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咳咳。”狼王尷尬的輕咳了一下。

至於鳳凰則在憋笑,一時間這笑果實在太大了,連林寒的嘴角也掛着一抹笑意,久久沒有褪去。

“幹嘛?是不是因爲老夫便年輕的樣子太俊俏了,嚇到你們了?”丹神皺眉,說着不知從哪兒弄出了一面鏡子,拿起鏡子對準了自己的臉頰。

剛剛對鏡子裏出現的人臉時,丹神尖叫一聲,直接將手裏的鏡子給丟了出去。

“啊~”龍王焉壞焉壞的學着丹神的語氣來模仿丹神的尖叫聲,頓時一羣人直接給笑翻了過去。

“這不是我要的結果啊!我應該是風流倜儻,驚世絕倫嗎!這是個什麼鬼!”丹神的咆哮聲久久沒有從林寒空間的空散去。 試問一下,從一個外形娘炮的人嘴裏聽到了異常粗獷的聲音會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大抵是現在這樣。

丹神前輩一直氣呼呼的在低咒這間發生了錯誤故障,來來回回折騰了自己好幾次,終於,最後不得已才發現,自己這眉清目秀的娘炮樣子,是他本尊的模樣。簡而言之,當年他被抽走血脈的時候年紀還太小,沒有長開,完全不知道自己長大之後會活脫脫的變成了一個女人還要漂亮的男人模樣。

在這個神域大陸,男人長得女人還要漂亮,那絕對赤果果的是一種恥辱,一種只要出現在人前會被人嘲笑的恥辱。

因爲變幻的次數用的太多,導致他無法再將自己的外貌變回老人的樣子,依舊保持着這副花容月貌,供虎王他們作爲笑料,笑聲久久沒有停歇。

不過林寒沒空關注這幾個老傢伙之間的相互調侃,他還沒有忘記自己來這裏的目的。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地底竟然潛藏着一個超級巨大的宮殿,自己所要找的按個東西,在宮殿的最深處。所以他要一路進入這個宮殿,而且這宮殿還會發生許許多多未知的危險。

好像自己剛剛進入這個宮殿敞開的大門,大門關閉了,然後不知從哪兒涌出了大大小小不下百隻巨型蜘蛛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匯聚過來。

拉馬克游戲 考慮到蜘蛛是昆蟲的一種,昆蟲懼火,所以林寒直接用丹火將這些蜘蛛給嚇退了。

嚇退蜘蛛之後,他走到了大廳裏。剛剛進入打聽,一隻巨無霸一般存在的巨型蜘蛛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面對這個體積自己大數百倍的怪物,林寒吞嚥了一下口水,再次感嘆這個宮殿可真大能夠裝下這麼大的蜘蛛之餘,拔腿跑。所幸這蜘蛛因爲太大太大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林寒往哪個方向跑了。

而且這蜘蛛的體積剛還塞滿了這供電的整個大殿,所以它的動作幅度大不到哪兒去。

穿過這個被巨型蜘蛛佔領的大殿之後,林寒去到了第二個宮殿,剛剛進去,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得驚了。

竟然是斷崖!

站在懸崖的邊,仔細一看,發現下面是萬丈深淵,人要是摔下去,那妥妥的是不死也要殘廢。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所以想了想,林寒這才發現自己的身是有羽衣的,連忙用靈力催動自己的羽衣功效,身子一下子騰空飛了起來,朝着這懸崖的對面疾馳而去。

只是看着很近的懸崖,忽然變得很遠很遠,遠到讓林寒都有些始料未及。

感覺靈力都快要掏空了還沒飛到對面。

但是此時若是停下了了用靈力運行羽衣,自己會掉下去,會摔死的!

咬咬牙,終於,又過了不知多久之後,林寒總算氣不接下氣的抵達了對方。

連忙丟了一些補充靈力的藥物進自己裏的嘴裏,林寒感覺自己瞬間有活了過來。

然後他接着往前進發,才發現第三處的宮殿看似什麼危險都沒有,可是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林寒謹慎的環顧了一下,從空間取出了一塊石頭,丟了進去。

石頭落地的聲音在這個大殿裏顯得尤爲寂靜,這聲音落地很久很久,這大殿裏一點點的動靜都沒有。在林寒放鬆打算進去的時候,忽然,幾道東西劃破空氣的聲音傳來,然後,那縱橫交錯的箭矢飛一般的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飛來。

林寒當機立斷,使用靈力製作出了一個結界試圖擋住這些箭矢,結果不曾想到,這些箭矢都摻雜了靈力,直接穿破結界,一箭沒入林寒的胸口,所幸的是,刺的不是他的心臟所在的那個胸口。

林寒一個吃痛,立馬躲到了門口,避開了這些箭矢的攻擊。身子綿軟的倒在了地。

感覺胸口傳來更加劇烈的疼痛感,低頭扯開了衣服一看,才發現黑紫色的鮮血從傷口處涌了出來。

“箭餵了毒!”耳邊傳來一道驚呼,林寒咬牙,擡手一把將這根箭矢拔了出來。而後,丟在了一邊,催動靈力,將丹火逼出,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啊!”傷口處被丹火灼燒的痛苦讓林寒嘶吼了出來,全身都忍不住的抽搐起來。

傷口處發出了滋滋的聲響,伴隨着一滋滋烤肉的香氣,又夾雜着一絲絲的腥臭味。

好不容易等到傷口處的毒全部都排了出來,林寒的一張臉色慘白到了不行的程度。

丹神一看不太對勁立馬拿出了自己的壓箱底的丹藥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林寒頭暈目眩的看着天花板,發現手裏多了一顆丹藥,發現是丹神給自己的時候,他擡手將丹藥丟到了自己的身體裏。

丹藥落肚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好了許多,臉色也恢復了不少。

從空間裏取出了一點傷藥塗抹在傷口,傷口也漸漸的康復了。

“小子,這地方怕是進不去。你不妨再試幾次,在這個地方,我跟四大神獸都幫不了你,因爲我們無法突破封印出去。”如果一開始這四大神獸跟在自己的身邊,那他倒是不懼怕有任何的危險。但是現在好像不行,它們根本出不來,所以後面的路還是隻能由自己走。

林寒重重的喘了一口氣,又從空間裏拿出了一塊石頭。丟了進去,然後跟剛纔一樣,過了片刻,有東西彈了出來。

林寒總算是發現了,這東西是有間隔的,簡而言之是自己進入當之後,需要在片刻的時間穿過這個宮殿,抵達對面才行。

但是之前的那個宮殿,他足足闖了一兩個時辰啊!

林寒覺得不太行,所以又拿出了東西試驗了幾次,一直到當他發現,這宮殿的方是不會有箭矢經過的。心大喜,等到這一陣的箭矢雨過去之後,林寒直接閃身進入了宮殿之。

然後行走了片刻的功夫,發現自己纔過去了全宮殿不過十分之一的路線。

【推薦好友懷學生的《末世紅包龍帝》,好書值得推薦。】 在箭矢雨要來臨之前,他直接一躍而,飛了宮殿方,一把抱住了位於方的一個雕塑。

隨後嗖嗖嗖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寒謹慎的低頭看去,發現了那些箭矢來回穿梭的影子。

長長了鬆了一口氣,林寒下去,又走了片刻,然後又跳了去,反反覆覆折騰了十來次,總算走了過去。雖然時間方面耽擱的久了一些,不過結果是好的。

據他觀察,過了這裏,到了最裏面的那個宮殿了。

果然,當他進入最後那扇門的時候,那到刺眼的金光直接將他吸引了過去。

林寒迫不及待的走前,發現最後一關沒有任何的機關。是那樣發光的物體被一個屏障給保護着,不能直接拿出來。

林寒前先用東西輕輕觸碰了一下,沒想到好傢伙,他用來觸碰這東西的樹枝直接化成了灰燼。他能夠從空間裏取出東西來使用,但是無法找丹神和四大神獸來幫助自己。

鬱悶啊!

這種東西看得到,拿不到的感覺,別提有多想要罵爹了。

正在林寒犯難的時候,耳邊響起了一道聲音,是龍王的聲音。

“天道之物,最怕的是沾人血,你滴一滴人血去,看看能不能破解這個屏障。”龍王關鍵時刻的一句話,簡直讓林寒猶如醍醐灌頂,立馬反應過來,擡手咬破了手指,將自己的血滴在了面。

當鮮血滴落在頭的一剎那,屏障應聲而碎,而後,一樣讓林寒看着匪夷所思的東西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錯愕的伸出手將那樣物體拿了起來,當他的手觸碰到那樣物體時,鮮血直接從他的手被這個東西吸收了一些過去。

驚得林寒立馬收回了手,一臉驚愕的看着手裏的東西。

“這鏡子怎麼還會吸血!”林寒大驚失色,這鏡子看起來好生古怪?

“這不是吸血,此鏡應該是傳說的天道神器——天目鏡,得此鏡者能夠讓你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所有事物。而天道神器在誕生的同時在被第一個人觸碰過的人觸碰之後,會吸取那個人的血液,成爲第一個人的專屬天道神器。 薔薇小鎮 主死,則器散。間需要歷經千萬年的時間,才能重新凝聚而成,等待下一任的主人到來。”龍王不愧是八卦小探長,那種很隱祕的事情全部都知道。

“天目鏡!乖乖!老夫也是第一次看到此等寶貝啊!”丹神聽到這個名諱,都忍不住眼饞。

聽到龍王的話,林寒放心了許多,拿起了這面鏡子,放在面前看了看。心念一動,鏡子閃過一抹金光,鏡子裏出現一個畫面。

畫面是他最深愛的那幾個女人,他想象要有些鬱悶是,這三個女人在他不在它們的身邊時候,好的跟自家親姐妹似的。

好像此時他所看到的場景,是她們三個一起在喝茶吃甜點的悠哉時光。

“事實證明,女人沒有男人,可以過得更好!連爭風吃醋都不用了。”鳳凰沒心沒肺的說着,惹來大家的一陣譏笑。

林寒扶額,心念一動,又換了一個人看看。

只是這一看,他立馬換了一個畫面。

“臥槽!太勁爆了!百日宣yin啊!”虎王看的直呼刺激。

林寒有些無顏見人,看來有的人不能隨便亂看啊!

【“晚楓,我怎麼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看着我們……”林雅姬靠在林晚楓的懷裏,有些不自在的問道。

“哪兒有人?我都設了結界了,不會有人的。乖了,讓我親一下。”說完,兩片薄脣又湊了過去。】

“這人看着跟你有七八分相似啊!林寒,他誰啊?”丹神八卦的開口,衝着他挑了挑眉。

“……”林寒哪裏會有臉說,怎麼都沒想到兒子居然這麼不務正業啊!

有些氣惱,本想要再看看自家的兒女們都在幹嘛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妥。

萬一他們年輕氣盛都在幹一些不得見人的事情,自己不成了偷窺狂了嗎?

思前想後,林寒將這面鏡子丟到了自己的空間裏,不去看了。

鏡子剛剛進空間,丹神一把接住了,拿起鏡子想要用一下,沒曾想這鏡子一點反應都沒有,鏡面裏出現的還是讓丹神有些崩潰的娘炮臉。

氣的丹神直接將鏡子給丟了出去,直呼沒用的廢物。

“這老小子該不會是數千萬年沒有談戀愛,還想看看別的年輕男女是怎麼親密的吧?”那四隻神獸生怕別人會聽不見他們的聲音,那聲音說的完全不顧及丹神的感受。

聽得丹神直接暴怒。

“瞎說!你們胡說!我有那麼變態嗎!那種事情看多了會長針眼的!我看起來像是那種爲老不尊的人嗎?”丹神越是辯解,這四隻越是做出一副鄙視的樣子。

最終讓丹神直接放棄了商量,閉嘴,懶得理會他們了。

林寒看了看這四周,看來是沒有東西了,那回去吧!

沒想到辛苦了大半天,還差點將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拿到了這麼一面沒用的鏡子……

有些內傷啊!

“主子,這鏡子可不是隻是作爲偷窺之用的,你從鏡子裏所看的任何東西,加以失傳已久的神偷功法都能取出來的。” 六零俏軍媳 龍王似乎感覺到了林寒的無奈,連忙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林寒一頓,兩眼立馬發光了,又將這鏡子拿了出來,這一次,心念一動,場景切換成了星域他儲藏兵器的地下室裏。他的那杆玄槍槍柄這麼靜靜的擺放在最高位之,林寒大喜,催動神偷功法,使出一招偷天換日,一隻手直接伸進了鏡面裏,然後,手握玄槍槍柄,將這杆槍柄拿了過來。放到了手心之。

眼底流露出了欣喜之色,手握這種沉甸甸的感覺,沒由來的心裏無的安心。

“這東西……”丹神覺得林寒手裏捏這個槍柄看起來有些平淡無,但是周身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給人一種十分膽寒的感覺。

【推薦新書《最強鬼王之極品女鬼系統》世最沒節操的男主誕生!走過路不過要錯過嘞!】 “我在星域做出來的武器!”現在只需要將那個槍頭給做好安去,這玄槍也能被自己改造成超神器了。本來還在擔心等到他們飛昇會不會幫自己把東西帶來,現在看來,完全不用擔心啊!

“你小子可真是厲害。”丹神伸手將林寒丟入空間內的槍柄一把抓住,然後放在鼻尖感受了一下,發現面竟然還有一絲絲火焰的氣息,這估計是跟林寒這個身帶冥火的人相處的太久才沾染的火焰氣息。“這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武器,可惜,缺了一個槍頭,如果你再能打造一個槍頭出來,會更加好的。”丹神覺得這杆長槍唯一美不足的是沒有槍頭。

“沒辦法,當時的材料不夠多,弄到的材料只夠做成槍柄。之前做成的槍頭也用過,但是都受不了戰鬥的高壓被震碎了,存放下來的之後這個槍柄。”林寒開口解釋了一句,丹神點了點頭。

按照林寒的說法,那這杆槍柄還是挺有用途的,槍柄可以再去尋東西加進去好了。

“我打算把那天從不滅空間裏偷來的那塊超神材質的稀有材料鍛造成槍頭,你說好不好?”林寒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

“這主意不錯,不過怕是你鍛造一個槍頭,都要過兩三年的時間。”那可不是一般的材質,而是超神材質的原材料。

“沒事,慢慢來!有志者事竟成。”對他們這些修行之人來說,最不值錢的,恐怕也是時間了。

“不好!這宮殿要塌了!你快點離開!”忽然,一陣地動山搖的感覺傳來,耳邊傳來了虎王驚慌失措的聲音,林寒立馬閃身離開,不過不是從原路返回,而是直接從牆壁那裏破壁而出。因爲結界已經被自己闖開破開的緣故,所以離開的時候,從哪兒經過都沒有關係。

林寒催動遁地術迅速的離開此地。

大約又花費了一些時間,才抵達地面。剛剛到了地面,看見心急如焚的白雲皓左右環顧着四周。看到忽然出現的林寒,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去哪兒了?”白雲皓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去忙了,你澡洗好了嗎?”看了看白雲皓,發生他的模樣很是清爽,想來是已經洗好了澡。

“洗好了。”白雲皓點點頭。

“走吧!”這個村子也不用繼續待下去了,林寒開口跟白雲皓說了一句,白雲皓點點頭。心情有些激動,他自從來了這裏,被夢神打碎了丹田,困於此地,現在能夠離開,簡直太好了。

“走!”白雲皓的聲音很激動,對外界,他心裏充滿了嚮往。

“你的修爲還是有些太弱了。”在這裏,真神修爲是最弱的修爲,他的修爲還是太弱了。

“……”白雲皓無言以對,他倒是知道自己太弱了。

“這樣吧!爲了你的安全考慮,我幫你去弄一隻像樣的神獸坐騎,怎麼樣?”自己身這幾隻祖宗林寒本打算分給白雲皓一隻的,畢竟白雲皓是自己的女婿。

但是這幾隻的反應皆是,跟着你這麼一個弱雞已經很委屈它們了,讓它們再認一個修爲不過真神階品的小弱雞,這是在跟它們開玩笑嗎?

它們皆說如果真的要給白雲皓找一隻適合的神獸,它們可以幫忙的。神獸森林之大,是他們都難以想象的,深入最裏面,可以找七八階的神獸,九階是不可能有的,現在的神獸森林應該是八階爲王。林寒過去只要弄一隻八階給白雲皓,也算不得掉面子。再加林寒的運氣不錯,改造改造,也成了九階。

“神獸坐騎?”來了村子這麼久,白雲皓都不知道這神域大陸還有神獸坐騎這個東西。

“夢神那個老傢伙在千萬年前跟我大戰,不小心讓他的神獸死在了我的手裏。所以他纔沒有神獸的,被我打傷之後,他帶着自己的唯一的孫女躲起來了。我當年還殺了他的全家,只留下一個稚子沒殺死,算是對他的格外寬容了。”丹神的一番話,聽得林寒冷汗直冒。

全家都殺了,還差這一個孩子嗎?

如果那時丹神將那個孩子也殺了,怕是不會出現這麼多的糟心的事情了。

“你不懂!在這大陸之,禍不及稚子,我不能殺了那孩子壞了我名聲。”丹神冷哼一聲,高傲的開口。

“……你算不殺稚子,你的名聲也好不到哪兒去?”大陸盛傳這丹神專殺有煉丹天賦的天才。

其實大陸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像林寒這樣的絕頂天才,只是還沒成長起來被丹神給滅掉了。

所以在這方大陸,最需要提防的人,是丹神。

如若不是因爲林寒身負不滅凰體,怕是也已經被丹神給弄死了。哪裏會給他成長起來的機會。

“對!這大陸之,每一個修行者都有一隻自己命令的神獸坐騎,我帶你去找。”林寒說完,打了一個響指,狼王出現,站在了他們兩個人的面前。

“你……你的身到底有幾隻神獸?”剛纔好像也有好幾只出現的神獸,到底林寒的身有幾隻神獸?不是說命定的一隻嗎?

“我較特殊,有四隻。這四隻都認了主,較難弄,我都叫他們祖宗。”林寒湊到白雲皓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白雲皓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也是可憐。”養啥不好,養了四隻祖宗,可想而知,林寒平日裏沒有少被他們欺負。

“對了,我將你遺落在星域的東西都帶來了,除了你的那根玄槍槍柄沒帶來,因爲岳母們說需要睹物思人。”之前丹田被廢,連帶他的空間也被封印了,裏面的東西都拿不出來,現在好了,修爲恢復,那些東西也都可以用了。

“火蜂!火蜂你帶來了嗎?”林寒最在乎的是火蜂,因爲這些時間下來,他發現自己有火毒侵體的跡象,而這間他已經逼出了好幾次的火毒攻擊別人了。但是火毒還是很多,急需要火蜂蜜的幫助。 “帶來了!”白雲皓的一番話,讓林寒這顆懸着的心也放下來了。

白雲皓即可將那火蜂全部轉移到了林寒的空間裏,林寒敞開空間,將火蜂接納過來。只是纔剛剛接納過來,聽到了一聲尖叫。

“我去!腦袋大的蟲子啊!”神域大陸,從來都是沒有火蜂這個物種的,所以如此體型的火蜂一出現,直接嚇得丹神從空間裏逃了出來。

白雲皓定眼一看,才發現原來林寒的空間裏藏了一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