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呼!

在幾位灰衣修者相視一笑時,一股陰寒的氣息仿若颶風一般,頓時向著此間席捲而來。

「是誰?」

幾位灰衣修者眸光一沉,視線便是向著那股氣息的源頭掃視而去,在此時這劍拔弩張的時候,有人驀然催發此等氣勢,顯然是來者不善。

「好陰寒的氣息。」

「這是奧義修者!」

驟然擴散來的氣息,頓時引起附近修者的注意。

「呼!」

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卻見眼前人影一晃,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便是出現在了韓宇身旁。

「難道是和這傢伙的一夥的?」

「此人身上寒氣瀰漫,應該是寒靈之體,這是哪裡的修者怎麼都有此等實力?」

一些眼尖的修者眸露驚詫,滿臉好奇的向著驀然出現的青年瞅去。

來人正是在坊市中購買藥材的程武寒。

「韓師弟,發生了何事?」程武寒眸光陰寒,全身寒氣瀰漫,使得整個坊市都被一股寒氣籠罩,好像隨時都有著被冰封的跡象,經過適才的炙熱此時在被寒氣籠罩,附近圍觀的低階修者都是不由皺了皺眉,這兩極的交替可是不好玩啊!

「在購買藥材時遇到了幾個不開竅的傢伙。」韓宇聳了聳肩淡淡的說道。

「兩道天府的修者。」程武寒眸光一凝,落在前方的幾位灰袍男子身上后,冷冷的說道,「你們莫非是想仗勢欺人?」

徒然出現的程武寒讓得前方的灰袍青年略露驚詫,不過眾人卻便沒有因此退怯。

「是又如何?這小子傷了我們的人定將為此付出代價,若是你要插手,桀桀,我們到不介意將你一起收拾了。」那身形彪悍的青年掃視了一眼前者后,獰笑一聲說道。

「只怕你們還沒有這個本事。」程武寒冷冷的說道。

「在這沛南城,還沒有我們動不了的人。」身形彪悍的男子輕蔑的說道。

「呼!」

空氣一震,隨著一股不弱的氣息波動極速接近,兩個青年當即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此間。

「韓師弟,發生了什麼事?」

李岱山停在韓宇旁邊問道,緊隨而來的林皓宇眉頭一皺,便是向著前方瞥去,當瞧得那幾位滿臉陰森的灰衣男子時,眸光不由一沉。

「這些傢伙想仗勢欺人。」程武寒簡單的說道。

「兩道天府的修者。」李岱山聞言,向著前方几位修者一掃視,當下眉頭一皺,這等修者定然不是方入此間的人,應該是駐留在此的老油條了。

「原來是有著幾個幫手,怪不得敢如此囂張。」身形彪悍的灰袍男子,咧嘴一笑,「不過,任憑你們是什麼人,在沛南城卻得老老實實的給我縮在一旁。」

「給你一個選擇,留下手中的武學戰技,否則一個都別想離開此地。」身形彪悍的灰袍男子冷冷的說道。

「讓那小子自斷一臂,傷了我,若不留下點什麼豈不便宜了他?」華服青年喘息了口氣,陰森的指著韓宇說道。

「既然高少開口了,那麼你便留下右臂吧!」灰袍男子冷冷的說道。

灰袍男子等人那霸道的言辭,讓得李岱山等人都是滿臉憤怒,他們身為華天門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何嘗受過這等氣。

不過這幾人的囂張卻給他們透露了一個信息,或許對方有著幾分底蘊,當初那沙漠之盟的人可就是展露出了可怕的勢力,讓得他們措手不及啊!

「這些人服飾統一,似乎屬於某個組織。」林皓宇說道。

「他們身穿灰袍,雖然沒有什麼徽章卻和天煞盟的成員極其相似!」李岱山沉吟片刻道,「或許,他們便是天煞盟的成員。」

聽得此言,程武寒不由深吸了口氣,便連旁邊的韓宇都是不由緊了緊手掌,在這幾人那囂張的言辭中,他已然猜得了幾分這些人定然是有所組織,可是那華服青年卻不像是駐留此地已久的修者,讓他甚感疑惑。

「呵呵,諸位這要求有些過分了吧!」李岱山眼角略帶抽動,旋即,訕訕一笑抱拳說道,「若是適才有著什麼誤會,在下先行給諸位賠禮了,大家都是身處異地,多個朋友可比多個敵人好啊!」

「不如此事便就此作罷,如何?」

「作罷?」身形彪悍的青年咧嘴一笑,「和我們談條件,你們還不夠格,廢話少說,若在不將武學戰技交出,自斷一臂,你們幾人都將賠命。」

「真沒有商量的餘地了?」李岱山臉上的笑容逐漸僵硬,說道。

「他們是看上了我的武學戰技,只怕是不會罷手了。」韓宇冷冷一笑說道,「既然他們要找死,何不成全他了?」

「可是…」李岱山眸露猶豫。

「事已至此,已經是不得不出手了。」程武寒深吸了口氣說道。

雖然他知道出手的後果,可是要讓韓宇自斷一臂在交出武學戰技,後者定然不會同意,處於同一戰線的他們豈能袖手旁觀?

「這天南戰域真是是非之地啊!」

李岱山苦澀一笑,「怪不得門中長輩對此甚是顧忌,根本不對那些普通弟子抱予希望,想來他們是知道,這些弟子能存活下來已是難得吧。」

「動手!」見到幾位師兄意見已經達成一線,韓宇眸光一沉,喝道。

呼!

隨著厲喝聲落下,一股磅礴的元氣便是由眾人身上噴涌而出,強悍的氣勢,擴散開得讓得附近的修者,只覺有著一股無形元氣駭浪襲來,身形不覺中被震退數尺。

「好精純的元氣,這些傢伙體質不錯啊!」

「四名奧義境的修者都是天賦異稟,不知是哪方實力的修者?

噴薄的元氣波動擴散開來,附近有些奧義修者,眼角一跳,頓時便是發現了其中的細微之處。

這等精純的元氣唯有那些體質特殊的修者方可擁有,可不是他們這些天資普通的修者可比。

「不知死活的傢伙!」

身形彪悍的男子,眸光一沉,喝道,「高少召喚你兄長來此,我等將其先拖住。」

「恩!」

華服男子重重的點了點頭,先前韓宇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有著幾分顧忌,此時,徒然出現了幾位實力不弱的青年,為了周全起見自然不敢託大,當下他手掌一翻,一面玉牌便是出現在手,隨著元氣涌動,一道光柱便是衝天而起。

呼!

光柱衝天而起,旋即,在其上凝聚成一個高字。

「這是天煞盟召喚法牌,此牌乃是高雲飛所有。」附近一位奧義修者,緊盯著虛空滿臉肅然的說道。

「高雲飛?」有人問道,「便是天煞盟在沛南城的三大管事之一的高雲飛么?」

「正是此人。」

「這高雲飛可是開闢三道天府的奧義修者,據說在一處遠古遺迹中得到了一處傳承,實力足以抗衡開闢四道天府的修者,乃是沛南城三位管事之首,僅次於那馮城主啊。」

注視著虛空中光幕凝聚成的高字,附近那些駐留此對此城勢力有所了解的修者,都是忍不住砸了砸嘴,驚詫的說道。

「這些傢伙得罪了高雲飛的人,凶多吉少啊!」

「呵呵,在沛南城得罪了天煞盟的人本來就是死路一條。」

霎時,一道道戲謔的議論聲,在坊市中此起彼伏的傳開來。

「果然是天煞盟的人,現在怎麼辦?」林皓宇有些擔憂的說道。

李岱山手持兵刃,一時略露躊躇,對於這麼一個勢力,他可是頭疼不已啊!

「天煞盟的人么!」韓宇眼角一眯,嘴角一抹邪笑緩緩掀起,冷冷的說道,「現在他們已經召喚人馬,唯有先將這幾人制服。」

「恩。」程武寒眸光一沉說道,

寒冥斬!

程武寒手掌一翻,寒冥劍,寒氣瀰漫,一道陰寒無比的劍氣猛然向前斬去。

嗡!

森寒無比的劍氣傾覆斬下,寒氣擴散開來,附近的空氣頃刻間就被劍氣冰封,可怕的寒氣使得附近的修者渾身發抖,好像身處寒冬,連血液都有著被冰封的跡象。

現在對敵兩道天府的修者,程武寒一出手便是全力一擊,不敢有著一絲輕敵之心。

「寒靈體,這小子竟然是這等異靈體。」

身形彪悍的灰袍男子,眸光一沉,旋即,手掌一翻,一柄長劍赫然出現在手,劍身靈光燦燦刻有妖狼圖騰,一看便是一柄真靈之寶,不過氣息比起程武寒的寒冥劍卻是差了許多。

刷!

在程武寒和李岱山出手時,林皓宇手掌中一柄浩氣凜然的長劍,憑空一斬,一道讓人如沐春風的劍氣傾覆斬下,只是其中所蘊含的可怕氣勢卻是讓得旁人心寒膽戰。

「這些傢伙竟然都有此等靈寶!」 刷刷!

華天門幾人陸續出手,其展現出了的實力便是那開闢兩道天府的修者都不敢有所小覷,尤其是李岱山,他身為兩道天府的修者,憑藉著一件高級真靈寶,實力已然堪比開闢三道天府的修者。

「這些小子底蘊不凡,到底是出身哪方勢力?」此間幾位灰袍修者都是眸露驚詫,一般的小門小派所進入天南戰域的弟子,可沒有此等渾厚的底蘊啊!

「呲呲!」

便在眾人驚詫時,一道怪異的聲音驟然響起,卻見前方一道黑影閃爍旋即,一股讓人感覺暈眩的氣息,便是颶風一般肆虐而來。

「這是魔氣!」

詭異的氣息肆虐而來,幾位灰袍男子當下眸露驚詫,身處天南戰域數年,他們對於這等氣息可是極為熟悉啊!

嗡!

隨著詭異的氣息擴散開來,一隻全身黝黑寒光燦燦的魔蠍便是由韓宇身邊向這前方一位兩道天府的奧義修者疾射而去。

刷!

蠍尾掠動,寒光閃爍直接是洞穿天際,攪動起恐怖的元氣波動,強悍的氣勢的讓得兩道天府的修者都不由捏了把汗。

「給我殺,待得高管事來此,他們必將死無葬身之地。」身形彪悍的灰袍青年,法印引動,手掌長劍驀然一震,劍氣縱橫憑空斬下,最後竟然有著一道妖狼的虛影凝聚而成。

嗷!

妖狼氣勢洶洶,緊隨著那劍氣向著下方猛然斬來。

「蘊含著一絲妖狼血脈,亦敢再次獻醜。」韓宇冷冷一笑。

這真靈寶有幾種,其一乃是蘊含妖靈血脈,可催發出妖狼之形,發揮其身前幾分氣勢。

其二,便是封印著一絲妖靈催發出妖靈栩栩如生,氣勢不凡,至於那些頂級真靈寶,便是由天地間稀罕精鐵煉製的靈寶,便如程武寒的寒冥劍,邵雷的雷隕劍等等。

此人這柄長劍氣勢不弱,卻不過是普通的真靈寶罷了。

「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妖靈之勢!」韓宇冷冷一笑,手掌一翻鸞靈刀碧光暴漲,一股古老的氣息頓時迸發而出。

「好強的氣勢?」眾人驚詫不已。

唳!

一道清脆的鸞鳳之鳴驟然震蕩開來,只見一隻碧光燦燦,氣勢凌人的鸞鳳之靈徒然出現在虛空中。

刷!

鸞鳳之靈巨翼振動,遮天蔽日,漫天的羽刃便是洞穿天際,向著那五位兩道天府的奧義修者湮滅而下。

呼!

漫天羽刃劈天蓋地的疾射而下,強悍的氣息波動,直接將五位兩道天府的奧義修者震退丈許,連他們施展出來的攻擊,都在此時有著潰散的跡象。

強悍的氣息,幾乎將坊市方圓里許緊緊封鎖,使得身處其中的修者都是不禁呼吸一窒,一抹駭然由眸子中攀升而起。

「這是堪比三道天府的妖靈么?」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有此等靈物在手?」

幾位灰袍男子眸光一沉,都是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眸光,這等靈寶便是他們在沛南城多年都極少遇見啊!

「嘭!」

在鸞鳳之靈及李岱山等人狂猛攻擊下,五位灰袍男子發動出來的攻擊幾乎是一觸及潰,那些憑藉妖血催發的妖獸虛影根本無法和真正妖靈堪比。

這些靈寶都只是普通妖獸的肢體煉製而成,實力有限。

一舉得勢,韓宇沒有一絲停滯,身形一晃,手掌猛然一番,便是趁勢向著那幾位身形被震飛數十丈的灰袍男子襲擊而去。

見到韓宇這般果決,程武寒等人略微驚詫,旋即,身形一晃緊隨而去,現在唯有以雷霆手段將這些人拿下。

「可惡的傢伙!」

五位灰袍男子眸露苦澀,暗罵一句后,兵刃元氣涌動,憑空一斬,連忙倉促迎擊。

無極八荒烈火掌!

韓宇仿若一尊戰神,無所畏懼直接沖入幾位灰衣男子的陣營中,手掌一番,便是將一道劍氣震潰,旋即狠狠的轟擊在那虛幻的妖狼身上。

砰!

一掌轟擊而下妖狼潰散,炙熱無比的火炎巨掌就是向著那身形精悍的灰袍男子猛然轟群。

「此掌竟然有此威力!」身形精悍的灰衣男子,眸露驚駭,先前見到韓宇使用此掌,將那攤主張虎一掌擊潰,他只是略感驚詫,可是現在親身體驗,此掌所蘊含的那股氣勢,一股莫名的危機頓時湧上心頭。

無極八荒烈火掌那焚盡八荒的氣勢,使得他感覺自己仿若隨時都將被此掌焚盡似的。

灰衣男子滿臉驚駭,驚慌失措的說道,「這到底是什麼武學,竟然有此等氣勢?」

這等奧義無窮的武學,他從未領教過。

刷!

驚駭下,灰衣男子手掌長劍一震,兩道天府中的元氣幾乎是不留餘地的噴涌而出,一道氣勢滔天的劍芒,頓時向著那道掌印迎擊而去。

嘭!

無極八荒烈火掌猛然爆炸開來,滔天火炎在虛空中迸發出絢麗的光芒,灼熱的氣息頓時將虛空都是焚燒的扭曲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