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哼,那好吧。”趙婉晴也是滿臉通紅的說道。

一整個上午楊小川都是呆在校園之中和衆人一起拍照,時間隨着生命轉動,當太陽的光輝照耀到地平線之下的時候楊小川等人便去了酒店聚餐。

這次沒有矛盾,沒有炫耀,有的只是對於未來的期盼,以及對過往的不捨。

等到明天畢業晚會過去,拿了畢業證就真的結束了。 楊小川又是一夜的寧酊大醉過後,欣然的帶着趙婉晴參加了第二天的畢業典禮。

作爲這一級目前最優秀的學生,楊小川在萬衆矚目的情況下獲得了由校長親自辦頒發的優秀畢業生證書。

楊小川獲得證書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上一世的記憶在影響着他,還是說因爲自己的對於這個優秀畢業生的稱號有一種執念,當手中接過證書的時候,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種上下貫通一氣的感覺。

晚上便是畢業晚會,楊小川帶着趙婉晴唱完一首因爲愛情,頓時引得臺下無數人爲之感動。

晚會過後,楊小川帶着趙婉晴兩人去了燭光晚餐,可能是情緒到了,兩人也喝了許多的酒,然後醉醺醺的兩人,提議做一件整個大學都沒有做過的事情。


於是楊小川和趙婉晴兩人在金都大酒店最豪華的房間待了一夜,這一夜讓楊小川如沐春風,如癡如醉。

……

叮鈴鈴!

趙婉晴伸手就關掉了身邊的鬧鐘,然後把被子緊了緊說道:“這次鬧鐘怎麼這麼早啊!”

“是我的鬧鐘,之前定的鬧鐘,忘記調時間了。”

嗯?

然後兩人突然一驚,扭頭相視,緊接着纔想起兩人昨晚發生的事情,就看見趙婉晴的臉迅速變紅,紅暈直接從耳根渲染到脖頸。

楊小川挑了挑她的下巴說道:“害羞什麼,昨晚不是挺快樂的嗎?來趁着春光大好,咱們加把勁爭取把孩子弄出來。”

說完楊小川就伸出自己的魔爪向着趙婉晴撲去。

又是一陣翻雲覆雨,楊小川兩人直到最後一絲精力都榨乾爲止。

“現在也畢業了,距離開學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你打算幹什麼?”趙婉晴此時一臉疲憊的趴在楊小川的胸口問道。

楊小川想了想摸着趙婉晴的頭髮說道:“我打算距離開學還有一個月的時候就先去華都,分公司,房子,還有我弟弟上學的事情都需要處理,一個月的時間都可能不夠用。”


現在楊小川最頭疼的就是時間問題了,重生到現在也不過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楊小川已經打下了億萬家業,但是這遠遠不夠,想要在自己三十歲之前就成爲整個華夏,乃至亞洲,全世界都舉足輕重的人物,現在還不過是剛剛邁出第一步。

“到時候我也和你一起去,最近我的實習也結束了,我去給你幫忙吧?”趙婉晴一邊在楊小川的胸口畫着圈圈一邊說道。

感受到胸口的瘙癢,楊小川頓時有些無語,難道這是女人無師自通的技能嗎?

“沒問題,既然領導來視察工作,我們自然是歡迎至極。”楊小川一邊笑着一邊說道。

趙婉晴白了他一眼說道:“對了我爸爸昨天說,他有你公司的股份,然後轉讓給我了,讓我作爲股東去你們公司工作。”

聽到趙婉晴說道股份的事,楊小川的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就說爲什麼岳父大人要用自己的名義把辦公樓和我公司的股份交易,原來是想要把某些人安插到我的身邊啊!”

趙婉晴聽到楊小川的調侃,頓時手中猛然發力揪着楊小川胸前的小凸起說道:“什麼叫做安插啊,我這是爲了去給你幫忙,既然你狗咬呂洞賓,那我就不去了!”

楊小川連連求饒說道:“老婆大人我錯了,不過你願意來我公司幫我是我的榮幸啊,沒有必要一定這樣,你來了我肯定會送你股份啊,以後結婚了這些不都是你的嗎?”

楊小川的話,讓趙婉晴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光芒,卻又搖了搖頭說道:“這不一樣,我爸爸應該是擔心這樣會顯得我很沒用吧!”

聽此,楊小川也點了點頭:“可憐天下父母心,咱們一會兒吃完飯去你家一趟,你昨天徹夜未歸,我覺得現在伯父殺了我的心都有了。”

楊小川也自知心虛,想着一會去向趙建業說幾句好話。

“你還知道啊!都是你這個壞蛋,現在趕緊起牀吧,我怕我爸爸擔心了。”

兩人迅速的起牀收拾以後便離開了酒店,楊小川在回去的路上給趙建業買了一些禮品,果不其然楊小川到了趙家的時候就看到了趙建業一臉陰沉的表情。

“回來了?我還以爲你們兩個忘了回家呢?”趙建業一臉吃醋的說道。

“伯父,我來找你是想要請你幫個忙的。”楊小川嘿嘿的笑着,將手中的禮品放了下來,雖然平時兩人沒有那麼大的差距,但是心虛的楊小川在趙建業面前自動矮了半截。

“什麼事,你說吧!”趙建業也沒有給楊小川沏茶,而是直接開口說道,雖然他十分贊成楊小川和趙婉晴的事情,但這也不代表他就能接受別人將他的女兒就此帶走。

看着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楊小川,趙建業就氣不打一處來,就連這麼多年的儒商性格都拋之不要。

“伯父,我和婉晴開學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但是我想要在開學前一個月就過去做好規劃,但我公司的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可能以後的時間裏需要你多關照一下。”儘管是面對趙建業的白眼,楊小川還是保持着微笑。

沒辦法,要是楊小川的女兒被姑爺給嘿嘿嘿了,楊小川也難以保持好臉色。

“公司的事情我可以幫你看着,但是你最好還是在公司裏面找幾個信得過的人,畢竟我也是外人,插手你們公司的事情難免會讓別人產生非議。”談到商場的事情,趙建業頓時又嚴肅了起來。

楊小川也知道趙建業的顧慮,雖然楊小川和趙建業的關係很多人都知道,但別說是岳父和姑爺的關係,商場之上就算是親兄弟都可能會鬧出矛盾。

“川空中文網那邊都是我的老夥計絕對信得過,而我把我的四個舍友也招攬來了,他們雖然能力不是特別出衆,但好歹也是科班畢業,簡單的維持一下狀況沒有問題,我以後在華都會遠程操控公司。”

對於三個公司的未來,楊小川早就有了打算,畢竟他也不能直接甩手不管,要不然估計沒過多少天,這幾家公司就要出事情。 “既然你有安排的人我就放心了,你要是沒有專業的人才幫忙打理,我可以讓我集團這邊給你出一個團隊如何?”趙建業想了一會兒說道,畢竟楊小川的舍友他也是知道的,都是大學生剛畢業,對於管理公司方面還是個生瓜蛋子。

聽到趙建業願意幫忙,楊小川欣然的笑着說道:“那就多謝岳父大人了!”

“你小子原來在這裏等着我呢!”趙建業聽到楊小川的稱呼,頓時哭笑不得,但又拿他沒辦法,誰讓自己的女兒對他那麼喜歡呢!

“既然你拜託我一件事情,那我也要拜託你一件事情。”趙建業此時壞笑的說道,你小子以爲老子的便宜那麼好佔啊?欺負了老子的寶貝女兒,還要來我幫忙!

楊小川沒有遲疑的點了點頭:“岳父請講!”


趙建業也沒有糾結楊小川稱呼的問題,畢竟從兩人現在的情況來看,結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如果楊小川真的敢辜負了趙婉晴,只怕趙建業和趙在風第二天就要提着刀衝上去幹掉楊小川。

“這次你們去華都在風也會跟着一起去,到時候我希望你能關照在風,如果有事情你可以儘管吩咐在風去做,去磨練一下他。”趙建業此時一臉凝重地說道,對於趙在風,趙建業的要求並不嚴格,反而是趙婉晴更具有商業天分。

可是現在的趙婉晴直接被楊小川拐跑了,自己辛辛苦苦培養了這麼久的接班人竟然就這麼成了別人的,趙建業心中怎麼能不氣憤。

於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他也只能注重培養趙在風作爲趙氏集團的繼承人。

“沒問題,咱們是一家人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關照大舅哥的。”楊小川照顧趙在風,畢竟自己的大舅哥,楊小川也不能讓他吃虧了。

“並不單單是關照,我想讓你幫我培訓一下在風,說實話原來我是想要培養婉晴作爲接班人,但是她性格溫柔,爲人太過善良,而在風對於商業方面不太感興趣,我想讓你幫我激發他的興趣!”

看着一臉慎重的趙建業,楊小川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起來,然後面色猶豫的說道:“這個大舅哥的興趣需要他自己來決定,況且你這麼多年都沒激發出來,我也不一定能行啊!”

縱然是兩世爲人,見識超前的楊小川對於這種問題也束手無策,這不僅是一個兩個人的事情,就連全世界的人民都在爲這個事情發愁,老師都沒辦法,自己怎麼辦?

趙建業微笑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不需要你一定做到,我只要你的一個承諾,我瞭解你的性格,只要是你答應了就一定會盡全力去實現,至於能不能成功就看在風自己的造化了!”

看着楊小川猶豫的表情,趙建業繼續說道:“只要是你答應下來,我就能保證在你去華都的期間,你的公司不會出現任何大的問題!”

楊小川最後咬着牙說道:“這買賣我幹了,就算是得罪了大舅子也在所不惜了。”

然後兩人相視一笑,互相說了對方一句老/小狐狸,兩人都是商界的精英人物,儘管對方不說任何要求,自己也會照做,但多撈點好處已經成了他們的習慣。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趕緊走吧,我就不留下來陪你吃飯了,這兩天婉晴就在家還好陪陪我!”趙建業說完事情就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把楊小川趕走。

楊小川也只能笑嘻嘻的離開了趙家,心中暗自吐槽,翻臉不認人!

離開了趙家以後,楊小川便前往了江浙省電視臺,因爲前幾天王志林就給楊小川打了電話過來。

經過上次的事情,楊小川以來就被前臺帶到了王志林的辦公室。

“小川來了啊!”王志林看着楊小川的到來,臉上瞬間就堆滿了笑容。

“王叔叔,這次是有好消息嗎?”楊小川來的時候並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情,只不過是趙建業說有好事,就讓楊小川過來了。

“當然是好消息,不得不說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我還以爲你是藉着趙家的名頭來鍍金的,沒想到原來是真的大有來頭啊!”王志林興奮的說道。

楊小川看着熱情似火的王志林,頓時心中哭笑不得起來,連忙的問道:“王叔叔有什麼好消息你就直接說吧,你這麼熱情倒是讓我感到有些害怕。”

王志林也沒有對楊小川的態度有什麼異議,只是笑着對着楊小川說:“你的那個作品我們已經看過了,不僅是我們公司的審覈組十分的震撼,就連我們臺長看了都讚不絕口,你們這個電視劇簡直是開創了一個新的電視劇流派!”

面對王志林的讚美,楊小川只能尷尬的笑着,宮廷的確是開創了古裝電視劇的新流派,穿越流。

也怪不得王志林這麼欣喜,當初這部電視劇剛出來的時候,就像是一股龍捲風瞬間席捲了整個華夏的男女老少,就連楊小川都反覆的看了好幾遍。

“既然如此,咱們能夠談一談合作的事情了嗎?”楊小川更關心的是江浙省電視臺開出的價格。

“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這次和你談合作的就不是我了,而是我們的臺長!”王志林興奮的說道,雖然這次臺長接手了王志林的合作,王志林卻沒有任何的怨言,哪怕是知道了這部電視劇大有作爲,他也無所謂。

“我還以爲和你談呢!要是和臺長談判的話我就好意思擡價了!”楊小川半開玩笑的說道。

王志林聽到哈哈大笑,指着楊小川說道:“你小子,原來還打算關照關照你王叔叔啊,不過你對我們臺長也不要掉以輕心啊,我們臺長能夠比我小還坐上了臺長的位置,他的手段也不少啊!”

楊小川也沒有在意,畢竟上一世這個江浙省的新臺長,能夠那麼短的時間內將江浙省電視臺打造成一個可以和老牌電視強臺媲美的存在,他的手段魄力和眼光自然是缺一不可的。

想到這次自己談判的是一個如此之人,楊小川並沒有感到緊張,反而是戰意盎然 。 跟隨着王志林,楊小川一路來到了這位新臺長的辦公室,看着王志林站在門口整理了一下衣襟,楊小川也對這個江浙省的臺長好奇起來。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讓王志林這個縱橫政壇的人如此嚴謹。

嘎吱!似乎是門內的人已經知道了楊小川的到來,門內的祕書打開了大門一臉微笑的對着幾人說道:“各位,鄭臺長已經等候各位多時了。”

楊小川一進門就看到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坐在辦公室的茶几後面,看到幾人進門便對着楊小川招了招手。

“這位就是楊老闆吧,快來嘗一嘗我新沏的茶。”鄭衛國擡了擡手對楊小川邀請道。

楊小川看到鄭衛國的表現,心中也好奇起來,這個鄭臺長的確是有兩把刷子,爲人處世就這麼與衆不同。

“那就有勞鄭臺長了。”楊小川笑着說道。

其他無關的人看見以後,自動的就退出了房間,楊小川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坐到了鄭衛國的對面。

鄭衛國將手中的茶壺端起,倒出幾杯茶,嫋嫋的熱氣在三人之間徘徊,可能是因爲楊小川是王志林介紹來的,所以鄭衛國並沒有介意王志林坐在這裏聽取談判內容。

這對於王志林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一個令他欣喜若狂的好消息。

按照鄭衛國的性格,既然他不介意王志林坐在這裏,那就是已經把王志林勉強當成了自己人。

別看鄭衛國剛剛調到江浙省電視臺,但是鄭衛國在江浙省電視臺也不會待上很久,根據鄭衛國的後臺,只要是他能夠在江浙省電視臺做出一番功績,鄭衛國升值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輕易不會接受別人投靠的鄭衛國,接納了王志林以後,等到鄭衛國高升,王志林就很有可能接手他臺長的職務。

當然現在的王志林還沒有那麼重要。

“楊老闆,我叫鄭衛國,是前不久調來江浙省擔任電視臺臺長的。”鄭衛國將面前的茶遞到了楊小川的面前。

“多謝鄭臺長,好茶!這次來我是聽王副臺長說,貴臺有意和我們公司合作。”楊小川抿了一口說道。

鄭衛國緊接着把手中的另一杯茶放到了王志林的面前,頓時讓王志林受寵若驚。

“茶是家鄉那邊剛摘得,之前王副臺長告訴我有一部十分好的古裝電視劇,我還不信,當我看了貴公司的作品以後,感覺王副臺長說的太輕了,這樣是一部現象級的作品。”鄭衛國面不改色的說道。

楊小川看着鄭衛國,頓時感覺遇到對手了,生意場上談判是一門學問,最能考驗一個領導者的能力,這個鄭衛國很顯然和楊小川之前遇到的那些對手完全不一樣。

說實話直到現在這個時候,楊小川在談判中遇到能夠讓自己提起興趣的對手寥寥無幾,但這個鄭衛國的確十分有能力。

但從見面不談生意,先泡茶來說,就已經在氣勢上壓倒了楊小川一籌,加上他是主場作戰更是優勢,但對於楊小川來說還是有些不夠看。

“鄭臺長謬讚了,雖然我們這部作品很好,但我也不好意思當着你的面承認,你說對不對?”楊小川一邊品茶一邊笑着說道。

鄭衛國聽到楊小川回答的竟然這麼委婉,一愣,轉臉笑着說道:“楊老闆看來也是高手,那我就不廢話了,咱們還是談一談合作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