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啥對了?”

“我上次見過,汪鷹帶着的那幫人,差不多就是二三十人。”

王敢點頭,“對對對,江湖論劍會的時候,也是差不多這麼些人。

現在一看,這踏馬在江湖論劍會之前這幫吸血鬼就已經被汪鷹那個狗漢奸給帶來了。

幸好人不多。”

王浩低着頭。


“二三十個人已經夠多了。一天被他們同化了二三十個,一個月就是幾百個了。”

王敢搖搖頭,“不對,死胖子之前跟我說過,他拉屎的時候聽到過一點。

這些吸血鬼很少咬普通人,因爲普通人的能量不多,不夠他們進補,一般他們都咬習武之人,精血旺盛,對他們很補。”

王浩愣了一下,隨即鬆了口氣。

“只要不傷普通人,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郭向東接連帶來了十幾個人。

從中挑出來足足六個吸血鬼。

郭向東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被嚇得老臉發白。

“二爺,這究竟是啥啊這是?”

王敢摟着郭向東,“沒事兒,你怕求啊,去去去,再帶人來。”

不一會兒,郭向東又帶了個人進來。

那人剛進來看到強光的一瞬間,直接狂化。

面目猙獰,衣衫裂開,皮膚表面浮現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細小血管。

王浩和王敢同時衝了上去。

沒想到那人轉身就跑。

王浩兄弟二人同時追了出去。

從窗戶跳了出去,那吸血鬼穩穩落地。回頭看了眼王浩,沒想到王敢和王浩兩個人緊跟着就從樓上跳下來的。

吸血鬼怒吼一聲,拔腿就跑。

十幾分鍾後。


吸血鬼遠近了一個酒莊,王浩和王敢也跟着衝了進去。

看到那人鑽進了窗戶之後,王浩也跟着破窗而入。

巨大響聲立馬引來了裏面一羣人的注意力。

一羣人看向了王浩。

“王浩,你來幹什麼?”

王浩定睛一看,愣住了。 寬闊的大廳之中,正中間一張長桌。

桌子周圍坐着幾十個人,男男女女都有。

王浩看了過去,發現竟然是楚雄父女倆,還有安然的親爹安國棟。剩下的人雜七雜八,裏面還有楚家的人,剩下的是誰王浩就不知道了。

王浩掃了一眼。

就看到安然從不遠處走了出來。

“王浩,你來幹什麼?”

王浩一臉懵逼,最後目光凝聚到了桌子上面的一堆金銀珠寶首飾上面。

忽然間記起來,好像是訂婚宴。

楚雄看着王浩,“小王啊,過來坐。你也算是我故人的後生,就當做是孃家人吧,過來。”

也算是給了王浩一個臺階下。

沒想到,王浩還沒來得及說話。

王敢緊跟着破窗而入。

裏面的人嚇了一大跳。

“保安!保安在哪裏!我們在這裏商量重要的事情,這都是什麼人,誰讓他們進來的?

粗鄙至極,沒有一點教養!放着好端端的大門不進來,非要鑽窗戶進來,這和強盜有什麼區別?這就是強盜吧!”

安然親爹安國棟站了起來怒吼一聲。


王敢拍了拍手。

壓根兒沒準備搭理這幫人。

“二哥?人呢?”

王浩看向了安然。隨後看向桌子兩旁的衆人。

“各位,我不知道各位在這裏談事情,剛纔進來了一個人,在哪裏,我帶了人立馬就走。”

安然指着王浩。

“什麼人不人的?王浩,我看你就是故意過來搗亂的吧。

我給你發了請帖,你說你不來,現在好了,我們在這裏正談事情的時候,你來了。

你這不是故意的你是什麼?

什麼找人。我看你就是故意來搗亂的,你是不是不想讓雨晴嫁給我?

我知道你喜歡雨晴,但是你也沒必要在這種場合來吧,你要是真喜歡雨晴的話,你就應該祝她幸福。

雨晴跟我在一起纔會幸福的。

但是你看看你,現在這是幹什麼?我們在談結婚的事情,你跑了進來,這是想幹什麼?”

王浩剛想說什麼,王敢脾氣火爆。

“你媽了個*的你說啥呢?

誰他媽搶你女人?腦子有病吧,傻*玩意兒!你他媽愛娶誰娶誰?跟我二哥有個雞毛關係!

剛纔那個人呢?去哪了?”

哐!

安國棟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憤怒的指着王敢。

“楚兄,你看看,還你什麼至交的後生,就是這麼個素質教養嗎?不知道的還以爲是街上撿破爛的教育出來的,大街上撿破爛的也教育不出來這種社會敗類。

打破了我們的正經事情,不道歉不說,還上來大放厥詞,污言穢語,你看看,楚兄,我知道你是個重情義的人,但是你也得分人吧。

這種人,就是鄉野村夫,沒有一丁點文化教養,出口成髒,沒有素質,社會最底層拖着社會發展的渣子。

楚兄,有些關係,我看你還是當斷則斷,否則,這種人,遲早都會拖累你。”

楚雄眉頭皺了一下。

“王浩,你們倆過來,給你安叔叔道個歉,坐下,你們都是孃家人,今天是安然和雨晴訂婚的大喜之日。

可不要因爲一些小事情壞了心情。”

王浩咧嘴一笑,“成,不好意思啊各位,擾了各位的興致。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剛纔進來的那個人去了哪裏,我們找到他就走。”

安國棟指着王王浩怒意充沛。


“楚兄,你看看,這還不是來故意搗亂的嗎?我們在這裏坐着這麼長時間了,什麼時候見過有人進來了?除了他們!就沒有任何人進來!”

楚雄皺着眉頭。

“王浩,這裏除了你們,就沒有其他人進來了,我再說一次,過來,坐下,別把事情搞得誰都不好收場。”

“坐下?不讓他坐,這是我們兩家的事情,讓他一個外人坐下幹什麼?出去!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王敢呲着牙笑了出來。

“二哥,別管這幫逼。咱倆去找,那個人絕對鑽進來了,窗戶這兒光線暗,他們沒看見的可能性很大。”

王浩掃了一眼楚雄衆人。

剛要動身的時候。

哐!

楚雨晴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雙眼通紅,眼眸之中含着淚水。

“出去!”

楚雨晴指着門口的方向。

王浩愣了一下。

楚雨晴再度大聲道。

“我讓你出去!”


安然笑容得意,“王浩,出去!你打擾了我和雨晴的訂婚儀式,我就大人大量,不和你斤斤計較了,但是現在請你出去!”

楚雨晴指着門口。

“請你!現在!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楚雄眉頭緊皺。

誰知道。

王敢雙眼發紅,手裏面抓着一把槍對着楚雨晴。

“你媽個*!你踏馬再吼我二哥一個試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