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哭永遠是弱小者的代名詞!

「大哥!這是······」衣義看著五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被綁在了裡面很是不解,突然他想到了眼神!眼神也不在天真,臉色變得陰暗!眼神透露出兇狠的目光!雙手也我成了拳頭。

「這幾個就是欺負小若汐的傢伙!」郭念菲的聲音不大,但是被綁的幾個小孩也聽的清清楚楚,他們知道有人來了便大喊道:

「放了我!放了我!我要回家!」

「媽媽!媽媽!」

「救命啊!」

「媽媽!我好害怕!」

孩子總是在最害怕的時候叫媽媽,呼喊媽媽的名字,因為那能給他帶來暫時的安全感。

「我爸爸是張衛國!放開我!如果你們不放了!我一定要讓我爸爸把你們全部送到監獄!」張家瀟大喊著,但是從他顫抖的聲音里就知道他,此刻的他還是極其的害怕的!

「就這個小胖子帶頭欺負的小若汐!」溫侯站在衣義的身邊指了指那個死胖子張家瀟,衣義一看二話沒說就沖了上去!

「大哥!你幹嘛攔著我!我要······」衣義抬頭看向郭念菲,看到了郭念菲那種令人恐懼的眼神!此刻的郭念菲似乎被黑暗籠罩了一樣,似乎和平時的大哥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沒有了溫暖的笑容,陽光似乎從他身上消失了一樣!

衣義不有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

溫侯注意到了郭念菲的狀態,立刻將衣義抱住,然後轉過身不讓衣義在看郭念菲!衣義愣在哪兒許久,瞪著眼睛張著嘴也說不出話來!

「小義!」下一瞬間郭念菲又變回了以前的郭念菲,衣義轉過身看著郭念菲,心裡還被剛才那個身影籠罩著!

「大哥!」

「這就是殺氣!殺意!」

衣義點了點頭。

「這是要從小培養的,簡單點來說殺的人多了,從骨子裡就會有這麼一種感覺!但是你還要控制,不然別人你看就會發現你是一個殺人狂魔!」

「那樣你就是失敗的!」

「大哥!我懂了!」

郭念菲點點頭,給溫侯了一個眼神。溫侯便走到幾個被綁架的小孩子身前,將他們幾人的繩子都解開,蒙著眼睛的黑布也都拿掉了!他們看到了溫侯,這麼一個長相極其兇惡的男人!嚇的都是向後退,四個人都朝張家瀟的身後躲,因為這裡面他是「老大的!」

「你······」張家瀟驚恐的看著溫侯,指著他也說不出話:「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

「別過來!」

「你放了我!我讓我爸給你很多很多的錢!你要多少我讓我爸給你多少!」

「剛才還不是說要讓老子蹲監獄的嘛!」 美男如此多嬌 溫侯捏著張家瀟那肥胖的臉頰,狠狠的拽了兩下!直接疼的張家瀟嚎啕大哭!

「哭!再哭老子把你的臉給你撕爛!」被溫侯這麼一吼,幾個小孩沒人敢在出生了!因為溫侯真的敢!

溫侯走到車庫的一腳,拿起事先準備好的麻袋,將麻袋那了過來走到了幾個小孩的身前提留著麻袋說道:

「你們是不是都想回家啊!」

沒人回答,因為都害怕!

「問你想不想回家!」溫侯這麼一吼,終於有人說話了。

「想回家!想回家!」

「既然想呢!那我就給你們個機會!」溫侯將麻袋裡的東西倒在了地上。

「哐當~」一聲,一推砍刀落在了地上,全部都是被磨的極其鋒利,燈光一照刀刃,便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幾個小孩看到這東西並沒有嚇的哇哇大叫,而是很淡定!這讓溫侯感覺倒是有些奇怪,溫侯看著幾人的表情,那眼神里還帶著一些激動!

不應該吧!

「老大!老大!這是不是你以前說的砍刀啊?」一個男孩盯著地上的片刀,用胳膊捅了捅張家瀟。

張家瀟在學校里經常和他們吹噓說自己家裡有槍啊刀啊!為的就是吸引班裡男孩女孩的注意力,小孩子都喜歡炫耀!不過沒有就只能來吹了,比如說我「哥哥」怎麼怎麼厲害!其實這個所謂的「哥哥」就是沒有的事情!

「對對對!」張家瀟臉上也帶著些許激動,他才沒見過呢!就算他家裡以有,他老爸也不會讓他這個小孩子碰!

「這個就是!以前在家裡我都是拿著削蘋果的!」

「······」溫侯看著幾人見到這玩意還挺興奮的,以前的怕意似乎也逐漸消失了!溫侯指著地上的片刀說道:

「你們是不是很想要啊!」

「想想想!」小孩子天**玩,只要是能玩的絕對不放過!而且這可是心慕已久的東西,當然是想要了!

「那就送你們了!一人拿一個玩吧!」溫侯話音剛落,幾個小孩便紛紛的從地上將片刀撿了起來,拿在手裡開始揮舞,幾人也是玩的不亦樂乎!

地上一共六把到,幾個小孩拿走後還剩一把!這都是郭念菲安排好的,多出來的那一把刀是給衣義的!

「給~」溫侯從地上撿了剩下的一把片刀遞給了衣義,本來郭念菲是準備借龍鱗給衣義的,但是既然想培養他,那麼就必須這麼做!

衣義從溫侯的手裡接過片刀,他不像幾個小孩子一樣玩的那麼開心!當他用手握緊這把片刀的時候。

他的內心是沉重的!

「小義!」郭念菲淡淡的喊道:「以後我不想你怎麼報答我!只希望你保護好小若汐!」

「大······大哥!!!」衣義握緊了片刀!

溫侯看著時機差不多了,便沖著張家瀟那幾個人吼道:「你們準備好了沒有!別他娘讓老子失望!」

「溫哥!我們幾個早就躍躍欲試了!」張家瀟身後的一個男孩從張家瀟身後站了出來,張家瀟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們四個人,結巴嘴:

「你······你們·····」

「你什麼你!一個死胖子!還不滾!」男孩一腳揣在了張家瀟的屁股上:「要不是溫老大有安排,我不得天天的揍你個死胖子!」

「孔傑你······」

「你什麼你!死胖子!」孔傑一腳踢在了張家瀟那肥胖的肚子上,張家瀟直接就混了過去,可見這個男孩的力量之大!

「就是他嘛!」孔傑拿著刀指著衣義,孔傑身後還有三個。但是衣義只有自己,「小子!不是我不放過你!」

「咱們呢?「孔傑看著衣義臉上帶著一些狠意:「都是老大撿來的孤兒,在這個社會一向都是有實力的說話!」

「現在我是他們三個人的老大,也會是你的老大!」孔傑走到衣義的身前,圍著他轉了兩圈!衣義是個內向的男孩,從小就和妹妹生活在一塊!不喜歡說話,除了妹沒也沒人會和他聊天!

「看你這麼弱小的樣子!估計也接不了我兩下!」

孤兒,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流浪孤兒,他們很早就認清了這看似「有情」的無情社會!他們的心智,比一般同齡人成熟太多了!

「如果你要是讓你妹妹給我做老婆!或許我還能放過去,讓你跟著我!做我的小弟!」

「妹妹!」衣義低語著。 「老大,你就這麼放心讓小義去······」

「他如果死了,那麼算我看走眼!若汐我自然會照顧好她的!」郭念菲走語氣平淡,說話的時候過年發放還朝著地下室瞥了一眼,此刻的衣義已經被幾個男孩給圍在了牆角。郭念菲沒說話便關上了地下室的門。

「可是萬一小義真死了,若汐她······」

「若汐那我會親自解決的!」郭念菲轉過身,走開了!溫侯緊跟在郭念菲的身後,還想說兩句!

「怎麼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嘛!」

「有!」溫侯肯定的回應道:「老大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不是很理解!是不是在送小若汐上學的第一天,你就把事情安排好了?」

「是見到小若汐他們兄妹倆的時候,計劃已經開始了!」

「······」

「現實是殘酷的!我相信小義,而且我更相信自己!」郭念菲臉上的自信不是裝出來的,那種自信是從骨子裡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嘿嘿嘿~」溫侯抹著腦袋:「我多想看啊!其實我也應該相信小義的!還是來大英明!老大英明!」

「做事要學會動腦子!別什麼事都只知道打!打!打!」郭念菲捶了溫侯一拳,溫侯笑的更厲害了!

「那小義······」

「一個小時后自然見分曉!」郭念菲悠然自得的樣子,讓溫侯覺得很不對勁!因為老大的樣子太輕鬆了!

「是是是!」

弒靈約 「對了!」溫侯突然想了那個叫張家瀟的胖子,剛才不是讓自己給提溜出來扔門口了!溫侯回頭看了一眼,還在!還昏迷著,想跑也跑不了!

「老大!那個小胖子怎麼辦!要不要現在就處理了!看他欺負小若汐的時候,我真恨不得把他給撕成兩半!」

「他?」郭念菲看了看躺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張家瀟,這小子竟然醒了!「放了好了!」郭念菲說完,躺在地上的張家瀟顫抖沒以前那麼厲害了!

「放了!這也太便宜他了!」溫侯走到張家瀟身邊,將他提溜了起來!「先讓我拆他一條胳膊,然後染砍掉他一條大腿!」

溫侯的語氣說的十分陰沉,嚇的裝昏的張家瀟立刻叫了起來:「啊!啊!啊!別!千萬不要砍的手,也別砍的叫!」

「滴答~滴答~」

溫侯看著什麼滴答呢!原來是這小胖子給自己嚇尿了,黃色的液體順著褲腿就流了出來!一股騷味就竄到了溫侯的鼻子里!

「嚇尿了!你這也太沒骨氣了!」

「溫侯將他送到沈浪家去吧!」郭念菲看了兩眼張家瀟這個小胖子,如果自己真將他殺了!那麼自己必定會引起眾怒,自己動馬家那是為了警告一些世家大族,如果只要是得罪了自己的人都給處理掉,那麼世家大族們肯定會聯合起來對付自己!

如果真到那個地步,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送到沈浪家?」溫侯這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又怎麼知道為什麼呢!溫侯也問便答應道:

「好好好!馬上給沈先生送過去!」

郭念菲之所以要把張家瀟這個傢伙送到沈浪家裡去,那是有原因的!第一中午的時候,被打的不僅僅只有小若汐,還有沈浪!沈傲天雖然不說,但是心裡比誰都清楚!記得比誰都真!而且自己也調查了,張家和沈家從來就是死對頭!到了沈傲天和張衛國這一輩,那這兩家斗的更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去吧!快去快回!」

溫侯拖著張家瀟朝著沈傲天家裡走去,兩家隔的不遠也就是一千米左右,中間隔了四五棟房子而已!而郭念菲則是走回了地下室,站在門前發了一會呆,然後靠在了門前,等著站著走出來的那個人!他當然希望那個人是——

衣義!

「媽的!你這個小胖子還挺沉的!快說多少斤了!」張家瀟半坐在地上,溫侯只能拖拽著他走!因為他尿褲子了,渾身都是騷臭味道!溫侯自然不能抱著他,當然了他也沒這待遇!

「我······」張家瀟結巴這嘴,溫侯猛的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身上:「結巴什麼!問你多少斤!」

「八十!八十斤!」

「去你嗎的!你要是只有八十斤,我就去吃屎!」

「一百二了!」張家瀟低著頭,也不敢多看溫侯一眼!生怕惹溫侯生氣,他這火爆脾氣張家瀟也看出來了!一言不合就得是愛踹!

「這還差不多!」溫侯拖著張家瀟到了沈浪家的門前,溫侯在門前看了看!按照老大的指示,穿過五棟別墅就是了,那應該就是這了!

「沒錯!」溫侯將張家瀟扔在地上,便走到台階上去敲門了!

「咚咚咚~」溫侯猛敲了幾下,不一會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正是沈浪,這小子手裡還拿著臨走時小若汐給的小禮物!看樣子還真的挺痴心的!

「溫侯哥哥!你怎麼有空來我家啊!小若汐來了嘛!」沈浪那是三句話不離小若汐,溫侯摸了摸沈浪的腦袋說道:

「小若汐沒來!不過你老哥我給你帶了個別的人!」

「誰啊!」

「你看!」溫侯指了指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張家瀟,沈浪看了一眼大喊道:「張家瀟!怎麼是你!」然後進緊靠在了溫侯的身後,溫侯看著沈浪的表現,立刻就皺起了眉頭!心裡念道:看樣子沈浪這小傢伙還挺害怕著傢伙的!平常一定沒少讓這個胖子欺負,今天老哥幫你出出氣!

「沈浪!是你小子!」張家瀟看到沈浪后沒有一點害怕他的意思,反倒是點趾高氣揚的感覺餓!絲毫不把沈浪放在眼裡!不過看看兩人體型也知道,確實不是一個重量級的!身高差距不大,但是張家瀟確實比沈浪高!

體重那就不說了,一百二十斤的體重,壓在沈浪身上!沈浪絕對沒有還手之力啊!

「什麼你小子!什麼叫你小子!」溫侯一遍說一邊踹坐在地上的張家瀟:「這是你浪哥!你浪哥!」

「是是是!」張家瀟在一旁點頭:「浪哥!浪哥好!以後你就是我浪哥!你快讓他停手!別讓他打我了!」

張家瀟一臉乞求的可憐的樣子,溫侯早就看慣了!但是沈浪不一樣,畢竟他還小!沈浪拽了拽溫侯的衣服,示意不讓溫侯再打他了!溫侯也很給面子,瞪了張家瀟一眼便不在動手了!

「溫侯哥哥,你帶張家瀟來我家幹嘛!」

「老大的意思!我也不明白!老大讓我交給你爸爸!」

「那就快進去吧!天這冷!咦?」沈浪用鼻子嗅了嗅說道:「怎麼這麼難聞啊!不會是又野狗在我們家門口撒尿了吧!」

「哈哈哈哈~」聽著沈浪的話,溫侯立刻就笑了起來!張家瀟則是低著頭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這小子被你老哥我給嚇的尿褲子了!哈哈哈~」溫侯看著低頭不語的張家瀟笑的更厲害了!

「原來是他啊!」沈浪也是捂著嘴笑了起來,「快點進來吧!不然一會他的的褲子里就得結冰了!哈哈哈!」

「老弟說的很對啊!不過呢······」溫侯看著沈浪說道:「不過!老哥暫時改變了注意!」

「啊?」沈浪不解的看著溫侯,溫侯走到沈浪的身邊貼著沈浪的耳朵開始小聲的嘀咕起來,張家瀟則是伸著頭希望可以聽見點什麼!但是聲音太小什麼也聽不到,他看著沈浪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到哈哈大笑,張家瀟就知道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溫侯說完話,便站在了沈浪的身邊,兩人摩拳擦掌的向張家瀟走去!臉上那陰笑的表情更是顯露無疑。

「你們要幹嘛!」

「不幹嘛!」因為有溫侯在自己身邊,沈浪的底氣十足!平時張家瀟總是欺負自己和小若汐!今天終於可以報仇了,而且溫侯哥哥也說了,現在自己有溫侯哥哥在身邊幫這自己,張家瀟可能會害怕自己!

要是等哪天溫侯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張家瀟還會怕自己嗎!那麼自己就得一次性弄的張家瀟以後見了自己就害怕!就想老鼠見到貓一樣!

溫侯將張家瀟提留起來,沈浪笑著跟在溫侯的身後,兩人就這樣走到了車庫門前!張家瀟臉色慘白的看的這車庫,心裡已經有陰影了。沈浪打開車庫,張家瀟便被溫侯拖了進去!沈浪也走了進去,然後悄悄的關上了車庫的大門!

「沈浪!你要幹什麼!」一開始張家瀟的聲音還挺大,但是這一句話剛喊出去,便迎來了一個大嘴巴!

「啪~」

沈浪猛的就抽在了張家瀟那肥胖的臉頰上!雖然說力的作用力是相互的,但是張家瀟那厚厚的脂肪,讓沈浪感覺不出來疼!心底反倒是傳來一陣莫名的興奮,前所未有的興奮!

「你·····」張家瀟指著沈浪也不敢還手,因溫侯動動小指頭就等打他哭爹喊娘!

「你什麼你!」沈浪一臉邪笑,一句話說完一巴掌又打了上去!而且越打越來感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

而且沒一巴掌都振振有詞:

「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欺負我就算了!你還敢欺負小若汐!我讓你欺負若汐!我讓你欺負若汐!」 「我錯了!別打了!別打了!」

沈浪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饒有趣味的看著張家瀟!他的臉上布滿了沈浪的了巴掌印,沈浪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大力氣!

「那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小若汐!」沈浪話語中帶著些許嚴肅,這讓竟然欺負他的張家瀟感覺這沈浪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

「啪~」經過這麼多巴掌的練習,沈浪已經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了!毫不猶豫一巴掌甩在了張家瀟的臉上,而且一臉兇狠的吼道:

「我問你話你!」

「不敢了!不敢了!我在也不敢了!」張家瀟抱著頭,不敢在看沈浪了!心裡也也開始慢慢懼怕起了沈浪!

「這還差不多!」沈浪看著蹲在牆角的張家瀟,怎麼都覺得他都不害怕自己!而且溫侯哥哥也說了,想讓一個人怕你!那麼你就的逮到你機會往死里弄他,弄的他求饒!現在他似乎還沒求饒!

沈浪似乎也忍夠了!拼什麼你可以欺負我!拼什麼你可以欺負若汐的!沈浪眼中充滿了恨意,在車庫裡四處望去!當看到角落裡東西的時候,沈浪嘴角一翹笑著就走到了角落哪裡,然後抄起了一個扳手!

「還挺沉!」沈浪掂了掂手裡扳手確實很實在,要是給他一下絕對讓他夠嗆!沈浪一臉怒火的走到了張家瀟的身前,朝著蹲在牆角的張家瀟猛的踹了一腳,張家瀟太頭看了一眼沈浪,眼神中傳達著無盡的怨恨!

但是當他看到沈浪手裡拿著扳手的時候,整個人感覺都不好!沈浪對這張家瀟邪笑起來:「我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別!別!」張家瀟不斷的朝後面移動,但是身體已經靠在了強身!後面也沒路了!向後退也退步了啦!

「啊~」一聲慘叫,沈浪拿著扳手就砸到了張家瀟的胳膊上!

「求求你!別打了!以後我一定不欺負你和衣若汐了!你放過!你放過!」張家瀟趴在地上祈求著,此刻的張家瀟的內心已經崩潰了!

「以後我就是你的老大!」

「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老大!」衣義將片刀扔在了地上,看著傷痕纍纍的四人衣義臉上終於多了一絲絲的輕鬆!

「你想的美!我才是他們老大!只有我才可以!」孔傑看到衣義將片刀忍在了地上,便趁著這個機會拿著刀沖了上去!

「啊!」孔傑慘叫著被衣義踹到在地上,手上的片刀也飛了出去!孔傑趴在地上,絕望的看著衣義!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