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伊也望著夜靜軒,眼眸里有些几絲的心疼。

她緊抿著唇角,沒有說話。

夜靜軒坦誠地說道:「那照片,是真的。那時,我還在唐城,因為參加唐城電視台的一檔綜藝節目,認識了許琳,她說是我的小師妹。恰好我們住同一個酒店,她說她接了一部戲,總是把握不好角色,希望我給她說說戲。

我看她挺單純的,而且是新人,還是同校的師妹,所以,就讓她去了我的房間。」

他說到這裡,眼眸里閃過幾縷的暗淡。

他是真的沒想到,那樣單純的許琳,竟然是這樣有心機!

她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做到如此地步?

她豈不是要自毀前程嗎?

江小狼說道:「二叔,你應該知道,你們圈裡,有一個著名的『海天盛宴』?」 十月十四,太皇太后宣了兩位科爾沁福晉進慈寧宮的佛堂,特意讓人留了二人在宮內居住,太后則拒絕與嫂子見面,與佟太后在宮內獃著,一步都沒有離開大殿。

康熙得知太后的舉動,對此很是滿意,太皇太后隨着年紀的增長,越發的肆無忌憚了,時常會叫科爾沁的親王和附近們進京,忽視了太宗定下的無召不可入京的組訓。

「李德全,去承乾宮。」康熙不樂意去翊坤宮了。

自從赫舍里氏參與進了爭鬥后,皇后就一直呆在太皇太后的身側,偶爾會見那幾位科爾沁的福晉們,有些惱火了。

皇後作為大清的主母,應該堅定的站在康熙的身側,如今,卻與太皇太后一樣站在了蒙古那邊。

婉妍正在承乾宮內溜達,臨近生產了,康熙不允許她再去人多的地方了。

「貴主兒,您最近幾日還是要多走動,小主子的個頭不小呢,您多走動可以順產的。」產婆婆梁氏是佟國賴夫人親自挑選的,康熙更把梁氏一家塞進了婉妍的陪嫁莊子,希望可以確保婉妍的安全。

婉妍抿嘴一笑:「嬤嬤,這次真的要靠着你了,我的產期是在十月和十一月之間,這段是假又是最忙碌的時候,姑姑和萬歲爺都無暇顧及我的。大嬤嬤應該與您說了宮內的情況,避免翊坤宮那邊使壞,我只能…..」

「貴主兒,奴婢醒的。」梁嬤嬤恭敬的說道,「萬歲爺提了一次,奴婢會一直留在承乾宮內,只對您一個人負責。」

呃呃呃!

婉妍嘴角微微勾起嘴角,梁嬤嬤以後就是承乾宮的醫院了,她每次生產應該用得到。

「嬤嬤,產後的恢復就交給您了,大嬤嬤和蘇嬤嬤雖然也是懂得一些,您是最為精通的。」婉妍開始分工了。

前幾日,蘇嬤嬤和大嬤嬤同時找了婉妍,希望婉妍能把廖嬤嬤給留下,趁著婉妍此次生產的機會,把她的身體好好的補一下才可以,蘇嬤嬤和大嬤嬤雖說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卻不是最為精通的,導致婉妍首次生產後的調養留下了一些偏頭疼的後遺症。

徐御醫雖說可以調養,婉妍不希望多與徐御醫接觸的,次次都是通過玄燁與徐御醫溝通。

「奴婢給貴主兒診脈,發現貴主兒有一些偏頭疼,為何不讓御醫調養呢?」梁嬤嬤需要知道婉妍的心思。

若是婉妍利用偏頭疼來獲寵,她就不能全部調養好的。

「蘇嬤嬤和大嬤嬤不是精通調養的,御醫是男人,若是進內寢扎針,萬歲爺會不喜。」婉妍當面據實說了,「梁嬤嬤若是能幫着調養好,我會很是開心的。」

梁嬤嬤發現貴妃是個能說會道的,而且,貴妃最在意的是康熙的情緒,這樣的人就能走的更遠了。

「娘娘,您瞧得起奴婢,這事兒就交給奴婢吧。」梁嬤嬤回稟道。

婉妍算是開心了,能有個精通的嬤嬤在身邊,應該可以更安心了。

「嬤嬤,承乾宮歡迎你的加入。」婉妍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康熙站在遠處,瞧著婉妍在與梁嬤嬤說話,臉上的冰霜融化了,嘴角微微上揚。

李德全懸著的心落地了,康熙若心情不暢,與貴主兒見一面肯定就完事都好了。

「李德全,梁嬤嬤就交給你了,每日都要進行檢查,確保萬無一失。」康熙小聲的交代。

李德全領命道:「萬歲爺,奴才瞧著貴主兒有心事兒。」

「皇瑪嬤下了懿旨,頒金節婉妍上,所有宮妃都要參加,婉妍的情況不適合去人多的地方。」康熙低囔道,「頒金節當日,龍衛裏面調出兩人盯緊了婉妍,若是有一點閃失…..」

李德全後背開始發寒,萬歲爺明顯不信任養心殿的奴才,特意調遣了龍衛,這些人都是樣樣精通的。

「婉妍,不到出來溜達的時間呢?」康熙臉上掛着笑容問道。

「嬤嬤瞧著天氣說,晚上會轉涼,讓我改在下午太陽落山前散步才可以的。」婉妍趕緊說道。

梁嬤嬤很有眼力勁兒的退後了,李德全一直觀察梁嬤嬤的激動,心中暗暗的佩服梁嬤嬤,居然能在最短時間內,適應宮內的環境。

「梁嬤嬤,奴才是李德全,在養心殿伺候的,承乾宮若是有什麼棘手的事兒,您可以順着前面的路側門去養心殿找奴才即可。」李德全對承乾宮的人很尊敬,梁嬤嬤雖然年級不大,可是會的東西卻不少呢。

康熙在左側扶著婉妍一步步的往前走着,婉妍走了不到300米,就依靠在他的身上了。

「婉妍,好好走,你現在全都靠在我的身上,不是等着我抱着你走?」康熙嚴肅的說道。

御醫和調養的嬤嬤們若是說什麼對婉妍好,康熙會嚴格遵照他們所說的內容去做的,完全不會打一點這口。

「阿諢,我是真的累了。」婉妍把小腦袋靠在他胳膊上,「今日就饒了我這一次,等明日的時候,再讓我溜達吧。」

「好!」康熙點點頭,打橫抱起婉妍往殿內走着。

梁嬤嬤咋舌的站在旁邊,瞧著遠去的背影。

「嬤嬤,您在貴主兒的身邊獃著,就需要適應這樣的情況,在私下,萬歲爺是把這位當做嫡妻的。」李德全壓低了聲音說道。

什麼?!

「翊坤宮的那位呢?」梁嬤嬤頓了一會,趕緊問道。

「只是明面上管着庶務的,這位雖不喜歡管着庶務,卻是個規矩很嚴的,承乾宮內部事事都講究規矩。」李德全看好梁嬤嬤,希望這位嬤嬤能護住了婉妍。

梁嬤嬤聽后,懸著的心落地了,李德全乃是康熙身側的大太監,對宮妃們都一視同仁,誰都無法收買此人。

李德全能警告她要遵照規矩,不可放肆,就是一個極好的信號。

「李諳達,您放心,奴婢清楚佟貴主兒的狀況,不會給外人任何下手的機會的。」梁嬤嬤保證道。

李德全安心了,婉妍只要能平安,康熙才能更好的處理前朝的事兒。

「嬤嬤,以後貴主兒的身體就拜託給您調養了,貴主兒不喜御醫進行調養,上次生產耽誤了時間,遺留下了偏頭疼,萬歲爺一直很着急的。」李德全說道。

。 76_76346京都因為秦王府中秦王妃生下三胞胎一事,鬧得整個炸開了鍋,不管是百姓還是勛貴俱都不淡定了。

他們或有的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也去了寺院祈佛,有的則是慌慌張張準備重禮,想找些門路送過去。

朝臣勛貴們想的都很好,他們都覺得逢此特大喜事當頭的時候,秦承嗣肯定特別好說話,因而,若說以往秦王性情陰晴不定,讓他們不好攀交,有了這個合適的時機,只要他們在耐心運作一番,未嘗不能和秦王結下交情。

因為這個考量,有心拉攏秦王府,或是想要藉助秦王府的權利一步登天的所有人,都開始全國四處收攏起奇珍古玩來。

這些人也當真是拼了老命了,為了得到一件或許會讓秦王看得入眼的珍寶,竟是不稀馬不停蹄親自出京,當真是有夠拼。

當然,外界的風雨和動向秦王府中諸人現在是無暇顧及的。

只因為府中多了三個小主子,秦王府中眾人視線全都被吸引過去了。

致遠齋中,池玲瓏再次醒來已經是當天晚上了。

她從正中午睡到傍晚午膳時分,其實並沒有睡多少時間。

她感覺身體累極了,身上好似壓著快巨石,疲倦的眼皮也重的都抬不起來,但是,耳邊總是有小嬰兒扯著小奶嗓子哭泣的聲音,那聲音委屈極了,弱弱的猶如剛出生的小貓咪一樣,鬧得她心慌慌的,好似自己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

池玲瓏睡的不踏實,睫毛不住的忽閃著。

忽而,她聽到遠方迷霧中傳來幾道不同的聲音喚著她「娘娘」。那聲音陌生極了,根本不是劭兒的聲音,池玲瓏想開口問那迷霧中的小傢伙,為何叫她娘娘,但是,她竟問不出口,因為。心裡隱隱約約也覺得。好似他們本該就這麼喚她。

池玲瓏在重重迷霧中走啊走,眼前倏地旭日初升,耀眼的光刺得她雙目生疼。池玲瓏竟就這樣傻傻的睜開了眼。

入目便是秦承嗣一張俊臉,不過才過去半天時間而已,這男人臉上的憊色竟就像是幾天幾夜沒睡覺了一樣,池玲瓏條件反射扯起嘴角就想沖他笑。秦承嗣已經垂首下來動作輕柔的吻住了她的唇。

這個吻來的溫柔極了,不像是以前那些或安撫或霸道的吻。他輕柔的舔著她的齒齦,勾著她的小舌,動作輕柔的如同一陣輕風拂過,讓池玲瓏心頭感覺從未有過的柔軟和安靜。

「阿愚。多謝你。」唇齒相連間,那人悶悶的說著話,他聲音低沉嘶啞。其中感慨萬千。

池玲瓏「嗯」了一聲,想要抬起胳膊拍拍他的背。安撫這個情緒激動的過了頭的男人,那眼帶血絲的男人卻在此時鬆開了她的唇,像是察覺了她的動作一樣,及時輕柔的扣住她的胳膊,「不要動,好好歇著。」

池玲瓏就又費力的輕笑了一聲,「好」。

屋內傳來兩人細細碎碎的說話聲,外室的幾個丫頭聽見了,七月就過來問話道:「王妃您醒了?可是餓了?」

池玲瓏沒有說話,秦承嗣卻道:「端些溫水進來。」

「奴婢這就去。」

七月話落音,不過片刻功夫,就端了早就備好的溫水。

池玲瓏剛生產過,最好過了六個時辰再進食,現在腸道不疏通,只好飲些溫水潤潤嗓子。

池玲瓏也確實口渴了,嗓子和嘴巴也都乾的很,秦承嗣之前在她睡著的時候,幫她潤過唇,此刻看她掙扎著起身,也伸手將她按下,「你身子疼,不要起來。」又說:「我喂你。」

所謂的「喂」,就是他含著半口溫水垂首下來口對口的喂她,池玲瓏忍不住彎了眸子,倒是不介意,很順從的和他接吻,喝著他哺過來的溫水。

喝了小三口,池玲瓏就不喝了,七月將東西撤下,池玲瓏才張開嘴,想要問秦承嗣孩子的問題,便聽外邊傳來碧月漾著喜氣的聲音,「王妃,小世子,孫姑娘,還有二少爺、三少爺和小郡主過來了。」

二少爺、三少爺便是今天出生的兩個小男娃,因為排行為二、三,便被丫頭們稱呼為二少爺、三少爺;至於小郡主,卻是指的最後出生的小姑娘。

池玲瓏聞言面上的神情都激動起來,想起身好早些看到從她肚子里爬出來的三個小傢伙,無奈秦承嗣在一邊看得嚴,竟是不允許她抬起上半身。

池玲瓏不依,眸光含水嗔怒的瞪著他,秦承嗣身子一僵,最後乾脆上前,小心扶起她。

他坐在她背後,讓她靠在他懷裡,這才算完。

還沒見著孫琉璃和三個小寶寶,倒是小勺子此刻已經風一樣跑進內室,丫頭們攔都攔不住。

「娘娘,娘娘。」小勺子的聲音清亮極了,還帶著些奶音,此刻卻含著滿滿的笑意。

他一股腦跑過來,即將撲到床上的時候,被秦承嗣抬著大長腿,一下擋住了。

小勺子看著爹爹的腳丫子近在眼前,傻了一瞬,隨後,反應過來爹爹這是在做什麼,卻也不惱,只是又彎著紫葡萄似地大眼睛,笑著露兩排白白的小米粒牙齒,高興的簡直恨不能蹦起來的向母親說著,「娘娘,弟弟,妹妹,弟弟臭臭,妹妹香香……」

一邊說著話,一邊還伸出胳膊,在自己的鼻子跟前閃著風,一會兒露出嫌棄的表情,一會兒露出好好聞哦的樣子,搞怪極了,惹得池玲瓏忍不住笑出聲,扯動了下.體位置,也疼得倒抽了口涼氣。

孫琉璃此時正手中抱著一個紅色的襁褓,後邊跟著同樣抱著襁褓的奶娘,走進房間,聞聲便訓她,「你可是老實些,再別笑了,真要是扯動了傷口,疼得是你自己。」

池玲瓏不回表姐的話,看著三個小襁褓,眼睛卻亮了起來,「表姐,你快過來,讓我抱抱他們。」

孫琉璃就上前道:「別急,有你抱的時候。」又說:「才剛哭了會兒,奶娘餵過了,這就睡著了,估計能睡上一個時辰。」

池玲瓏「嗯」了一聲,別的沒說什麼,將孫琉璃懷中的小傢伙抱在懷中后,卻是忍不住嘴角一直往上翹。

只是,懷中的小傢伙雖然五官很不錯,但是,這重量……也太輕了吧?

比之小勺子剛出生那會兒的體態,眼前這輕飄飄的小東西,真像個剛出生的貓崽子,怕是都沒有幾斤重。

池玲瓏就蹙起眉頭憂心的問表姐,「他怎麼這麼輕啊?身體……沒問題吧?」

「別瞎想。」孫琉璃當即呵斥她,又說,「這是老四,是個小丫頭,她最小。可能是在你肚子里的時候,搶吃的搶不過兩個哥哥,個頭就沒有另外兩個大。」

嘆氣說,「小丫頭剛剛滿四斤,瘦是瘦了點,身子骨卻還結實,脾胃也好,大哥說了,只有好生調理就沒問題,你少想些有的沒的。」

池玲瓏這才放心的「哦」了一聲,她垂首看著懷中抿著小嘴兒,好似在吃奶一樣的小東西,心裡樂的像是開了花一樣高興。

池玲瓏輕輕用胳膊肘搗了搗身後的秦承嗣,興奮的說著,「秦承嗣你看,這是小姑娘,我給你生了個女兒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