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咔咔!

大地四分五裂,幽邃的深淵裂縫仿若被撕開的傷口一般,迅速擴散。

咻!咻!咻!

在場的魔族沒有一個弱手,全部凌空飛渡,滿臉震驚的瞧著廣場的變化。

噗!

數息之後,橘紅色的岩漿若洪流爆發,噴涌而出!它們在一瞬間淹沒了新月慶典廣場!

灼熱的氣浪一陣陣翻騰,極度高溫讓不少魔族頓感不適!

哪怕是炎魔這類親和火焰的魔族也無法避免!

地心中的岩漿,越深處,溫度越高!非人力可擋!

而火山熔岩根源覺醒之後,就擁有控制岩漿流向的能力!那類似於地震一般的大地撕裂,也不過是熔炎破出的方式罷了。

若是再提升融合度,扎西甚至可以將地心熔岩火召喚出來!那可是三界之火!人世間最極致的火焰!

「起!」

扎西低喝著,奔涌的岩漿如海嘯般捲起,鋪天蓋地,目標正是不遠處的湯普森!

「該死的!他什麼時候覺醒了根源!」湯普森厲聲道。

作為所謂的情敵,湯普森自然仔細調查過扎西,原本的扎西,掌控的火山熔岩威力可遠沒有現在這麼強!不得不說扎西一個照面就先給了他一個「驚喜」!

熔焱熔漿焰潮!

呼啦!

浪潮傾覆,瞬間吞噬了湯普森的聲音!

踩在岩漿流面上,扎西環視四周,他知道湯普森沒有這麼容易被打敗。

噗!

突兀的,扎西東側位置,一抹黑光侵蝕了岩漿,逐漸化為一彎冷月!

四星兵術新月吞夜輪蒼!

越界招惹 熔炎紅蓮幔帳!

扎西反應極快,紅蓮花開,朦朧幔帳便已橫亘在冷月之前。

嗤嗤!

兩種力量相互抵消,第一回,兩人打成平手!

噗呲!

當適時,湯普森從岩漿中鑽出。只見其全身漆黑,面色狼狽不堪。

「哈哈!」扎西肆無忌憚的嘲笑著,更是給湯普森心頭插上一刀!

「混蛋!」

湯普森背後羽翼展翅,足有六米之長!

嘩啦!

一層黑光籠罩,湯普森身上猛然間覆蓋上一套盔甲,手中更是多了一把淺黑的大劍!

「黑曜凌月?」扎西挑了挑眉頭。

在克洛澤斯科,有四個最出名的鍛造種族,墮天使族正是其中之一。

黑曜凌月是一種盔甲套裝,防禦強悍,足以抵擋七階強者的全力一擊!甚至還能對抗傳奇強者!

不得不說,湯普森開掛作弊了!憑藉這套黑曜凌月,他完全立於不敗之地!

「還真是無恥!」扎西譏諷一句。

「無恥?只有弱者才會給自己找借口。」湯普森絲毫不在意,黑曜凌月就是自己的裝備,穿上去又如何?

「穿一套烏龜殼就以為我打不過你了嗎?你才是弱者!」扎西似一道利箭離弦,腳下的岩漿更其舞動起來。

新月吞夜滿弦!

湯普森揮舞起大劍,一抹抹月光加持,滿月高掛,漆黑之力俯瞰全場!

熔炎紅蓮未央!

啪!

紅蓮規則陡現!與火山熔岩融合!兩者威力倍增!

暗系規則月華!

湯普森狠狠劈下一劍滿弦,劍光縱橫達百米,將面前的岩漿分成兩半!

然而綻放的紅蓮也散發出隱藏於絕美中的危險氣息,自四面八方,齊齊湧向新力未生的湯普森。 噗呲!

月華閃爍,扎西胸膛前多出一條傷痕,不過在根源覺醒的作用下,湯普森的攻擊只是消耗了火山熔岩的力量,並沒有對其造成傷害。

另一邊的湯普森則是面對著紅蓮未央的爆炸傷害。

火紅色的花瓣凌空而舞,唯美似歌。

湯普森如同一葉扁舟,搖曳在驚濤駭浪之中。

從場面上看來,扎西佔據了一定上風,然而湯普森身上穿的黑曜凌月盔甲實在是太堅硬了,即便有火焰突破了他的防線,也並未有絲毫破防的可能性。

見此,扎西不由皺起眉頭來。

轟!轟!

這時,原本黑暗籠罩的王宮上空,劇烈的轟炸之音不絕於耳,不時還伴隨著該王的狂笑。

兩位頂尖強者的爭鬥足以使一塊空間崩塌!這就是絕對力量!

「動手的時機到了!」

魔帝古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不由捏碎了衣袍之下隱藏的一枚小珠子。

珠子逸散開來,爆發出奪目的光彩。

咚!咚!

魔宮某處,一扇高有三十米的青銅大門陡然浮現,門面上雕刻著數十位魔神,它們栩栩如生,如同一尊尊守護神,侍奉左右。

咚!咚!咚!

少頃,沉悶刺耳的聲音響起,青銅大門緩緩被打開,一股來自幽冥的可怖氣息瞬間佔據了魔宮上下。

青之地獄門!幽藍夢魘軍團!

這是魔族最精銳的部隊!沒有之一!

他們世代鎮守地獄之門,從未出過那個被封鎖的區域。

關於他們的實力描述,也只有在克洛澤斯科的歷史書上有隻言片語。

根據文獻記載,幽藍夢魘由第一任魔帝組建,曾經征戰克洛澤斯科南北,將他們的黑色恐怖帶給這塊荒涼的土地!

最重要的是,幽藍夢魘掌握了一套四級戰陣!足以殺死傳說的恐怖戰陣!

誰也沒有想到魔帝竟然可以調動幽藍夢魘!

因為這支部隊只受被認可的魔帝調動!換言之,古得到了他們的認可!這絕對是驚人的消息!

噠噠噠!

整齊的跨步聲響徹宮殿內外,一個個方陣自青之地獄門走出。這些無畏可怕的兵士全身都被盔甲覆蓋,在統領的帶領下步步前行。

他們的裝備也很有意思,顏色幽藍,其上鐫刻著無數魔紋,頭盔則是青藍大魔神虎頭造型。

實際上,這種套裝名為青藍守衛,比之黑曜凌月低了一個檔次。但它們卻是制式裝備!足足上萬人穿戴!

由此可見這支軍隊的燒錢程度!

從幽藍夢魘誕生開始,他們的人數便從未超過萬人。

甚至在克洛澤斯科一直流傳著一個消息,千年前的戰爭倘若有幽藍夢魘參與,歷史恐怕就被改寫了!

「報告統領!隊伍集結完畢!」

三分鐘后,千人小隊集結完畢。

青之地獄門是魔族特有的空間傳送魔法陣,所需材料比較金貴,倉促之下,古也只是建造了一個。

短時間內,可以將千人傳送過來,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奉魔帝詔令!討不臣!伐無道!叛亂者!殺!殺!殺!!」騎在一頭幽藍魔魘上的統領冷聲喝道。

「討不臣!伐無道!殺!殺!殺!!」

千人兵士大聲回應著,殺喊震天起,響徹雲霄!亦是影響到了廣場上的戰局!

「那是什麼聲音?」

「好像是從魔宮內部傳來的!」

「這熟悉的氣味···」

···

不少戰鬥中的魔族面色微微一凝,背脊發涼,這是一種不安的預兆。

「幽藍夢魘!怎麼可能!」

作為一名傳說強者,該王在幽藍夢魘軍團出現的剎那便感知到了他們的存在。

這支隊伍實在是太出名了!凶名鼎盛!

「該王!我才是正統!若是你現在遵從我的號令,我答應你,既往不咎!」古沉聲道,試圖逼迫該王停戰。

不是他怕了該王,而是心痛這場叛亂導致的損失! 田園悍媳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自己麾下的精銳兵士!將來可都是打回埃爾洛的主力!

古想要成就不世帝業,自然不希望看到自相殘殺的事情發生。

「都到這一步了,你還如此天真嗎?古?」該王冷笑著。

「你覺得你還有希望贏?這裡是亞克格勃!不是你的阿修羅都!」遭到了拒絕的古咆哮道。

「幽藍夢魘又如何?這帝位我要定了!」該王攥緊手中之刀,「古,試探也該結束了,來好好打一場,看看誰能主宰這片土地!」

「你逼我的。」古大手一伸,周圍的空間迅速泛起漣漪,一個黑色的六星芒魔法陣勾勒而出,連接向另一個空間。

幾個呼吸之後,一柄被幽藍之光包裹的兵器緩緩浮現。

他長約兩米,通體晶藍,頂部分三叉尖,周身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路,顯得古樸大氣。

「魔獄三尖叉!獠!」該王雙眼瞪圓。

傳說中魔帝的象徵!失傳了近百年的兵器!竟然重新出現在了古的手中!

「該!我才是天命所歸!我才是真正的魔帝!」

手持王道之器,古身上的威勢層層疊加,他高舉著獠,一聲驚雷劈下,將整個天空照亮!

底下正在爭鬥的魔族都被那光所吸引,他們目中儘是獠的影子。

這把權杖之兵,克洛澤斯科的鎮運之器,重新回來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腦海中都只剩下這個念頭,獠的出現必將掀起一番波瀾,勝利的天平也逐漸向著古倒去。 「這把是假的!」該王恢復了鎮定,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魔帝手中的獠朗聲道。

「假的?對!一定是假的!」

「獠都消失了百多年,怎麼可能出現呢?」

「就是!當初藤帝帶著他投入帕魯川的源頭蒼吾大山,獠就已經失蹤了!」

···

支持該王的魔族恢復了鬥志,他們絕不相信魔帝古手中獠是真的。

「假的?該王!你不會以為我靠著這把假的獠就可以號令幽藍夢魘吧?」古冷笑一聲,反問道。

「假的真不了,一定是你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誆騙了他們!」該王不假思索,直接脫口而出。

「冥頑不靈!」古算是看明白了,到了現在這個地步,該絕對不會承認獠的正統!因為那樣,代表著他是叛逆!那將會重重打擊該王一脈的信心!

只有寄託著獠是假的,他們才能放手一搏!

「古,擊敗了你,獠也是我的,天命在你尚是兩說!」該王小聲道,毫不遮掩自己的心跡。

「有了幽藍夢魘的加入,你的人能撐上多久?」古不屑道。

「你有幽藍夢魘,我也有颯洛天騎!」該王桀笑著,一隻令旗出,自魔帝宮殿的北面天空,便有一隻燃燒著漆黑火焰的軍隊凌空踏足!

古瞳孔微微一縮,颯洛天騎,死靈騎士一族消失於歷史的一支部隊,始建於魔元初年,由第二任騎士王傾力打造。

如果說幽藍夢魘是步兵的巔峰戰力,那麼颯洛天騎就是騎兵的頂峰孤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