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唐悅沒有注意到葉穆是什麼時候離開的,當葉穆說出「謝謝」二字的時候,唐悅的大腦就瞬間陷入了空白,此時此刻,她的大腦里全是葉穆那乾淨而又陽光的笑容。不自覺的握緊了抓住杯子的手,唐悅的眼神有些迷離,「小屁孩,你以為這樣就能償還姐姐的救命之恩了嗎?告訴你,沒門,姐姐不答應!」

或許連唐悅自己都沒注意到,一股隱藏極深的情緒已在她心底悄然蔓延。

微微理了理額前凌亂的秀髮,唐悅勉強將激蕩的心情平復了下來,閉上眼睛,女孩開始探查自己身體的異樣。

其實,初一醒過來的時候,唐悅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只是剛才光顧著和葉穆那個小屁孩子生氣,沒有時間探查罷了。

「爺爺留下的兩團本命能量沒有了。」感知移動到胸口,唐悅立馬就發現了赤紅色光芒的缺失,然而,她似是不怎麼在乎似的,只是大略瞥了一眼就接著向下探查。

腰部、大腿,感知掃過一個又一個個內臟器官,唐悅再也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然而,當唐悅檢查到自己的右側小腿時,女孩直接被腦海中映出的怪異圖像震撼到了。

雖然從外部看不出小腿發生了變化,可在唐悅的感知中,自己小腿部分的骨骼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樣子。略帶光澤的純白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金黃色的纖細紋路。

抬起手腕,唐悅驚訝發現自己剛剛割裂的傷口已經變成了一道白痕。然而傷口的極速癒合並沒有給唐悅帶來太大的喜悅,心臟猛地一沉,唐悅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內心慌亂了一會之後,唐悅漸漸冷靜下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葉穆剛剛給了我初擁?」許是自己已經變成血族這個想法給了唐悅太大的衝擊,女孩現在開始胡思亂想了。

「對了,爺爺一定知道!」眼睛一亮,唐悅想到了自己胸前消失不見的兩團本命精元,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唐悅急忙拿起了桌上的電話。

「嘟——」長長的提示電音使得唐悅本就慌亂的心情平添一絲煩悶,有些緊張的握了握手中的聽筒,唐悅此時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緊張的心跳。

「喂,是小悅嗎?」電話剛一接通,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就傳入了唐悅耳中。如果葉穆此時在這的話,那麼他就會發現,這個聲音和自己昏迷前夕聽到的一模一樣。

「爺爺,為什麼我的身體變成了那個樣子,我,我是不是變成吸血鬼了?」聽到爺爺的聲音之後,一向以清冷麵目示人的唐悅頓時委屈的像個孩子。

「哈哈!」讓唐悅生氣的是,聽到自己變成吸血鬼的消息之後,電話那頭的爺爺盡然聽起來很是高興的樣子,「怎麼了,變成吸血鬼有什麼不好的,小悅啊,你不是一直很羨慕蘇媛那丫頭的自愈能力嗎?」

「哎呀,爺爺,你能不能不開玩笑了,人家都急死了!」聽出老頭子話語中那濃濃的調侃意味,唐悅頓時撒起嬌來。

「好好,爺爺不笑話你了還不行嗎。」或許這就是作為爺爺的通病,一聽到自己的孫女撒嬌,老頭子瞬間老實了,「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這一切都在爺爺的掌握之中。」

聽到爺爺那自信的語氣,唐悅一顆懸了老久的心頓時放了下來。不過出於作為寶貝孫女的小脾氣,唐悅還是果斷的對老頭子的話提出了質疑,「別吹牛了,要是你能將血族的初擁掌握在手中,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吸血鬼!」

「哈哈!」受到自己孫女的質疑的老頭子沒有惱怒,大笑一聲,老頭的語氣變得神秘起來,「哦,我家閨女不信爺爺的嗎?」

「信你才怪!」

「那你是不是只有小腿一處變成了那個樣子?」

「你怎麼知道?」一聽這話,早就相信了老頭子的唐悅瞬間皺了皺鼻子,「說,是不是你搞得鬼!」

「額,哈哈,怎麼可能呢,爺爺我怎麼會在你身上搞鬼呢,小悅啊,其實你身上那節變異的小腿骨不僅不會將你轉化為吸血鬼,反而會提高你自身的自愈能力,所以你就不用擔心了,好了,爺爺很忙,我們下次再打電話吧!」快速的將唐悅心中最大的擔心解開,做賊心虛的老頭直接掛掉了電話。

「嘟——」

聽著電話里那長長的盲音,唐悅嘴角忽然露出一絲微笑,「雖然不知道爺爺到底做了什麼,但我敢肯定這件事一定和葉穆有關。」喃喃自語了幾句,唐悅又看了看手腕上的那道白痕,「自愈能力嗎,這下可頭疼了,這東西好像足夠償還他欠我的人情了啊!」

一想到這裡,感覺自己好像沒有理由再欺負葉穆的唐悅不禁皺了皺好看的眉頭。然而,不願失去作為姐姐的最大特權的唐悅很快就找到了借口,「嘻嘻,葉穆不知道的報答就不算報答!」或許認為自己這個理由找的十分充分,唐悅再次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

……

「我愛洗澡,皮膚好好……」學校的公共浴室里,正在搓澡的葉穆心情很好。一邊哼著歌,葉穆一邊想著自己突然多出的幾個能力。

其實,直到葉穆從唐悅辦公室里走出來的時候,昏迷了半天的少年依舊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而且,更令人尷尬的是,剛一出教學樓,滿身惡臭的葉穆就悲哀的發現了一個問題,他喵的為什麼學校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放學!

長嘆一聲,小葉同學識趣地跑到了教學樓的一個偏僻的角落裡,在葉穆看來,如果自己現在這副模樣被別人看見的話,那麼他這一生的英俊形象就全毀了。

然而,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躲到角落的葉穆很快就發現了一對聊的親熱的情侶正朝著自己所處的陰影走來。獃獃地望著對面那對「狗男女」,葉穆心裡那個氣啊,你說你們他喵的光天化日之下撒狗糧也就算了,可哥哥我沒有招惹你們吧,為什麼連最後這點尊嚴都不給我留!

雖然心中悲憤到幾乎放棄,但葉穆那與生俱來的的強大求生欲還是促使著他的身體不自覺的向著陰影深處移動,「看不見我,你們看不見我!」即使心中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葉穆還是忍不住在心中默念。

然而,令葉穆驚喜的是,奇迹似乎真的發生在了他的身上。粘在一起的那對情侶施施然走進了葉穆所在的陰影,接著便旁若無人的抱在一起「啃」了起來。

「woc,假的吧!」被突如其來的幸運整的有點懵的葉穆第一反應就是這對「狗男女」的口味太重了,居然喜歡在接吻的時候往旁邊放了一個電燈泡。

但轉念一想,知道了這個世界上存在異能的葉穆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這兩貨不會是真的看不見我吧! 重生之隨身莊園 念頭一經升起,葉穆就再也控制不住驗證的慾望。伸出手指,葉穆輕輕使勁的拽了一下男青年的耳朵。

「我去,你瘋了!」感覺到耳朵上傳來的劇痛,男子瞬間炸了毛,推開對面的女孩,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怎麼了?」紅著臉,女孩有些奇怪的問道。

「怎麼了,我哪知道怎麼了,你看看,你看看我這耳朵讓你擰的!」

「我沒擰你的耳朵啊!」

「你沒擰,那是誰擰的,難不成這光天化日的還能鬧鬼了!」吃定了女孩剛剛一定擰了自己耳朵的男青年聲音更大了。

被吼的女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女孩的眼睛里充滿了平靜。然而,就在下一個,平靜的女孩瞬間爆發,小小的身軀躍起,直接抓住了自己男朋友的一隻耳朵,「老娘和你說話你聽不懂是不是!我說了沒擰就是沒擰,你哪來的那麼多疑問!再者說,就算我擰了你又能怎麼樣,吃了我嗎!啊!」

拎著男朋友的耳朵吼了半天,女孩直接將男子的耳朵轉了三百六十度,接著便扔下嗷嗷喊疼的男朋友,生氣的走了。

一看女朋友真的生氣了,剛剛遭受到人身攻擊分男子也顧不上自己通紅分耳朵,「老婆,我錯了,你原諒我吧!」大喊一聲,男子使出吃奶的力氣追了上去。

「唉,男人,何必呢?」裝逼的嘆息一聲,做了壞事的葉穆在心底暗暗的向那個男人說了一句對不起。下一刻,葉穆的注意力就轉移到自身的異變上去了,緊緊盯著自己的雙手,男孩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woc,我好像真的在陰影里隱身了!」

接著在陰影里隱身的能力,葉穆飛快的來到了學校的澡堂,脫下衣服,一頭扎進了浴室,邪王,就有了葉穆一邊唱歌一邊想事的情況。

其實,葉穆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搞懂自己到底又新增加了什麼能力,但葉穆可以肯定的是,新能力的產生一定和血氣脫不了關係。微閉雙眼,葉穆輕輕地用感知碰了一下心臟中的暗金色血氣。一瞬間,葉穆的腦海中憑空多了幾段文字。

「影遁:男爵級技能,血族傳承技能,可賦予血族在暗影中穿梭的能力。」

「血仆術:男爵級,可召喚蝙蝠,用於偵查和作戰。註:此術法可進化,召喚蝙蝠的數目和等級雖血族爵位的提高而提高。」

「血盾術:男爵級,可將自身血氣化作盾牌,用於抵擋敵方攻擊。註:此術法對於血氣消耗過大,建議施術者提前凝練好盾牌,待對敵時一舉放出。」

「瞬影擊:男爵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敵人發出進攻,敵人看不清招式。倒地的瞬間,死者眼中恍惚間只看到那幾道觸目的血刃。」

「酷!」消化了暗金色血氣給予的信息之後,葉穆的臉上不禁露出了愉快的笑容。「這血族的男爵級技能真是全面啊,攻擊、防禦、偵查、身法啥的都有了啊!」感嘆一句,葉穆又開始清洗自己身上的油污。

臉、脖子、胸脯、肚子……洗著洗著,葉穆忽然間發出了一陣邪惡的笑聲,「看來,我還是小看了血氣對我身體的改造了!」弓了弓手臂,葉穆得意的看著自己的八塊腹肌,扭了扭屁股,少年彷彿看到了逍遙遊中那扶搖直上九萬里的巨大鵬鳥。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嘿嘿,哈哈哈!」輕輕的念了一句網上的流行語,葉穆再次發出了一陣得意的笑容。

「砰」

一聲脆響,葉穆直接從幻想回到了現實,轉過身去,葉穆看到了一雙雙充滿異樣的眼睛。然而,此刻的小葉同學並不在乎別人的目光是否帶有顏色,再次輕輕搖了搖屁股,葉穆嘴角露出了一抹邪魅的微笑。

「噓」 哼著愉快的歌,葉穆晃晃悠悠地走出了浴室,「小樣,虐不死你們!」冷哼一聲,男孩充滿鄙視的回首望了一眼男生浴池。

一想起浴室里那些男人那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葉穆就像是是吃了人蔘果一樣舒坦。就這樣,心中涌動萬丈豪情的葉穆,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踏進了唐悅的辦公室。

「什麼東西,怎麼那麼香。」前腳剛踏進門內,葉穆就聞到了一股香氣,餓了一個中午的葉穆不爭氣的使勁吸了吸鼻子。

「過來吃飯吧!」聽到葉穆聲音的唐悅淡淡說道。

「好,謝謝悅悅姐!」

葉穆也不矯情,屁顛屁顛的跑到辦公桌旁,端起桌上的盒飯就吃了起來。 重生之嫡女爲謀 望著悶頭吃飯的葉穆,唐悅嘴角不禁彎起了一抹弧度,「似乎,這小屁孩越來越順眼了呢!」

念頭一經升起,唐悅就被嚇了一跳,「呸呸呸」暗自啐了自己幾聲,女孩的臉頰瞬間紅了,偷偷的瞧了葉穆一眼,唐悅發現自己的心跳竟然莫名加快了幾分。

有些驚慌失措的轉過身去,唐悅心裡有些鬱悶。其實,自從葉穆剛進來的時候,唐悅就發現了自己似乎有些不對。現在仔細想一想,本就聰敏的她瞬間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沒錯,就是那塊變異的腿骨!

「死老頭,就會騙我,虧我還那麼相信你!」惱羞成怒的唐悅瞬間把所有怒火全都發泄到了自己的爺爺身上,在她看來,既然老頭子向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證過沒有問題,那麼現在出事了,所有責任理應全部算在他的身上。

其實,本來唐家老頭子偷盜血氣的手法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本來,赤紅色光網是有能力將金色血氣內葉穆的所有氣息全部消滅的。但是,人無百密必有一疏,在老頭子出手之前,葉穆體內的暗金色血氣已經吸收了唐悅大量的鮮血,這樣一來,一部分混雜在唐悅氣息之中的葉穆的氣息就被保存了下來,這也是唐悅現在怎麼看葉穆怎麼順眼的原因。

定了定心神,唐悅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冷靜,冷靜,千萬不能亂想,這只是師生之間那種堪比親情的情感的下意識流露罷了。」抬出師生情感之後,唐悅的心底略微舒服了那麼一點。

清了清嗓子,唐悅再次抬起頭來看了看悶頭扒飯的葉穆,「那個,和你說個事哈。」雖然壓制住了心底那股怪異的感覺,但唐悅此時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彆扭。

「嗯,你說!」 總裁的狂野情人 由於嘴裡塞滿了飯,葉穆這幾個字說的有點模糊。

「宋萱可能要在你家裡多住幾天了。」唐悅一邊說著,一邊給葉穆倒了一杯水,「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嘿嘿」訕訕地笑了兩聲,葉穆接過唐悅遞過來的水杯,美美的喝了一口,「沒事,反正我姐姐又不在家,房間空著也是空著,不如給她住呢。」

話剛說完,葉穆就感覺到了屋子裡的氛圍有些不對,抬起頭來,葉穆對上了唐悅那充滿怪異的眼睛。愣了一會,葉穆恍然大悟,「沒事,她睡我姐的房間,我睡我的房間,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不用擔心的啦!」

「我的意思是我和她都要在你家住一段時間。」沒有理會葉穆那信誓旦旦的表情,心情完全平復下來的唐悅意味深長的說道。

「嘎!」正喝著水的葉穆被嗆了一口,「那你的意思是,我還要睡一段時間的沙發?」放下水杯,葉穆小心翼翼的問道。

「賓果!」打了個響指,唐悅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答對了!」

滿臉無奈的葉穆剛想出言反對,但一直在注視這少年表情的唐悅直接沖葉穆柔和一笑。男孩瞬間脊背一涼,然後沒事人一樣的繼續悶頭扒飯,「你們同意就行,不用徵求我的意見。」

就這樣,悲催的葉穆直接被趕出了自己住了一年多的房間。

鬱悶的吃完一整盒盒飯,葉穆滿足的抹了抹嘴巴,「吃飽,謝謝你哈,悅悅姐!」

「如果你真想謝我的的話,那你能不能以後別再上課睡覺了。」

「嘎!」葉穆又被嗆了一下,「好吧,那我以後一定不睡覺了!」難得的,葉穆直接紅了臉,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男孩最終還是答應了唐悅的這個要求。

「那就好,去上課吧,上午的缺席的課程你不用擔心,我會替你去和老師們解釋的。」揮了揮手,唐悅對葉穆下了逐客令。

「嗯,知道了!」點了點頭,葉穆輕輕走出了辦公室。

就這樣,在全班同學那怪異的目光之下,葉穆面不改色的上了一個下午的課。

「鈴鈴鈴」

認真學習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不知不覺中,一個下午的課程就這樣結束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葉穆開始收拾桌子上的課本。

「葉穆哥哥,你今天上午到底怎麼了?」略顯嘈雜的教室里,一道柔美的聲音顯得格外引人注意。

「沒什麼,只是有一點小事罷了。」抬頭看了看一臉擔心的楚憐雨,葉穆對她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哦」,女孩俏臉一紅,羞澀的低下頭去,「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的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怎麼會,我的那麼強壯,怎麼可能生病呢!」曲了曲胳膊肘,葉穆高調的秀了一下肌肉。

楚憐雨的臉蛋更紅了,「葉穆哥,我媽說今天叫你去我家吃飯!」滿臉羞澀地丟下一句話,少女逃也似的跑來了。

愣愣的看著女孩那略顯慌亂的背影,葉穆無奈一笑,「都認識我一年多了,這丫頭怎麼還是那麼害羞啊!」捏了捏下巴,臉上滿是笑意的葉穆總感覺自己遺忘了什麼。「到底忘了啥子事情吶。」葉穆忍不住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簡單的吃了個飯,葉穆就開始了痛苦的晚自習。

自從異能覺醒之後,葉穆發現自己對於學習的興趣越來越小了。單手托腮,少年仍然在糾結著自己剛剛到底遺忘了什麼。

想著想著,葉穆忽然間看到了一個如山的身影,眼珠子一亮,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喂,熊貓!」輕輕拍了拍自己同桌的小臂,葉穆壓低聲音說道,「怎麼了,你這胖子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

若無其事的扭了扭脖子,宋承宇自動過濾了身旁損友的嘰嘰歪歪。

「我靠,你這死胖子還真生氣了!」葉穆誇張的做出了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好吧,胖哥,我錯了,你就原諒小弟吧!」本著道歉要有正確態度的觀念,葉穆主動向宋承宇低頭認錯。

然而,令葉穆鬱悶的是,坐在自己身邊的宋承宇還是一副什麼也沒聽見的樣子,更過分的是,這死胖子竟然還不耐煩的揮了揮胖手,做出一副趕蒼蠅的樣子。

「呦嘿!」葉穆頓時急了,「你這死胖子逼我出大招是不是!」動作誇張的擼起了袖子,葉穆狠狠的咬了一下牙,「一頓飯,夠了嗎?」伸出三根手指,葉穆不停的在熊貓眼前晃著。

「五頓。」不出葉穆所料的,宋承宇果然聽見了自己這次說的話。

「兩頓!」

「四頓。」

「三頓!」明白了今天自己一定會大出血咬了咬牙,滿臉心痛的伸出了三個手指。

「成交!」「頓」字剛落,葉穆就感覺到自己的手指直接被一隻胖胖的手緊緊包裹住了。嘴角抽了抽,葉穆有些無奈的看著同桌那激動中帶著狡猾的晶亮的眸子,「你這貨,能不能把手放開,我不搞基!」語氣中,帶著一股壓抑的無可奈何。

「嘁」,不屑的哼了一聲,宋承宇嫌棄的放開了葉穆的手指,「也就是我脾氣好,換個人怎麼可能就這麼為了區區三頓飯原諒你!」

看著宋承宇那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葉穆咧了咧嘴。剛想反駁,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就傳入了葉穆耳中,轉過臉去,葉穆看到了一張「掛」在窗口的老臉。

怎麼又是語文老頭的晚自習!暗嘆一聲倒霉,葉穆極不情願的拿起筆,乖乖趴到了桌子上開始學習,沒辦法,答應了唐悅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於是,葉穆破天荒的老老實實學了一個晚自習。

「鈴鈴鈴」

晚自習的放學鈴聲就是葉穆耳中的天籟,音樂一響,葉穆就直接從座位上面彈了起來,撒丫子就向學校外面跑去。

夏日夜晚的風,雖然悶熱,但卻能令人精神一振。在路燈的映照下,寬闊的人行道上樹影斑駁,剛剛進階男爵的葉穆激蕩血氣,催動著剛剛覺醒的影遁,在人行道上極速穿梭。很快,租住的先去就已經映入眼帘。

極速的衝進樓道,葉穆三步並兩步的的來到門前,打開門,葉穆一頭扎進了廁所。沒錯,小葉同學確實是有點尿急了,本來,以前每天下晚自習之後,葉穆總會和宋承宇一起去廁所「卸貨」!但今天剛剛獲得了技能的葉穆十分興奮,鈴聲一響,葉穆就迫不及待的竄了出來。

這樣一來,就造成了葉穆這副尿急的樣子。

吹著口哨,葉穆滿臉陶醉的在馬桶上刷了半個小時的看點。

「咚咚咚」

沒有任何徵兆的,葉穆家的房門被輕輕敲響。

「來了!」應了一聲,葉穆開始著急忙慌的收拾自己。 「唐老師,您怎麼在這裡?」愣愣的看著為自己開門的唐悅,楚憐雨的語氣中充滿了驚訝。

「額,這個嗎……」唐悅被問的一愣,吱吱唔唔了半天,他也沒找到一個大半夜到一個男學生家裡來得合理理由。

「表姐,誰來了啊?」正當唐悅急得滿頭大汗的時候,葉穆故作大聲的問了一句。

「額,表……表姐?」過於緊張的唐悅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然而葉穆就好像是沒有聽到唐悅的這句話一樣,淡定的走到門口,葉穆不著痕迹的把唐雪拽到了身後,「小雨,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胡亂問了一個問題,葉穆努力的把話題從唐悅身上拉開。

其實葉穆心裡此時也是有苦說不出。在學校里答應了楚憐雨的邀請之後,葉穆就總感覺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東西,可不知怎地,一看見熊貓那小氣的傢伙,葉穆就主動把給他道歉當做了自己一直掛在心裡的事情,於是,就發生了這尷尬的一幕。也幸虧葉穆的鬼心眼子比較多,這才避免了整個事件往不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葉穆慌亂中問出的問題卻使得楚憐雨不高興了,皺了皺鼻子,女孩的語氣說不出的委屈,「葉穆哥哥,你不是答應了要到我家吃飯了嗎!」

「嘎!」愣了一下,葉穆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尷尬地撓了撓頭,葉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啊,我是答應了小雨去你們家吃飯,可是這不是我表姐來了嗎,我一忙就忘了,再者說,這樣的情況下再去你們家吃飯就不好了。」

「真的?」楚憐雨有些將信將疑。

「真真的,我這不是不想太麻煩你們嗎!」

「哦,好吧!」微微低了低頭,楚憐雨平復了一下委屈的心情,「那這樣吧,你和唐老師一起到我們家吃個飯吧,反正我爸媽早就想和唐老師聊一聊了。」

明越坡 「額,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們了?」猶豫了一下,葉穆還是不太想在這個時候去楚憐雨家吃飯,這樣太容易暴露了。

「沒事,就是多一副碗筷罷了,不礙事的!」單純的楚憐雨並沒有聽出葉穆話語中所包含的拒絕之意,甜甜一笑,女孩直接對面前的「姐弟倆」同時發出了邀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