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呼呼!

驟然間,陣台附近魔氣風聲鶴唳,那恐怖的氣氛讓得人好像身處無間煉獄,不由心寒膽戰。

「不可!」

陷入沉吟的九炎天龍猛然眸光一睜,視線落在那魔氣涌動的陣台時,連忙驚呼道,「速速,掐斷神識」

此時韓宇愣立於地,瞧得那驟然涌動的滔天魔氣,一股寒意頓時由骨髓中滋生,在氣神識觸及那片空間時,他可以清晰的感覺道有著一股可怕的意識,似乎在悄然蘇醒。

嗡!

古碑中,那浩然正氣驟然暗淡,一股極其濃郁的魔氣好像瘟疫一般蔓延開來,極速籠罩整個古碑,旋即,韓宇便是感覺道那釋放出去的神識,有著一道魔氣侵蝕而來。

這股魔氣擁有著無窮的煞氣,尤甚那些繚繞在附近的魔氣千百倍,此氣一出,韓宇的身形就是不由一顫,陷入短暫的獃滯。

妖嬈王妃:嗜血王爺走着瞧 「這是什麼東西?」

元神穩住神智,韓宇眸露驚駭的瞅向那有著魔氣繚繞的古碑,不待得其斬斷那縷神識,便是發現那侵蝕而來的魔氣,在瘋狂凝聚旋即攜帶著滔天魔氣順著他的神識向著識海侵入。

「他娘的,當真有魔鎮壓在此!」

九炎天龍眸光一沉,小爪一揮,一道由本命龍炎凝聚而成的爪芒便是向著韓宇那道神識撕裂而去,欲一舉斬斷這道神識。

「不自量力!」

一道沙啞的聲音由那魔氣中震蕩開來,虛空都是一顫,附近的空氣頓時盡數潰散,旋即,一股魔氣凝聚成掌,便是向著九炎天龍那道爪芒狠狠拍來。

嘭!

魔掌震蕩虛空,直接將九炎天龍那由本命龍炎凝聚成的一爪芒震潰。

「這傢伙,竟然有此氣勢。」九炎天龍眸露怯意。

幾乎是一瞬息,根本容不得被這滔天魔氣震攝得神智一愣的韓宇做出反應,旋即,那股魔氣便是侵入識海。

嗡!

魔氣侵入識海,便是凝聚成形,一個身似鐵塔模樣猙獰,全身被魔氣繚繞的人形模樣的男子,赫然出現在識海中。

此人形態如人,眼角成三角狀,眼瞳中碧光燦燦,一身滔天的魔氣擴散開來,好像那來自地獄鬼煞。

「呵呵,千百年來,終於是有人突破了魔氣海,來得此間待得本王撕裂封印,我魔族重見天日指日可待!」

沙啞的聲音,震蕩開來,那魔氣凝聚成的怪異男子,眼角凶光燦燦,眼帘詭異流轉視線便是落在識海中那道元神上。

「這東西當真是魔么?」

韓宇的元神一顫,小眸子中盡露惶恐,瞅了一眼這身似鐵塔猙獰醜陋的男子后,赫然向著那神秘珠子掠去。

此物實在太過詭異,全身魔氣繚繞,那股無上魔威使得韓宇的元神顫慄,不難想象若是讓得此物靠近半分,其攜帶的滔天魔氣定可將元神湮滅。

「小小修者,逃之何用!」

沙啞的聲音盡帶著猙獰,識海中此魔那妖獸般壯碩的巨掌一拂,頓時魔氣肆虐,仿若海潮一般向著韓宇那元神湮滅而去。

呼!

滔天魔氣肆虐而來,韓宇的元神盡露惶恐,此物氣勢凶凶,那等可怕的威勢便是那陰神境的夏山都不及其千分之一,他此時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該死的,這華天門獄淵中怎麼會封印著此等魔物?」暗罵一句后,韓宇不由暗暗祈禱,「希望此物,能收拾這古魔吧!」

視線落在那顆繚繞著陰陽二氣的珠子上,現在唯有此珠子能救其一命了。

「此魔氣勢如此之盛,這珠子能應付么?」雖然對此珠子的威力有所了解,韓宇依然不由直犯嘀咕。

嗡!

神密珠子,驀地震蕩起一陣細微的波動,瞧得此幕,韓宇那元神緊張不已,緊緊的注視著此珠。

「咦,這珠似乎有著靈智?」

細微的觀察下,韓宇竟然感覺到此珠好像有著生命一般,依稀可以看見其有著一道若有若無的光芒,掠向那湮滅而來的魔氣時,有著一種戲謔的情緒浮現。

「難道是我意會錯了?」韓宇滿臉狐疑。

「嗡!」

在韓宇滿臉狐疑時,那珠子陰陽二氣流轉,旋即,一道詭異的陰陽二氣氣旋極速形成,便是向著那滔天的魔氣吞噬而去。

「呼!」

魔氣和陰陽氣旋相交根本沒有任何的波動,陰陽二氣氣旋直接是以蠻橫的姿態將那滾滾魔氣吞噬,便是那凝聚成形的古魔也是被氣旋攝入其中。

「這是何物?」

沙啞的聲音由吞噬氣旋中驟然傳出,其中赫然帶著一道惶恐之意,卻見那由魔氣凝聚成的古魔身形在吞噬氣旋的吞噬下極速縮小。

「這是陰陽二氣!」

沙啞的聲音再次傳出,旋即那古魔那三角形的眸子光芒綻放,便是透過那陰陽氣旋,將視線鎖定在了那珠子上。

「這是陰陽神珠么?怎麼這識海中會有此物?」古魔眸露驚詫,旋即,有些惶恐的向著韓宇的元神瞅去,咆哮道,「你是何人?怎麼有此等神物?不可能,你一介凡人怎麼會有此神物了?」

「我魔族復興難矣!」

隨著古魔那呢喃自語,其身形在極速的消散,那滔天的魔氣在那陰陽二氣的吞噬中盡數消散。

呼!

終於,那古魔身形就此消散,陰陽二氣氣旋呼的一聲,便向攝入陰陽珠中。

「這是陰陽神珠么?只是神物是什麼等級?這古魔似乎極其畏懼此物,此物和魔族有何干係?」

韓宇滿臉錯愕,瞧得古魔最後那咆哮的話語,顯然對於這陰陽神珠極為畏懼。

久思無果,韓宇視線便是向著那陰陽珠瞅去。

「咦!」

視線掠過識海,韓宇的神識便是徒然一窒,在適才那氣旋吞噬古魔的所在赫然有著一柄黝黑的魔刃存在。

此物不過巴掌大小,卻有著一絲魔氣繚繞其上,那可怕的氣息使得韓宇的元神都是不由一陣顫慄,不敢輕易探測。

「難道陰陽神珠便沒有將此魔徹底消滅?」韓宇眸露擔憂,旋即眉頭一彎,「不對,此物雖然有著魔氣繚繞卻僅僅是一種魔氣,便無此魔的氣息存在,莫非是由魔氣凝鍊出的魔元刃?」

「魔元刃!」

韓宇有著一絲莫名的竊喜,此物氣勢滔天,便是他身為胎變大成境的元神,都是被那氣息震懾得瑟瑟發抖,若能以此應敵,不難想象該有著何等威力!

在韓宇思及此點時,那陰陽神珠徒然光芒一漲,似乎是在告知其所想正解。

「真是由魔氣凝聚成的魔元刃。」

韓宇那份警惕這才消散,得以舒了口氣,此時同樣確定了這陰陽神珠定然有著靈性。

只是待得韓宇想要和珠子溝通,此珠卻是光芒暗淡,顯然是不願意和其交流。

無奈下,韓宇只得就此放棄,憑藉著古魔對陰陽神珠的畏懼亦足以肯定此魔定然被消滅了意識。

「這東西,若是能御出識海加以控制,定將是一殺手鐧。」瞅了一眼那懸浮於識海中的魔元刃,韓宇略露笑意,這才退出心神。

當韓宇眼眸睜開時,便是瞧得了九炎天龍那滿心擔憂的眸光。

「沒有事了?」九炎天龍有些驚詫的說道。

「僥倖躲過一劫。」韓宇攤了攤手掌笑道。

「這可是古魔啊,你怎麼能將其搞定?」九炎天龍忍不住問道。

要說當初韓宇在夏松那等神虛修者元神攻擊下,僥倖安然無恙,還情有可原,可是現在,此魔氣勢滔天根本不是普通修者可比,非常人可輕易抵擋啊!

「我有一物,可護我安危,免除任何元神的侵犯。」韓宇笑了笑,模糊的說道。 召喚法老之蛇?

我戳,要不要這麼猛!

有那麼一剎那,陳天以為自己誤入了魔法世界,老趙是魔法世界的法師,安妮是法師的精靈助手!

但很快陳天就意識到,很可能自己經過一晚上的通宵熬夜,判斷已經有點恍惚,所以聽覺出現了一些失調,就像前邊什麼「一毛奶氣」一樣。

「沒什麼,聽錯而已。」陳天自己對自己這麼說。

可很快陳天就聽到安妮詢問了老趙一句:「趙博士,你真的要召喚法老之蛇?」

陳天驚愕地望了安妮一眼,看到安妮的神情雖然疲憊,但是認真嚴肅的,沒有作假的意思。

陳天又聽到老趙說:「沒錯,如果可以召喚法老之蛇,這個驗證實驗就算是成功了!」

我戳,看起來還是真的喲?

敢情老趙是魔法師?

到了此刻,陳天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或者說是求知慾,偷偷扯了扯安妮的衣袖,小聲地問:「嘿安妮,什麼叫召喚法老之蛇?」

「就是召喚法老之蛇唄,」安妮莞爾一笑又對陳天說,「怎麼你的初中體育老師沒告訴你么?」

陳天苦笑說:「說重點行不?」

看到陳天這幅樣子,安妮笑得更加燦爛了:「好吧李破童鞋,就讓你的研究生導師來告訴你真相吧!法老之蛇其實是一個化學反應的名稱,是化學膨脹反應里最有名的一個。它的反應原理是硫氰化汞受熱易分解,會因體積迅速膨脹,曲折生長成蛇形,反應過程非常震撼。」

「原來是這樣啊!」陳天聽到這番話后才恍然大悟。

安妮繼續給陳天掃盲:「李破童鞋,請你戴好你的口罩!因為該反應會產生氰化物,氯化物是有劇毒的,而且實驗過程中可能產生少量一氧化碳,一般都是在室外或通風處進行,為的就是避免中毒。」

「但我們現在就在密閉的空間啊?那該怎麼辦……」陳天搔著頭皮自言自語,忽然看到這個時候老趙正在1號試驗台鼓搗著一個形狀奇特的玻璃罩。

這個玻璃罩呈龜背形,大概有一米長半米寬,中空可以放置實驗物品和實驗器材。

玻璃罩上方有兩個孔連著丁晴橡膠袖套,看來是給實驗人員伸進雙手進行實驗的,側方有一個孔連著抽風機的管路,應該是可以將實驗形成的廢氣、毒氣好漂浮顆粒抽走的,最下方是一個一體成型的電磁加熱器,設置有觸摸屏便於操作。

這實驗室的設備,還真是專業!

看到老趙已經準備妥當,安妮將那支泛著琥珀色幽光的試管遞到老趙手中,一本正經地說:「趙博士,辛苦你了!」

「大家都辛苦!」老趙說完就接過了試管,小心地由連著丁晴橡膠袖套的圓孔放入龜背形玻璃罩內,輕輕地倒入裡邊一個蒸發皿中。

老趙舒了一口濁氣,將手從圓孔中抽出,癱坐在一張1號試驗台邊的一張椅子上,看樣子十分疲憊。

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經過一個通宵也是熬不住了。

「安妮,你去加熱,控制在120攝氏度左右。」老趙一邊揉著明顯鼓脹的太陽穴,一邊吩咐著安妮。

「收到!」安妮依舊回答得十分簡潔,就像六個多小時前剛來到的樣子一樣,不打一點折扣。

「我的老師雖然有些公主病……哦不她本來就是公主好不,實際上還是很堅強很有韌性的哦!」陳天讚許地望著安妮心道。

此刻安妮已經走到龜背形玻璃罩前,用手點了點下方的觸摸屏,電磁加熱器便開始工作。

放置在電磁加熱器上的蒸發皿慢慢受熱,漸漸開始分解,在場的三個人都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一場驗證試驗的發展情況,這不僅關係到一夜奮戰的結果,更關係到這一艘潛艇上每一個人的性命。

陳天耳畔忽然傳來一聲「噗」的沉悶異響,還沒等他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原本只有小指容量的那支琥珀色藥劑瞬間發生了反應!

只見琥珀色藥劑體積迅速膨脹,不斷地朝外曲張,扭曲,生長的速度極快,就像無端端從蒸發皿中蹦出很多蛇一樣!

第一次看到這樣神奇的化學反應場景,陳天被震撼到了!

果然不愧為法老之蛇!

可就在陳天為本次試驗深深折服的時候,陳天定眼前忽然略過了一個白影……

原本癱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的老趙,忽然從椅子上暴起,以百米衝刺的速度一個箭步竄到龜背形玻璃罩前,「嘟」一下按下了觸摸屏的停止按鈕!

與此同時,法老之蛇也亮出了兇猛的獠牙!

只見就隔了三分之一秒的時間,琥珀色藥劑已經釋放出洶湧澎湃的法老之蛇,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充滿了整個玻璃罩,甚至已經衝進了連著的丁晴橡膠袖套和抽風機管路中,玻璃罩已經在猛烈地「哐當」、「哐當」搖晃著,密閉的空間瀰漫著黑灰色的灰燼……

要不是老趙提前預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關上了熱量來源,估計效果會更加恐怖、震撼!

「噗通!」這是老趙跪地的聲音。

老趙剛才那一下迅擊已經竭盡了他的所有力氣,此刻他雙膝無力地跪倒在地板上,一隻手趴著試驗台的桌面,一隻手緊緊地握住起伏不定的胸膛,大口地喘著粗氣。

陳天看到這個場面,立刻扶起了老趙,把老趙送到椅子上坐好,才心悅誠服地對老趙說:「趙博士,多虧了你,不然要是發生爆炸,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老趙喘了好久,直到稍微平復了呼吸和心跳,才悠悠地說:「這是史上最強法老之蛇,絕無僅有,絕無僅有!」

「史上最強法老之蛇!」安妮皺著眉頭重複道。

老趙閉著眼睛,一個勁地點頭說:「沒錯,史上最強!你想想,就這二十毫升的量,稍微加熱到120攝氏度左右就有這麼恐怖的效果……如果用上大當量,利用炸彈的爆炸威力作為熱源,你說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場面?」

美男個個好過分 「慘絕人寰?無間地獄?世界末日?」陳天嘴裡第一時間蹦出這幾個詞出來。

「我沒見過也設想不出來,」老趙頓了頓又說,「但估計和你說的差不多。」

陳天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第一次!

陳天第一次感到這麼大的恐懼侵襲到他的全身,給他一種類似於電擊的戰慄感。

要是這史上最強的法老之蛇被實驗室掌握,並投入到量產,那將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

相信到了這個地步,結局絕對是不言而喻!

陳天曾經設想過無數種結局,但是說真的,沒有比這個更壞的結局了。

陳天咬緊牙關,忽然「嗖」一下站立了起來,霎時間眼裡便迸發出了凜然的殺氣!

這時候,陳天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絕不能讓這大殺器落入到實驗室室長阿曼達的手裡!趁現在還沒上交,毀了它!」

陳天的異常舉動引起了老趙的注意,老趙扯下來口罩,不解地對陳天問:「李破,你怎麼了?是不是熬了這麼久,身體不舒服?驗證試驗已經成功了哦,辛苦你了,我來收拾這一切,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陳天冷笑了兩聲,搖了搖頭。

「李破,你……你是幾個意思?我們奮戰了一晚上,終於驗證成功了,不是值得開心雀躍的事情嗎?」老趙看到陳天這副模樣也有些犯迷糊了,畢竟他強項是做科學研究,而不是揣測人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