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咬了咬牙。

叮咚。

看到手機屏幕上方的紅包,葉子晨咧嘴一笑。

您領取了太白金星的紅包。

地獄蓮花X1。

系統檢測到純陽仙心可升級為四級,是否進行升級?

是。

叮咚。

純陽仙心升級成功,當前等級四級。

單日獲得經驗X8。

偽靈體(52/100)。

「謝太白金星!」

葉子晨滿意的笑著,天庭的太白金星整張臉都帶著肉痛。

這可是他萬年之前從地府尋來的寶貝,現在地府和天庭關係緊張,可以說這地獄蓮花能稱得上絕品寶貝了。

就這麼讓葉子晨這凡人給黑去了。

許久,太白金星才調整好心情,道。

「寶貝你也收了,要好好幫我做事,地府那邊要是有什麼情況要隨時告訴我。」

「沒問題,只要寶貝到位,我這邊的消息也絕對到位!」

「希望如此!」

……

次日晌午,葉子晨來到宙的家中。

張玲靈與那丟失的一魂已經完全融合,整個人都透露著古靈精怪的色彩,可讓葉子晨感覺無語的是……

貌似這姑娘沒有丟失任何記憶,包括……

「姬宮湦!」

房間里響起張玲靈的尖叫,葉子晨的臉上堆滿了無可奈何的笑容,攤手道。

「你能不能消停一會,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子晨!」

「哼,在我眼裡,你就是姬宮湦!」

話音一落,張玲靈就特別膩人的靠了過來,雙手抱著葉子晨的手臂,臉頰靠在他的肩膀上。

「葉……」

宙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他怔怔的看著膩在一起的張玲靈和葉子晨,手中刷的出現一把鋒利的匕首。

「葉子晨,能幫玲靈找回那一魂我很感謝你,可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子晨一臉無奈的攤手,道,「難道你看不出來,其實我才是受害者么?」

張玲靈的小臉上滿是享受的貼著他,當她睜開眼睛看到宙手中的匕首時,頓時驚叫起來。

「二叔,你這是要幹嘛!你別想欺負我的宮湦!」

那嬌小的身體擋在葉子晨的前方,宙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你回去休息一會吧,現在的你需要休息,我跟宙還有一些事情要聊。」

「我不想回去!」

「趕緊的,你想看我生氣是不是?」

話音一落,葉子晨的眉毛便蹙了起來。看到這一幕,張玲靈趕緊用手將其眉宇間的愁容捋平道。

「你別皺眉,我回去就是啦!」

將張玲靈送回卧室,站在客廳里懵b不止的宙才開口道。

「你能不能跟我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侄女會這麼粘著你……」

「你問我,我問誰去!」葉子晨一瞪眼,道,「你這侄女可能是將我認成其他人了,才這麼粘著我的。」

「你們之間的問題自行解決吧,我就不管了。」

「嘿,你這叔叔當的。」

從兜里掏出香煙為自己點上一根,葉子晨翹起二郎腿開口道。

「最近霍達那邊怎麼樣了?」

「霍達?」宙的臉上露出一絲莫名色彩道,「他回帝都了,貌似還挺著急的!」

聞聲,葉子晨的嘴角向上一翹。

要是不出意外應該是財神那邊有動作了,霍家的經濟鏈應該產生了一些危機。

「回帝都好,省的他天天指使你來殺我,整的我一天天活的提心弔膽的。」

葉子晨面露玩味,宙的臉上浮起一抹陰冷,旋即道。

「其實……霍達在臨走的時候還安排我說,要是有機會就做掉你!」

刷。

一柄鋒利的匕首就出現在其手中。

「你說我現在要是動手是不是就成功了?」

咳咳!

一口煙吸緊嗓子,葉子晨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他面露警惕的看著旁邊,感受到對方的緊張,宙才攤手將匕首收起笑道。

「跟你開個玩笑,你別緊張,現在的我根本就對你造不成絲毫威脅。」

「你這冷笑話真的很冷。」

從宙這邊離開,葉子晨便直奔肖語媚的醫藥公司。

公司的註冊資金雖說多的讓人膛目結舌,可規模卻不是特別大。

來到肖語媚的辦公室,葉子晨特意沒有敲門推門而入。

辦公室里,肖語媚正站在窗前小口的喝著咖啡,哪怕是葉子晨進來她也渾然不知。

「語媚。」

站在門口的葉子晨輕呼,這時,窗前的肖語媚才轉過頭臉上擺出一絲牽強的笑容,道。

「你來啦。」

但凡她出現這種表情,就代表此時她遇到了什麼煩心事,要麼就是遇到了什麼難處。

「對呀,想你了!」

輕笑著走到肖語媚的身邊,抬手將她手中的咖啡奪了過來一飲而盡。

「看樣子心情好像不太好,還有有什麼麻煩?」

將咖啡杯放到辦公桌桌面,肖語媚嘴角泛起笑容,詫異道。

「這你都能看出來?」

「那你以為,知道我這是什麼眼睛么,火眼金睛!什麼我看不出來呀!」伸手將肖語媚攬入懷中,看著她那水汪汪的眼睛抿嘴道,「讓我算算,到底是什麼能讓我們語媚這麼煩惱的。」

「那你算算看。」

肖語媚宛然一笑,葉子晨裝成跳大神的一樣不停的掐著手指,,白眼向上一翻。

「是不是我們語媚太漂亮了,為追求者太多感覺到煩惱啦。哎呀,要真是這樣的話,煩惱的應該是我呀!我這一窮二白的學生,跟那群成功人士比可比不了!」

「呵呵,一群道貌岸然的狗罷了。」

肖語媚哼笑著,葉子晨聞聲一愣,怔怔的看著她開口道。

「不是吧,真讓我猜對了?」 第248章我脾氣不太好

看著葉子晨那一臉震驚的樣子,肖語媚不禁莞爾一笑,白皙的手指劃過他的臉龐。

「不是啦,就是隨便感慨一下!」

「嚇死我。」

葉子晨輕舒了一口氣,這才剛將霍達那禍害給趕走,要是在出來一個,他真的就要使用非常手段了。

「那是怎麼了,醫藥公司出問題了?」

肖語媚聞聲一怔,旋即帶著詫異的抱著葉子晨的頭來回看了好幾眼。

「你真的是我的小男人么,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

「……」

葉子晨臉一黑,難道以前的自己真的很白痴么?這麼淺顯的問題講出來,至於這麼大的反應么!

抬起手抓住肖語媚的小手,葉子晨輕笑道。

「醫藥公司到底怎麼了,運營方面出現問題了?」

「運營方面沒有出現任何問題,相反的,市場還異常火爆。」肖語媚淡淡的開口。

「這是好事呀!」

市場需求量大,就代表公司在賺錢,這不應該是造成肖語媚這種表情的緣由。

「市場大,利潤就大。利潤大了,總會有些想要來分一杯羹的人……」

「這樣!」

葉子晨臉上的笑容泛起一絲凜冽。

咚咚咚。

辦公室的門敲響,不一會,李洺虎從辦公室門外走了進來。

「肖總,喲,葉老闆也在。」

李洺虎眉毛挑起,肖語媚和葉子晨分別朝著他點頭后,眾人落座在沙發上。

「老虎耽誤二位好事了吧,在這老虎跟你們說聲對不起哈,不過老虎我這是有急事要找你們。」

「怎麼?」

葉子晨眉頭一挑,一旁的肖語媚面露愁容,彷彿她已經猜到了一些李洺虎來的目的。

「嘿,咱這特效藥前一陣子市場還火爆的不行,可不知為何這兩天卻是一點都賣不出去了。」李洺虎的眼睛一眯,咧嘴道。

朝肖語媚那邊看了一眼,看到他的臉色,葉子晨不禁挑眉道。

「語媚,你知道些什麼?」

「嗯。」肖語媚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韓家的公子,韓琦!」

「他什麼路數?」

葉子晨一簇眉,坐在對面的李洺虎卻是一怔道。

「葉老闆,您不知道韓琦?這可是冰城三大家族,韓家二公子韓琦!要是真是他在背後搗鬼的話,這可就有點麻煩了。」

咚咚咚。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外響起敲門聲。

「肖總,那個傢伙又來了。」李爽站在門前眉頭輕蹙,肖語媚也面露苦色,道,「知道了,我一會過去!」

回復好李爽后,肖語媚就不禁搖頭一笑道。

「說曹操,曹操到!韓琦來了!」

醫藥公司大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名染著酒紅色頭髮的青年,青年的打扮如同市井小混混一般,胳膊和手指上都紋滿紋身。

論誰都想不到,這位青年會是冰城韓家的二公子的韓琦。

「喂,小丫頭,你有沒有去叫你們老闆,我都在這裡坐了快五分鐘了!」

韓琦的聲音略為發尖,臉上滿是不耐的神色。

「韓少怎麼這麼大脾氣。」

肖語媚輕笑著走了出來,韓琦雙眸一亮,舔著嘴唇眼中帶著貪婪的從她的身上掃了一圈。

「肖老闆這身材真是越來越好,這臉蛋也是越發好看了!」

「韓少謬讚了,不知韓少來這裡又為了……」肖語媚淡淡的說道。

「我來這的目的就那麼兩點,肖總難道不知道么?」韓琦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開口道。

「韓少,您想要入股我們醫藥公司,我肖語媚當然歡迎。不過您想要就一元一股買入股份,這有點不符合常理吧。」肖語媚臉上掛滿了淡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