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唔……”在身體剛剛沒入房內的一剎那,夏海芋就被唐旭堯從後面一把抱住,來不及反抗、來不及驚愕、來不及做任何事,她的脣就被他結結實實地堵住了。

這女人,居然膽敢揹着他跟別的男人一起吃飯約會,而且還被擁抱了,實在是……欠教訓!

“小魚兒,你的記性有這麼不好嗎?!你忘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嗎?!”

霸道的吻,兇狠地落了下來。

她的脣,該死的軟,該死的甜,這樣小,這樣美,這樣——緊!

她嗯嗯悶哼着的反應讓他情難自禁,腦子開始不受控制地想象她身體的另一處是不是也這般的讓他欲罷不能!

他想要的,不只是這樣吻吻,他想要,更多!

長臂收緊,黑暗中他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抵在牆壁上,然後放肆地貼近她的每一寸,灼熱的氣息噴薄在她臉上,“今晚就給我!”

“唔?!”她睜大眼,不敢置信他要求了什麼。

“我要!給我!”伴隨着他的宣告,夏海芋只覺得胸前一涼,他的大掌霸道地扯開了她的衣襟兒。

“不!唐旭堯,快住手!”夏海芋猛地掙扎,卻不想她在兩個人拉扯的過程中,更增添了彼此之間摩擦的快感。

她低頭望去,正見他埋首在她胸前,以近乎邪惡的方式挑弄她的敏感,那畫面驚得她腦中頓時一道白光,“不可以!”

他置若罔聞,只覺身體裏有一頭被關押許久的野獸,雄獅醒來,正欲掙脫情yu的鎖鏈!

夏海芋無計可施,手在黑暗中胡亂揮舞,一個不經意,摸到了掛在牆壁上一個木質衣架。

下一秒——

“唐旭堯,是你逼我的!”

他發出一記吃痛的悶哼,停下了侵略的動作。

如夢初醒。

他原本只是想懲罰她一下,卻不想自己也陷了進去,她的滋味兒太美了,讓他欲罷不能。

緩緩地,放開了她的身子。

夏海芋一得到喘息的空間,就立即大口大口地呼吸,紅着小臉,張牙舞爪地吼他,“唐旭堯,你答應過我先捐骨髓的,一切等手術結束後再做!而且你怎麼這麼粗魯啊!我長這麼大就被你一個人這麼吻過碰過,你這個急色鬼,居然不懂得憐香惜玉!我討厭你!討厭你!”

唐旭堯男性的虛榮心忽然得到了最大滿足,她說她就被他一個人吻過碰過,嗯,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薄脣邊勾出一抹得意的笑,伸手從口袋裏取出一張化驗單,塞進她手心裏,“好了,別生氣了,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這是陳院長給我的化驗結果,我所有的指標和海星的都吻合,大概一個月後就可以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了。”

夏海芋怔了怔,連忙去開燈,藉由明亮的光線,她看清了化驗單上的內容,一張憤怒的小臉上立即浮出驚喜,天啊,是真的,他真的是來跟她商量海星的事情啊!

“咳……咳咳……”手捧着化驗單,像是對待寶貝似的,偷瞄他一眼,“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時間不早了,你請回吧!”

總裁新歡太誘人 唐旭堯眯了眯眸,這女人,過完河就想拆橋!

“如果我說我不想走呢?!”

“不走?!你想留下來幹嘛?!”小手又摸了摸那個木質衣架,防衛的架勢很足。

唐旭堯忍不住想笑,故意用手比劃了一個S型,“你省省吧,我只對美女衝動!”

“……”她羞赧地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胸。

得意的笑聲張狂而起,消散在門後。

“唐旭堯,去死吧!”一個大大的紙團朝他砸了過去,可惜他已經迅速關門閃人了,紙團砸在門板上,咚得一下又彈了回來,掉在地上。

天呀,她怎麼把化驗單揉成那個德行了!

啊啊啊啊啊,可惡! 總裁上司強制愛 全新造型

週五。

“晚上有個商業活動,你做我的女伴!”唐旭堯邊看文件,邊告知夏海芋。

“我?!”夏海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困惑,“我是4號祕書,向來都是跑腿打雜的,你確定是要我出席?!”

“對!”

“可以不去嗎?!”晚上她還有一份兼職要做的!

對於她的搪塞,唐旭堯並不意外,擡起頭,狹長的鳳眸裏挑着一抹桃花薄醉,“今晚是別人做東,我是客,所以帶過去的女伴不能太漂亮,不然會掃了主人家的面子,所以四個祕書當中,你去最合適了。”

“……”夏海芋的臉黑了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着裝,爲難,“我沒有禮服。”

“這個問題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交給我!”

T市聞名遐邇的精品店。

唐旭堯很快就換上了一席黑色的禮服,內裏是純白的襯衫,將他的頸子烘托得更加修長,青黑的髮絲也被打理得清俊有型,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天生的高貴。

而夏海芋就花費了較長時間,但經過造型師一番雕琢後,卻着實讓人驚豔。

剪裁合身的白色小禮服,微微露肩,勾勒出曼妙的身段。長髮被高高挽起,露出纖細的頸子,配上一款熒光閃閃的鑽石項鍊,讓她看起來純真而又不失性感。瑩白的小臉上化着淡淡的妝,清麗而又嫵媚。

唐旭堯回頭一看,竟不由得有些微怔。

可是夏海芋卻快哭了,“衣服太緊了,我會呼吸困難,鞋子太高了,我會摔跤!”

正在抱怨,腳下忽然一滑,整個人便狼狽地跌向唐旭堯的懷裏。

“啊……”

他長臂一伸,攬住她纖細的腰,免除了一場災難。

夏海芋懊惱萬分,雖然平時上班也穿高跟鞋,可是沒這麼高啊,十五公分,太沒有安全感了!

怯怯地舉起小手,申請,“我可以換一雙矮點的嗎?!”

“不行不行,小姐,你這身禮服和這鞋子是一套的,只有這麼穿纔有效果!”造型師連忙解釋。

夏海芋看了看唐旭堯,一臉苦惱。

“不用擔心,我扶着你就好了!”唐旭堯的嘴角勾起一彎笑容,蕩着邪氣。

夏海芋忍不住磨牙,他這是趁機佔便宜吧!光明正大把手攬在她腰上!

“放手!”

“你確定?!”他非常懷疑。

“非常確定!”她纔不會讓他趁機吃豆腐呢!

轉身,用力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了十幾米。

“啊……” 總裁上司強制愛 驚豔全場

有唐旭堯出現的地方,一定會沸騰,所以即便是帶着夏海芋這個“不起眼”的女伴,也還是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夏海芋沒怎麼見過大場面,很自然地會感到緊張,挽着唐旭堯臂彎的小手涼涼的,直冒冷汗。

唐旭堯微微低頭,壓低聲音,勸她,“什麼都不用說,什麼都不用管,只要保持微笑就好。”

“哦。”她僵硬地點了點頭,然後揚起笑容,微笑。(傻笑?!)

氣質這個東西是很飄渺的,夏海芋往常總是心直口快,說話噼裏啪啦一大通,那自然是看不出什麼氣質來的,可有一句話是叫靜若處子動若脫兔,她這會兒忽然安靜下來了,清純而又懵懂的眼神,靦腆而又優雅的笑容,竟讓所有人都覺得驚豔起來了,她就像是一個掉落凡間的小精靈,渾身上下散發着宛若雛菊般的淡雅,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夏海芋頓時覺得頭皮發麻,生平還從沒被這麼多人盯着看過,嘴角邊的笑容開始起了變化,偷偷扯了下唐旭堯的袖子,低聲問着,“什麼時候可以走?!”

“剛來就想走?!活動還沒正式開始呢!”

“可是……”夏海芋還想說點什麼,可悠揚的舞曲忽然從宴會廳的四面八方傳遞開來,很快,嘉賓入席,一對對男女翩然走進舞池。

唐旭堯面帶微笑,牽起她的手,“我們也去吧!”

“……”夏海芋面色一僵,露出可憐兮兮的眼神,“我不會跳舞。”

“你開玩笑吧?!”

“沒有!我說真的!我從小就有運動神經障礙,做廣播體操都跟不上節拍!”

唐旭堯挑了挑眉,那她踢人的時候怎麼就沒障礙了?!

他半信半疑,但這種關鍵時刻怎麼能允許她掉鏈子,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她拖進舞池。

一手握着她的小手,一手扣住她的纖腰,他貼進她的耳畔,低語,“跟着我跳就行了。”

夏海芋好想昏死過去,“我真的不會!”

“我邁左腳,你就邁右腳,我上前,你退後,總之就是跟我做相反的步調。”

“……”夏海芋耷拉着腦袋,眼睛直直地盯着兩人的腳,暗暗數着節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對不起!”踩他腳了。

“……”

在唐旭堯的帶領下,夏海芋漸漸找到了感覺,可是她的舞姿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表情僵硬到不能再僵硬,五分鐘跳下來,不顯山不露水,卻硬是給人一種“青澀啊”“美好啊”“單純啊”“可愛啊”的感覺,讚歎聲不絕於耳。

要知道,在這種場合裏,熟女與美女絡繹不絕,冷不丁冒出夏海芋這麼一道清粥小菜,着實讓人感到新鮮。

“唐少爺,我能請你的女伴跳支舞嗎?!”圈內一個有名的陸姓闊少前來邀約。

夏海芋瞪圓了眼看向唐旭堯,不行,絕對不行!

“唐少爺,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唐旭堯緩緩笑開,收攏了手臂,將夏海芋摟得更緊,“陸少,她可不只是我的女伴這麼簡單,你說,我該不該小氣呢?!”

ωωω.тt kan.c ○

“……真遺憾。”陸少玩味似的撫了撫下頜,很識趣地走了。

夏海芋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滿,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唐旭堯的胸膛,“喂,你剛剛那話什麼意思,什麼叫不只是女伴那麼簡單?!”

“你說呢?!”他笑得曖昧。 總裁上司強制愛 羞死人了

夏海芋小臉一紅,知道他是意有所指,嘁,有什麼好得意的,不就是她今晚開始要搬去他家住了嗎?!不過她也不是爲了跟他那啥那啥呀,是爲了照顧海星更方便!做骨髓移植之前的這段日子,她和唐旭堯都要不停地跑醫院,住在一起的話當然會好些,這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不準瞎想!

商業活動結束後,唐旭堯開車載着夏海芋到了她家樓下。

解開安全帶,夏海芋急匆匆地下車,“你在這等我,我去搬行李,很快就下來。”

唐旭堯挑了挑眉,“不用我上去嗎?!”

“不用不用!我的東西很少!”急促的解釋透露着她的心虛。

唐旭堯微微眯細了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你該不會是在家裏藏了什麼不想讓我見到的人吧?!比如,那個浩然弟弟?!”

夏海芋嘴角抽筋,這個臭流氓,就會胡思亂想!

醉愛荼蘼 “諒你也沒那個膽!不過……我還是要去看看!”說着,唐旭堯推門下車。

夏海芋有些氣惱,這人怎麼這麼討厭,都說了不想讓他上去的,陽臺上可是還晾着她的內衣內褲呢,被他看見的話她還要不要活了?!

情不自禁地,小臉燒個通紅。

“還不走?!是想讓我抱你上去嗎?!”他邪惡地問。

“去你的!”夏海芋咬牙切齒,噔噔噔地走進了單元,樓道里的昏暗掩去了她臉上的緋紅。

一樓、二樓、三樓……七樓……

702到了!

“開門吧!”囂張的男音又低低地響起。

夏海芋又跺了跺腳,小手抓起包包掏鑰匙。

進門後,夏海芋馬不停蹄地收拾東西,生怕多呆一刻,他會發現陽臺上的祕密。

唐旭堯徑自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小身影忙忙碌碌,一會兒跑臥室,一會兒跑廚房,一會兒跑衛生間,可跑來跑去也沒整理出什麼東西來。

一袋衣服,兩雙鞋子,一點點洗漱用品,幾本小說,還有一盆仙人掌,以及還沒來記得吃的幾包泡麪,就是她全部的家當。

唐旭堯不由得感到困惑,這女人的生活也太簡陋了吧,這些東西連一個箱子都塞不滿。

略帶些好奇似的,起身,打量整套公寓,長腿一擡,走向了陽臺。

夏海芋正捧着水杯從廚房走出,眼見他一腳已經跨進了陽臺,不由得驚叫出聲,“唐旭堯,站住!”

……

晚了!

他看到了!

晾衣架上掛着她的兩個A罩杯文胸,還有兩條顏色超級雷人的粉紅色小內褲。

陽臺的窗子開着,夜風吹了進來,文胸和小內褲一搖一搖的。

噢,好想死!

夏海芋恨不得去撞牆!

唐旭堯頓時暴笑出聲,“怪不得你不願意讓我上來呢!不過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呢?!A罩杯也是罩杯呀,粉紅色是少女系嘛!”

“滾!!!”

夏海芋氣呼呼地衝進陽臺,把那兩套丟人現眼的內衣褲取了下來,毀屍滅跡般地塞了起來。

是夜,夏海芋和她寒酸的行李一起入住了唐家大宅。

同居生活正式開始! 總裁上司強制愛 同居生活

雖說是同居,但那也只是口頭上的,沒實質,夏海芋住客房。

儘管這樣給了她一定的安全感,但既然住在一個屋檐下,兩個人的尷尬接觸總是不可避免,比如——

清晨,夏海芋頂着還沒完全睜開的睡眼走進浴室,瞥見唐旭堯正在,他上面半身裸着,下面半身只圍了一條浴巾,頭髮溼噠噠的,性感指數飆升。

“……”夏海芋嘴巴張成O型,卻“啊”不出來,完全傻了。

唐旭堯邪氣地挑了挑眉,走近她,故意把手搭在浴巾的邊緣,挑釁地問,“想看全部嗎?!”

夏海芋沒吭聲,卻發出了咬牙切齒的聲音。

他笑得更囂張,“想看也不給看!”

轉身,他出了浴室,一路吹着得意的口哨。

五分鐘後,夏海芋一個不慎,把牙刷掰斷了!

洗漱之後就是吃早餐,夏海芋手裏握着自己的小麪包邊吃邊瞪眼,而樓下餐廳裏,唐旭堯享受完了一桌子豐盛的佳餚後,又繼續悠閒地喝着頂級的香濃咖啡。

旁邊,老管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夏海芋,怯怯地說,“夏小姐,早餐都帶出您的了,你就坐下來吃點吧!早餐可是很重要的啊,咳咳……只吃個小麪包對身體不好。”

夏海芋乾笑兩聲,“呵呵,謝謝管家伯伯,不過我正在減肥中,隨便吃點就行了。”

低頭,又咬了口乾巴巴的小麪包。

到了上班時間,唐旭堯開着蘭博基尼駛過她身旁,“一起走吧?!”

“不用了,我坐公交車。”

“這裏到最近的公交車站也要走半個小時,你真的要堅持?!”

“對!堅持到底!”

揹着小包包,踩着高跟鞋,夏海芋倔強地走遠了。

某週末,夏海芋破天荒地沒去打工,肚子疼,大姨媽要來,爬起來想去廚房衝一杯紅糖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