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唐宋不由皺眉,要這麼說的話,一個過渡期有什麼用?

只聽周副總繼續道:「你不懂商業,一個集團的過渡期,搞不好是二十年,三十年。雷亮這個人的關係網也很強,很多人都服他,只是有時候太不近人情。他跟T集團董事會鬧翻,據說是因為決策上的分歧。事實證明,他離開T集團之後,集團迅速衰落。目前這個階段,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他,名氣也大。」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盤算了一下,唐宋問道:「他現在在哪?」

「應該是在S市,聽說前段時間他妻子做了手術,估計是陪著妻子吧。董事長,你真打算甩手?」周副總還是有點擔心,「其實這時候甩手對集團並非好事……」

不等他說完,唐宋已經聳肩:「我知道,但總會有陣痛期。再說了,難不成你們還指望我?」

這下周副總竟然無言以對了,確實,這小子對商場一竅不通,管理方面跟方怡比起來差遠了。而且周副總也清楚,唐宋這種風格就適合迅速發展,膨脹一下,真要穩定下來,他沒辦法勝任。

見周副總欲言又止的,唐宋一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我走了,我的人還在呢。」

重生之游戲大亨 「呵,有這話我就放心了。」周副總露出了笑容,「只要不崩盤,有點陣痛也是正常……」

等周副總離開,唐心忽然擰著細眉低聲道:「我是不是,不該提起這件事?」

唐宋嘆了口氣:「沒有什麼該不該,遲早都要面對。只是,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可能有點辛苦,我得找個人幫你才行。不是不相信他們,而是有時候人心沒辦法控制。」

本來唐宋並不打算這時候提起,而是想著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後才說。但現在既然已經說了,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就希望,不要有人有不良心理才好……

唐心略帶懊惱的拍著腦袋:「我也是笨,一旦涉及到利益,怎麼可能沒想法?」

唐宋甩開思緒,抿著微笑:「沒關係,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時候黑暗也未必是壞事。行了,你先去忙吧,我得跟周強他們商量商量。」

目送唐心出去,唐宋才苦笑的搖頭。唐心還是不夠成熟,處理事情依然不夠穩重。儘管表面上已經足夠強勢,但處理問題總有點想當然……

兩分鐘后,周強跟張若希進來。發現只剩下唐宋一個人,兩人不由心涼。

看了一眼兩人,唐宋抿著微笑:「首先,恭喜兩位成為我們公司的正式員工。」

「啊?」周強頓時愣了,張若希也有點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就這樣成正式員工了?

「不用啊,坐下,有些事跟你們商量。」一邊說著,唐宋一邊給他們倒水,「其實得感謝你們,今天你們的到來,給了我很大啟發。我剛跟他們商量過了,打算組建一個團隊做個項目,專門針對跟你們一樣的殘障人士……周強,我想讓你幫我擔任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額,唐總,你不是認真的吧?」周強兩眼瞪大,才來面試就讓他做負責人,這都什麼套路?

唐宋翻著白眼:「我臉上難道沒寫認真兩個字?正經的,聽我說完……」

耐心的跟他們把項目大概說了一遍,其實就是組建一個部門,接納一部分殘障人士進入集團參與工作。但這背後涉及到的可不少,首先是找人,還有就是維持平衡和心理輔導,再有就是宣傳等等。可以說整個項目真要做起來其實非常龐大,而且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完。

周強兩人聽著不覺有些興奮,蠕動喉嚨:「唐總,你要真設立這樣的部門,我替那些殘障人士感謝你八輩祖宗!」

唐宋哭笑不得:「別說得那麼高大上,這其中涉及到的問題可不少。不說別的,就說選人。雖然我同情大部分殘障人士,但有些人的人品……」

沒有說下去,周強卻明白。殘障人士的混亂也不少,而且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這一點他也很清楚。

深吸了口氣,周強站起來,鄭重道:「不管怎樣,這是對我們的認可。唐總你放心,不敢說我能做到完美,但一定會竭盡全力!」

他沒有拒絕,因為知道唐宋招聘自己進來的目的,就是看中自己是殘障人士。既然人家能看得上自己,周牆也豁出去了。這事真要辦好了,能讓多少同胞受益,那可是積功德的大事。

張若希也在旁邊兩眼放光,聰明的她猜得到唐宋很可能會聘用自己兩人,卻沒想到居然要搞這麼大。現在確實有一些企業接納殘障人士,尤其是網路企業,可大多都是在壓榨。 王妃忘憂 按照唐宋所說的方案,更多的反而是幫助……

唐宋滿意的點頭:「有你這話就好,大膽自信的去做,會有人配合你。總之呢,希望多年以後我們都可以為了這個項目而驕傲……」

聊了一會,唐宋便讓他們走了。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腦子卻有點空。

其實他也有點迷茫,不知道自己做的這些決定是好是壞。沒有對錯,但總有好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為集團的未來考慮,還是在毀了集團。

決策,有時候真沒那麼容易…… 麻婆說完之後,眼神十分的犀利,跟之前和藹的模樣天差地別。對於張前輩的去世,她心裏肯定十分的憤怒,而張前輩去世的始作俑者就是李延這個欺師滅祖的傢伙。

除了李延眉宇之間的那個蟲蠱之外,我看到綁着他雙手的繩子也不是普通的繩子,繩子上畫滿了符文,估計這繩子也和他眉宇間的那個蟲蠱有差不多的作用。

冰窟窿提着斬鬼刀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臉色有些蒼白,因爲差點被斬鬼刀控制的緣故,再加上還要對付李延,所以他看上去很累很虛弱。我有些擔心問他還好嗎,他點了點頭說沒問題,休息一會就行了。

“我們現在是要回山洞裏去嗎?”張勝最關心的就是村裏人的安危,開口問道。

麻婆看了一眼李延,然後讓我和冰窟窿押着李延開始往山洞那走去。山洞離這裏也沒多遠,沒一會我們就又回到了山洞這裏。在進去山洞之前,爲了防止李延搞鬼在我們進去之後驚動兩邊洞壁上的蟲蠱,那些蟲蠱十分危險。要是它們撲到我們身上了,那我們絕對活不了,連逃出去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隨便找了一塊布,然後把布塞進了李延的嘴裏讓他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弄好之後,麻婆先領頭進去,張勝跟在她身旁,我和冰窟窿分別站在李延的兩側,時刻盯着他,防止他趁我們不注意搞鬼。

李延一開始還很反抗,不願意走進山洞裏,我和冰窟窿只能硬推着他,讓他一步一步的往山洞裏走。山洞裏依舊很陰冷,多裏環境之前我們已經有了解了,所以這次走的很快。

我和冰窟窿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延身上,時刻都盯着他,就怕他突然弄什麼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不過走了好大一會,他什麼動作都沒有,安安靜靜的跟在麻婆和張勝的身後走。

很快的我們就又走到了兩邊洞壁上爬滿發光蟲蠱的地方,如果不是知道這些發光的蟲蠱足以要人命,我願意待在這裏好好的欣賞一下,這場景真的是太美了,就像滿天的星辰離我們很近一樣,伸手就能摘到星辰的感覺。

走到這裏的時候,李延開始故意放慢腳步,走得很慢。我和冰窟窿一直在後面推着他,這樣他才勉強跟上了走在前面的麻婆和張勝的腳步。

兩邊洞壁上發光的蟲蠱漸漸變少了,說明現在我們已經快要走到石門那裏了。

等走到石門那的時候,我和冰窟窿都要盯着李延,所以麻婆吩咐張勝去打開石門。怎麼做張勝已經瞭解了,麻婆說完之後他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劃破手掌擠出鮮血然後把手上的鮮血抹在了兩副動物頭石雕上。

和前兩次一樣,兩副動物頭石雕轉眼就把血液給吸收了,合上張開的大嘴之後石門就開始晃動起來。石門緩緩的打開了,石門後面的空間裏,那些火焰還燃着,所以裏面的情況我們都能看清楚。

石門後的地面上躺着五個村裏人,他們五個就是在我們跑出來的時候,追上來的那幾個人。因爲李延現在的蠱術已經被封住了,所以他們都昏迷過去了。

張勝急忙跑了進去,一臉着急想要把地上的五個人扶起來,麻婆慌忙趕上去,拉住他。“等等,別急着碰他們。雖然現在他們不會爆炸了,但他們體內還有寄生蠱,這些寄生蠱很可怕,你現在碰他們很可能寄生在他們體內的寄生蠱很可能會轉移到你身上。”

這可把張勝嚇了一跳,往後縮了縮,不敢再靠近地上那五個昏迷過去的人。我們帶着李延也走了進來,石門也在這時候重新關上了。這裏的空氣依舊很悶,而且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麻婆讓張勝退回來幫我看住李延,叫冰窟窿收起手上的斬鬼刀,過去幫她的忙,她現在要幫這五個昏迷過去的村裏人解除他們身上的寄生蠱。冰窟窿收起斬鬼刀後,就走了過去。

冰窟窿走過去後,麻婆吩咐他把那五個東倒西歪昏迷過去的村裏人都姿勢都調整一下,讓他們能好好的平坦在地上。冰窟窿按她說的做,而她則是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罐子,準備要解寄生蠱的東西。

讓那五個村民都很好的平躺在地上之後,麻婆也準備的差不多了,她走向地上平躺着的那五個村民,伸手在一個村民身上開始摸着。我這時才發現她手上好像塗了什麼東西,一雙手黑乎乎的就跟烤焦了一樣。

在那個村民身上摸了一會,最後在那人肩膀上的那個位置停了下來,一種捏到了什麼東西的動作。她一隻手依舊保持着捏住東西的動作,另一隻手拿出一把刀刃細長的小刀,刀刃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奇怪符文。

她用那把細長的小刀在手捏着的地方,往那個村民肩膀上的位置劃了一個很細很長的小口子,她劃的很小心,就跟醫生在做手術一樣。劃開口子之後,她用手用力一擠,一個指甲蓋大小,青色的蟲子被擠了出來。

擠出來的時候,那青色蟲子還在動,麻婆立馬用那把細長的小刀插住寄生蠱,把它扔到了地上。被扔到地上的寄生蠱一轉眼就變癟了,沒了動靜死了。

“寄生蠱只要沒寄生的地方,立馬就會死去,這也是這種蟲蠱的最大弱點。”麻婆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蟲蠱,解釋說道。

說完之後,她給那個村民嘴裏塞了一粒藥丸。接着她又給第二個人驅除寄生蠱,方法還是和剛剛一樣,只是寄生蠱寄生的地方不一樣罷了。很快的那五個人體內的寄生蠱都被她取了出來,吃下藥丸的五人臉色恢復了不少血色,只是還在昏迷着。

這時候,李延面無表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閉上眼睛不在關心麻婆他們那邊的情況。張勝雖然站在李延身旁,但是目光一隻在關注麻婆他們那邊,很關心那邊的進展。

救那五個村民,麻婆和冰窟窿開始走向那些圓形透明狀的東西那,準備把還困在裏面的其他村民都解救出來。 靠著椅子,唐宋迷迷糊糊都要睡著了,房門咚咚作響,助理輕聲道:「董事長,這裡有一份文件需要簽字。」

唐宋無奈的睜開眼,頗為疲憊的揉著太陽穴。想的東西越多,頭越疼。昨晚使用天眼之後,總感覺整個人提不起精神,後遺症不是一般的嚴重。

接過文件粗略看了一下,是一個項目經費問題,寫得倒是很詳細,並沒有什麼疑問。唐宋也沒多想的簽了字,只是在交給助理的時候,忽然想到什麼,眼前頓時亮了一下:「幫我查一下,現在還有沒有去S市的飛機票。」

助理愣了:「董事長,你要去S市?」

唐宋站起來,肯定的點頭:「對,越快越好!」娘的,不想那麼多了,想到就干。儘快把集團安頓好,他也才能帶著方怡她們去修養。

想著,唐宋立即掏出手機打電話給方怡,跟她說自己要出差。同時,讓助理買機票,越快越好……

中午十二點,唐宋已經出現在前往S市的飛機上。他剛剛讓人查了,那個雷亮確實個人物,可以說全國有名。他從T集團辭職已經有一年,一直都沒再去上班,似乎是在家照顧妻子。

資料上說,雷亮的底子還算乾淨,雖然也有些黑點,但相對來說已經好很多。他也確實是以雷厲風行出名,做事非常果斷,決策方面做得很好。能力也很強,只是有時候太過於強勢不好相處。

兩個小時的飛機,一下飛機,唐宋直接攔了一輛車前往目的地。

下午三點多,唐宋出現在S市的一個聯排別墅小區外邊。門口有保安,計程車不讓進去。

下了車,唐宋走到門口,面帶微笑的沖著保安輕聲道:「你好,我想找雷亮雷總,麻煩你跟他說一聲。」

保安長得很年輕,也就二十來歲,皺著眉頭打量著唐宋,沉聲道:「抱歉,我沒有權利通報。如果你沒有卡,只能跟業主打電話讓他出來接你。」

很威嚴的樣子,完全不近人情。唐宋有些無奈,到是知道雷亮的聯繫方式,只是不太想提前打招呼,免得對方直接拒絕。

剛要說什麼,一輛轎跑開過來,車窗拉下,裡邊是個帶著墨鏡的白色西裝青年,一副桀驁不馴的喊著:「我找雷總,開門。」

保安皺眉的看了一下車子,還是直接打開欄杆。唐宋想要趁機進去,保安卻擋在前邊:「抱歉,你不能進去,除非你先跟雷總溝通。」

唐宋愣了,回頭看著後邊的車子:「他不也沒溝通嗎?」

「這……」保安有些尷尬,咬著牙,「他是T集團劉總監,我認識。」

這話說得唐宋兩眼翻白,強烈的鄙視著:「你認識,所以就可以放行?我叫唐宋,你現在也認識我了,正好我也找雷總。」說罷,一個跨步繞過保安,徑直的朝著裡邊走去。

保安臉色發黑,趕緊上前再次擋住他,聲音提高几分:「先生,請你出去,你沒有卡,不能進來!」

唐宋有點頭疼,剛要掏出手機打電話,後邊的轎跑已經緩緩開進來,那個劉總監一直都探出腦袋撇嘴道:「你哪個公司的,找雷總做什麼?」

掃了一眼對方,唐宋也沒隱瞞:「我想請雷總出山,幫我管理個集團。」

這話一出,劉總監頓時愣了,停頓兩秒才大笑起來:「哈哈,你逗我呢。你,請雷總出山管理集團?哈,說說,你的集團有多大,市值有沒有一千萬……不對,應該是註冊了沒有,哈哈……」

肆無忌憚的諷刺,讓唐宋很是納悶。這有什麼好笑的,不能找雷總管理集團?

只聽劉總監繼續道:「你找措地方了,雷總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幫你。再說了,雷總出山,也只會再回我們集團,別白費心機。」

說罷,劉總監開著車子進去。唐宋皺著眉頭,看樣子T集團也在想辦法讓雷亮回歸,畢竟自從雷亮辭職之後,T集團一再衰退,估計董事會也急了。

保安依舊擋在前邊,唐宋端是無奈:「通融一下,我確實是來找雷總,只是現在不方便跟他通電話。」

保安把欄杆關上,沉著臉:「抱歉,我沒辦法通融。」眼神裡帶著幾分鄙夷,讓唐宋很是納悶,難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職場人物?

還真不太像,雖然也是穿著西裝,可他的穿著有點休閑低調,怎麼看都不像是大款。

眼瞅著劉總監的車子已經消失在裡邊的拐角,唐宋腦子抹過亮光,直接轉身離開。保安更是鄙夷,就這態度還想見雷總,做夢!

繞過大門到側面一個拐角,唐宋雙頭忽然發力,呼的一下跳到裡邊。穩穩落到裡邊的草地,大搖大擺跟上劉總監的車子。

原本想正大光明拜訪,現在沒辦法了,只能翻圍牆……

劉總監的車子停在一棟樓前邊,他剛下車,唐宋也正好走過來了。

見到唐宋,劉總監頗為錯愕,摘下墨鏡露出,一臉驚訝和諷刺:「呵,你還真進來。你臉皮也真是夠厚,我都說了,雷總不可能答應幫你。就你那破公司,有什麼價值?我告訴你,雷總是我爸的同學,嚴格來說我得喊他一聲叔叔。」

唐宋充耳不聞,慢悠悠朝著前邊的小樓走去。廢話這麼多有啥用,再說又不認識。

眼瞅著唐宋居然無視自己,劉總監極為不滿的皺眉,快步跟上:「喂,你耳聾啊,自取其辱是吧?我都說了,雷總不可能答應你,他會回T集團……」

「你慌什麼?」唐宋笑眯眯的打斷他的話,「我只是個小公司,你是大集團,慌什麼?」

「你……」劉總監面色一黑,卻不知該怎麼反駁。還別說,確實慌,就擔心雷亮被人搶走了。

沉了口氣,劉總監不屑冷哼:「給你面子而已,你非要難受,我也沒辦法。總之不管你什麼來路,等會沒你說話的份,雷亮一定會回到我們集團!想挖牆腳,你沒這個本事!」

看他急匆匆的走進去,唐宋反倒笑起來。越是著急就越證明,他們T集團一點把握都沒有…… 那邊至少還有十個左右的圓形透明狀物體,麻婆和冰窟窿走了過去,準備把裏面的村民都救出來。沒多久,圓形透明狀物體的村民都被救了出來,按照剛剛的手法,麻婆把他們體內的寄生蟲都給祛除了。

在麻婆把村長體內的寄生蠱取出來之後,本來就一臉着急的張勝慌忙跑了過去。李延這時依舊坐在地上閉着眼睛,我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沒什麼反應才放心讓張勝離開。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張勝不着急擔心纔怪。

張勝跑過去之後,就抱着躺在地上依舊昏迷的着的村長,一臉擔心,着急的搖晃着村長,嘴裏也不聽喊着。麻婆在一旁皺起了眉頭,讓他輕一點,別把村長給搖出什麼毛病來。

“彆着急,等他們吃下的藥丸起作用了,差不多就會醒過來了。”麻婆開口說道。

就往所有村裏人之後,冰窟窿走過來了,他看了一樣坐在地上閉着眼睛的李延,問我李延在這期間有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我搖了搖頭說沒有,從他和麻婆過去就人之後,李延就一直閉着眼睛坐在地上沒什麼反應,也沒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冰窟窿聽了之後,點了點頭,沒在說什麼,站到一旁謹慎的盯着李延。

這時候,麻婆也過來了,她說現在村裏人已經差不多沒什麼危險了,我們現在只要等着他們醒過來就行。張勝現在就待在村長旁邊,耐心的等着村長他們醒過來。

麻婆把李延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讓我和冰窟窿幫忙,把李延綁在了石門邊上的一根石柱上。李延任由我們擺佈,雖然睜開了眼睛但一句話也不說,臉上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

“你們天羽閣的人到底想做什麼,爲什麼要拿走被封印的大邪物?” 一日孽情:偷生一個寶寶 我握緊拳頭,冷冷的問道。因爲這件事,外婆和很多人都已經丟了性命,每次一想起這件事情我心裏就十分的憤怒。

李延輕蔑的笑了一聲,沒有回答的我的話,麻婆皺起了眉頭,又開口問道:“你們天羽閣的都有哪些人,接下來要做什麼?”李延依舊沒有回答,臉上一直帶着輕蔑的笑。

麻婆被激怒了,拿出一個養蠱盅,把裏面的蟲蠱都倒在了李延身上,那些蟲蠱爬到李延身上給出,開始張嘴咬他的血肉。李延強忍着疼痛,臉上佈滿了冷汗,因爲疼痛渾身都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但是他就是忍着沒有叫出聲,滿是汗水的臉蒼白如紙。

我沒想到麻婆竟然這麼狠,那些爬在李延身體各處的蟲蠱,不停的在李延身上咬,現在李延身上都流出不少鮮血,看上去十分的悽慘。冰窟窿倒在是在一旁一直默默的站着,一言不發,臉色恢復了不少,沒之前看上去那麼虛弱了。他臉上的表情依舊冰冷,對李延現在的狀況無動於衷。

“這些蟲蠱是……”雖然心裏對李延的所作所爲很氣憤,恨不得把他給殺了,但是現在看到他這麼悽慘的模樣,我心裏還是有些心驚的,他現在被蟲蠱咬的地方已經都血淋淋的了,看着有些嚇人。

麻婆佝僂着身子,揹着手站在李延前面,緩緩的開口說道:“這種蟲蠱本來就食肉的,把它們放出來折磨一下這個心狠手辣的敗類正合適不過,而且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他是不會告訴我們任何消息的。”

聽了麻婆的話,強忍着疼痛,臉色蒼白,滿臉大汗的李延突然大笑了起來,冷冷說難道以爲這樣他就會乖乖的把我們想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們,他說我們就是在癡人說夢,要他背叛天羽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麻婆氣得吹鼻子瞪眼,冷哼一聲,嘴裏開始念這蠱咒。只見爬在李延身上咬的那些蟲蠱更是瘋狂的咬起李延的血肉,李延終於是受不了了,張嘴呻吟了幾聲。

“你到底說不說?”麻婆再次開口,冷冷的問道。

李延仰頭大笑起來,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悽慘虛弱,但卻絲毫沒有要服軟的意思。他臉上強扯出笑,看着有些扭曲。“我們天羽閣會讓你們這些自以爲是的術士感受絕望的,術士界將迎來一場最大的浩劫,沒有人能阻止,沒有人!”他大喊道,完全想一個瘋狂的教徒。

說完之後,他就因爲劇烈的疼痛昏迷了過去。麻婆嘆了口氣,也有些無奈,唸了幾聲蠱咒,把那些還在李延身上咬着的蟲蠱叫了回來,讓那些蟲蠱回到她手中的養蠱盅裏去。

那些蟲蠱從李延的身體上離開之後,我看到李延身上的血肉坑坑窪窪的,被那些蟲蠱咬食了不少血肉,看着讓我不由的渾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心裏也很震驚,沒想到李豔珍能忍,這種情況下還不願意透露一點有關於他們天羽閣的事情。

李延昏迷過後,村裏人也都還沒有醒過來,麻婆讓我和冰窟窿先休息一會,等村裏人醒過來了,我們再離開這裏。我看了昏迷過去,渾身是血的李延一眼,問麻婆接下來要怎麼處置昏迷過去的李延。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他的確曾是我們一派的弟子,你們要是信得過我的話,就把他留在這裏,我會想辦法從他嘴裏問出關於天羽閣的消息的。只要我問出了什麼重要的消息,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們的。讓他留在這裏吃盡苦頭,也算是對他背叛師門的懲罰。”麻婆對我和冰窟窿說道。

我和冰窟窿沒什麼意見,於是說一切就按照她說的辦。

這時候麻婆似乎想到了什麼,讓我和冰窟窿跟着她走到那放着許多瓶瓶罐罐的地方,她在哪裏看了許久,似乎在找什麼東西,過了一會就吩咐我和冰窟窿幫忙搬開哪裏的罐子。

搬的時候她叮囑我和冰窟窿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能把罐子給打碎了,裏面放着的可都是蟲蠱,那些蟲蠱跑出來了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這不用她說我和冰窟窿也明白,所以都極其的小心。

搬開那些罐子之後,麻婆走到原本擺着那些罐子的地方,蹲在地上敲了幾下,不知道在做什麼。 唐宋剛走到大門口,劉總監已經在前邊按門鈴。很快大門打開,出來的是個五十來歲的大媽,看穿著應該是保姆之類。

「劉總監,雷先生今天不想見客。」保姆滿是歉意的輕聲說道,「還請劉總監改天再來吧。」

這話讓劉總監頓時不滿的皺眉:「我有重要的事情跟雷叔叔談,你去忙你的……對了,他是來推銷假藥,別讓他進來。」說著已經強行繞過保姆,快步走進去。

保姆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只能苦笑的搖頭。目光落到唐宋身上,頗為尷尬:「這位先生,你是……」

唐宋面帶笑容:「阿姨你好,我從N市來,找雷總有點事。如果阿姨方便的話,麻煩跟雷總說一聲,謝謝。」

相當的客氣,讓保姆頓時有了幾分好感,點著頭:「你等我一下。」

保姆進去不到兩分鐘又出來,低聲道:「雷先生讓你進去,不過雷先生最近心情不太好,你最好小心點。還有,那個劉總監在說你壞話。」

看樣子,這個劉總監經常來,而且人品真不咋地,連保姆都不爽!

跟著保姆走進去,小樓里顯得有些陰冷,看樣子雷亮家裡也沒什麼人,冷冷清清的沒什麼人氣。

剛走到二樓書房門口,正好聽到裡邊一個渾厚的中年男子聲音:「劉流,你回去告訴你爸,我現在沒有心情。我累了,不想再參與集團任何事。T集團也好,其他集團也好,我都不感興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