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唸完,我眼睛一大,沒想到牛蛋蛋竟然認識?

於是我跟着唸了一句,這時整個水池周邊顫抖了起來。

接着咕咚咕咚,水池冒着水泡,很快水池之水化成一陣陣煙霧消失,那些煙霧順着洞子冒走。

“爸爸你看,好多骨頭!”牛蛋蛋突然提醒我了。

我埋頭一看,只見水池裏,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屍骨,還有很多刀劍。

接着石塔倒閉,我連忙跳下塔頂,而鬼五也趁着倒塌前跳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放下鬼五和牛蛋蛋後,看着石塔裏,鏡花水荼似乎已經沒有了生機,我想我也是時候離開了。

可是鬼五掙脫我,看着水池中的劍,他眼睛一動,嘴角露出詭笑的邪笑,隨即他一擡手,那些劍紛紛的起身,然後刷刷刷的朝着他刺去,見此我連忙躲開。

擦擦擦。

那些劍落在了他的周圍,隨即他張開,嘴,那嘴擴大到極致,然後他瘋狂的吃起了劍來。

一柄柄的它全部吃掉。

幾乎在這同時。

哈哈哈哈。

傳來了笑聲,一個無比暢爽開懷的聲音,隨即那鏡花水荼龐大的身軀又動了起來。

它的觸角也動了起來,隨即那大眼睛看向了我。

可是鬼五一聽,耳朵一動,這時他停止了吃劍,接着他將手裏太乙劍插進了嘴裏,片刻後,他又拔出來。

頓時我的太乙劍變了樣子,特麼的居然變成一個柄摩柯的長劍。

接着鬼五看着我,臉上忽現的是顯擺,是得意的樣子。

我特麼醉了,原來鬼五覺得我不給他摩柯劍,而他自己也能做一把出來?

“道士,沒想到你竟然解開了封印,哈哈哈。”這時一個巨大的肉球從石塔內跳了出來。

見此,我一退,我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可是鬼五一聽,隨即猛的看着鏡花水荼肉球身體看去,鏡花水荼見此,勃然大怒,“小東西,你竟然砍掉了我的三條手臂,我吃了那麼多的人,才長出這點肉來,你一下竟然給砍掉那麼多。”

說話之間,我看見鏡花水荼的大臉上,十多道被鬼五刺出的傷口竟然開始慢慢癒合了。

我不得不說鏡花水荼果然是罕見的大補品。

“嘿~”

鬼五臉上不屑的一笑,一副大爺就是那麼吊的神色,看着鏡花水荼。

鏡花水荼見此,龐大的身體一怔,“你要幹嘛?”

說着,鬼五一個飛跳,持着盜版摩柯劍就朝着鏡花水荼殺去。

而鏡花水荼見此慌了神。

剩下的幾條觸角,朝着鬼五攔去。

可是鬼五一劍揮去直接砍掉了觸角。

見此鏡花水荼說道,“要不是我沒在水裏,你死定了!”

嚓嚓嚓。

鬼五對着鏡花水荼瘋狂的刺着,而這時,我身後傳來一連串的生意,我一看發現五道影子從遠處的石壁山閃了出來。

開頭的一人,動作我很熟悉,那不是文天啓嗎?

而他身後的是?

刷刷刷刷。

文天啓衝了過來,然後看到我後,驚了一下,“楊道靈,你怎麼來到這裏了?”

接着他身後,出現了三個道士。

他們站在文天啓身後氣喘吁吁,“小子,你怎麼跑了?”

“哼,你們三人還不是我對手,要不是追魂術發現了我想要的東西,你們早死了。”文天啓冷冷一聲,隨即朝着我走來。

而我知道,文天啓發現了什麼了。

他發現了鬼五,他想要得到鬼五!

見此我將他微微一擋,隨即看向了文天啓,岔開話題的笑問道,“老文,你怎麼來裏了?村民們看到的四人,居然是你們?”

“是,我以鮮血引着一羣殭屍來到村子裏,卻看到有三個青城山的道士,發現將一具具的殭屍運到井裏。他們看到我後試圖下殺手,可是他們幾個根本就不是我對手,無奈之下他們只有跳井。”

琉璃淚:帝王癡愛 說着文天啓看着身後三個道士。

三個道士都是一陣膽寒,我看着三個道士也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有一個甚至手都垂着了。

見此,我看着三個道士,笑道,“青城山的人還真是不得了啊,殺村民,運殭屍,殺同道……” 三個青城山道士看着我,皆是一臉寒冰,互相看着對方。

文天啓看着我,面露驚異道,“喂,你什麼意思?”

我將事情一說,文天啓臉上頓時露出冷色,“你說的是真的?”

“我像騙你嗎?”

我白了一眼文天啓道。

“沒想到,青城山竟然是這樣的道門,門下弟子一個比一個狠啊。”

說話之間,我身後傳來一陣尖利的叫聲,“小屁孩,給我滾開!啊!!!”

刷刷刷!

接着傳來一陣陣劍鋒之聲,我急忙回頭,而文天啓也被叫聲吸引,這時他的鼻子,嗅了嗅,“鬼侯後裔?”

“呀!”遠處的鬼五持着盜版摩柯劍已經將鏡花水荼給捅成了蜂窩煤。

同時,還在鏡花水荼身上開了一道大口子。

我一看瞪大了眼睛,沒想到小小的他竟然將鏡花水荼給幹掉了?

文天啓這時也驚了一下,皺眉道,“一頭成精的水太歲?竟然被鬼侯後裔壓下去了,這鬼侯後裔天生會劍術?”

我見文天啓認出了鬼五,心中頓然後悔將鬼五請出來,我沒想到文天啓竟然就在井底,哎。

“鬼五弟弟,這球肚子裏似乎有寶物,我進去拿出來。”

我擔心之餘,牛蛋蛋竟然也在另一側幫着鬼五,不過他說了一句我聽的特別清晰,接着他從鬼五刺開的那個口子就鑽了進去。

見此,注視着文天啓的舉動,文天啓看着我,急道,“楊道靈,這兩隻鬼,絕非一般鬼物,貼別是哪個拿劍的,就是我給你說的關天禧的繼承者,我現在去將他捉掉,而你幫我看着身後的這三個青城山道士。”

“啊?”我愣了一下,我可不能承認,這牛蛋蛋和鬼五是我家的吧,於是我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嘿嘿一笑,“不不不,我可不是他們的對手啊,他們可是三個人啊!”

“屁話。”文天啓皺眉,“你地位階段,他們是三個都是大人位,要不是我想搞清楚他們爲什麼往井底運殭屍,我早就做掉他們了。”

說着文天啓就向前走,這時我身後三個青城山道士,面露殺機的朝着我一步步走來,手裏的佩劍早就做好了殺人的姿勢。

“哈哈,好多錢。”

同時我身後牛蛋蛋從鏡花水荼的肚子鑽了出來,手裏捧着一朵白色的小肉球,同時手裏還拖着一個木箱子。

見此,文天啓驚了,我從一側看他,見他的眼睛都大了,“水太歲肉晶!此等逆天的寶物,服下後不會可增添多少個歲月壽命吧?”

啊?

我一看,心中頓時心動,可是我身後的青城山三個道士也注視着前方,似乎也被文天啓的話所吸引了。

試問,這個世界誰會嫌自己錢多,嫌自己命長?

沒想到被牛蛋蛋得到了,不過好在也是牛蛋蛋。

刷,文天啓蹲下身,抽出了他慣用的烏木棍,隨即朝着鬼五和牛蛋蛋跑了過去,他的速度不比我平時的慢,只見步下煙塵揚起,身體猛的朝前傾倒着,同時手裏舉着烏木棍。

見此,“不能讓他得到東西,先殺了那個長髮,再來解決這個小屁孩!”

說着三個道士,也朝着文天啓追過去。

而我見此,心中很是不安,我持着摩柯劍,一個起跳就落在三個道士身前,隨即我拿出了通風鬼符,對着符咒喝道,“蛋蛋,扔下財寶帶着鬼五遁地離開!”

三個道士見此,停住腳步,用劍指着我,面露驚色,一個道士更是指着我的手裏的通風鬼符,“你是陰陽門的弟子?”

陰陽門?

我不是第一次聽說了,只是從被我打跑的五陰將嘴裏聽說過,見此,充分說明天心小童很可能是陰陽門的人。

而青城山弟子也知道陰陽門,而且一看就認出,看來是很熟悉的了,於是我劍鋒一抖朝着他們就揮去。

刷拉一下,我一劍出,他們急忙抵擋。

可是他們手裏劍一經接觸我們的摩柯劍後,竟然全都被砍出了缺口,同時其中兩人直接被震傷了虎口,疼的連忙丟劍。

“你個旁門左道,竟然敢來到陽間害人!”

看着兩位同門丟了劍,另一個面色痛楚的毛臉道士看着我惡狠狠的說道。

而我此刻朝着身後一看,我感應到牛蛋蛋帶着鬼五離開了,而文天啓也消失了。

見此我算是安心了一下,於是對着那毛臉的道士問道,“關於陰陽門你們還知道多少?”

“哼,你學習了陰陽門養鬼術,竟然不知道陰陽門?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那道爺我今天就告訴你吧,陰陽門就是道中人士無人不曉的蜀中麻家建立的門派,是一個活躍在陰陽路上的邪派,陰間的人見了他們都得繞着走。”

毛臉的道士看着我惡狠狠的說道。

而我聽後,覺得有點奇怪,“你們口中麻家和麻門可是一家!”

“是。”毛臉的道士點頭。

我一聽覺得難以置信,天心小童和我同出一脈!

難怪啊,師爺爺提放着他,提前識破他奪得地藏舍利的奸計。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就修煉邪術,那麼作爲名門正道的青城山弟子,我們今天不能讓你活着走出這裏的。”毛臉道士一說,隨即提劍朝着我殺過來。

我一聽,一下就怒了,每想到這三個臭道士,竟然惡人先告狀啊!明明是他們爲了消除殭屍錯殺村民,爲了掩飾罪孽,竟然屠村!

那我今天一定要將他們活捉回去,上青城山找封不寧和乾雲子問個明白!

說着我一張金剛符貼身,念動咒語,接着我身上的氣牆直接將那毛臉道士給彈倒在地。

我不得不說大人位和地位,一個階段,那就是一道鴻溝,難怪文天啓一個人就將他們三人揍的跟狗似的,而且還是讓着他們。

而我可不會那麼客氣了,見毛臉道士一倒地,立即就上去一腳,直接踢在他的腦門上。

然後還有兩個比較輕輕一點的道士一看,他們的師兄都這樣了,連忙赤手空拳的朝着我就攻擊而來。 見此我手裏一番,幾道急急風火符飛出,他們見此立馬一個後仰倒地,隨即翻身站了起來,這時他們手裏同時出現一道藍色符咒,他們一捏,手裏震出一道白煙。

朝着我抓來!

我以劍當,可是兩隻手掌卻是直接抓着我的劍,然後將我的劍朝後一拉,他們想奪我的劍!

見此我施展大力一扯,嘩啦一下,摩柯劍竟然被拉的彎曲了。

見此,兩個肚子對視一下,接着竟然同時又放開我的劍。

我一個不留神,手裏摩柯劍一下復原!我的手一震動,劍身鳴了一聲,接着我的手一陣鑽心般的刺疼。

不過我沒有扔掉劍,可是退後了幾步,沒想到被兩個犢子坑了一下。

我將劍插在地上,看着他們,他們兩人的手竟然不怕我的劍!

這時,一個小鬍子道士看着我,得意道,“哼哼,玉肌手,小子,這時青城山天師洞的玉肌手,整個青城山只有天師洞纔會這招呢。”

而我此刻我看着持劍的手,虎口也和他們的虎口之前一樣,虎口裂開了,虎口的血順着摩柯劍就往下滴,而就在此刻我的血竟然被摩柯劍更排擠開了,同時劍身上摩柯二字,盡然飄溢除了縷縷金光,而我的血裏似乎有一縷金色的液體彙集在了摩柯兩個字上。

見此我頓時和摩柯劍有了一種微妙的感覺。

嗯?

“這是什麼?”

而同時,那個毛臉的捂住腦門爬了起來,看着我與摩柯劍的異象後驚了一下。

其他兩個道士詫異了,見此對視一下,又朝着我攻擊來。

見此我不閃不避,再是一道金剛護體符加身,接着他們的手朝着我抓來,正好在半米遠的地方被隔開。

兩個道士被阻攔後,看着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而我一個飛跳,直接落在他們身後,對着兩人的背後一劍劃開。

嚓嚓。

兩人的背後頓時就出現了一道一尺大小的血口。

啊!

兩人嚎啕大喊,可是我還不客氣,這樣的人也用不着客氣。

接着我又是一人一腳踢過去,直接踢翻兩人。

然後看着那個正準備艱難爬起來的毛臉道又是一腳,踢在背後一個狗吃屎就撲在地上。

三個人被控制了,見此我看向了周圍,然後看着手裏表現得極爲出色的摩柯劍,只見它劍鋒十分乾淨,一點都被被血液給染上,看來摩柯劍是不沾鮮血的。

“哼,小子。”小鬍子道士,這時候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煞白的看着我艱難的說道,“別以爲你會點邪術,就了不起,等你帶着我們回去,還不知道是誰先遭呢。”

嚓。

說話之間,地下,這時冒出了一把劍!

從褲襠下一下刺進了,小鬍子的襠部。

我一看呆住了,同時另外兩個道士也無比驚恐了叫了一聲,“師弟!”

接着,嚓!

小鬍子直接被分成了兩半,內臟爆滿了一地,而我因爲有金剛護體符,所以那些血跡髒東西都沒濺到我的身上。

“不要!啊啊啊啊!”而另外兩個道士,惶恐的叫個不停,身上、臉上、嘴裏全是小鬍子道士的血跡。

我一看胃裏也是一翻水,差點就吐了出來,不過我捂着嘴憋住。

同時警惕的看着地上。

“爸爸!”這時地下直接冒出兩個小孩,正是牛蛋蛋和鬼五,而鬼五手裏持着的盜版摩柯劍手裏,佔滿了各種各樣的液體,看上去很是噁心。

尼瑪,鬼五殺的小鬍子道士!

“鬼五!你竟然敢殺人?”我很生氣,恨不得給鬼五一耳光,我特麼雖然殺了他們,但是也不至於殺掉他們,要是我們殺人那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

“哈哈~”鬼五看着我,天真而邪邪的笑着,而這時牛蛋蛋一臉急色的看着我,着急道,“爸爸,我將那個人引到一個洞子裏了,他很快就會追過來,怎麼辦呀。”

我一聽身體一怔,這時,地上那個毛臉道士看着狠狠對着我說道,“陰陽門的人,果然是心狠手辣,你有種就殺了我們,不然等我們回去一定讓你進牢房!將牢底坐穿!”

我臉皮跳了跳,對此我眼睛一大,拿出鬼符將牛蛋蛋和鬼五給收掉。

接着我看着毛臉的道士,他看着我跟看着一個魔鬼似得,“你看什麼看,有種你殺了我們啊!我們是殺了村民,但是也是爲了防止殭屍蔓延,而你是邪門註定會被道佛兩門所摒棄。”

“對,不然,我們三師兄弟三人詐死隱藏在李家莊子,就是爲了殺光這些村民,封藏這些殭屍。”另一個道士也說道,“而你,一個徹底的邪門道士,必將是還可惡,我出去,一定讓你死!”

對,我腦子一動,他們看到了鬼五和牛蛋蛋的,要是文天啓回來,他們肯定會連說話的。

而且,這些道士,實在是太過心狠手辣了,爲了達到目的,竟然殺害無辜,我要是殺了他們他們也是罪有應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