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哦……”宋星海想了想,記憶中沒聽過這個名字,於是也沒在意,認爲肯定只是一座小道觀,沒啥名氣。

張誠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岳父大人的名字,以前只是聽林婉兒提過,她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失蹤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回來過。

見林婉兒被勾起了心事,似乎有點不開心,張誠頓時黑着臉罵道:“我說你是查戶口的啊!問這麼多幹什麼!老老實實開你的車!”

見張誠發火,宋星海笑了笑,不再開口。

車子很快離開市區,開進了一片山區,七彎八拐之後,停在了一片空曠的山谷裏。

宋星海剛一下車,立刻有七八個年輕人圍了上來,滿臉諂媚的打着稽首。

“師兄,可把你盼來了,咱們都在這兒等了一下午了。”一個年輕人笑容滿臉的說道。

宋星海笑了笑,指着張誠說道:“這可不能怪我,張先生架子大,我也是等了很久呢,不過能請到張先生幫手,咱們也不算白等。”

一聽這話,這些人的目光都轉到張誠身上,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冷了下來,還隱隱帶着一些敵意。

張誠笑了笑,一點也不在乎,拉着林婉兒就下了車。

這些人應該都是清風山的弟子,自己先是挑了三元觀,打了道門的臉,現在又擋了宋星海的路,他們能對自己有好臉色纔怪。

一個弟子大聲對宋星海說道:“師兄啊,不是師弟說你,這事有你一人出手就行了,何必找些阿貓阿狗來,到時候幫不上忙不說,可能還會添亂。”

另一人也附和道:“對啊師兄,這次你帶領我們剿滅了妖人,還江城一個太平,肯定會名震法術界,西南首席弟子的寶座非你莫屬了,幹嘛還讓別人來分一杯羹!”

“哎……”宋星海擺了擺手,雲淡風輕的說道:“不得對張先生無禮,他前期也出過不少力,雖然幾次讓那妖人逃了,但多少還是能幫上一點忙的。”

這話簡直就是直接打張誠的臉,不過張誠只是笑了笑,懶得爭辯。

“張誠!”就在這時,人羣后面傳來一道聲音,一個老頭撥開人羣走了過來。

張誠一看,頓時愣住了,這不是華龍嗎?怎麼也跑到這兒來了。

華龍將張誠拉到一邊,低聲問道:“你今天跑哪去了,我打你電話一直打不通。”

張誠答道:“今天我跟夏嵐去了一趟山上,那地方沒啥信號,你怎麼跑這兒來了?”

華龍瞟了一眼宋星海,哼道:“還不是這小子,她那師妹這幾天到處散播消息,說是他們清風山今天要剿滅一隻大妖,邀請各門各派過來觀戰。我們青城山一直跟他們不怎麼對付,所以就讓我來走個過場,不過巍寶山那邊卻派了個二代弟子過來,叫無爲子,也是真人上品修爲。”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一個三十多歲的道士走了過來,對着張誠拱手說道:“這位就是張道友了吧,久仰大名。”

張誠點了點頭,“我不是道門中人,真人叫我名字就行了。”

無爲子笑了笑,“天下修行終爲道,三千大道殊途歸,無論是何門何派,都是貧道的道友。”

這話聽起來還挺順耳,於是張誠也不再多說。

雖然他是鬼屍,但心底對法術界也沒什麼偏見,像華龍這種思想進步的,他也不介意多交個朋友。

無爲子攏着手,對張誠說道:“這次有張道友出手,必定能馬到成功,貧道只能打個下手了。”

張誠嘿嘿一笑,“無爲真人擡舉了,這次是清風山表演,我可不敢搶了別人的風頭,咱們看戲就成。”

見張誠跟華龍、無爲子湊在一起,清風山弟子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一個弟子對宋星海說道:“師兄,青城山和巍寶山怎麼會跟那姓張的有交情?他們一會兒不會搗亂吧?”

宋星海笑了笑,“我這次叫他們過來,就是想讓他們親眼見證一下我清風山的實力,免得事後嚼舌頭,現在這麼多雙眼睛看着,他們就算心裏再不爽,也不敢輕舉妄動。”

那弟子恍然大悟,連忙拍馬屁道:“師兄果然心智過人!師弟佩服!”

“喂!”張誠指了指天,轉頭對宋星海喊道:“我說你準備磨蹭到啥時候,馬上就要天黑了,你不會讓我們今晚上在這兒露營吧!”

宋星海看了張誠一眼,轉身朝山谷裏面走去。

“張道友,華道友,咱們一起去瞧瞧清風山的手段……”無爲子笑了笑,當先跟了過去。

張誠連忙拉住林婉兒,也跟在了後面。

往山谷裏走了一百來米,周圍的山勢就變得陡峭起來,光線也開始有些陰暗。

在前方的一塊空地上,已經搭起了一個半人高的木臺,上面佈置着一個法壇,兩面明黃色的錦幡迎風飄蕩,上面繡着兩個八卦圖案。

宋星海脫下西裝,扔給旁邊一個弟子,自己走上法壇,請出了一張畫像,畫像上一個穿着道袍的男子,左手青鋒劍、右手拂塵,長鬚冉冉,看上去仙風道骨。

無爲子見張誠面現疑惑,輕聲說道:“這是清風山開派祖師,宋師侄現在還沒達到天師牌位,需要從祖師那借來法力,才能施展出百里甘霖術。”

“哦……”張誠點了點頭,心裏也有點好奇,仔細盯着宋星海的一舉一動。

將畫像掛在法壇前,宋星海拿起一把桃木劍,劍尖一挑就將五六張黃紙紮破,在火盆裏一燎,待黃紙燃燒之後,朗聲念道。

“祖師在上,清風山第二十八代弟子宋星海在此做法,懇請祖師借我神通,降魔伏妖!”

話音一落,一道紫氣從天而降,匯入宋星海的體內。

宋星海頓時精神一振,拿起兩張紫符放在法壇上,筆沾硃砂,左右手齊動,飛龍走鳳的畫出了兩張靈符。

看書就搜“書旗吧”,! “師兄真厲害,居然能兩隻手一起繪製靈符。”

“是啊!兩張天師符同時完成,數遍西南道門弟子,還有誰能做到!”

“星海師兄威武!”

圍在法壇下的清風山弟子齊聲稱讚,馬屁連連。

宋星海作爲清風山首徒,不管能不能拿下西南道門首席弟子的稱號,下一任掌門位置那也是跑不了的,趁現在留個好印象,以後肯定好處多多。

宋星海畫完兩張紫符之後,也是額頭見汗,看來就算從祖師那借來了法力,但是以真人上品修爲來繪製天師符,顯然還是很吃力。

他長鬆了一口氣,目光若有若無的掃過張誠等人,目光在林婉兒身上略停了一下,見對方也面無驚異之色,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

雖然宋星海心高氣傲,但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得不承認此人天賦過人,而且他從小被清風山悉心培養,又兼學各家雜論,眼光更是勝過普通法師。

今天一見到林婉兒,宋星海就發現對方資質過人,比起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他以前偶然從東南亞學過一種採補之術,如果能跟林婉兒結爲道侶,陰陽交匯,自己的修爲必定會更上一層樓,說不定還能直接突破天師牌位。

數遍道門歷史,二十多歲就晉升天師的,除了傳說中葉家那女人,也就是自己了!

到時候別說是一個西南地區的首席弟子了,就算是整個華夏道門弟子,自己也是穩坐頭把交椅!

一想到這些,宋星海就激動得全身發抖。

不過從林婉兒的態度上,他就能看出她跟張誠的感情很深,不過宋星海一點也不擔心,憑自己的手段,不管什麼女人最後都會乖乖的爬上牀、分開腿。

就像柳明月,在人前冷若冰霜,好似千年不化的寒雪,到了晚上還不是在自己的胯下婉轉鶯啼,“師哥……師哥……”的叫個不停。

宋星海越想越興奮,控制不住身體都出現了一點反應。

“這傢伙是不是畫符畫傻了?”

別人發現不了這麼細微的變化,但是卻逃不過張誠的眼睛,注意到宋星海筆挺的西褲上出現了一點詭異的褶皺,張誠頓時皺緊了眉頭。

畫符都能畫到bo起,這人果然腦子有問題!

“師兄……師兄你腫麼了?”

下面的弟子見宋星海一直髮呆,忍不住開口問道。

宋星海這才驚醒過來,淡淡一笑,壓下心中的慾念,隨意答道:“沒什麼,剛纔祖師顯靈,與我神念溝通了一番,囑託我一定要剷除妖人,爲我清風山揚名。”

“哇!” 至尊王妃請當家 清風山弟子頓時發出一片驚呼,“師兄果然厲害,連祖師爺都親自顯靈囑託!”

宋星海不再多說,從法壇上拿起桃木劍,一邊不停揮舞、一邊唸唸有詞。

唸誦了大概十分鐘,就在張誠等得不耐煩開始走神的時候,宋星海突然一劍劈在法壇上,兩張紫符騰飛而起,一摞黃紙也無風自動,呈螺旋形朝着天空飛去。

“天清地明,百里生雲!招風喚魚,齊降甘霖!急急如律令!”

隨着宋星海一聲大喝,桃木劍猛地指向天空,兩張紫符頓時大放光芒,與無數黃紙一道化爲無形。

紫光轉瞬即逝,而天空中也出現了一團陰雲,陰雲極薄、雲中也沒有雷光,淅淅瀝瀝的小雨從天上落下,籠罩了整片山谷。

雨絲淋在身上,洗去了夏末的煩悶,給人一種清爽舒暢的感覺,那些清風山弟子都是一臉欣喜,齊聲歡呼。

就連華龍和無爲子也是面帶寧靜之色,忍不住露出一絲欽佩之色。

“雙手畫符,天降甘霖,真是後生可畏啊……”無爲子點頭讚道。

華龍也微微點頭,“雖然我看這小子有點不順眼,但是不得不說還是有點本事。”

這些人裏面,只有張誠全身僵硬,雨絲落在他身上完全沒有一點清涼的感覺,反而像是無數螞蟻在爬,讓他渾身不自在。

“怎麼了?”感覺到張誠有些異常,林婉兒開口問道。

“沒什麼……”張誠壓制住自己的屍氣,笑了笑,“那小子裝了這麼大一逼,就是爲了在咱們和西南道門面前露一回臉,這心眼也太小了。”

林婉兒瞟了一眼宋星海,見他持劍的右手都在微微顫抖,但臉上還做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忍不住笑道:“就是,想做什麼直接做就是了,偏要搞出這麼多名堂,修道也是修心,他這麼在乎功利,以後成就肯定不大。”

“喲?”張誠驚訝的看着林婉兒,“我婉兒說話越來越有水平了。”

林婉兒皺了皺瓊鼻,“這是小曼姐教我的,她說想修道先修心,心性纔是一切的基礎,否則就算修爲再高,心性不佳,那也空中樓閣,總有坍塌的一天。”

“不錯不錯,真是名師出高徒!”張誠挑起一根大拇指。

шшш✿ t t k a n✿ C O

“喂!”見張誠跟林婉兒在一旁嘰嘰喳喳,一個清風山弟子滿臉不爽的喊道:“我師兄在做法,閒雜人等不得喧譁!”

張誠眼睛一瞪,剛想懟回去,卻被林婉兒拉了拉袖子,想了想還是壓下了火。

百里甘霖術施展成功之後,宋星海緩緩放下了桃木劍,喘了幾口氣,瞟了林婉兒一眼,很有點顯擺的味道。

隨後盤腿坐在法壇前,拋出八枚銅錢圍繞身周,掐出一個手印,繼續做法。

無爲子點點頭,“八極尋蹤配合上百里甘霖,肯定能找出那妖人的所在,清風山出了個宋星海,真算是撿到寶了。”

華龍哼了一聲,沒搭話。

話音剛落,宋星海左邊的一枚銅錢突然劇烈顫動起來,隨即直立在地上,滴溜溜的打着轉。

“西南方,一里外,走!”

宋星海眼睛一亮,抄起桃木劍從法壇上跳下,帶着一幫師弟朝山谷西南方飛奔而去。

林婉兒看着清風山衆人一臉興奮的離開,頓時一頭霧水的問道:“這是幹嘛?怎麼突然又走了?”

無爲子笑道:“應該是找到那妖人所在了,咱們也去看看。”

一行人朝着宋星海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繞過一片樹林,跑到西南方的山腳下,還隔得老遠,張誠就感受到了濃烈的鬼氣。

感謝:傷心、洗澡時的刷牙狂魔、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誰、kent、寒夜寒夜夜的打賞! 對於管家,蕭晨一直都抱着謹慎的態度,尤其是在知道小男孩的厲害之後,更是如此。現在蕭晨非常懷疑管家已經和小男孩搭上線了,只不過應該是小男孩的事情沒有辦完,所以還在高位空間中沒有出來。他雖然想要終結這次任務,但是管家和小男孩也不能不防!

尤其是小男孩,他做的事情明顯是瞞着十七號島的執行者的,也就是說整個十七號島都不知道他這麼厲害!現在他的底細被自己知道了,怎麼能不殺人滅口呢?

要知道,他的實力這麼強,至少也是個高級執行者,無論在那個詛咒之島都會受到重用的。而且蕭晨還能夠感知到他並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也就是說他甚至可能是一個頂級執行者!這樣一來就算是十七號島的頂級執行者想對他發難,也發不起來。

總之就是一句話,他既然將自己隱藏起來,僞裝成一個低級執行者,還深入高位空間之中,一定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他的目的很可能威脅到現如今當權者的地位!

他能夠威脅到三大巨頭!蕭晨想到這裏,不由得渾身都冒出了冷汗!不得不說,蕭晨的這一番分析真的分析到點子上了,小男孩之所以隱藏自己的身份,就是怕被三大巨頭髮現。要是三大巨頭中任意一個人發現了他,他都絕對好不了!

可是他爲什麼要和管家聯繫呢?蕭晨想了半天,還是有東西沒有想明白。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多想的,起碼小男孩和三巨頭那個級別的,就不是他現在能夠接觸到的。

最後。他給小男孩自行安了一個目的,那就是讓他們所有人都死在這個任務世界中,只要他們團滅了,那麼他的祕密就無人能夠知曉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最主要的還是任務。或許小男孩的實力夠強,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蕭晨他們就不一樣了。尤其是東方小白和李澄婉,他們兩個是絕對不可能在詛咒和執行者兩方面的夾擊之下生存下來的,就是蕭晨自己想要保命都非常困難



蕭晨在知道了小男孩的實力之後。其實一直都很後悔跟上去了,不過後悔是不可能解決問題的。小男孩的問題解決不了,那麼就找一個好解決的問題來解決,那就是任務。先將任務中的詛咒終結。在考慮自身的安危。

要是小男孩只是對付自己一個人。那麼東方小白和李澄婉就還能活下去。而蕭晨之所以來找管家,就是爲了終結任務。他知道,上一次有小男孩在前面當先鋒,自己並沒有遇見大規模的鬼潮。只有一些幽靈還都是無害的,想來真正棘手的鬼魂都已經被小男孩弄走了。

而第二次進入高位空間,蕭晨可就沒有那麼多的信心了,他必須要找一個合作伙伴,那就是管家。要是小男孩和管家有聯繫。那麼自己就說服管家,讓他知道小男孩的真正目的。聯合管家。要是管家和小男孩沒有聯繫,那麼就更好了,兩個人精誠合作,然後終結任務。最後蕭晨和東方小白,李澄婉三個人在這個任務世界中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就算是小男孩想要殺人滅口,也找不到人啊!

想好了一切對策,蕭晨再一次走進了管家的房間。這一次蕭晨沒有敲門,但是他知道管家絕對能夠感應到自己的到來。這一次,管家已經好多了,被冰封的後遺症減輕了不少,思維也不像早上剛起來那樣遲鈍了。

見到蕭晨進來,管家理所當然的皺了一下眉頭。他早上的時候雖然反應有些遲鈍,但是心裏卻是明白的,而不是變弱智了,人也沒有傻。所以他當然知道蕭晨在早上的時候來藉着自己失憶的情況來敲詐自己,後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走了,但是他對蕭晨顯然沒有什麼好態度。

“少爺,你來了,快坐。”表面上他還是黃家的管家,當然還是要伺候好黃偉這個大少爺的,而意識傳導器中,管家則是說道:“你來幹什麼,又想敲詐我?我訴你,老子根本就沒有失憶!”

管家也是有些亂了,之前就被蕭晨壓了一頭,然後蕭晨還算計他。現在竟然又來了,再加上他的頭腦還沒有完全恢復,想到什麼就直接說出來了,竟然直接對着蕭晨這樣說。要是正常情況下,管家是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的,畢竟他也是一個執行者,知道有些時候陰人要比明面上撕破臉皮好用得多!

蕭晨也沒有想到管家竟然會直接撕破臉皮,而且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管家不是將昨天發生的事情記下來,而是根本就沒有失憶!這讓他勃然變色!

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小男孩已經和管家接觸過了,而且小男孩的實力深不可測,至少能夠免疫詛咒的力量,將管家的記憶保留下來,這就不是一般的高級執行者能夠辦到的!

“我想和你好好談談,不是想坑你。而且你一定想知道你們島的兩個低級執行者的去向吧,就算是你沒有失去昨天的記憶,應該也不知道這些吧。”蕭晨說道。

聽了蕭晨的話,管家明顯愣了一下,他的大腦又有些不好用了,他現在也想不明白蕭晨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所以索性就不和蕭晨談了!他雖然反應遲鈍,思維也有些混亂,但是卻並不是真正的傻子,自然知道蕭晨的意思。聽蕭晨的說法,明顯就是在向自己服軟,想要和自己和解嘛!

這倒是讓管家有些不明所以了,他和蕭晨兩人雖說不算是敵人,但是也絕對稱不上是朋友,蕭晨又怎麼會好心來給自己送情報呢?尤其還是自己最關心的兩個低級執行者的情報



他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派兩名低級執行者出去查看巨鍾是個非常不明智的決定,因爲這兩個人自昨天離開黃家大院之後就一直沒有出現,想來是遇害了。當然,管家由於剛剛從冰封狀態醒來,還不知道其中一個的屍體已經在巨鍾之下被鎮民發現了,而另一個小男孩則是不知所蹤。

當然,就算是他知道了這些,他也一定會以爲這兩個人都已經遇害了,畢竟他不知道小男孩的真正身份,說起來,整個詛咒世界中知道小男孩身份的人都不多!就算是三巨頭也只是有一些猜測,而至今都不知道小男孩真正的身份。

小男孩是神祕的,不管對誰都是如此,只不過蕭晨走入了思想上的誤區,他一直都以爲在了任務世界中,只有參加了任務的執行者才能夠行動,而忽略了任務世界之外的執行者。

Wωω ★ttκǎ n ★¢○

而在管家身上感受到強大的詛咒力量之後,理所當然的就將之推給了小男孩,認爲是他幫助了管家。可惜事實和他的猜測並不相符,他還被矇在鼓裏!

“實話和你說吧,這次任務的難度發生了異變!現在我們島的低級執行者也死了,你們詛咒之島的低級執行者也死了一個,這次的任務等級至少也是高級高等的,要是我們不精誠合作,那麼那個人或許能活下來,但是我們一個也跑不掉!你難道真的以爲他會放過你嗎?”要說蕭晨剛剛只不過是表面上的服軟,現在的這番話說出來,可就是真的交底了。

蕭晨已經想過了,要是管家和小男孩聯合在了一起,那麼不管任務怎麼樣,他和東方小白等人都是沒有活路的!就算是想逃,都沒有地方去!更不要說任務難度發生異變,成了高級任務,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任務,再加上小男孩和管家,還有一箇中級執行者黃標,他們哪還有活路?

萬般無奈之下,蕭晨只能選擇服軟。要是管家能夠想明白小男孩不會放過他這一事實,那麼就絕對會和自己聯手的。

管家不明白蕭晨在想什麼,蕭晨的話他也大部分都沒有聽懂,但是他卻明白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蕭晨想要和他聯手,而且由他作爲主導!

這一發現讓管家喜出望外,他現在不想別的,只想要完成主人交代下的任務!他本來只是知道主人的強大,而不知道主人到底強大到什麼地步,但是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明白了,主人的強大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隨隨便便就將他冰封了整整一個晚上,要是想殺自己,豈不是舉手之勞?虧自己還以爲自己現在也相當於一個高級執行者了,距離主人的級別也就差一檔。等到自己成了頂級執行者之後,說不定還有機會擺脫主人的控制呢!

現在他將這些想法全都收了起來,決定認真的爲主人服務,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完成主人交代下的第一個任務,讓主人看到自己的潛力,這樣主人才能賜下更多的賞賜,自己才能更強!

想到這裏,他立刻通過意識傳導器對蕭晨說道:“合作當然可以,不過我要求做主導!”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蕭晨對於管家提議的主導兩方陣容的合作並沒有反對,反而是相當欣喜的。其中的原因恐怕只有他才清楚,那就是小男孩的威脅!

小男孩知道蕭晨窺探到了他的祕密,是絕對的不會放過蕭晨的!而剩下的執行者,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要是他們也知道了這個祕密,小男孩自然也不會放過他們,但是這次的任務讓蕭晨找到了一個空子,那就是所有人都會準時在午夜十二點失去記憶!

所有人都會失去記憶,那麼只要蕭晨沒有將自己知道東西告訴其他人,那麼其他的執行者應該就不會知道。這樣一來殺與不殺就要看小男孩的了,而只要東方小白他們在終結詛咒之後藏起來,那麼小男孩多半不會費力尋找,而且任務時間一共也就只有九天,想來他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找人。這樣一來蕭晨只要考慮自己就好了,而不用在分心照顧東方小白和李澄婉。

至於管家,這個傢伙願意充冤大頭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不管他之前知不知道小男孩的祕密,只要他當上了這個主導者,那麼小男孩一定就會以爲他知道了!這樣一來管家就可以爲自己分散小男孩的注意力,何樂不爲呢?

見到蕭晨這麼痛快就答應下來了,管家雖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卻又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但是他爲了完成主人交代下來的任務,也就沒有在考慮那麼多。只要獲得了蕭晨的信任,然後在他身上做一些手腳,那麼任務就算是成了。他當然也樂得蕭晨沒有和他爭。

就這樣,兩個各懷鬼胎的傢伙的手就這樣握在了一起,就是不知道這個簡單的握手中蘊含了多少誠信,多少的陰謀!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兩個人共享了手中的情報,其實主要就是蕭晨說,管家聽。管家知道的事情一般來說蕭晨也都知道。而蕭晨爲了去救東方小白,所以去了巨鍾那邊,這些東西管家並不知道。所以蕭晨就將之全都給管家好好講了一遍。

包括巨鍾製造出的環境,還有每個人身體中都已經在進入任務之時就已經被下了詛咒。當然,這種說法並不準確,準確的說事他們每個人的天命者都是被詛咒過。然後在他們進入詛咒之後。這股詛咒的力量就自然而然的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

蕭晨主要和管家說了一下這股詛咒力量的強大之處,不管是東方小白的血符咒,還是自己的詛咒之眼,其實都沒有完全將這股力量驅除掉。要是他們將這股詛咒力量驅除掉了,那麼也不會受到鐘聲的影響,記憶也不會喪失了!

而按照蕭晨的分析,要想將這股詛咒力量完全驅除,並不是多麼強大的詛咒之物能夠做到的。而是需要一樣特殊的詛咒之物,那就是這個任務中的根源詛咒之物。高位空間中死靈溝通現實世界的媒介!

至於自己進入高位空間,還和小男孩相遇,還有交手什麼的,蕭晨都沒有和管家說。之所以不說,就是害怕管家知道小男孩的厲害之後退縮,反而轉投到小男孩一方,將自己給賣掉。

而自己要是不說,那麼以管家這種高傲的性格,絕對會和小男孩起衝突!然後自己就能利用這個機會將東方小白和李澄婉兩個人送出去,讓他們脫離小男孩的控制,這樣自己就算是死了,也能夠復活,還真不一定怕他。畢竟在自己的頂級詛咒之物心臟甦醒,給蕭晨帶來了很大的自信。

管家不知道蕭晨的想法,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從蕭晨之前說的那一番話裏,他知道蕭晨肯定是誤會了什麼東西,而正是蕭晨的這種誤會讓蕭晨和自己妥協,說明這裏面一定有能夠威脅到蕭晨生命的東西!只不過這個東西應該不是太強,蕭晨和自己聯手的話應該能夠應付得了。至少是能夠保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