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林霄和念哲學又往車裏瞄了兩眼,“博士耶,就那個一臉黑黑的漢子?”

“看來啊,不是所有長相孔武的帥哥就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呵呵!走吧!”雷子軍向雷諾一招手,吉普車徐徐的啓動,不一會就消失在大路上。

“雷叔叔你這是?”

“我作爲先頭部隊,要來會會這個郭子康。”雷子軍步子一邁,十分霸氣的往密林深處走去。

“師傅,這雷老頭行不行啊?就單槍匹馬的闖進人家大本營,還不被直接咔嚓了啊?”

林霄晃了晃頭,不知道雷子軍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林霄並不知道,就在他們三人鑽進密林不久,剛剛站過的地方突然冒出來百十來號迷彩服特種兵,有的從樹上跳下來,有的掩藏在草叢中,還有的觀察好久,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祕密兵種。

這批特種兵就是雷子軍最強的保障,“阿爾法特種大隊。”

三人慢慢悠悠的走到門口,守門的士兵一見是郭雷和他的保鏢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見到其中一張陌生的臉,有點不自在。

“郭少,這位是?”

林霄佯裝憤怒的叫道:“讓開,你知道這誰嘛就敢攔他,滾!”

守門的士兵極其爲難的退下去,急忙掏出對講機對着裏面大聲的報告,紅樓裏面早就得了消息。基地大門口就有祕密攝像頭,對於10米範圍內的一切人和事都看得清清楚楚。剛纔若不是林霄跑得很遠纔將軒兒放出來,恐怕這會就會有幾桿機槍瞄着他了。

“哎呀,這不是雷司令嘛,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的啊?”郭子康在監控室看到自己的孫子把雷子軍給領來時,嚇了一跳。雷子軍是誰?軍區有名的雷瘋子,剛正不阿,軍紀嚴明,凡是他帶出來的兵全都在最重要的崗位,是個不可多得的老將領。

這些還不是他的恐怖之處,據傳這雷子軍年輕的時候一人單挑十個特種兵絲毫不落下風,而且對於軍事策略的掌握更是嚴謹有加,指揮的大大小小30多場戰役毫無敗績,可以說是他們軍區呼聲最高的中將了,也是最有望升爲上將的人。

“雷兒怎麼會認識他?而且他是怎麼發現我這裏的,是偶然還是——”郭子康越想越後怕,他怕雷子軍此行是一種暗示,一種上頭對他的態度,他的這個祕密軍事基地不在軍事基地備註上標明,是處自己的私密之地,這若是被上面知道,可是犯大錯誤的。


郭子康知道,那雷子軍怎麼可能不知道?

雖然內心百轉千回,但表現上郭子康還是淡定自若的出來相迎,一點也看不出來恐慌,不得不說郭子康的心理素質極爲強悍了。 “不知道雷司令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郭子康熱情的走過來,一把握住雷子軍的手搖了兩下,臉上的那份真誠倒是讓林霄驚詫不已。

“呵呵,郭政委太客氣了,我是從西藏軍區過來的。你知道小曲是我原來的老部下,我是想問一問郭老爲了什麼原因,將小曲趕回成都,自己落草爲營?”

郭子康的臉色變了幾變,很快就調整過來,他始終面帶微笑的請雷子軍進去,腦子裏飛快的組織好託詞,“啊,還有這樣的事?我怎麼不知道,雷兒,是你乾的嗎?”

“爺爺,你——”

“你什麼你,你太任性了,都是我給你慣的,你這次是闖了大禍了。那可是西藏自治州啊,很重要的軍事關卡,你,你真是氣死了。”

林霄聽得有點懵,不過他倒是懂了,郭子康這招舍軍保帥還算一招妙棋。戲要唱下去,就不得不繼續當他的好孫子。

“爺爺,我——”林霄這個時候裝的像個孝子賢孫,眼淚汪汪的望着郭子康,那副委屈的小模樣還真的要多憐人就有多憐人。

郭子康明知道自己的孫子受了天大的委屈,可表面上還是一副威嚴的模樣。

“給我跪下。”

林霄看了一眼雷子軍,那意思像說:“得,裝孫子裝大發了,你看看你,給我出的難題。”

就在林霄微屈膝蓋馬上就要跪的時候,MIKE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一把將假郭雷扶起來。

“這位可是雷司令?”MIKE白着一張臭臉,冰冷的看着雷子軍,語言中充滿了不容拒絕的冷漠和不悅。

“是我,你是?”雷子軍明知故問的瞥向郭子康。

“啊,這位是我在國外認識的一位朋友,很喜歡旅遊,所以過來玩玩。”


在場的幾人心裏各自冷笑,旅遊會旅到人家軍事基地來?何況還是位外國人,這個身份實在是太敏感了。

“對了,雷司令既然到家了,就一定要吃個晚飯啊,我這地方說是什麼軍事基地,其實親戚朋友也總來,就是我在北京的另一處別墅,你知道的,我們當軍人的就是喜歡私密一些,所以也沒告訴你們這幫朋友,且勿見怪,且勿見怪。”

林霄心裏彷彿聽到“咚”的暈倒聲,“這郭子康真會睜着眼睛說瞎話啊,誰會把自己的家弄得跟座堡壘似的,又是圍牆又是鐵絲網,再說那一院子的操練用具和百十來號兵總不是家人吧,難道這也可以忽悠?”

雷子軍倒是沒急,微微的笑了一下。這一笑,倒是讓郭子康長吁了一口氣,儘管他並未自戀的以爲雷子軍會不追究了,但也代表了一種態度。

“呵呵,郭兄若說這是你們家,那我就太榮幸了,你知道的,我這幾年一直沒閒着,東征西跑,常年不在家。都好久沒有吃過家鄉的菜了,不知道今晚可否嘗一嘗?另外,我看你那院子裏很漂亮,不知道可否參觀一下?”

郭子康的心忽上忽下,心裏罵了郭雷千遍萬遍,招惹誰不好,竟然招惹這個瘋子,他可是出了名的難纏。

“額,那當然可以。不過午餐也準備好了,咱們要不要先開飯?”

“那好吧。”雷子軍也沒多想,隨着郭子康向餐廳走去。

郭子康現在還沒有摸清楚雷子軍此行的目的,若是他只是興帥問罪,那麼他將責任全推給孫子,將自己摘出來,以後再慢慢想辦法撈雷兒就好了。若是他此行還有別的目的,或是上頭有什麼動作就不好辦了。

另外,郭子康還有一個大膽的設想,假如可以將雷子軍這枚大旗也拉下水,參與到他們的這次恐怖襲擊中,那麼他們的勝算可以說會達到90%以上。

“雷司令與雷兒是在外面碰到的嗎?”郭子康扭過臉望着雷子軍問道。

“呵呵!”雷子軍神祕的一笑,擡眼看了看林霄,走過去變戲法似的從他兜裏掏出一顆微小的追蹤器。

晃了兩晃說道:“不好意思啊,郭兄,要找到你不容易,我只能出此下策。”

郭子康的臉瞬間黑成鍋底,狠狠的剜了一眼假郭雷,繼續面帶笑容的說道:“呵呵,雷兒小,不懂事,被我慣壞了,遇到事也沉不住氣總是喜歡任意妄爲,若是雷司令認爲此事交待不過去,儘可將他抓回去,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用顧及我。”

林霄聽到這兒,心裏“咻”的一下沉了下去,總以爲這郭子康愛孫心切,爲了他的孫子可以付出一切,看來還是他想錯了。一個梟雄一樣的人物,心狠手辣可以理解,不過至少對家人應該還是維護的,像郭子康這樣一遇到大事就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林霄還是頭回看到。

林霄假裝着郭雷,淚眼婆娑的啞着嗓子哭道:“爺爺,您可不能不管孫兒啊,您不是最喜歡我嗎?您怎麼可以將我交給這個老頭?”

郭子康紅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霄,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一句話,“你還知道有我這個爺爺,你膽子也太大了,連邊防關卡你都敢私設,原駐軍你都能趕走嘍,你還有什麼事不敢做的,我只恨從小沒有約束你,養成你這樣目中無人,毫無法紀的囂張個性。”

“爺爺,您,您不能這樣啊,這些不都是您讓——”林霄扮演的惟妙惟肖,還沒等說完便被郭子康一個眼神制止,旁邊竄出兩個軍人,一邊一個將林霄架了下去。

“你這個不肖子孫,給我關到地牢,沒我的命令不準放出來。”郭子康似乎恨鐵不成鋼的瞪着扮演郭雷的林霄,示意侍衛將他帶到地牢。

林霄本來還想再哭得猛烈一點,激化郭子康與雷子軍之間的矛盾,看他們下一步怎麼辦,現在聽到說要把自己關地牢,他可樂了。

“正好省了功夫,地牢就地牢。”林霄假裝大叫着:“爺爺,爺爺你不愛雷兒了嗎?爺爺,你不能這麼狠心啊,爺爺,我要找我爸,爸你在哪兒?哥啊,哥你在哪兒?”

淒厲的哭喊攪的郭子康緊皺着眉頭,尤其是聽到那聲“哥”的時候,讓他的心更加絞痛,望向郭雷被拖走的身影萬分不捨。

到了地牢。

“郭少,首長應該也沒辦法,您先在這裏呆一會啊,等那個雷司令一走,我們就把你放出來。”侍衛兵倒也心善,眼看着林霄小臉煞白,哭得稀里嘩啦的,有點於心不忍的安慰道。

“行了,你們下去吧,我知道爺爺不會不管我的,要怪就怪那個來的雷老頭,非揪住我爺爺的把柄不放,我懂的。”說着對着送自己來的兩個侍衛兵擺了擺手。

待二人走後。

林霄一把走到玄子黑身前,“邦邦邦邦”四聲將鋼釘從四肢拔出來,玄子墨虛弱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師傅,前面搞定了?”

“差不多了,雷子軍在前面守着呢,估計他有後手,我們先走。”

“嗯。”

林霄架起玄子墨的胳膊,從懷裏掏出那個小紅瓶,掏出兩粒往他嘴裏塞着,突然門口一道漆黑的影子堵在那,冷冷的看着他們。

“親愛的雷,難怪你那麼好心,我看你根本就不是郭家小少爺吧。”MIKE陰陰的說道,臉上的寒霜彷彿能凍死人。

林霄看到MIKE就明白自己已經穿幫了,也不再裝假,臉上浮現一抹邪邪的味道,“親愛的伯爵大人,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和你繞圈子了,你的寶貝徒弟郭雷,若是你想救他,就放我們過去。”

“哈哈哈哈哈!”MIKE仰天大笑, 重生之小軍嫂 :“你以爲我會在乎那個廢物?你喜歡殺就殺掉,他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徒弟,更不配擁有我高貴的血液。”

“臥槽,師傅,吸血鬼沒人性的,你和他們講條件根本門都沒有。”

“色老頭你自己行嗎?”

“行,師傅你去吧,幫我爆了他的菊花,竟然放了老子這麼多血。”

林霄看了看倒在一旁虛弱的玄子墨,脫掉一身繡花枕頭一樣的少爺裝,對着MIKE勾了勾手指,說道:“我親愛的MIKE伯爵,讓我來領教一下你們大英帝國吸血鬼的本事吧。”

MIKE血着雙眼,張着長長的指甲,對着林霄一頭撲來。

不得不說,吸血鬼一族儘管無法行走於陽光下像個正常人生活,但造物主對這類種族還是偏愛的,給了他們不老的容顏和閃電一般的速度,還給了他們無比的力量。更何況,MIKE與普通吸血族不同,他身上帶了寶器可以讓他像常人一樣行走在陽光裏,絲毫不受傷害。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了吧?”MIKE一邊打一邊嘮着家常。

林霄笑了笑說道:“若是黃泉路上有人問,你就告訴他,送你上路的人叫林霄。”

“林霄,好名字。”MIKE飛舞着在林霄上下左右不停的轉換,即使林霄有法眼法耳,可使用這些神通終究抵不過吸血鬼天生的身法,不多時身上就被MIKE的利爪撓出好幾道口子。

MIKE用指甲沾了沾嘴脣,似乎意猶未盡的說道:“霄,不得不說,你真的很有魅力,連血液的滋味也一樣美妙無比,我真的好想知道是什麼味道,或者我可以把你轉化成我們的一員,如何?”

林霄聽到這兒臉頓時冷下來,手上多出一把妖刀,高喝一聲:“臭吸血鬼,那麼喜歡吸別人血,讓你嚐嚐被放血的滋味。妖月三式斬風劈月,劈雨斬棘。” 林霄在身法上或許趕不上MIKE,但在刀意上的造化卻不是一般人可以超越的。


妖月隱隱的含在妖刀中,冷漠的眼神看着MIKE,裹着罡風對着他一刀劈來。

“嗖!”

MIKE快速的躲過連環刀,雖然沒劈中,可刀氣還是傷了他。只見他黑袍後背溼了一大片,那是血,因爲在背面,而且又是黑色,所以顯得不那麼明顯。

林霄看着臉色更加煞白的MIKE,竟然可以躲過自己這一刀,不禁臉上更爲凝重。

“他竟然毫髮無傷的躲過了。”

一旁的玄子墨雖然躲得很遠,但他還是眼尖的看到MIKE身後“滴噠滴”的流血聲。

“師傅,他負傷了,而且傷勢很重,他若是10分鐘之內再不吸血,就會重傷不治的。”

“哦?”林霄聽到玄子墨傳來的神識,抿嘴一樂,收起刀看了看MIKE說道:“你還要打嗎?再打下去對你可沒有好處哦。”

MIKE鐵青着臉,雪白的獠牙眥出嘴,像一道疾光對着林霄的咽喉抓來。林霄一個直腿前踢膛住他的手,另外一隻手“唰”的一聲舉刀便砍。MIKE見狀慌忙的移過身形,堪堪的躲過林霄的這一刀。

後背的血越流越急,這個時候聽到裏面打鬥的侍衛兵闖了進來,看到林霄與MIKE鬥得你死我活,有點發懵。

“郭少,這,這——”

林霄多詭,他裝着郭雷十分可憐的說道:“快幫我抓住他,他瘋了,非要喝我的血。”

不得不說郭子康養的這幫私兵還是很有歸屬感的,雖然MIKE是他們老首長請來的外國友人,可站在友人與家人的面前,幫誰一目瞭然。

兩個侍衛兵連猶疑都沒有,就掏出槍對着MIKE直射,“呯呯呯呯”幾聲槍響過去,前面哪還看到MIKE的影子。

“不好,在上面。” 未來警察回歸 ,可惜還是太遲了。

眼見趴在天棚上面的MIKE眨眼就將進來的兩個侍衛繳了械,“咔嚓”一聲擰斷了脖子喝起血來。

“死吸血鬼,看刀。”林霄可不管那個,管你是不是在補充體力,對付敵人就是不能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

“唰”的一聲,MIKE雖然躲開這一刀,可兩個侍衛兵已經死了,自然避無可避,被林霄一刀給劈了個七七八八,找都找不完整了。

MIKE見狀氣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狠狠的看了林霄一眼,“嗖”的一聲閃出門外。

林霄見狀沒立刻追出去,回身將玄子墨扶起慢慢向門口走去。

這時候再見外面已經是一片槍林彈雨,火海一片。眼見兩大陣營已經開始火拼,林霄知道雷子軍的後備力量已經開始啓動。

一個又一個士兵倒在血泊裏,郭子康站在對面,鐵青着臉。火光將他映照的極爲悽慘,他的軍章早已經脫落,頭髮也有點亂,偶然瞄準這邊“呯”的開一槍。看到林霄扮演的郭雷闖出來,大叫了一聲:“雷兒,你出來幹什麼?你趕緊回去,這邊危險。”

林霄笑了笑,沒說話。

郭子康看到被林霄扶着的玄子墨這才臉色大變,說了一句:“雷兒,你瘋了?你怎麼把他給放了出來,還有MIKE去哪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