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哪止不出名,都被人忘記了的一所小學。

「二等獎,八一子弟小學的陳學兵同學。」

有老師和同學站起來了,都在尋找著那個八一子弟小學的人在哪。

沒有站起來的老師和學生全炸了鍋:「我們沒有聽錯吧?不是和平一小?」

「二等獎兩個人,這是被八一子弟小學全包了嗎?」

再看看八一子弟小學的老師和學生們,自己好像都沒有緩過神來。

「玲玲,你們拿二等了。」孟晨峻抹了把鼻子對朱玲玲他們說。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裝的肚子疼是吧?」陳學兵抓住了小四的領子質問,「你想怎樣,我告訴你,我不會接受你這個好心的。」

「你都拿了二等了,行了行了,完成任務了。」孟晨峻拿開他的手揚揚小眉毛,「對我們家寧老師有信心不?免得你們說我們三個轉校生自帶成績來的。」

聽對方這是為寧老師著想,陳學兵沒有話說了,卻是忽然伸出手把小四抱了一下。

三班的學生們看著他們兩個擁抱一陣驚呼。

「你幹什麼,你這個傢伙!」小四著急地跳腳。

「謝謝你,同時麻煩你,今後做這種事情之前跟我先商量商量。」「成功報復」了的陳學兵高興地說。

「一等獎。」台上的主持人彷彿都沒有看到場內一時的驚慌失措,繼續念著一等獎名單,「八一子弟小學的劉妮妮同學。」

現場這下連和平一小的老師和同學都回頭看。

「請這三位同學一同上台領獎。」主持人對著話筒說。

「來來來。」方老師和李小慧緩過勁來了,趕緊招呼那三個準備上台領獎的同學,一遍遍地檢查他們身上的衣著,「紅領巾要帶整齊了,上去后如果有領導問話,記得什麼都說好。」

三個人齊齊回頭看了看寧老師。

寧雲夕沖他們三人微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記得要有禮貌就行了。

方老師把三個同學帶到了工作人員面前。工作人員突然問道:「他們的指導老師是誰?」

「寧雲夕老師。」方老師說。

「寧雲夕老師是你嗎?」

「不是,不是。」方老師趕緊把寧雲夕指給對方看。

對方看了眼后,領著三個同學走到領獎台那邊。

底下其他學校老師和同學們的議論聲不斷。

「怎麼不是和平一小?」

「八一子弟小學的人竟然包攬了前二,史無前例!」

別說下面的爭議聲,連主持人都不由調侃起這些小選手了。

「你們三個很厲害,幾乎都拿了滿分,比三等獎的幾個同學多了好幾分。平常練習有什麼秘訣嗎?尤其是你,劉妮妮同學,你拿了滿分的,說說你的獲獎感受。」

主持人的話筒遞到了妮妮面前。

妮妮早低下腦袋不知道怎麼說話。

朱玲玲見著馬上替好姐妹擋駕,伸長脖子對著話筒說:「我是不算很厲害的,因為我們班裡有比我更厲害的。不過是我們班當初選拔選手時,是團體比賽,四人一組。我雖然水平沒有班上另外幾個同學高,但我們組她很厲害,把我們組成績提拔上去了。」

場下的老師和學生們聽完朱玲玲的話只有一個感受:什麼!

竟然有一大批學生比現在拿二等獎的更厲害的,八一子弟小學什麼時候厲害成這樣了?

「劉妮妮同學。」這時,教育局同志接過主持人的話筒,「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那時候在考場上做完題目為什麼發獃?」

妮妮抬起頭:「我在檢查計算結果。」

「複查是吧?為什麼不用算盤?」

僅靠發獃可以複查?

「寧老師教我的,腦子裡可以有算盤。」 呵?教育局的人和主持人都被嚇了一跳。

那個年代並沒有珠心算的概念,只有珠算。寧雲夕來自未來,當然可以教孩子更高難度的珠心算,不過她會量力而為,不是什麼孩子都教。

朱玲玲嘻嘻笑著再次幫姐妹回答領導的問題:「我們班裡,只有兩個真會了,是她,還有一個比賽前突然裝肚子疼的。」

教育局同志和在場的老師們,注意力都不單純在這些獲獎的孩子上面了,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停留在孩子們口裡說的那位寧老師。

「這位寧雲夕老師。」頒獎典禮結束后,教育局同志吩咐底下的人,「幫我查探一下。」

寧雲夕帶三班的孩子們出來。

朱嬸和學兵爸爸沖了過來,分別一個抱住女兒一個抱住兒子:太激動了!兒子女兒得獎了。

妮妮看了看被家長摟著慶祝的小夥伴,手裡拿著老師幫她捲起來的一等獎獎狀,臉上有一絲絲的落寞。

「妮妮,你很厲害!」朱嬸回頭,給妮妮一個大大的拇指。

妮妮沖朱嬸展開一張羞澀的笑臉。

消息很快傳到了部隊和部隊大院。

「平股長。你女兒拿了全市珠算比賽第一,聽說明天報紙上都會刊登對你女兒的採訪了。」

「對,人家都說你女兒是珠算小天才了。她腦子裡有算盤!」

平股長吃驚地接二連三有戰友向自己道喜,連隔壁部隊戰友路過的,都會到他這裡恭喜一番。

他們這些人,說的真是他女兒?

平股長突然感覺自己在做夢,或是飄到桃花源地另一個世界去了?

他家妮妮明明是,對了,之前那個誰,還說他女兒妮妮是笨蛋。

林志強走進了辦公室。

「政委。」所有人讓開。

林志強走到平股長面前:「好消息,特別好的消息。你今天早點回家去吧。孩子要回來了。我和團長決定的。還有,妮妮這次考出了成績。我和團長這兩個叔叔,會給她一個禮物嘉獎。」

「是真的嗎?政委!」平股長的嗓音有了一絲激動,還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當然,這裡頭有誰的功勞,你知道的。」林志強話外有音地說著。

「嗯!寧老師教的,我知道。我果然是對的,該把妮妮交給她。」平股長從來沒有對自己和自己女兒這麼有信心過,結束工作后飛奔回家。

寧雲夕帶著自家院子里的孩子剛回到大院里。

家屬樓里,李大爺在門口等著她和獲獎的孩子了。

「寧老師!」一步當先,李大爺激動地握住寧雲夕帶手。

寧雲夕看著老人家的激動,有一絲絲吃驚:「李大爺,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寧老師,我知道,你肯定能教出成績的。」李大爺一副瞭然於胸的表情說,「所以我早琢磨著要把我家孫子從和平一小轉到你學校去。」

寧雲夕為孩子一想,這怎麼行,轉學不可以靠家長一拍腦袋決定的。

「李大爺,你聽我說——」

「我知道,你是怕你們學校沒有名額是吧?我們剛才打電話去你們學校問了,你們學校那個方老師告訴我們,來幾個進幾個,沒有任何問題。」 感情這是她前腳剛走,在學校的方老師接到了李大爺的電話。方老師這是太渴望有學生來了。方老師的心情寧雲夕可以理解,可有些事情必須說清楚。

寧雲夕仔細地和李大爺說:「突然轉學的話,孩子需要有個適應過程。」

「不瞞你說,我孫子在那個學生讀的不開心,我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寧老師。」李大爺的聲音陡然低沉了下來,「當初,我孫子去那個學校,我兒子兒媳婦包括我都費了不少勁兒。」

孩子家長為了讓孩子去讀最好的學校千方百計,唯獨忘記了自己孩子自身的能力能不能跟上去。在市裡的名校,一個班上那麼多學生,一個老師哪能顧得上全部。加上隨軍家屬住的遠,遠離市區,想和老師溝通孩子的問題都難。

孩子一旦落後,沒有能及時趕上去,會形成自卑,成績更是一落千丈。這樣的例子,在妮妮身上已經有所體現。所以,像李大爺這樣非常有眼力的家長,從妮妮可以看出,什麼地方什麼學校什麼老師才真正適合自己的孩子。

李大爺的想法是成熟的,寧雲夕不能再說什麼。至少,來八一子弟學校,孩子的壓力不會有市裡的學校高,更不會被拋棄拉下。

那邊,回來的平股長從人群里抱起女兒:「妮妮!」

「爸爸,我拿了一等獎。」妮妮要把獎狀給父親看。

「我知道我知道。」平股長不急著看,只顧著親女兒。

妮妮雙手摟緊爸爸。

「給媽媽看了沒有?」

「我還沒有回家。」

想到女兒的擔心,平股長牽著女兒的手:「我和你一起拿給你媽媽看。」

「媽媽會不會不高興?」

「你拿了第一,你媽能不高興!」

蘭芝在屋子裡能聽見自己老公的嗓門。

桂英向她恭喜著:「你女兒這下出名了,全市都出名了。」

蘭芝對此真高興不起來。

想到之前自己對老公說的那些話,曾經賭氣說:如果女兒考出成績來,自己要和女兒道歉。

現在越想越後悔,怎麼不知道寧雲夕居然有這個本事,把她家的小笨蛋變成了小天才了?

「早知道她是這樣的老師,我肯定把我女兒和兒子都交給她。她吹一吹自己不行嗎?」蘭芝惱羞成怒地說。(沒法,人家寧老師偏偏最不會吹噓自己)

桂英和她同樣煩惱著。不說自己老公回來會不會一樣對她說什麼話,只聽家屬樓里有家長要轉學到寧雲夕那裡,自己心裡很是煩躁。

主要是,她家的大順和蘭芝家的兒子一樣好不容易上了和平一小,在班級里卻是墊底的。兩個孩子整天挨老師說。她們兩個被老師說的一點面子和信心都沒有了。

上和平一小表面上好像很風光,實際上,一言難盡,尤其對於底子里本來就不好的孩子來說。

平股長帶女兒走進家門。

桂英急忙起身走出去。

蘭芝轉身彷彿沒有看見他們父女。

平股長道:「我們家妮妮全市第一的獎狀,要掛在我們家牆上最顯眼的地方。」 蘭芝立馬轉回頭:「我們兒子看見怎麼辦?其他人看見還以為我們家炫耀?」

「什麼炫耀,這是驕傲!」平股長對媳婦懷著股氣說。看看媳婦那個德行,女兒得獎了居然不高興?真被女兒說中了。

「爸爸,我的語文和英語需要努力,寧老師說的。」妮妮拉拉平股長的褲邊說。

平股長平息怒火,低頭對女兒道:「你去孟家和晨橙他們玩。爸爸去找寧老師。」

「嗯。」妮妮轉身高興地去找自己的小夥伴。對這個孩子來說,似乎拿第一沒有有小夥伴來的高興。

蘭芝對自己女兒是越來越不了解了:「那個寧老師是怎麼回事?」

「人家只是尊重每個孩子,愛每個孩子!」平股長落完這話就走。

蘭芝一屁股坐到凳子上結果坐歪了,啪一下蹲坐在地上,更讓她沒想到的是,兒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跟著姐姐溜出去了。

大院里孟家的孩子,妮妮,現在有李大爺的孩子一塊兒踢鍵子,大院里似乎從來沒有這樣熱鬧過。

「你們家孩子平常不用整天做作業的,成績怎麼上去的?」李大爺問寧老師的靈丹妙藥。

寧雲夕說:「做作業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讓孩子高度集中注意力。如果你把孩子拘束在書桌上太長時間,孩子的注意力反而會因為時間越長越差,更不利於學習。不如給孩子一點褒獎,做完作業可以去玩。這樣孩子們會更高效完成學習。」

李大爺彷彿領悟到了一個教育的新天地,拿出紙筆打算記著寧老師的話。

寧雲夕忙道:不用不用,起身給李大爺倒水。

蘭芝和桂英偷偷走到孟家的牆外聽壁角。一邊聽,一邊不由跟著點頭:「好像她說的,是有道理。」

孟晨浩回來了。

「大哥。」孟晨橙撒起小腿跑過去,向大哥報信兒,「妮妮姐拿了全市第一。」

「嗯,所以要給她獎勵。」孟晨浩說。他身後的小偉把團部給孩子準備的獎品拿出來。

是一頂小軍帽。

大院里所有孩子一見,發出瘋狂的尖叫聲。

軍帽可以說是小蘿蔔頭們心中的大愛。為此,他們不惜代價偷偷趁家長不注意的時候,拿自己爸爸媽媽的軍帽戴到自己頭頂上裝逼。雖然帽子很大,總是把他們的小臉蛋都遮住了。

孟晨峻等孩子對軍帽垂涎三尺。孟晨橙渴望的小眼珠盯著大哥手裡的軍帽。

「來,妮妮。」孟晨浩向孩子招招手。

所有孩子讓開路,妮妮走過去筆直站在了孟團長面前。

「劉妮妮同學,現在英雄團授予你為不忘初心,知恥而後勇,知不足而奮進的小戰士稱號。」孟晨浩嚴肅有力地說。

「是!團長!」妮妮大聲答應,並排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額角上。這個敬軍禮的動作,她偷偷學了爸爸很多年了。

孟晨浩將軍帽帶在了她頭頂上,給她戴整齊了。

在場軍人孩子和家長們紛紛鼓掌。

蘭芝轉身看著女兒在驕陽下足以讓任何人感到驕傲的小臉蛋,突然低下了自己高昂的頭。 八一子弟學校大清早。

老師們懷著一絲忐忑來到學校,進了大門一看,果然是,很多家長很早帶孩子到了學校站在操場上。「老師!恭喜你們,聽說我們學校學生在比賽里拿了全市第一第二!」

老師們臉上都帶了一些尷尬。

「早知道,我們昨天都去給他們加油助威了!」家長們說。

林紓老師等:……

「怎麼會是她的學生拿第一第二?」老師們回到辦公室里討論著。

「余光中老師的學生沒有去參賽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