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東方會所地下賭場的擂臺。學校裏很多人都玩那個,他們只賭不打,我以前被他們起鬨去打了一次,贏了,對手太不要命了,要不是我小時候練過散打,在我爸警隊中天天和警員一塊練,一定會被他活活打死。”

聽見他這麼一說,我只覺的驚悚!

鳳子煜到底想幹什麼,他差點害死君無邪,又把手伸向李盛煊。

我很生氣,悶聲磨牙道:“我跟你去。”

李盛煊聽見我說去,很高興,一踩油門跑的飛快。

我們來到一個郊區的倉庫外面,外面是一條空曠的賽場道。

夕陽落山,金光灑下,不少年輕人在賽車道上狂歡。

鳳子煜半靠在他的車旁,眼戴墨鏡,悠閒逸緻。

李盛煊把車停在他,見到我從車上下來,鳳子煜很意外,朝我說道:“小幽,你怎麼來了。”

我含恨看着他,把頭盔塞給李盛煊,氣沖沖的質問他:“要是我不來,你打算怎麼害李盛煊?” “就是。”李盛煊站在我旁邊:“小幽選擇的是我,你不能拆散我們。”

李盛煊的嘴沒帶開關的,我也是無語了。

我瞅了他一眼,伸手:“車鑰匙拿來,我跟他比。”

“喲,快看看這誰啊?我們學校的下賤平民也敢參加上層聚會?”

“錯,人家是來吊凱子的。”

尖銳刻薄的女聲從前面傳來,我一擡眼。

雙喜盈門 看見王微微和徐娜穿着火辣的走來,裙短剛好蓋住小pp,露兩條修長的美腿,誘惑十足。

王微微雙手環抱胸,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嘖嘖嘖,這是誰啊,我們圈子什麼時候來了這樣的窮鬼。車都買不起,會開嗎?”

我瞪了王微微一眼,陰魂不散,這裏都能遇到她。

以前在宿舍裏她把我打暈,丟進山洞的帳我還沒找她算呢。

李盛煊狠狠瞪了兩人一眼,緊張的看着我:“還是我來把。”

見我沒說話,徐娜冷嘲熱諷道:“別看人家窮,志氣可不窮,剛甩了校草,這不,馬不停蹄的勾引學校裏另外一美男,誓把學校裏的帥哥都集郵一套。”

“人家就用那張什麼都不抹的清純臉蛋,無辜的眼神,約出去直接出去打野戰,你敢麼?”

“打野戰?我看是想三p……”

四周頓時鬨笑起來。

我臉上火辣辣的,這兩女的早就看我不順眼,現在各種想辦法讓我鬧笑話出醜。

我把李盛煊的車鑰匙搶過來,在他們鬨笑聲下,瀟灑的把車開到始發線上。

帶上戴上頭盔之前,我衝他們大聲喊道:“是男人的,比一場。”

頓時,無數的口哨聲,尖叫聲,喝彩聲響起。

我嘴角冷冷勾起,俐落的把頭盔套上。

以前小城市裏,車少,道寬,晚上基本沒有車輛通行。

我拿二手機車經常跟院子裏的哥們飆,對方向速度的天生敏感,我好像沒輸過。

不過,這邊的路我不太熟悉,許是贏不了,但我不會是最後一名。

這點,我很自信!

鳳子煜就在我旁邊,他帶上頭盔之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前面的爆炸頭,旗幟一揮:“開始……”

我踩着油門瘋狂的往前衝去,李盛煊的車果然是豪車。

他改裝過的,發動機德國進口的,加速很快,我直接從60,加到80,100.120……

不停我往上加,短短几秒鐘我就把他們都甩到後面。唯獨一輛車如影隨形。

我一看,是鳳子煜,他陰魂不散的跟在我後面,卻不超我的車。

我加到140,160碼,速度快的超出我最大承受力,我身子有些飄忽.

鳳子煜加速了,看見他超過去,我不服氣,咬牙繼續加速。67.356

這段路我並不熟悉,彎道不是很多,幅度很大,前面就一個大彎道,我咬牙想趁着彎道漂移超過鳳子煜。

錦繡田園:夫妻雙雙把家還 腰間,冰涼的觸感傳來,我不敢放鬆注意力,不敢看。

熟悉聲音在耳邊曖昧道:“娘子,飈車這麼危險的事,怎麼能讓你來做呢。來,爲夫幫你贏他。”

我心裏一慌,君無邪怎麼來了。

君無邪坐在我身前,接過機車扶手。

他衝我喊道:“抱緊了。”

天才庶女:王爺,我不嫁 我重重的點頭:“嗯。”

君無邪一下飈到200碼還往上加,夜風呼呼的颳着。

我藏身在他黑色屏風後,根本不敢擡頭看前面,速度太快了,已遠遠超過我的承受能力。

嗚……

耳邊充斥着蕭大的機車機車聲音,我緊抱着他,不敢分神。

幾分鐘,我看到了終點,就在眼前。

三,二,一……

超過終點線,我一看,竟然是第一個回來的。

第一個回來!

豈不是贏了?我贏了,哈哈……

贏了!

車停穩,君無邪把我頭盔取下,在我臉頰親了一口:“娘子,爲夫走了。”

他往後一退,飄向空中,雙手環抱,披風翩翩,樣子很瀟灑:“娘子,你今天很帥。”

看了眼鳳子煜的方向,朝我魅邪一笑,消失隱於夜色中。

就這麼走了?

我望着他消失方向愣了一會。

李盛煊朝我跑過來,拍手大笑:“帥,實在太帥了,4分35秒。以前最好一圈8分56秒,足足快了一半時間。”

這時,有人喊:“第二名,5分3秒,鳳少。”

鳳子煜下車,朝我走過來,陰沉臉色像是到處在尋找什麼。

轉了一圈,卻沒有找到。

王微微徐璐黑着臉,衝我大聲喊:“喂,窮鬼,你是不是開掛了?”

“不可能,她一臉窮酸樣,怎麼可能比鳳少還快?”

“她一定是作弊,查車。”

李盛煊衝她們兇悍道:“你說什麼,有種在說一次,敢質疑本少爺的車?”

一羣年輕人圍過來,把李盛煊拉扯開:“算了,算了,那美女叫什麼,介紹認識認識。””煊少,在那找來這麼剽悍的妹子,凌海市第一車神啊。”

一時間我很出風頭,風光無限。

李盛煊將他們一羣人全部攆走:“她是我的妞,你們都別想。”

我翻了個白眼:“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是來飈車的。”

大夥鬨堂大笑,不少人酸他,說他小氣。

一貫被衆星捧月的王微微,被人遺忘在角落,一臉憤恨的盯着我。

臨走時,她放下狠話:“賤人,給我等着。”

………

自從那次飈車大出風頭,王微微就跟我槓上了,有好幾次回宿舍時,她糾集一羣女生在樓梯堵住我的路,不讓我上樓,

這次又將我堵住了,我數了數前面堵路的,一共有4個。

我往左邊,她們就堵住左邊,我往右邊走,她們就堵住右邊。

前面兩次我都是回頭往下走,這次王微微學乖了,下面拐角有2個女的堵住我的去路。

我頓時被賭在中間,擡眼看王微微,說道:“你想幹什麼?”

“呵,幹什麼?當然是教訓你,敢讓我當着這麼多人丟臉,今天你們替我狠狠的教訓一頓。”

第一個動手的女孩子和她一樣,是穿着包臂短裙和高跟鞋的千金大小姐。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拳頭朝我呼過來。

我淡定的看她,一把抓住她手肘一扯,在她光滑細膩的小腳上狠狠一踹。

既然跑不了,我就豁出去打!

毫無防備,她沒站穩,被我拉下滾落樓梯,後面兩個人趕緊把她扶起來。

前面三個人想把我給按在牆上揍,我力氣大過她們,身子一滾,把她們全部往樓梯上壓。

4個人同時跌落下樓梯,滾在一團,她們哭喊的比我還嚴重。鬼哭狼嚎的。

我不顧身上疼痛,兩三下爬起來,跑到王微微面前。

她驚慌失措的退了兩步:“賤人,你要做什麼?”

賤人!

這聲賤人我徹底火了。

一把她領子抓住,拖在地上,到三樓拐角處垃圾桶旁狠狠一甩。

她驚恐的看着我,含着淚瑟瑟發抖:“放了我,龍小幽我警告你,快放了我!”

“啪……”

我憤怒的給了她一耳刮子。

把一個多月來憋屈,憤怒,壓抑……全部發泄到她身上。

她抱着頭躲在角落裏瘋狂的大叫,大喊:“救命……救命啊!” “救命啊,龍小幽殺人了……嗚嗚……”

她一張嘴,我更窩火了!

要不是她給我水杯裏下安眠藥,在把我弄進麻袋裏,喊人拉到後山洞,丟下去。

我的命運就不會如此。

越想我越來氣,發了瘋般失去理智。

一隻手扯着她頭髮,一隻手煽她嘴巴。連帶拳打腳踢。

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這麼失控過。

走廊裏的女生聞聲出來,看見我狂毆她,全部長大嘴巴愣在那,誰也不敢上前。

直到文莉和雯雯把我拉住,我才住手。

我狠狠的指着她:“王微微,你下次在給我玩陰的,我一定會打殘你。不信,你就儘管作死。”

我已經忍了她無數次。

以前我忍,是因爲顧及我爸媽的感受。

這幾天我算明白了一件事,來到這個學校,就沒經歷過一件好事,到處都是陷阱,到處充滿陰謀詭計,如同一個巨大陰謀等着我。

我不知道背後的人是誰,不知道有什麼目的。

但我就是那其中之一,有人想要我的命。

聯想到鳳子煜對我,對我的家,對君無邪和李盛煊所做的一切。

我甚至在懷疑,他就是背後的人。

爲什麼,他到底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每天都焦慮不安。

他要我在這上學,如果我偏偏不上,讓學校開除我,我是不是就遠離他,遠離校園裏陰鬱恐怖的一切。

所以,我開始反擊。

誰欺負我,我就欺負回去,誰打我,我就雙倍的打她。

就像剛纔那樣。

不負年華愛上你 回到宿舍,文莉說:“小幽,你太沖動了,王微微那種千金小姐,你怎麼能打她,萬一她鬧到校長和教導主任那,你不想畢業了?”

我心裏說,確實不想畢業了,但是我不敢說啊。

雯雯也很生氣,恨鐵不成鋼道:“你就怎麼想退學,這所學校多少人想進都進不來。”

我低頭沒說話,心裏默答道,最好把我退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