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這麼心急就要在這裏發展勢力了啊……好吧,你繼續監視,我把情報告訴大老闆。”說完,福斯威就掛斷了電話。

島國發展最好的,也就是海運業、水產業和旅遊業了。那個老闆家族,在當地也算是名門大戶了,手底下兒子多了以後,免不了要出現各種情況的。

在另一個面積最大的島上,印着布魯斯公司標誌的一艘大型郵輪已經停靠在港口了,裏面下來了不少身穿休閒服飾的遊人。他們不可能是普通的遊人,怎麼說的呢,布魯斯沒有涉及旅遊業務的板塊。這些傢伙一定是維斯派過來搞事情的。

爲首的人是盛琿、君美夕、雲下世,這三個傢伙在臨江市的時候,曾經擔任過佐美欣的貼身保鏢,對於索斯菲也是非常熟悉的,他們見過面。這一次,他們帶頭過來執行任務,幸好是在不同的島嶼上,要是突然之間見面了,說不定會起衝突呢。

“總部那邊也真是能夠節省成本的了,我也是佩服至極。到底是南條尋的主意,還是山左乙這個財務總監的主意?竟然拿咱們當成跑腿的業務員來使喚了,哎,公司是不是真的缺錢到這種地步了啊?”盛琿一下船,就裏面就開始忍不住地吐槽起來了。

“就當是出門旅遊了,反正你在訓練基地裏面呆着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現在出來遊玩一下,風景秀麗氣候宜人,多美好的事情啊。”

“我就怕他們以後把咱們這種事情當成常態化的任務來分配,真的成爲了企業的員工了。”

這的確是一個解約成本的好方法,查爾曼俱樂部總部對他們三個下達了商業命令,讓他們在這裏開設分公司。對,沒聽錯,讓頂級殺手精英開設分公司。

註冊、報稅、各種買買買……

總部那邊已經把所有的手續流程和資金交給了他們三個人,只要腦子沒問題,按部就班地運作,就可以把小型公司設立起來。

他們註冊的公司類型,實際上就是一個投資公司,維斯以後想要用入股的方式來控制一些當地的有實力的企業,跟着查爾曼的新據點一起發展起來。要是不這樣的話,大張旗鼓建設自己的買賣,可能會引起一些不懷好意人的注意。

說白了,他們三個也沒有特別繁瑣的事情需要動手處理的。

“選一塊地方,然後直接把船上的那些東西拉過來就好了。”

三個人去了當地的房產交易部門,買了一個位置還不錯的小門店。原來這家門店的主人是一個漁夫,因爲出海打魚的時候遇到了海嘯,所以他的家人就把這裏變賣掉了。十八萬美刀,不算貴,後期還有百分之五的地產管理稅,就直接把這個地方拿下了。

這樣來看,這個地方的消費水平還真得不算太高呢。

“咳咳咳……一股子海水的腥氣味道……”君美夕一進屋子,就捂住了鼻子。

“吃海鮮的時候怎麼也沒見你這麼嫌棄過啊,人人吧,等着裝修好了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整個門店是一個三層的臨街小樓,一樓作爲經營場所,有二百多平方米,上面可以辦公也可以住人。原來的時候,因爲是經營海鮮的魚鋪,所以味道還是很濃厚的。

盛琿把施工人員叫了進來,交給了他們圖紙,然後三個人就放心地離開了。以後說不定就要在這裏辦公了,裝修方面一定要舒適、實用。

“咱們在另一個島上的據點是正經的別墅,比這裏強多了,等着公司註冊完畢以後,過去看看吧。”

“好啊,反正離着也不算太遠。聽說那邊的武器裝備都運送到位了,正好可以玩一玩。”雲下世說道。

“咱們應該是最不務正業的殺手了吧,明明應該去戰鬥,現在變成了公司的小職員,真是世事無常啊。”

“呵呵……說不定過幾天你就喜歡上了這種雲淡風輕的日子了,咱們還是先去吃點特色美食吧。”同樣是海鮮,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烹飪方式。

海邊有很多的美食大排檔,都是從水裏面弄出來的新鮮傢伙。這裏的水產比起東瀛羣島還要豐富一些,畢竟是熱帶海洋氣候了,各種的魚蝦繁殖的非常旺盛。

特製的類似於咖喱味道的調料,抹在鐵板上面,然後燒烤出來的海鮮味道真的讓他們三個讚不絕口呢,再配上熱帶椰子樹上的大椰子汁。因爲是旅遊類型的小海島,當地的商戶或多或少都能說一些通用語言,交流起來的話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作爲投資類型的公司,這裏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強大的企業,都是一些家族類型的服務業,咱們註冊的這個公司以後的買賣應該不會特別興旺吧。”君美夕有些擔憂。

“不用非要發展成獨角獸的樣子好不好,就按照他們本地的標準弄一弄就可以了,咱們在這裏頂多是開個頭,以後的事情還要交給布魯斯公司的管理層去處理的。或者,咱們在那個有據點的島上進行一下發展,把查爾曼俱樂部的勢力發展起來,商業的事情跟咋們沒有關係的。”

不光是查爾曼俱樂部,所有的殺手俱樂部都面臨着沒有契約任務的尷尬境地。殺手降格成爲偵探或者其他職業者,已經在開始慢慢發生了。這實際就是勢不可擋的局勢。

盛琿、君美夕、雲下世如果真的能轉型成爲商業化人才的話,以後還能在布魯斯公司發展,要不然的話,只能一直呆在查爾曼俱樂部的訓練產裏面天天無所事事了。

最成功的例子就要算索斯菲這個傢伙了,在黑龍馬歇爾的時候,就是殺手精英,到了幽冥,開始獨立運作斯庫瑪市場,然後來到了臨江市的布魯斯分公司裏面,最後去了海岸線聯合銀行當了一個管理層。論資歷、論閱歷,索斯菲已經完全碾壓那些所謂的商業精英們了。

“等到咱們這邊的航線跟東瀛羣島聯繫起來的話,以後這邊的商業也能順利發展起來吧?”

“不會、他們這些服務業都是後繼乏力的,沒有資源,什麼都幹不了。就像本傑明現在,已經弄出來了一個天然氣礦區,以後他們那邊會帶動重工業的又一波火熱發展。經濟上去了以後,所有的事情都好說了。”

“爲什麼蒙汗國分公司那邊沒有什麼動作呢?說起來,赤木川負責那邊的業務都是跟能源有關的項目,難道他就不能開闢出來從那邊到西伯力崖高原的物流線路,然後把能源銷售到那邊去麼?這樣就能給本傑明他們直接打擊了。”

君美夕能想到的事情,維斯和南條尋早就想到了,他們之所以沒有這樣做,還是因爲在本傑明的那個項目裏面,佔大頭的實際上就是冰雪集團,要是跟他們爲敵的話,以後維斯的處境會很尷尬的。

說白了就是惹不起,維斯現在沒有對於的勢力跟諾希傑和惠琳思爭鬥。別看維斯天天呆在東瀛羣島,但是也不敢保證冰雪集團的人造人戰士混到他的身邊來,給他致命一擊。

人造人軍團現在的名聲又上了一個新高度,自從在撒哈林大沙漠周邊港口組建了巡邏小隊以後,光憑藉自己的名聲就讓那邊的秩序恢復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現在他們的名聲比任何安保公司都要好用。

維斯曾經考慮過讓查爾曼俱樂部轉型成爲押運和安保的企業,直到他的執行任務的小隊兩次在公海上出了問題,才把這個念頭打消掉的。

專業的問題要交給專業的人員去處理,就像是冰雪集團,他們現在的海上力量非常強大,因爲冰雪集團與別的組織是有本質區別的,他們的勢力已經代表了整個雪國的勢力。所以,雪國的一些官方武裝他們也是可以使用的,只要報備且用途合理,就是沒有問題的。

就像海上巡邏艇,軍用飛機等等,只要研究所那邊或者冰雪集團總公司跟雪國管理層打招呼了,就沒有問題。

維斯不行、本傑明不行、其他所有的人都不行,他們自己的組織沒有跟官方產生這麼密切的關係。不僅沒有關係,有的時候殺手俱樂部要是做的比較過分了,還會招來不少的打擊和一連串的檢查呢。

“赤木川纔不會管這些事情呢,他手中的業務都是非常穩定的,犯不着來摻和幽冥那邊的渾水。要是維斯老大跟他吩咐,他也會把責任推到蒙汗國官方的頭上,說什麼國家管制能源產品,自己這邊不方便,巴拉巴拉的……”

“呵呵,南條尋在他那邊溜達了一圈,肯定得了赤木川不少的好處,要不然的話,維斯也不會一點都不給他施加壓力。肯定是南條尋在吹枕邊風呢。”

“反正咱們查爾曼俱樂部的人不會溜鬚拍馬,現在這些破任務肯定就是南條尋給安排過來的。”

三個人對於南條尋又是一頓的吐槽,他們不像是商業部的人,對於南條尋沒有什麼太好的評價。本來嘛,南條尋也不是殺手出身,根本就不瞭解查爾曼俱樂部的一些運作情況。


吃喝完畢,三個人又來到樂海島上一處最大的“外貿市場”,這裏可是一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打着外貿的旗號,做着水貨或者走私貨的生意,就像凌妃煙的四海金融公司,有時候他們典當抵押沒有人來贖回去的那些物品,經過掮客們的到手轉賣,最後也有流落到這邊南洋小國附近的。

畢竟他們手中的都是一些物美價廉的優質品,要是走正規渠道的話,關稅就能佔據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貴的要命呢。

“喲呵,這些都是都是好玩意啊……”君美夕在一個攤位前面蹲了下來,開始細挑滿減。

“美女,一看你們就是有眼光的人,我這裏都是海外直銷貨物,看上什麼咱們價格還是可以商量的。”一個皮膚黝黑的店家湊了上來,熱情地搭話。

“你們這些貨物都是從哪裏弄過來的啊?山寨品我可不要,你別蒙我。”

“瞧你說的,您幾位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我這個小商販蒙不了你們的。這些東西有一部分是從華夏國沿海弄來的,有些事從菲鹿彬國弄過來的,還有一些,是從周邊小島上面的部落裏面弄來的。你可不要小瞧這些部落,裏面都是好東西。”

說着,店家拿出來了幾個圖騰一樣的小荷包,遞給了君美夕,“正經長老們做過法式的,戴在身上保佑平安、蚊蟲不緊身的!” 君美夕手裏面把玩着地攤上的小東西,隨便抓了一把零錢,然後挑走了幾樣,繼續在集市上游蕩。

他們購買的房產沒有什麼需要特別裝修的地方,只不過就是用來當一個投資公司的辦公地點,所以裝修是非常迅速的,基本上一週的時間就完工了。

遊輪上面是從東瀛羣島特地購買的家居和辦公用品。精雕細琢一看就是有品味有檔次的商品。

“以後咱們就是金主爸爸了,這才符合咱們的身份嘛。”君美夕走進了門店裏面,所有的家居都佈置完畢了,看着裏面的奢華程度,遠遠超過當地其他公司的辦事處。

“什麼時候弄一塊牌匾啊?”

“應該快註冊下來了吧,到時候是不是應該弄一個盛大的開業慶典啊。”

“你是想讓維斯老大知道咱們花錢如流水的速度對吧?低調,要不然的話你肯定就要會被調回訓練場,換一個靠譜的人過來的。”


維斯已經接到了南洋這邊的進展,看樣子發展的還不錯。查爾曼俱樂部的新據點已經弄好了,這個新的投資公司馬上也要申請下來了。在這段期間,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發生,看來這一塊地方還沒有被其他的大勢力給染指。

能不能盈利,這不是維斯擔心的事情,實際上,這些島國四散分離,都沒有形成一個穩定的大區域市場,國家的數量也是衆多,不能指望他們能有多少外匯來供維斯的新公司賺取。好在這裏的投資也不是太多,只要不把查爾曼俱樂部執行任務的人員費送算進去的話,還是比較少的。

南條尋作爲首席祕書,已經把南洋這邊的發展規劃書給做出來了。他挑了一個維斯心情不錯的時候,把規劃書交了上去。

“這是咱們的盈利計劃麼?”

“那邊的市場都是小農類型的家庭市場,沒有太大數量的購買力,我打算跟他們當地的一些基礎建設服務商合作一下,看看能不能從電力、水利、糧食產品能源等方面進行合作。這些都是有官方背景的大企業壟斷着呢,要是能借助查爾曼俱樂部的力量來給他們施加一些壓力的話,有可能會成功。”

“他們那邊現在就沒有什麼武裝力量麼?我不想太早就把查爾曼俱樂部的勢力給曝光了。”

“有一支聯合艦隊,都是當地一些小國家,再由菲鹿彬國牽頭組建的。實力還算可以,巡邏的範圍也都是南洋那一帶。他們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船隻都配備了武裝直升機,防空力量也算不錯的了。”

“那就更不能提早暴露查爾曼的實力了。”維斯那點人,根本就不能跟人家正規軍相比,要是被發現了,肯定會第一時間就被消滅掉的。遠隔萬里海洋,連救援的機會都沒有了。

要是隻靠着一個投資公司用正規手段去盈利的話,應該比較困難,尤其是這種外來戶。不過,維斯不是特別着急,因爲燕京市和臨江市都開始源源不斷獲取利潤了,他們的經營表顯都是不錯的,所以南洋這邊的成本消耗,完全可以用他們的盈利來抵消了。

臨江市這邊的布魯斯分公司現在的發展已經非常興旺了,尤其是在趙家銘加入進來以後。

燕京市那邊的電子數碼城已經開始正式往這邊供貨了,主打產品就是各種組裝機,和電腦零件,還有各種的手機。

數碼產品更新換代是非常快的,所以,他們這邊的銷售非常具有持久力。這一點,凌妃煙是比不上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其他大型電子設備生產商的供應與合作。

葉塵已經對周曉六、朱塗塗、馬樂馳已經下達了連環催促。他們三個很久以前就去了燕京市對這個電子商貿城和物流渠道進行調查,爲的就是偷偷摸摸給他們搞點事情讓地方部門去查封一下。

燕京市南邊國道的一側,就是一個面積龐大的物流園區和貨倉,他們三個已經喬裝打扮成了一副僱主的樣子,像模像樣地在裏面跟車隊的人商談合作的事情。

“老闆又在那邊催促呢,要不然今天晚上就動手吧?”

“在哪?這裏全都是監控和保安,要是做的話,也是在半路上的服務區裏面了。”

“好啊,那咱們就等在服務區裏面。”

“我去搞定貨車裏面的東西,你們兩個去負責監視和把風!尤其要注意服務區裏面的自帶監控攝像,不能留下線索。”

從省城燕京市前往臨江市的高速公路上,有幾個服務區,他們挑選了中間的一個,開着自己的小汽車在這裏停留了下來。服務區裏面有吃有喝,除了貴一點以外沒有什麼毛病了。從燕京市發貨的是物流車隊,只要有一輛在這裏停留,他們就能搞定了。

午夜時分,終於看見了井風羽僱傭的卡車在這裏停留了,市區裏面嚐嚐會按照擁堵的時間進行車重限號,大車一般都是要晚上出行的。

一個人跟着下車去廁所的司機,另一個盯着副駕駛的人員,最後一個偷偷打開後車廂的大鎖。

專業的盜賊集團手段還是很利索的,要不然他們三個也不會成爲花泥鰍手下的得力干將。攝像頭已經被他們用遊樂場裏面常見的那種氫氣球給遮擋住了,打開大鎖以後,直接用準備好的箱子從裏面更換了一件。

手段永遠都是那麼幹淨利落,在貨車貨倉的陰影下面,輕輕一攤手,一支髮卡一樣的細長金屬絲就伸進了鎖孔裏面。轉動了幾下,就聽見“咔噠”一個熟悉的聲音。

然後就跟侵入勒無人之區一樣,隨意行動了。

這種防禦措施非常簡陋,對於有心人來說,就跟大門敞開是一個樣子的。

井風羽委託的是第三方物流服務公司去搞定的電子數碼城貨物的運輸工作,同時也買了相關的商業保險,不管貨物出現什麼問題,都不會對井風羽名下的產業造成什麼損失。 “喂,老大,我們在服務區裏面已經把東西裝好了,你要聯繫收費站設卡的檢查隊人員啊。”

“嗯,你們也趕緊離開吧,沒留下什麼線索吧?”

“沒有,都很乾淨。”


葉塵放下了電話,就開車前往了進入臨江市的高速公路進出口的附近停了下來,他們三個的行動已經提前告訴葉塵了。葉塵也讓秦海山動用自己的人脈關係把檢查隊的人特意安排過來。只要抓出毛病來,他們的任務也是圓滿的。


凌晨四點多,目標車輛終於出現了。

他們物流車隊一露頭,檢查隊的人就注意上了,直到發現了同樣的車牌號的貨車,他們到了收網的時候了。

……

清晨,井風羽就被燕京市的地方檢察隊的人上門拜訪了。他們不是找井風羽來吃早餐的,而是要把他請過去協助調查。

“什麼?我運往臨江市的貨物出問題了?什麼問題啊?我可都是上了保險的!”井風羽睡眼朦朧,強忍着睏意,跟上門的檢查隊爭辯道。

“這些貨運委託單和車隊的查牌號你都熟悉吧?”一個檢查隊員把手中的手機讓井風羽看了看,上面的照片是臨江市檢查隊拍攝的現場照片。

“是啊,沒錯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們現在懷疑你的電子數碼城裏面有走私過來的軍用違禁品,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井風羽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幾個大黑臉沒有通融的意思,而且他也不知道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只好先跟着他們去一趟。臨走前吩咐家中的保姆,讓她聯繫公司的法務人員過來支援他。


兵分兩路,出了把井風羽帶走調查以外,還有一隊人馬直接去了電子數碼城的貨倉裏面,查封貨物帶走了進出庫的明細表。相關庫管人員一起被帶走了。

葉塵知道燕京市發生的事情,秦海山專門派人過來盯着了。這不是什麼有效的手段,因爲周曉六、朱塗塗、馬樂馳這三個人只是對其中的一個貨車下手了,至於貨倉和其他車輛,根本就沒有問題,現在的檢查和調查無非就是拖延時間而已。

“趕緊在網上發佈小道消息,反正他們很多的貨物都不能按時到達了,就讓大家在線退貨吧。”凌妃煙說道。

檢查隊的調查不是一時片刻就能結束的事情,所有的貨物都要進行查驗。

他們三個人掉包的不是普通貨物,而是把裏面的一箱CPU換成了戰鬥型智能機器人的控制芯片,雖然這些芯片已經是老型號了,幾乎都要被市場淘汰掉了,但始終也是戰鬥型智能機器人所使用的核心設備,屬於軍事違禁品,根本就不應該進入到市場流通領域的。至少華夏國的要求是這樣的。

“這次能拖延他們多久呢?”葉塵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