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唔桀桀桀,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有自知之明啊!”黑鱗蜥蜴發出了怪異的笑聲,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那現在怎麼啊?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毛曉東不甘的問道,他也明白黑鱗蜥蜴的可怕,但是要他坐着等死,他是做不到的,最起碼,也要拼一拼!


這個性格讓秦楓很讚賞,不懼艱難。

“我有說過坐以待斃嗎?”秦楓臉上的依然嚴肅,也是,面對這樣強大的存在,就算是讓秦楓笑,他也笑不出來。

深吸一口氣,野忘海好不容易將暴怒的心情壓制下來,走到秦楓的身邊,咬咬嘴脣說道:“我只不過是南宮家族的記名弟子,隨時都可以離開,若是今日你能將我帶出去,我野忘海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了!”

秦楓的表現讓野忘海感受到了一股希望,但是他的心裏依舊在害怕,畢竟黑鱗蜥蜴真的太強大了,他也並不是不怕死,他更怕秦楓逃出生天的時候,不拉自己一把。

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秦楓自然明白,野忘海能做出這樣的承諾是爲了什麼,秦楓也不覺得意外,畢竟人在危難面前,總會做出懦弱的舉動。

是的,野忘海現在求助秦楓,是懦弱了,心裏已經承認了秦楓比自己強。

野忘海的話音剛落,秦楓站起身來,雙眸睜開,如同星辰一般漆黑的眸子彷彿射出來兩道精光。

反擊開始,秦楓一直在等的,就是野忘海的這句話!

之前秦楓雖然是說有辦法,但是黑鱗蜥蜴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就算是秦楓,都覺得這次可能真的要命喪於此了。

“我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可以使用的。”秦楓右手撐着下巴沉吟道,眼神凌厲四射,瘋狂的在黑鱗蜥蜴身上尋找可破之口。

借住暗淡的亮光,秦楓終於發現一個對自己這方很有利的情況,甬道的入口很小,但是黑鱗蜥蜴體型確實巨大無比,四肢撐地勉強這能夠匍匐前進,換而言之,黑鱗蜥蜴的行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秦楓的眼中忍不住泛起了一絲微笑,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儘管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還是要一試。

“這頭畜生的行動不方便,看來我們只能在這一點上做文章了!”秦楓輕聲對野忘海和毛曉東說道。

至於道格爾這個慫貨,早就躲在一旁哆嗦了,秦楓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大小便失禁了。


經過秦楓這麼一提,野忘海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突破口總比沒有好,野忘海指捏虛空,霎時間,一柄雙手闊劍出現在手中。

闊劍是巨劍的一種,是堪稱“大刀”的一種劍,足以到野忘海胸口的闊劍,通體散發出土黃色的氣息。

果然,野忘海本身也只是半聖初期的道師。

再看看縮在一旁的道格爾,秦楓忍不住搖了搖頭,當初新生大比的時候,道格爾可算是自己要面對的最終BOSS,但是道格爾如今的表現,讓秦楓倍感失望,這種人曾經還是自己的對手。

“一羣烏合之衆,妄想投機取巧!看本尊不滅了你們!”黑鱗蜥蜴畢竟通靈,秦楓的打算全然皆知。

“就算你知道我們的方法,也改變不了你行動不便的弱點!”野忘海大喝一聲,率先衝了上去,現在秦楓的身體還很虛弱,打頭陣的,除了他沒有別人了!

毛曉東盤膝而坐,在場自身實力最弱的就是他了,但是毛曉東憑藉煉屍術煉製自己的身體,強度也算是勉強達到了半聖的層次,不過,唯一的不同就是需要時間激發隱藏在身體裏面的藥性。

三進三出!

野忘海硬生生的被巨尾抽出來三次,然而他毅然爬起來,連着衝進去了三次。

但是,顯然三次是野忘海的極限了,黑鱗蜥蜴是超越聖境的道獸,野忘海在他的面前,始終是太弱小了一點,要不是野忘海的身法還算敏捷的話,若是正中黑鱗蜥蜴尾的一掃,無疑野忘海便會當場斃命。

“好了,即便是他行動不便,我們也沒有獲勝的可能!”此刻秦楓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明知道黑鱗蜥蜴的弱點,卻不能將之制止,這份憋屈,讓秦楓心裏很不爽。

“畢竟是凡人,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黑鱗蜥蜴得瑟的話語傳來,這讓秦楓更加憋屈。

“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野忘海不甘的問道。

秦楓沉吟道:“我又發現了他的一個弱點,但是於事無補,就算它站在那裏給你殺,我想咱們也破不了他的鱗甲,境界的差距擺在那裏!”

從某些意義上來說,秦楓已經放棄了,野忘海和黑鱗蜥蜴只不過是照面三個回合,就讓他得出了這個結論。

“你說本尊還有一個弱點,你且說說!”黑鱗蜥蜴聽到秦楓的話,心裏一動,用莞爾的語氣問道。

“你的雙眼已瞎,剛纔你的尾巴分明就是亂舞才擊中野忘海的!”秦楓嚴肅的說道,他在戰鬥的時候,精神是何等高度集中,這一招一式之間,都分析的徹徹底底。

“哦?”黑鱗蜥蜴的語氣中出現了一絲的驚訝,笑道,“螻蟻而已,三招之內竟然能看出這麼多,也罷,你很有趣,我想跟你交手看看!”

“仗着境界高壓制嗎?”秦楓嗤笑一聲,很明白自己的激將法沒什麼用。

但是黑鱗蜥蜴的回答卻讓他大出意外:“哈哈,本尊還不會不濟落到這種地步,你只是SSS級巔峯的實力,實在太弱了一點,這樣吧,本尊就站在這裏,若是你百招之內能傷本尊分毫,本尊就放你過去!”

聞言,秦楓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笑容,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秦楓是SSS級巔峯沒錯,但是別忘了,混世戟、無妄真氣、死藏這三者加在一起,配合秦楓自身的戰鬥經驗,就算是半聖中期的道師都討不到好處。


何況,在場的還有野忘海,短時間提升別人等級的外掛技能可不是擺設。

“若是我未能傷你分毫呢?”秦楓的心裏琢磨了一下黑鱗蜥蜴的話,不得不說擁有智靈的道獸很狡猾,他的話很有水準,但是顯然秦楓更加謹慎。

“在這帝墓內,唯一一件事難住了本尊,但是你不同,若是本尊贏了,你就爲本尊完成這項任務!”黑鱗蜥蜴一點都沒有隱瞞,憑藉它強大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畏畏縮縮。

秦楓低着頭,開始估量事情的利弊,他知道能把黑鱗蜥蜴難住的事情,一定不好做,但是現在不答應他,自己連活命的希望都沒有。

“你還在猶豫什麼啊?快答應他啊,本大爺的命可捏在你的手裏了!”身後的道格爾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竟然對秦楓大聲呼道。

啪!

五個巴掌印呈現在道格爾臉上,野忘海一臉鄙夷的揮了揮手,似乎是在說:扇你巴掌都嫌髒了我的手。

“說吧,你要我們做的是什麼事情?”半晌,秦楓沉聲問道,就連野忘海都做不到破開黑鱗蜥蜴的鱗甲,更別說自己了,況且,秦楓暗中試了很多次,混世戟依舊祭不出來,自己已經敗了。

這已經不是一場打賭了,而是一場交易,用黑鱗蜥蜴的一個任務來換取四人活命的機會。

“嗯?你這就認輸了?”說着,黑鱗蜥蜴不由分說,兩隻前爪在地上猛地一拍,頓時,大地好像要裂開了一般,劇烈的晃動起來。

“這裏是入口,也是出口,更是一個大熔爐,從地獄爬出來,你們的實力就被證實了,本尊在這裏等你們咯!”黑鱗蜥蜴露出了邪惡的笑容,腳下猛然炸開了一個深坑。

坑,不大,卻很深!

秦楓只感覺自己的腳下一空,整個身體開始急速下降,難以呼吸,與自己周身擦肩而過的空氣彷彿抽空了氧氣,一股強烈的窒息感傳來。

“啊!~~~~~”

秦楓正上方,道格爾毫無風度的鬼叫聲傳過來,隨後又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看來,其他三人也都被鬆了下來。

難道自己就這樣客死異鄉了嗎?

這麼高的地方若是摔了下去,不死也得半殘,看來這一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就在秦楓以爲難以活命的時候,下一刻,他的屁股已經着地了。

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可怕衝擊力,甚至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秦楓只感覺只不過是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一切顯得好不真實。

站起身來,秦楓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望了望四周,再擡頭看看,一片漆黑,想必這裏是甬道的最深處,可是,爲什麼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自己能相安無事?

“咳咳咳!”野忘海和毛曉東的咳嗽聲傳了過來,還有道格爾那唯唯諾諾的聲音,秦楓已然知道他們也跟自己一樣,被拋了下來。 “秦楓,剛纔爲什麼認輸?”落地,野忘海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

“沒有必勝的把握,我估摸着,那頭畜生會耍詐,既然不管怎樣都是輸,爲何不多留一點體力完成那頭畜生所說的任務呢?”秦楓拍掉身上的灰塵分析道。

“我也有這個感覺,那頭蜥蜴給人的感覺,很不尋常,就算是守靈,似乎也強大的太離譜了,別說你們現在只是半聖,我看就算是聖境巔峯,也別想動它的一片黑鱗!”毛曉東接話道,臉色沉重。

毛曉東沒有告訴秦楓的是,剛纔自己不管怎麼刺激自己體內的藥性,都只能讓自己的身體強度徘徊在SS級左右,這一切,應該跟黑鱗蜥蜴有關係。

“現在的年輕人啊,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明明活不久了,居然還能這麼輕鬆!桀桀!~”就在三人說話的時候,忽然一道陰陽怪氣的傳來,彷彿夜梟一般突兀。

“是誰!”野忘海斷喝一聲,手中的雙手闊劍發出一聲悲鳴,這是遇到危險的提醒。

一道佝僂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三人額視線中,一個老嫗一步一緩的走了過來,那種難聽的音色再次傳了過來:“來吧,既然來了老婆子的地方,就得按照老婆子的規矩來辦事!”

秦楓的警惕在一瞬間提到了最高,眼前的這個老太婆顯然不是好對付的。

老太婆的手中驀然出現了一瓢清水和四隻破碗,一步一緩的走了過來,口中喃喃道:“想從這裏走出去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裏進來的,但是能進到這邊,說明你們已經接受了挑戰,年輕人慢慢熬吧!”

秦楓收起敵意,神色恢復到常態,恭敬道:“老人家,能否說說你口中的考驗?”

“哈?你們不知道?”老太婆有些驚訝,嘴巴扁了扁說道,“看來又是懵懵懂懂就被送來了,哎,你們註定走不出去了!”

三人沉默不語,等待着老太婆的下文。

“先把這個喝了吧!”老太婆給三人分別倒了一碗清水,遞了過去。

秦楓猜測,這個老婆子應該是守護人一類的角色,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意外的舉動,而且應該還會跟自己講解試煉的內容。

這麼一想,秦楓便無所顧忌的將那碗清水喝了下去。

“桀桀,年輕人,你這樣可是不會走出這裏的,這裏曾經有十八層,不過,現在就只有一層了,也就是說,你們只要過的了這一層的試煉,就可以出去了!”

十八層……

秦楓忽然想起了地獄似乎也有十八層,而且地獄的入口,奈何橋邊,似乎就有一個指引孤魂野鬼去向地獄的老太婆。

秦楓心中漏了一拍,難道……

極目遠眺,看到老婆子身後那重重霧靄中,模糊的有一座吊橋的影子。

“只要過了老婆子身後的那座橋,你們的試煉就開始了,無論什麼辦法,你們要是能通過,就可以活着離開這裏。”

秦楓現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無論怎麼看,都那麼熟悉,難道,真的存在十八層阿鼻地獄?

喂喂,這可不是再拍神話劇啊,地獄是什麼樣的存在?

要是真的摔進了地獄,還有什麼逃出生天的可能?

其他三人的想法沒有秦楓這麼多,但是看到老婆子那張充滿褶皺的臉,心裏就一陣發毛,見秦楓都將那碗清水喝完了,三人也只能硬着頭皮一口飲盡。

“那個懸崖……”野忘海張了張嘴。

“這裏被人施下了多重術,也就是你們說的運用空間摺疊的術法,也就是說,衝上面摔下來,只要一秒鐘,但若是想從下面爬上去,呵呵,就算是用十輩子,也只能在原地打轉!”

空間摺疊之術!

秦楓心中大憾,這是什麼手筆!

難道,這就是地獄入口的玄妙之處?

“老人家,能否讓我在這駐日幾天?有些東西,我想弄清楚!”秦楓忽然眼光一閃,心中想到了什麼。

“這是你的自由,也難怪,古往今來,除了那個荒帝闖過去,還真沒有人走出去過,你們三個好自爲之吧!”老婆子好意的提醒一句,便轉身蹣跚而去。

看着老太婆佝僂的身影,秦楓心中思緒萬千。

孟婆!

猜得不錯的話,那個老太婆就是輪迴道前的孟婆。

難道不管是華夏大陸還是破碎大陸,都存在着無間地獄?這TM也太扯了吧?


看到秦楓陷入了沉思,其他人也不敢上前打擾,儘管道格爾和秦楓有些過節,但是現在秦楓是隊伍的主心骨,道格爾真不敢跟他翻臉。

秦楓忽然向後走去,借住暗淡的光線,他找到了一處洞窟,入口很小,只能弓着身子進入,而且很不顯眼。

站在洞窟面前,秦楓沉吟道:“剛纔那個老太婆說過,唯一的出路就是過那座橋是吧?”

道格爾循着秦楓的視線,也看到了那個小洞窟的存在,問道:“秦楓,難不成,你以爲這個小洞窟通往別處?”

秦楓搖了搖頭,徑直走了過去,一邊走,口中還一邊說着:“這種天真的想法,只有你可能會想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