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

錘哥痛哼一聲,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雙腿一軟,不由自主地就往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

「錘哥,你沒事吧?」旁邊唯一的小弟也楞了。

「是啊,沒事吧?就算知道錯了,也不用特意下跪求饒啊。」林不凡搖了搖頭道。

錘哥瘋了,邊起身動手邊怒道:「給我打!啊……」

話音剛落,他就被林不凡一腳直接踹了出去,碩大的身體甚至不小心撞翻了旁邊的路人。

小弟驚呆了!

蔡妍等人更驚了!

他們沒想到連林不凡也這麼霸道兇悍,最主要他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只是這畢竟是人家地盤,彭珍珍嚇得趕緊說:「林不凡,你惹大禍了!」接著他趕緊上前忙道:「錘哥,對不起,我們……」

啪!

錘哥一巴掌煽在彭珍珍臉上,怒罵道:「小子,你等著,看我今天怎麼弄死你!還楞著幹什麼,給我叫人!」

彭珍珍臉色一白,她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鬧成這樣。她倒不是要討好錘哥,傷害自家人什麼。

純粹就是好心地息事寧人。

其他人一個個臉色不好看,雖然麻煩是林不凡一個人惹的。但他們一起來,肯定無法脫離出去。

蔡妍也是臉色微變,拿出手機就要撥打電話報警。

「不用!」林不凡注意到蔡妍動手,右手按住了她要撥打電話的手,淡淡道:「我練過功夫,不怕打架!」

蔡妍楞了一下,難怪他剛剛一腳力量那麼大。

等等,他的手。

想到這個,蔡妍臉色不由露出一些暈紅,小聲地提醒:「你的手!」

林不凡楞了一下,反應過來,自己右手一直按在人家手上呢,趕緊收回來。

別說,這手不但白,還挺嫩的。

就在這時,方大威路過,身後還跟著好些個混子,排場十足。

上次被林不凡打了之後,到現在都還沒好利索。只不過迫不及待想出來玩玩,這不今天就過來了。

「威哥,威哥……」

錘哥一看到方大威,臉上露出喜色,激動地喊道。

方大威眉頭一皺,問道:「怎麼回事?」

「我被打了,就是他,他仗著自己會點功夫,不但打我,還說我們黑虎……啊……」鎚子話還沒說完,又挨了一腳。

「你給我閉嘴!」方大威怒罵一聲,再踢了兩腳。

因為方淼警告過,讓他那段時間老實些。

所以上次被林不凡狠狠教訓一頓,眼見林不凡那麼恐怖,方大威甚至都不敢跟方淼老實說。

這不昨天歐陽二公子,也就是現在歐陽家族長今天白天找方淼商量事情,他有幸見到就問了下林不凡是什麼人。

一聽這名字,歐陽武臉色都變了,立刻叮囑他們,不但絕不能招惹,還要奉若上賓。誰敢得罪林不凡,就讓誰死。

這種情況下,方大威豈敢怠慢,踢完之後,立刻跑到林不凡面前,一臉諂媚笑容地恭敬說:「林公子,沒想到在這裡又碰見你了。」

這一幕,更是讓彭珍珍黃丹等人徹底楞了。

他們開始看到方大威一行出現,錘哥都那麼的恭敬,可見人家厲害。

立刻感覺完蛋了。

可沒想到方大威竟然反而狠狠收拾自己人鎚子,收拾完還對林不凡這麼恭敬。

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蔡妍不由看了眼旁邊的林不凡,越發覺得他的不普通。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他不會也是道上的吧,否則怎麼會有如此威懾力?

如果是這樣,自己可要離他遠點。

錘哥也是驚呆了,臉色變得煞白。他隱隱地明白,自己恐怕是惹到真正牛逼的人公子哥了。

怎麼會這樣!

那小子穿著地攤貨,怎麼可能會是公子哥!

更讓人驚愕的是林不凡一點不客氣,冷冷道:「滾,別打擾我們喝酒!」

方大威臉色微變,忙道:「是……」

「是什麼,我倒要看看是誰,敢在我方淼的地盤如此放肆!」就在這時,一道銳利帶著陰狠的霸道聲音傳來。

同時三個男子出現,領頭的男子不但不健碩,甚至有些瘦小,可他眼神中的殺氣銳利絕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你們就是真正的兇手,對吧?”肖莫迪上去就抓住了醫生的衣領,又是憤怒又是‘激’動的他已經忘記了面前的這個人其實不過是設定了程序,然後按照程序說話的機器人而已。

傑西卡走到了面前,依然掛着笑容,雖然說這也是設定好的表情,可是這個時候再看到這個笑容,卻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覺了,至少肖莫迪心中就非常的不舒服。

“在你們心中,到底什麼是兇手?你們看到了今天,我們殺了這些人,所以就認定了我們是兇手,那麼十五年前那些殺人之後不單單逍遙法外,還把自己的罪惡推卸到無辜人身上的人又算是什麼?他們不應該是真正的兇手嗎?”傑西卡走到了醫生的身邊,扶住了他的胳膊,“是的,是我們殺了他們。但是,我們不是什麼兇手。是因爲法律無用,只是因爲這個社會不公,無法制裁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有自己去做。十五年了,整整的十五年,我們一直活在通過之中,對我們而言,時間都是停止的,直到兇手被抓到的那一刻,我們才能夠得到解脫。”

“傑西卡,不要再說了。”醫生叫住了傑西卡,溫柔地握着傑西卡的手,“兩位的智慧真的讓我非常意外,這本是天衣無縫的計謀呀。”

他長長地哀嘆了一下,彷彿是感慨着自己命運的感慨。“六年之前,我的孩子去世之後,我希望能夠替屈死的孩子伸張正義,便來到了這裏。然後,巧遇了懷着不同的心願,卻同樣想調查事情真相的傑西卡,傑西卡就是雪莉小姐的妹妹。或許是老天的眷顧,在三年前,我們這三個受害者終於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是從那天開始,我們就開始策劃着今天的一切了,這個密道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建造的。從一開始伯爵大人的詐死,然後以‘死亡’的伯爵成功地通過密道殺死了他的兩個弟弟,再做成一個成功而無法解釋的‘密室’,最後再用特殊的‘藥’物刺‘激’,造成他妹妹因爲心臟病而猝死。這便是全部的過程了。”

真是一個萬無一失的設計呀,若不是那一條項鍊引起了他們的懷疑,也許他們永遠無法猜到什麼是真相了。

“應該不是全部的過程吧,我想你們應該是猶豫過的吧?”路西弗突然地出聲,再最後打斷了醫生的話。

醫生和傑西卡同時地看向了路西弗,而肖莫迪也略帶困‘惑’打量路西弗。

“路西弗,你知道全部的過程?”

路西弗只是搖搖頭,“不是知道,而是猜測而已,但是我相信這個猜測。肖莫迪,你還記得伯爵假死之後,我們向那些親戚們詢問的過程嗎?他們否認認識雪莉,應該是爲了掩飾十五年前的罪惡。但是,之後卻積極地互相證明,給了彼此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明。他們明明並不和睦,但是卻還是那麼積極地作證,是爲了什麼?然後,兩個弟弟死的時候,他們也曾經有讓人費解的對話。他們曾經說,是鬼魂來複仇了。”

肖莫迪的眼睛睜大了,最後一根糾結在一起的線團給解開了,一切都豁然開朗了。

“原來如此。”

“是呀,如果他們能夠有一絲悔改的心意,以伯爵的善良,或許真的會放過了他們。但是他們沒有,他們甚至計劃着要殺害伯爵大人,來謀奪財產。他們互相證明,只是錯以爲對方提前實施了計劃,殺死了伯爵。爲了互相掩護,自然會互相證明的。”傑西卡的笑容越來越詭異起來,之前的模式化,而如今倒像是被惡魔附身了一樣。“我早就和伯爵大人說過的,他們是不會有反悔之心的,而事實也確實如此。我,果然料到了一切,我早知道他們就是那樣的人,金錢早已經讓他們成了魔鬼。所以,雖然伯爵大人和醫生先生設計了後路,可是我卻從來沒有過。從一開始,我就鐵了心要去做的。”

機器人沒有情感,也不該存在着任何喜悅或者憤怒的情緒,但是在肖莫迪看來,這個被設計的機器人似乎已經不正常了,她似乎真的被灌輸了某種情緒。然後,在某一個臨界點,這種情緒化的憤怒終於完全的爆發出來。

“以暴力制裁暴力,並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肖莫迪不由自主地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霸愛純情鮮妻:腹黑總裁太兇勐 想不到,憤怒的傑西卡卻有了片刻的沉默,而沉默之後,傑西卡的表情第一次發生了轉變,微笑終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極度的暴怒,而暴怒之後卻是眼底深深的悲哀。她還是機器人嗎?肖莫迪那一刻只有一種感覺,面前的人根本不是什麼遊戲中的機器人,而真的就是一個參與了復仇的‘女’孩子。

“如是,你能夠給我創造出一個公平公正的世界,那麼我就會放棄我的理念。如果你不能的話,就不要用單純而天真的話語來進行說教,因爲生活在幸福中的你根本不會理解我的痛苦。所以,你不配。”傑西卡突然地把手伸進了口袋,而等到她再次舉起了手的時候,手中卻多了一支銀‘色’的小型手槍。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舉起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傑西卡。”醫生想要跑過去。

而肖莫迪和路西弗也不由地朝前走了一步。

“站在那裏,都不許動。”傑西卡厲聲地喝止了他們,“醫生先生也是,不許動。一切到這裏,也該結束了,所有的一切都回歸於原點了。殺人者得到了罪有應得的下場,而我們也終於得到了救贖。醫生先生,不要爲我覺得遺憾,走到這一步,是我自己的選擇,無法寬恕他們,也無法寬恕自己。”

“傑西卡!”醫生悲呼出她的名字。“十五年前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的過錯,爲什麼你始終不能夠忘了那一切呢!”

“不,是我的過錯。本來姐姐應該在第二天才回到古堡的,可是就是因爲我和她生氣,所以她才提前回來了,如果她在第二天結婚的時候來到古堡的話,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是我的過錯。”傑西卡搖着頭,而手指已經不受控制地彎曲起來。“這是最後的解脫了,只有死亡,我們大家才能夠真正的獲得救贖。” 方淼?

這個名字一出,彭珍珍黃丹都不由地微微一顫,臉色發白,驚慌道:「完了,徹底完了!」

方淼是什麼人,絕對是天海市最頂尖的道上人物之一。

他要弄死你的話,有的是各種辦法。

她們聽過這個名字,更知道這人的狠辣可怕,豈能不恐懼。

這下子,林不凡就算功夫再好,也只有死路一條了。

蔡妍雖然不知道對方來歷,但只看這架勢就知道人家有多恐怖。這下她真是後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該同意來這。

這不只害了林不凡,恐怕她們自己也麻煩大了。只是她驚訝地發現,林不凡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從容。

甚至,還帶著淡淡神秘的笑容。

難不成,他還能對抗?

方大威微微一怔,歐陽二公子說林不凡不可惹時候,叔叔是在現場的,他應該知道林不凡的不能招惹啊。

方淼過來之後,掃了一眼這群人,根本沒任何出彩之人,方大威這小子竟然如此畏懼,簡直是丟盡他臉面。

最近事事不順心,正要開口教訓。

方大威趕緊提醒:「叔,你誤會了,這位可是林不凡林公子。」

方淼一聽,臉色立刻變了,今天才剛聽歐陽武提過,豈會不知。尤其是想到歐陽武眼中的懼怕,更是驚了。

他立刻換上一堆滿滿笑臉,忙道:「我以為是誰,竟然是林公子!林公子大駕光臨,在下真是有失遠迎啊。」

這樣的變化,真是讓蔡妍等一行人完全懵逼。

尤其是彭珍珍等人,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覺一切是如此的荒謬,畢竟那可是黑虎社的方淼。

至於在一旁的錘哥,早已臉色煞白,整個人都不停地打顫。他竟然,竟然得罪了連淼哥都害怕的大人物。

這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大人物。

林不凡想到有蔡妍這些人在場,懶得搭理,冷冷道:「歡迎就不用了,你們離遠點,別打擾我們玩樂就是。」

「好的,林公子請盡情玩耍。今天的一切開銷,我全包了。」方淼看出人家根本不歡迎他們,說完趕緊帶人離開。

看著這些人離開,林不凡若有所思,與其一直讓黑虎社等勢力為禍一方,倒不如自己收編過來,徹底掌控在手中。

同時成立一個強大安保公司讓這些人歸入其中,走向正途。以後忠心於他,一心一意專門為他辦事。

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約束這些人,不讓他們胡作非為。

當然了,要約束這樣一群人是非常困難的,畢竟他們的壞習慣早已成為自然,想改都難改。

林不凡正想著,注意到大家緊盯著自己的目光,無奈地聳了聳肩:「不用這麼看我,我只是身手好,上次教訓了一個公子哥。這些人,應該比較害怕那個公子哥。」

「只是這樣?」蔡妍驚訝地問。

「當然,不然你以為呢?」林不凡攤了攤手。

「不管如何,林哥,你今天真是太威風了,我敬你一杯!」彭珍珍神情中有些興奮,被打了一巴掌的憤怒鬱悶一掃而空,稱呼也是改了。

「嗯,以後這種地方少來為好,那種人就更不要交往。」林不凡沒有提巴掌的事情,也沒有怪她差點害了大家,畢竟是無心之失。

「聽林哥的,這次也是怪我,我會改正的。」彭珍珍忙道。

「林哥,我也敬你!」黃丹開口。

「……」

喝了一些酒,隨著一首勁爆的舞曲爆發出來,整個酒吧當中都響起了一種特別熱烈的氛圍,不少人開始湧入舞池中去跳舞。

黃丹等人也不例外。

蔡妍說自己不會跳,不想去。

林不凡一聽蔡妍不去,總不能把人家一個人扔下,就說在這裡陪著。

蔡妍暗暗感激,雖然只是短短時間,但她發現林不凡並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種人,甚至反而有責任心,還細心。

黃丹等人還想跟林不凡玩玩呢,這不就勸說著。

本身在酒吧跳舞,就是只要不影響旁人,隨便亂跳都行。

在他們勸說拉拽下,蔡妍不想耽擱林不凡能玩,就答應了。

環境顯然是會改變人的,蔡妍一開始完全不願意。但最後也是跟著舞曲的節奏身體擺動了起來。

她的身材本就相當傲人,隨便的擺動都足以迷死男人。或許是放開了,她竟然越跳越活。

整個身子都微微顫著,真是讓人賞心悅目。

林不凡早發現了,蔡妍是有心事的。或許這樣,能夠讓她放鬆一下,他也是隨便在旁跳著。

彭珍珍跟黃丹顯然玩的非常high,身子時不時地貼上林不凡,真是讓他大享艷福。

可惜,林不凡不是那種人。否則的話,或許真有機會玩玩。

歡喜農家科舉記 ……

燕京,舒雅痴痴地坐在化妝椅面前,拿手機翻看著幾張過去的照片,上面都是她跟林不凡的快樂回憶。

「不凡,你還好嗎?」

舒雅呢喃道,自從回到燕京之後,她臉上不但從未有過笑容,甚至好些次躲在被窩裡哭泣。

尤其是想到林不凡現在還誤會著自己,可她什麼都不能解釋。

這時舒母走了進來,看著女兒憔悴的樣子,無比的心疼,喊道:「小雅!」

舒雅轉頭看了眼母親,什麼都沒說。

「你這孩子,他就真那麼重要,讓你如此魂不守舍,始終無法忘記?」

「沒了他,我活著如同行屍走肉,你說重要嗎?」越是離開,反而越是讓舒雅認清了自己的內心。

舒母臉色微變,嘆道:「你這樣整天呆家裡,反而更難受。正好我有朋友要成立分公司,需要人才,你去幫幫忙?以你的商業天賦,一定能夠大放異彩,正好分散一下內心的難受。」

舒雅微微猶豫,問道:「沒有任何別的目的?」

「絕對沒有!」舒母立刻保證道,自己這個女兒,現在連她都懷疑了。

「對不起,我不是懷疑你,只是家族讓我太失望了。」舒雅輕輕開口,語氣中有著些冷漠。

「那你要去嗎?」

「去看看吧。」

「好!」舒母純粹只是想讓女兒少些痛苦,可沒想到這個分公司竟然要坐落在天海市。

或許,這也是冤家路窄吧。 “傑西卡!伯爵大人自殺的理由,你到現在都不明白嗎?他是想要一個人承擔下來所有的罪行,他是想要保護你,他是希望讓你幸福,而不是一直讓不幸的過去糾纏着你。”

傑西卡手指不由地僵硬了,她有些哆嗦地說道,“醫生先生,你說什麼?”

“不能明白嗎?”

“我不明白。”傑西卡搖頭。

“無論是想要給那些人一條生路,還是至始至終都以自己的雙手進行復仇,而始終不讓你cha手,你以爲他是爲了什麼?”醫生大聲地問她。

“是因爲伯爵善良,所以想要給那些人一條生路。可是,他們卻辜負了大人的心意,所以憤怒的大人選擇親手——”

“不對!”醫生卻打斷了傑西卡的話。“不對。”

“不對?”

“是的,不對。大人是爲了你,是爲了讓你的靈魂不被仇恨的火焰所吞沒了,所以才那樣做的。克勞德大人知道,殺戮和復仇也終究不能換來幸福。”

“可是擁有着不幸過去的我,除非能夠殺死他們,要不然我是不能幸福的。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做惡夢。沒有媽媽的我,只有姐姐,而那一天,連姐姐也離開了我。我被徹底的放逐了,從那時開始任何人都可以任意地欺辱我,將我當做他們的玩偶。這些全都是他們的過錯,全都是,我不能,我做不到忘記一切的。”傑西卡緩緩地放下了手槍,雙手垂下。“那麼醫生先生,您呢?難道不想爲自己受到冤屈的兒子復仇嗎?因爲,這個世界已經不再存在公正,所以我們只能夠自己拿起了武器,這難道不對嗎?”

“可是,當復仇之後,傑西卡你也並不快樂,不是嗎?這早已經脫離了最初的設想了。”醫生已經走到了傑西卡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

看到了這一幕,肖莫迪幾乎看得呆了,他甚至忘記了時間的流逝,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雙冰冷的手卻及時地抓住了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