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出來的氣帶著白煙,她四下望了圈,得去尋些乾燥的樹枝來續火,她不能凍下去。

從平地出來,她抬頭看見遠處有不少火把。

夏昭衣忍痛攀著樹木踩上小土坡,那些火把似乎是朝她這邊而來,看人數,不是朝廷兵馬的規模。

是誰?

是救她的人帶來的嗎?

還是,看到她這邊燃著的火堆過來的?

看他們行進的方向,的確是在她這邊,那,應該會過來吧。

夏昭衣往手裡呵了口氣,回身在雪坡上小心坐下。

身旁的大樹結滿雪粒子,她側頭靠過去,疼的不想動了。

昏昏閉上眼睛,又欲沉睡,聽到一陣腳步聲輕踩霜雪枯枝而來,她用力撐開眼皮望去,模糊視線里,一個頎長高大的男子從雪徑下走來,覺察到她的存在,抬頭望來。 羅小冬想走,但是又不想走,想走是因為,對於那孫思清那生疏的眼神,聰明的羅小冬能感受得到,而且,羅小冬也參加完葬禮了,羅小冬不過是眾多賓客中的一員而已。

不想走,是因為羅小冬想知道老鷹先生和杜偉王璇,去哪裡了!

而為什麼這麼巧合,老鷹先生又在此時此地出現了呢?

羅小冬知道,這一切,可能是巧合,也可能不是。趙寶和老趙,也在。也沒離開。

他的心思,和羅小冬同樣,他和孫思清的關係,也從昨晚開始有點疏遠了,而且,羅小冬心想,老趙是否也認為昨晚是一個陰謀呢?

不知道。

羅小冬沒和老趙趙寶和交流過意見,畢竟兩個人,還不到那麼熟悉的地步呢。

老鷹坐下,而杜偉,點燃了一根煙,然後猛的吸了一口,說道:「人都走了嗎?」

孫思清點頭,說道:「人都走了!」

羅小冬想說什麼,但是欲言又止!想了想,一句話也別說,隨他們說去吧,自己當一個旁觀者好了,而孫思清顯然也沒有趕走羅小冬的意思。

趙寶和說道:「請問老鷹先生,你這些日子去哪裡了,還有杜偉先生,王璇小姐,我們都聯繫不上你們,這幾日,老秦一直想買命,從你們手中買十年的壽命,而那王大力先生已經同意賣命給他了,所以,其實說白了,就等你來操作了,但是你們卻消失不見了,現在,在葬禮上又出現了,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回事?」

趙寶和說完,直勾勾看著老鷹先生,老鷹突然,摘下了墨鏡。

老鷹和眾人交流,包括平時一起坐著,站著,轉悠著,從不摘下墨鏡的,這次卻摘下墨鏡了。但是,顯然,大家看到的情景,沒有任何異常,眼珠子是碧藍的,外國很多人,比如美利堅國的人,眼珠子就是藍色的,或者綠色的,這都很正常,沒啥。輪廓也很深邃,所以,看樣子就是一個外國人罷了。一個歐美人。

大家沒覺得有多好奇多麼新鮮!

老鷹先生也並沒有要嚇大家的意思,只是把墨鏡摘了下來,然後起身,凝望著窗外。

這時候,忽然說道:「你們相信命運嗎?」

這一說,說出了一個深邃的話題。大家立馬蒙住了,孫思清這時候,想了想,第一個發言,說道:「我知道,你本事很大,你可以轉移人的壽命,但是我依然相信人定勝天。」

羅小冬心想,你嗎的,你害死了老秦,現在整個滬市的秦老大的勢力都歸你了,所以你覺得人定勝天,不是嗎?

然後,孟山發言說道:「我覺得,我雖然不是宿命論者,但是確實對人生的命運軌跡有一些悲觀的,但是我不否認意外的出現,比如我覺得外星人可以改變人類的命運!」

孟山親眼見過白老大,風鳴先生還有劉福,一起去外太空,所以,他才有此一說。

老鷹先生接著,居然對羅小冬說道:「羅小冬先生,你認為呢?」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老鷹先生,我想,我想!」

羅小冬有想法,但是卻不確定。

什麼想法呢?

羅小冬覺得,人的命運如果說完全沒有軌跡可循,那也不對,但是如果說完全按命運的指示來進行,那為啥人過馬路的時候,都要左右看看呢?

如果不左右看看,撞死了怎麼辦?

所以,到底宿命可信不可信呢?這是個嚴峻的問題。

羅小冬想了一下,還是說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之,不管我們信不信,命運就在那裡,他不會由我們的主觀意志而改變,不是嗎?」

羅小冬的回答十分聰明,老鷹先生仔細聽了一下,然後,看了看窗口,外面的風景,然後嘆了一口氣。

現在秦老先生死亡了,如果秦正不死,那麼現在求著老鷹買賣命的,十年壽命的就是秦正了。

但是可惜秦正被那高利貸經理刺殺死了。

而且是死狀凄慘,被小刀刺破了喉管兒!這是命嗎?還是說,如果老鷹先生提前回來,給他續了十年壽命,那麼他就不會被割喉管了?這是個大問題,也是命運的終極問題。

命運本身,如果相信的話,是否也信命運可以被改變呢?

羅小冬心緒萬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老鷹想了想,說道:「現在,王大力先生,你還賣命嗎?」

王大力說道:「賣,我要再賣十年壽命!」

這時候,旁邊的趙寶和和小孫孫思清齊齊說道:「我買!」

孫思清問道:「老鷹先生,這,這,王大力現在看起來身體蠻頹廢的,滿虛弱的,會影響生質量嗎?」

……

大家沉默,過了一會,老鷹先生說道:「這倒是不會,王大力,你現在感覺如何?」

王大力在旁邊呢,說道:「可能感冒了吧,最近沒什麼精氣神,再就是投資失敗,幸虧羅小冬幫我還了債務!」

老鷹先生說道:「也就是說,你還想再賣十年的壽命,是嗎?」

王大力想了想,點點頭,但是,依然帶著疑惑的眼神問道:「老鷹先生,我能不能問您一個問題?」

絕品仙尊 老鷹先生說道:「你說吧。」

王大力說道:「我想問,你能看出我的壽命的極限嗎?就是說,我如果不賣命,我可以活多少歲嗎?」

這話,一出,全場皆驚。因為這是一個最重要最深刻的最敏感的話題。

大家都想知道自己能活多少歲,這是一個討論命運的時候不可避免的話題。

羅小冬說道:「的確,這太重要了。」

孟山和趙寶和,也在瞪大眼睛看著,而這邊的主人家孫思清,也想知道。

大家都凝神看著,結果,老鷹想了下,說道:「很多事情,知道了,反而不好。」

羅小冬是急性子,聽到此處,便問道:「那,這個事情不能透露嗎?」

王大力也說:「這個事情不能透露嗎?」

老鷹先生說道:「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會對你的心理造成負擔,會讓你不那麼快樂,不是嗎?另外,王大力先生,你這次賣命,我希望是最後一次,因為你比正常的情況下失去了二十年的壽命,已經不短了,你當下,更應該享受生活,不是嗎?」

王大力點頭,拚命點頭,說道:「是啊,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該做生意投資股票期貨的,在國內投資股票和期貨,除非有大本事,否則真的是賠得多,賺錢的少。」

羅小冬點頭,孟山說道:「你這次什麼都別干,幾百萬人民幣,好好享受下生活,吃喝玩樂,也足夠花一輩子了,省著點花。」

這時候,趙寶和問道:「老鷹先生,那能不能給我和孫思清,每個人買五年壽命呢?我們兩個平攤?我出一百五十億,買這五年壽命!」

大家都知道,老趙出一百五十億,而孫思清也出的起一百五十億,但是兩個人的錢,可幾乎都被老鷹先生賺去了,誰讓他有此獨特的技術呢?

所以,實際上,王大力是沒有得到多少錢的,幾十倍幾百倍都被老鷹得到了。

上一次也是,明明老趙趙寶和花了幾百億,最後分到王大力手中,就剩下幾百萬了。一百倍的縮減。

這對王大力來說,已經是好事了,但是真正賺錢的人,還是老鷹先生。

羅小冬想不通的是,如果老鷹是一個外星人,他要地球上的錢做什麼呢?不過話又說回來,有錢總是有用的,有錢能使鬼推磨,何況是外星人呢,在地球上辦什麼事,不需要錢嗎?羅小冬想這些事,只是心念電轉,彷彿過電影一般的,一閃即逝。

最後,老鷹還是沒告訴王大力,他的壽命到底有多久。

然後,王大力還是決定賣命十年,換取三百萬的收入,這時候,還是趙寶和老趙比較好心,說道:「我知道王大力很苦的,賺這三百萬不容易,這樣吧,我多給你一點,額外再給你三千萬,算是你養老的錢,如何?」 就這樣忙忙碌碌,一日一日,轉眼間就到了大年三十。北鄉村這邊的規矩,三十這天是要吃餃子的,不過卻是中午的時候。

一大早木氏就開始忙活,他們如今沒有菜地,吃的白菜蘿蔔都是村裡關係好的幾戶送來的,存放在院子的地窖里,也夠他們吃的開春了。

「娘,咱們今年吃白菜餡的餃子唄!」

扣兒坐在小板凳上,看著娘親在那裡和面。就忍不住說出自己的心愿,木氏滿眼含笑,慈愛的看著小丫頭。

「行,今年就聽咱們扣兒的,吃白菜豬肉餡兒的!」 深情軍閥愛逃妻 小丫頭一聽這話,笑彎了眼睛。

其實,吃白菜餡的餃子之所以成為扣兒的一個心愿。那是因為在蘇家老宅,從來不吃白菜餡餃子。一般情況,都是韭菜和蘿蔔的。

可扣兒在三叔公家吃到過一次,那味道別提多香了。也因此,在扣兒幼小的心裡,白菜豬肉餡的餃子,那就是人間美味。

「娘,你說今兒個是三十,咱要不要去老宅?」喜兒抱回來一小捆柴火,方便等會兒燒火做飯使用。

按照這裡的規矩,沒分家的小輩一般都是在長輩那裡過三十的。可他們家情況特殊,雖然沒分家,卻把他們分出來單獨過,再加上老宅那邊對她們又極其看不上。到現在那邊也沒給個準話,要不要他們過去一起過年。

要是他們上趕著過去,人家不樂意,指不定又得在挨一頓罵。可要不去又怕人家挑理,還不如權當是不知道呢!

「你爹病在床上至今未醒。咱們也不過去了!就送去一碗餃子,權當是咱們的一點心意,至於他們怎麼想怎麼說,咱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娘兒幾個在廚屋裡忙活著包餃子,三郎帶著小五跟李家兄弟在村子里跑著玩兒。就看誰家放炮仗,就忙過去,看能不能找到餘下的小炮,他們撿來還能串起來在玩。

「這不是蘇三郎嗎?聽說你爹成了木頭人,躺床上一動不動的,吃喝拉撒全得讓你們伺候。嘖嘖嘖,那你們屋裡得是啥味兒啊!

哎,估計你娘沒多久就得改嫁,給你們幾個小崽子找后爹!」說著,那小子自己就開始哈哈大笑,還用手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氣,彷彿聞到了十分噁心的味道一般。

三郎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這人他認識,是四嬸子娘家那邊的親戚。

「王狗子,我看是你的嘴太臭了,長了個人嘴,不會說人話!」三郎也不是好欺負的,尤其是經過喜兒的調教,那現在妥妥的毒舌男。

喜兒發掘出自家哥哥毒舌的本是后,還為之砸舌。她曾經就被哥哥懟過好多次,當時只覺得痛苦萬分,教會徒弟累死師傅,可要是聽到他懟別人,尤其還是欺負他們的人,她心裡肯定特別開心!

王狗子一聽三郎說的話,先是神情一愣,沒聽懂,可他說的嘴巴太臭,他卻是聽懂了。

立馬不依不饒,彎著袖子就想上前去打三郎,可又看到三郎身旁的李家兄弟,不由得膽怯,誰不知道,李家四兄弟那拳頭可是剛硬剛硬的,尤其是他家老大,那可真是不能惹的主。他那眼睛一眯,真能把人嚇的半條命都沒了。

「呸,蘇三郎,你這個被趕出家門的孬種!你爹現在跟個活死人似的,你還當蘇家老宅會幫著你們出頭?做夢的你吧!」

王狗子十分囂張,盡量不去看那邊冷眼的李昊。他還就不信了,這蘇家人都不管的蘇三郎他們,李家人會幫著他們出頭!

可他這次估計錯了,根本就不用李昊親自動手,就見李錚一個拳頭砸下去,他的一個眼眶立馬紅腫起來,疼得他哇哇直叫。

李琦還在旁邊拍手,指著王狗子就讓他三哥狠勁打。眼看李錚的拳頭再次砸過來,王狗子這次是疼害怕了,撒丫子就往回跑。

原本跟著他的幾個男孩,也嚇得夠嗆,全都裝鵪鶉,小心的避開戰鬥圈。

王狗子雖然有十歲,可人遠遠沒有九歲的李錚人高馬大。幾息間已經被李錚抓住,照著他屁股就是一腳,他疼得哇的一聲大叫,跌倒在地,摔了個狗啃屎。

這下可是把李琦樂壞了,拍著手叫喚道:「狗吃屎!」引來了周邊圍觀人的哄堂大笑,王狗子一聽這,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

又引來村子里,孩子們的一陣鬨笑,有看不慣王狗子的,就在那兒指著他說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被比你小的打了,還知道哭鼻子。真丟人!」

這下王狗子哭的更狠了!他就是拿了堂姑給的幾個糖塊兒,讓他平時別跟蘇三郎一塊玩兒,多欺負欺負他,也算是給姑姑出氣了。

可他也沒想到,竟然有人幫蘇三郎出氣,打的他那個疼呀!還被人這樣說道,這讓他今後咋管下面的幾個小毛頭!

站起身,想上前跟李錚打一架,可看看高他一頭的身高和壯的跟頭牛一樣的身材,就忍不住發顫!

指著人群后的蘇三郎,就嗆聲道:「蘇三郎,你有本事就站出來,別讓別人替你出頭,咱倆好好打一架!」

三郎此時面目陰沉,雙拳緊握。也不過是才十一歲的少年,哪裡能忍得住!眼睛里冒著火光,一定要教訓這個口無遮攔的臭小子!

李家兄弟也沒攔他,畢竟這事兒還得三郎自己解決,他將來是要頂立門戶的,如果別人都欺負到頭上,他也不敢打回去,那將來他們一家,可是要被村子里的人欺負死。這就是靠人不如靠己,把那些說閑話的打怕了,他們也就安生了!

喜兒帶著扣兒過來時,就看到一群孩子圍著看兩人打架。走近了才發現打架的人,竟然是他那穩重的哥哥!

扣兒也驚訝不小,嘟囔道:「沒想到哥哥也會打架呀!」

畢竟,在老宅時有上頭老倆壓著,三郎自己又是個穩重的,很少跟村裡的皮小子們鬧騰。以至於扣兒從來沒聽說過,他哥哥跟誰打架動手。

喜兒原本還有些擔心,可看到三郎不落下風的拳頭和腿,打算在旁觀望。她相信李家兄弟都在這兒,絕對不會讓哥哥吃虧的。

把小五拉到跟前,看他興奮得滿頭大汗,忙用帕子給他擦汗,就怕一會兒招了風在生病。

而那邊三郎與王狗子的打鬥也到了尾聲,雖然三郎臉上也掛了彩,可王狗子絕對比他要慘。 王大力面對突如其來的三千萬,美得合不攏嘴。

孫思清則追問那個問題,就是,是否可以分別賣給他和趙寶和五年的壽命。

羅小冬看的出來,孫思清也是一個很自私的人,只是以前裝的人模人樣。

另外,他們約定了一個時間,羅小冬忽然感到很疲倦,然後,起身告辭,孟山說道:「我們還是不能現場觀看是吧?我說真的,我真的很想知道老鷹先生您是怎麼轉移生命的。」

老鷹先生說道:「對不起了,這算是我的獨家奧秘吧!」

羅小冬回來,接到一個電話,居然是傑克教授的。

羅小冬上一次,看到傑克教授如此傷心頹廢,覺得有一點想笑,因為如果老鷹先生是外星人的話,你傑克教授還猶豫糾結什麼呢?

你去挑戰這種智慧程度的外星人文明,肯定是會失敗的,會傷心鬱結的!

羅小冬問道:「傑克教授,你現在在哪裡?怎麼樣了?心情!」

那傑克教授說道:「我呀,我真的遇到奇事了。」

羅小冬奇道:「奇事?這個世界上還有賣命買命,比其更大的奇事嗎?」

傑克教授哈哈大笑,心情似乎也變得好了起來,說道:「我遇到一個人,自稱帶有前世記憶,轉世投胎,然後想重新分配家裡的財產,準確的說,是遺產。」

羅小冬奇道:「這是怎麼回事,在歐洲嗎?」

傑克教授說道:「是啊,我跟你分享一下這個喜悅,最後,這個騙子被我拆穿了。」

羅小冬奇道:「有意思有意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傑克教授說道:「是在南歐,這邊有一個家族,叫史密斯家族,史密斯家族的一個人呢,和我有舊交情,他們家的第四代傳人,忽然說,自己就是剛剛死去的爺爺,明白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