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左左認真地點了點頭,“在海洋孤兒院的時候,大家都說我很可怕,所以不喜歡和我一起玩。珍珍他們也沒有人一起玩,我就經常去找他們。” 我愣了一下。

是了,在以前的孤兒院,左左不可能不睡覺,一起住的孩子肯定是發現了他夢的祕密,會被孤立他也是正常的。

而那幾個在大火裏被燒死的孩子,因爲先天缺陷,肯定本身就沒什麼朋友,所以左左纔會去找他們玩。

我聽得有些心酸。

無論左左還是那些孩子,都在那麼小的年紀,就承受了那麼多。

“照片讓我看看好嗎?”我輕聲問左左。

左左很快點了點頭,臉上突然微微一紅,低聲道:“珍珍很漂亮的。”

我愣了一下,不由笑出聲,

接過照片,我隨意地看了一眼。

我要看照片,本來不過就是順着左左的話說下去,可在看見照片的剎那,我卻如遭雷劈,臉色蒼白。

照片裏,有四個孩子。

最中間的是左左,笑得很開心。

他的左邊,坐着一個蘑菇頭的女孩,應該就是他說的珍珍了。他的右邊,則是一個斷腿的男孩子,坐在輪椅裏。再右邊,是一個腦袋歪着的男孩。

“這個女孩就是珍珍,坐輪椅上的是阿大,最右邊的小加。”左左興致勃勃地介紹道,但擡頭突然看見我慘白的臉色,不由疑惑,“舒淺姐姐,你怎麼了?”

我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

我之所以那麼震驚和害怕,是因爲照片裏,珍珍和阿大的長相。

這兩個,明明我從來都沒見過的孩子,他們的臉卻讓我覺得無比熟悉。

赫然就是昨晚,我看到的那兩個人臉氣球。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窗外那個炸開的氣球,就是珍珍的臉。而我後來在走廊上轉頭突然看見的,就是阿大的臉。

我之前還一直在想,昨晚的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個夢。

可現在,我確定了——

那不是夢。

如果是夢,我怎麼可能會夢見兩個我從來沒見過的孩子的臉?

那如果不是夢,那人臉氣球就是真的了。

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左左,你先自己坐一會兒!”我猛地站起來,對左左說,“小張阿姨他們都在旁邊,你不用怕。”

左左一臉不解地看着我慘白的臉,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直接將在那兒忙碌的陸亦寒拉到客廳外的走廊,把昨晚的夢,都跟他說了。

陸亦寒聽了,蹙眉,“所以說,你是覺得,那些在大火裏被燒死的孩子的冤魂,回來找左左了?”

我點了點頭。

陸亦寒沉吟片刻,道:“我覺得,如果只是幾個孩子的冤魂的話,不用太擔心,在氣球祈福那天,我找幾個道士或者高僧,來超度一下就好。”

我臉色依舊不好,搖了搖頭。

陸亦寒的話聽上去很合理,但不知爲什麼,我總覺得,這一次的事,不是幾個孩子的冤魂作祟那麼簡單。

因爲這海洋孤兒院的大火,明明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了。那些孩子的冤魂,之前都沒有找到左左,爲什麼現在突然找上門?

我正想和陸亦寒將我心裏的疑惑,突然就聽見,樓上傳來一聲尖銳的尖叫。

聽見尖叫的剎那,我和陸亦寒的臉色都變了。

“吳院長!”我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大喊一句,就趕緊朝着樓上跑去。

因爲吳院長身體不適,所以她沒有和我們一起在客廳裏準備氣球的事,而是在房間休息。

跑上二樓,還沒跑到吳院長的房間,我就知道,出事了。

因爲我遠遠地就看見她房間的門大開着,不僅如此,我還聽見,一陣熟悉的笑聲,在走廊前方的黑暗裏響起。

“嘻嘻嘻……”

是小孩的聲音,聽上去還不止一個,有男也有女,聽上去有點調皮,也有點天真,可我只覺得渾身發抖。

“吳院長!”我大喊一聲,迅速地跑到吳院長的房間。

果然,我看見房間裏面空空的,牀單上一片散亂。

吳院長,被他們抓走了。

我瘋了一樣地跑回走廊,朝前衝去。

“嘻嘻嘻……”

很快,前方又響起孩童的笑聲,我隱約還看見,走廊的拐彎處,有幾個影子,打在牆上。

看影子,是兩個孩子,一高一矮,旁邊還有一個影子,形狀乍一看有點奇怪,但我很快反應過來——

是一個輪椅上做了一個孩子。

我心口發冷。

在火災裏死掉的三個孩子,珍珍、阿大和小加,都來了。

我加快腳下的腳步,眼看就要追上那幾個影子。

可就在這時,三個圓乎乎的東西,突然飛到我面前。

我本能地被嚇了一跳,停下了腳步,一個沒站穩,差點摔到那三個東西上面。

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三個東西,我臉色發白。

又是人臉氣球。

而且一口氣,是三隻。

這三隻氣球上,一個是珍珍的臉,一個是阿大的臉,還有一個,就是我沒見過的那個叫小加的孩子的臉。

三個氣球在我身邊,飄上飄下,不斷髮出“嘻嘻嘻”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

這時,陸亦寒追了上來。

看見我眼前的三隻氣球,他倒抽一口冷氣。

而此時的我,因爲吳院長被抓走,已經急的喪失了理智。

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我迅速地從口袋裏,拿出黃符,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

鮮血很快流出,我飛快地畫了一個驅鬼符。

啪!

我迅速地甩出符,貼在其中阿大的那個氣球上。

砰!

那氣球頓時就裂了。

嘩啦啦。

如昨天一樣,腦花和鮮血灑了一地,腥臭味讓我作嘔。

可我根本顧不得,只是飛速地拿出第二章符,想幹掉第二個氣球。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陸亦寒突然一把抱住我,阻止我畫符。

“阿遠!你放開我!”我尖叫地掙扎着,因爲畫符的緣故,身體有些虛弱,根本掙脫不開,“我要救吳院長!”

“小淺!”陸亦寒在我耳邊吼道,“你殺了這些氣球是沒用的!他們不過是一些障眼法,真正的魂魄早就已經帶着吳院長跑了。”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陸亦寒的話讓我身上的力氣徹底抽離。

我腿一軟,整個人跪倒在了地上,淚流滿滿,“那……那我該怎麼辦……我怎麼才能救回吳院長……”

這時,走廊上突然響起慌張的腳步聲,我擡頭,就看見是小張抱着左左過來了。 “小淺。”小張慌張道,“左左又做惡夢了。”

我看着左左,果然看見他滿臉淚痕。

左左一看見我,就哭喊着道:“舒淺姐姐,我又夢見珍珍他們了,他們……他們說他們要帶吳院長走……”

我腦子裏轟的一聲。

看來左左這陣子會夢見珍珍他們,也不是意外。是這三個孩子的魂魄,真的來我們孤兒院了,還抓走了吳院長。

一想到吳院長一個老人家,生着病,竟然還被鬼追走了,我就擔心的渾身抽疼。

我現在才發現,自己關心的人被抓走,這感覺,竟然比自己深陷危險還糟糕。自己被抓,其實也就是害怕。可現在,我簡直是心亂如麻。

最可怕的是,我連那三隻小鬼,還有吳院長在哪裏都不知道。

陸亦寒一直在一旁看着我,沒有說話。

他的眼神很奇特,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但他什麼也沒說。

我跑過去,抓住他的袖子,宛若抓住了救命稻草,“阿遠,你有辦法的對不對!”

陸亦寒猶豫了一下,說:“我的確有一個法子,可以找到那些魂魄現在在哪裏,但是……”

“但是什麼?”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抓着他問,“你說啊。”

“但是這個方法,需要一個八字純陰的女生的大量的血。”陸亦寒終於開口道。

我愣住了。

但很快,我迅速地撩起袖子,“我就是八字純陰!用我的血!”

此時的我,完全因爲吳院長的安危而急昏了頭,完全沒注意到,陸亦寒眼底閃過一絲隱祕的意味深長。

“可是。”陸亦寒依舊是有些猶豫的樣子,“那需要的血很多,而且要極其快速地集齊,恐怕要一下子劃傷你身上的多處動脈,我怕你傷口到時候癒合不了,因爲失血過多……”

“沒關係!”我迅速地打斷陸亦寒,“不知道爲什麼,我身體現在自我修復能力很強,多少傷口都沒事。”

“自我修復能力很強?”陸亦寒露出訝異的表情。

我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跟陸亦寒解釋我身體最近奇怪的現象,只能直接催促道:“別問了,你只要告訴我,到底怎麼樣才能找到吳院長和那些小孩子冤魂的所在地?”

看着我一臉篤定的樣子,陸亦寒終於鬆口,告訴了我一個玄術。

當時的我,一心只想着救吳院長,根本沒有想到,這個玄術背後,藏着怎樣一個陰謀。

我就這樣毫無察覺地,一步步踏入了一個蜘蛛網般的計劃。

……

一個小時後,我和陸亦寒,來到孤兒院的院子裏。

我的面前,是十個瓷碗。

我深呼吸一口,撩起袖子,將胳膊擺到那是個碗的正上方。

擡手的時候,我看見手腕上的玉鐲,一怔。

其實我也想過,要不要求助容祁。但這念頭不過一閃而過,我就放棄了。

就算我用玉鐲傳喚了容祁,人家恐怕也不會過來吧。

想到這,我咬咬牙,對陸亦寒開口:“開始吧。”

“我動作很快的,不會太疼,小淺你忍忍。”他開口道。

我還來不及點點頭,陸亦寒就立刻出手了。

嘩嘩譁。

只見刀光閃過,瞬間我的胳膊上,就多出了十個傷口。

血嘩啦啦地開始往下流,準確無誤地流進底下的十個碗裏。

我疼得倒抽一口冷氣。

“小淺,你沒事吧?”陸亦寒擔憂道。

我咬着脣搖搖頭。

陸亦寒下刀很準,出血的速度特別快,又有十個傷口,我們說這麼一句話的功夫,十個碗,就已經快滿了。

與此同時,我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眼看着碗裏的血就要裝滿,我胳膊上的傷口,也突然開始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一旁的陸亦寒看傻了眼,“小淺,這就是你說的身體恢復能力?”

我點點頭,目光落在自己的左手手背上。

果然,我看見我的手背上,出現了那個紅色的八卦圖。

可能是因爲這次一下子有十個傷口的原因,那個八卦圖特別的鮮豔。

很快,十個碗裏面都裝滿了我的血,與此同時我的傷口也都已經癒合了。

我將袖子放好,趕緊問陸亦寒:“阿遠,這樣可以了麼?”

陸亦寒看了一眼桌上的血,眼底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光芒,嘴上說:“可以了。”

說着,陸亦寒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一個圓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