動作極快的把自己的手從楊暖暖手裏抽出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掐住裏楊暖暖的脖子。

金俊眼睛泛紅,表情兇狠,往日的吊兒郎當被一股駭人的殺氣遮掩:

“你是誰,爲什麼在這裏,你想幹嗎,看上我的錢,還是看上我的臉?如實招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金俊在森林中第一次撲殺獵物時,他就是徒手掐死了一隻斷了翅膀的鳥兒。

ωωω •T Tκan •¢ Ο

“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想做什麼?”楊暖暖看着憤怒的金俊,靜靜的重複這幾個問題。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誰,這是金俊的幻境。

金俊盯着楊暖暖,眼神渙散,熟悉的楊暖暖,陌生的溫柔,陌生的淡然。

就在金俊和楊暖暖僵持不下的時候,唯一一扇敞開着的大門,懸掛在門樑傷的薄紗無風自己捲起。

薄紗清透,被風吹捲起來的角度特別好看動人。

薄紗捲起的瞬間,從屋裏傳來一聲男人的暴怒嘶吼:“我兒子呢!”

金俊聞聲掐着楊暖暖脖子的手鬆開了,金俊癡癡的看着那扇門,嘴裏喃喃道:“爹。”

金俊的手一鬆開,楊暖暖就捂着脖子蹲在地上喘氣。

金俊愣了好一會,他突然發狂的衝向那扇門:“爸!!!”

就在金俊衝過去的時候,門簾再次被風撩開,女人後悔哀怨的哭聲幽幽的傳來。

金俊聽着哭聲,停下了腳步:“惡毒的女人!”

女人都不是好東西,她們向來自私求利求情求康健,女人所求的一切都是爲了自己。

楊暖暖追了上去,他們並肩停在薄紗門簾前。

門裏面是夜晚,空幽的臥室中,一盞檯燈,燈光昏黃,一個消瘦的女人坐在牀上做衣服。

楊暖暖道:“進去吧,只要進去了,你心中的所有疑惑都會得到答案,乖,進去看看吧。”

金俊不爲所動,他凝目看着屋裏,衣服好像做好了,女人從被窩裏抱出一個像是包裹着嬰兒的紅鴛鴦喜被。

金俊心一懸,那是小時候的我嗎?

門簾被風吹起,一個沙啞的女人聲傳來:“我的好兒子,來,試試媽媽給你做的新衣服吧。”

楊暖暖聽到話,立即道:“看你媽對你多好啊,你小時候的衣服都是她親手縫製的,有一位這麼好的母親難道你不想看看她的模樣嗎?”

金俊喃喃,無意識的回答道:“想看,但我不敢。”

楊暖暖問:“爲什麼不敢呢,裏面的可是你母親啊,世界上最好的人就是每一個人的母親,誰都有可能嫌棄你,厭惡你,唯獨母親不會嫌棄自己的孩子。



金俊喃喃:“因爲……因爲……”他好像什麼都知道,但卻故意的忘了一切。

總裁,不要扯上我 自己選擇遺忘,然後自己在逼迫自己尋找那些缺失的記憶。

金俊吶金俊,你到底想做什麼?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門簾之後,屋裏的場景沒有什麼大變化變化,風吹起紗簾,一陣嬰孩的啼哭聲傳來。

“寶貝媽媽是愛你的,但我更愛你的爸爸。”

瘦弱的女人從喜被中抱出一隻渾身毛髮雪白的小狐狸。

小狐狸潔白如雪,大小像只貓一樣,女人雙手捧着狐狸,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你看你媽媽哭的多傷心啊,你還在等什麼,快進去安慰她吧。”楊暖暖走到金俊的身後,她伸手推了一把金俊。

金俊挺秀如竹的身姿巋然不動,他直勾勾的盯着紗簾之後,金俊一雙桃花眼一片死寂,往日瀲灩着的瑩瑩水光,在這一刻消失的乾乾淨淨。

“因爲,我,不,是,人。”金俊沉默了好久好久之後,他寂然的一字一頓的道。

說完這句話,金俊整個人的靈魂像是被惡人抽走,他腿一軟,癱坐在地上。

站在金俊身旁的楊暖暖嘴角揚起了一絲怪異的笑容。

楊暖暖緩緩的蹲下來,笑着說:“怎麼會呢,你怎麼會不是人呢,站起來,進去看看吧。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來歷嗎,難道你不想知道了嗎?”

金俊猛然擡起頭,他大手一抓,抓住了楊暖暖的胳膊,金俊語氣有些激動的說:“我想,我想,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的來歷和過去!”

楊暖暖笑了笑,她伸手摸着金俊的手背:“既然想知道,那你還在等什麼呢,答案現在就在你眼前,進去看看吧。”

對!對!答案就在房間之中,答案就在眼前!

金俊騰的一下站起來,他眼神發怔的直勾勾的盯着那扇薄紗。

屋裏的場景轉換成黑夜,如墨的濃厚黑暗中,漆黑一片的環境裏沒有一絲動靜,風若有似無的從金俊的臉頰拂過。

楊暖暖見金俊站起來,她隨即站在他身旁,她也看着薄紗之後的黑暗,嘴角原本溫暖的笑容變得異常怪異。

金俊盯着門簾,雙手緊握成拳頭,他修長挺拔的身影忍不住的劇烈抖動。

見金俊半天沒有動靜,楊暖暖等不及了,她扭頭擡眼看着金俊,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盛滿了邪惡。

“金俊你還在等什麼呢,快進去吧。”楊暖暖柔聲催促道,她溫柔的語氣和鬼魅的眼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金俊身體抖的像篩子一樣,他微微蠕動嘴脣,斷斷續續的說:“我……我……我……我不敢,我,的感覺,很,很奇怪。”

“感覺只所以會奇怪,那是因爲你對你的過去一無所知,所以當過去曾經擺放在你面前,等着你去揭開謎底的時候,你纔會覺得很奇怪。”

金俊死寂的桃花眼裏猛地乍現一道炫麗的神色,那種神色有個好聽的名稱,叫做希望。

金俊眼睛裏全是興奮的希望,他轉頭盯着楊暖暖,笑意即將溢出嘴角:“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

楊暖暖笑着緩緩點頭:“當然是真的了,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金俊看着楊暖暖,他眉頭漸漸的皺起,想了好久之後,金俊不敢篤定的開口:“你……你不會騙我。”

楊暖暖微笑着:“對啊,我當然不會騙你了。”

金俊盯着笑意盈盈的楊暖暖,他漂亮的桃花眼漸漸蒙上一層厚厚的疑惑:“對,你不會騙我。可……你是誰?”

楊暖暖心裏咯噔一下,她臉上的笑意瞬間凝結,對啊,我是誰啊,爲什麼會在這,我來這裏做什麼的。

就在金俊和楊暖暖交流的時候,若有似無的涼風一直颳着,薄紗不知道何時被風撩起,一陣厚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金俊嗅到血腥味,他眼睛裏的疑惑瞬間消失,金俊猛地回頭盯着門簾之後的黑暗。

我是誰!

我爸媽是誰!

我是怎麼死的!

這血腥味好熟悉啊,熟悉到金俊在血腥味中能夠找到自己的氣息。

茫然的楊暖暖依舊茫然,她當機的大腦一直在想自己是誰,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這是金俊的夢,如同金俊不主動想起楊暖暖的存在,楊暖暖會一直這麼當機下去。

“兒子!快跑!”

“兒子快跑,你媽瘋了。”

“嗚嗚嗚嗚,你怎麼能拋下我?”女人哀怨無助的哭聲。

紗簾好像失去了隔音的效果,門裏的對話一直出現在金俊的耳朵裏。

“老公,老公,你不能就這樣拋棄俊兒和我,你不能,絕對不能,我不會同意你離開我們!”

……

“老公希望你不要恨我,俊兒是你我的至親骨肉,沒人能代替他去換回你。”

……

“老公我們是相愛的不是嗎,即便以後都無兒無女,你也會愛我的我,我也會一直愛你。”

……

“俊兒對不起,原諒媽媽,不要怪我狠心。”

“哇……嗚嗚嗚嗚。”嬰兒撕心裂肺的哭聲。

小小的嬰兒像是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他用盡全力的嚎啕大哭,希望能喚醒着魔的母親。

“咔嚓。”一聲,鮮血四處噴濺,一股噁心的血腥味襲來。

嬰兒的哭聲戛然而止,如墨的黑暗中安靜的讓旁觀者窒息。

火車的鳴笛聲出現。

人聲鼎沸的熱鬧鬧市動靜出現。

女人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同樣是走路發出的動靜,這一次腳下踩着的是枯枝枯葉。

一系列嘈雜的動靜結束之後,寂靜的黑暗中出現一截短暫的對話。

“老公你醒了?”女人的語氣總的激動難以掩飾。

“你是?”充滿疑問的男人嗓音。

“我是你妻子。”

“我是?”

“你是金……”金之後的的字眼從女人嘴裏說出來,落進金俊的耳朵中,後面的兩個字都被他自動屏蔽,變成嗡嗡聲。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漆黑的房間總漸漸有幽光出現,金俊直勾勾的盯着光亮,他原本因爲緊張而加速的心在一點一點的慢慢結冰……

就要來了嗎?

金俊父母就要出現了嗎?

金俊一直苦苦找尋的曾經和故土就要出現了嗎?

當所有的一切都擺放在面前的時候,金俊反而有些退縮了。

答案即將浮上水面,可金俊卻不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麼了。

或許,所有的一切金俊都記得,但他自己主動的抹去了那些記憶。

腹黑總裁vs麻辣前妻 漆黑的房間中,光亮在加重。

金俊看着光亮,他忽然想轉身逃跑,可他的腳像是被強力膠水粘在地面上了。 金俊慌亂的看着房間,又慌亂的看着自己的雙腳,他用力的拔腿,可就是跑不了。

眼看着門簾裏的場景已經清晰可見了,金俊徹底慌了,他用力的拔腿,後背上臉上全是汗水。

金俊額頭上的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突然他眼角的餘光瞥到站在一邊發呆的楊暖暖。金俊的腦海中猛然出現楊暖暖的音容笑貌,楊暖暖身體一僵,她像是復活了一樣。

楊暖暖回神,她擡頭看着金俊,眼中的茫然一閃而過,楊暖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一道熠熠閃閃的狡黠劃過。

“金弟弟你在這做什麼呢?” 王妃在上 楊暖暖一臉壞笑的看着金俊問。

金俊停住拔腿的動作,他自以爲帥氣的理了理頭髮:“我在做什麼你管得着嗎?”

“嘿嘿嘿,我可沒打算管你,我只是好奇而已。”

“……”金俊冷眼看了一下活靈活現眉眼生動的楊暖暖。

就在楊暖暖和金俊對話交流的時候,原本嵌在牆壁的木門整齊有序的刷刷刷消失。

“咦,這裏怎麼有門?”楊暖暖視線一轉,她看到眼前敞開的大門疑惑的問。

金俊一聽到門,他身體一動,靈活的閃到楊暖暖身前。

金俊伸開雙臂攔住楊暖暖:“門裏面什麼都沒有,我們走吧。”

楊暖暖意味深長的看着金俊:“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呀,我又沒問門裏有什麼。”

金俊道:“門裏什麼都沒有,我們走吧,老大還在等着我。”

楊暖暖想了想,她眼裏的狡猾一閃而過:“哦~那我們就走吧。”

金俊放下手,點了點頭:“恩,走吧。”

金俊點頭之後就率先邁步,想帶領楊暖暖離開這裏。

楊暖暖看到金俊身體一動,她靈活的越過金俊的身體:“走可以,我就去看一眼,看完就走。”

楊暖暖說着就要鑽進房間裏,金俊表情大驚失色,他上前想要拉住楊暖暖,但金俊還是遲了一步。

“楊暖暖!你給我滾出來!”隔着門簾,金俊大聲呼喊。

“好,我看完就回來。”楊暖暖鑽進房間裏,她悠閒淡定的開口。

楊暖暖的語氣聽起來很淡定,很悠閒,金俊被她淡定的語氣晃了神。

爲什麼,爲什麼楊暖暖一點都不怕呢?

直覺告訴金俊,那裏有很恐怖的東西。

楊暖暖進去好一會了,金俊站在門外等待,他心裏焦急都像是被貓撓一樣。

“楊暖暖,你還在嗎?”金俊想了好久,他輕聲問。

“我在這裏很好啊,怎麼了?”楊暖暖淡定的回答。

門裏的楊暖暖回答的很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