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璐深情款款的看着我,讓我幾乎無法呼吸。很顯然剛纔的熱吻,已經讓周璐春心蕩漾了。周璐提出要跟我喝酒,說是爲了慶祝這次僥倖脫險。我無法拒絕周璐,周璐不過是看到艾麗的父母來了,便想時時刻刻守着我罷了。

喝吧!喝醉了,什麼煩惱也沒有了。我和周璐兩個人便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一直喝到兩個人說話的時候舌頭都伸不直。我甚至感覺酒裏面加入了一種讓人迷失心性的東西,因爲這一刻我和周璐幾乎都到了一種忘乎所以的地步。

周璐黏着我,將嬌軟的身子貼得緊緊的。縱是我再是鎮定,此刻也難逃周璐的美人關。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我將周璐抱起來,跌跌撞撞往臥室而去。周璐的臉紅得如同桃花一般,讓我忍不住不停的去親。


當我進入周璐的身體的時候,周璐推了我一把。眉頭皺了一下,我哪裏顧得了那麼多。周璐在我的進攻下,再一次成爲了我的女人。

只是,事後的周璐卻輕輕的哭泣了起來。我凝眉注視周璐,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是周璐起身去上洗手間時,牀單上的落紅讓我徹底驚呆了。

剛纔和我在一起的不是周璐,而是張曉楠。等周璐回來,我一把拉過周璐。仔細看着她的左眉尖,仍然有一顆紅痣。我用手輕輕的去摳,那粒痣居然是粘上去的。再看右邊的眉尖,被一張貼紙蓋住,貼紙跟膚色幾乎沒有任何分別,所以我輕易的便被騙過去了。

“張曉楠,你何苦要這麼做?你是想我周然揹負更多罵名嗎?”我看着假周璐,心裏如同刀剮一般。

“周然哥!這是我今生唯一的願望了,終於做了你周然的女人。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會打擾你的。等你和周璐結婚之後,我便走得遠遠的,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安安靜靜的過一輩子。”

張曉楠說得很是悽清,我不知道該如何勸說於她。她也是我大媽的遺腹女,於情於理,我也要照顧她。

說話的時候,張曉楠已經穿好了衣服。

“周然,希望你今生不要負了周璐,如果我聽說你欺負周璐,我是第一個不會答應的。”張曉楠此刻恢復的鎮定,這便是她所謂的想做一回女人。“曉楠。”我輕語着,想起了剛纔和張曉楠的牀笫之歡,我的心彷彿被揉碎了一般。

“好了,別太在意了。我都沒有當作什麼,何況你還是男人呢!”張曉楠笑了,笑得很灑脫。

“你不覺得這樣太對不起周璐了嗎?”我痛苦道,有很多人一定會認爲我得了便宜賣乖。這一刻我是真的很痛苦。如同上一次,我還不知道周璐不是我的堂妹卻跟她發生了關係一樣。那樣的痛簡直是痛入肺腑,無以復加。

“周然哥!這個辦法就是周璐想出來的,她知道你如果知道了真相肯定是不會願意的,所以纔來了一個偷樑換柱。你不要怪她好嗎?她也只是爲了幫我完成一個願望,我知道此刻她的心也一定很痛。”

張曉楠說着,轉身便離去了。我並沒有挽留她,我沒有任何理由挽留張曉楠。我難以想象,我剛纔跟張曉楠翻雲覆雨的時候,周璐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她這樣的愛近似於自私,而是對自己,不是他人。

我再一次將牀單收起了,打電話讓服務員給我換一套新的。只是服務員抱着帶血的牀單剛剛打開客房的門時,卻看見艾麗站在了門口。她一眼便看到了牀單上的血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第112章前世的秘密與手段

緩慢放下右手的瓶子,另一隻手卻以極快的速度將身邊一株玄霖草扔進了星葯煉製器的壺中,茲茲聲立即響了起來,同時右手也化為一道白色的影子將九葉花,勾魂果實握在手心,當即朝著下面壺中一罩。

嘭……

一聲細微的爆鳴聲,卻是勾魂果實當場爆開了殼,流淌出一絲青色的液體,很快整個勾魂果都被無屬性元素液給淹沒繼而化為無屬性元素液的一部分,而此刻壺中的無屬性元素液居然散發出青色的光暈。

貝克眼手疾快,立即蓋住壺中的蓋子,指尖劃過一種很奇怪的軌跡,那修長的指尖似乎更像在跳舞一般,壺被他持在手裡,隨後開始搖晃,他搖得並不是很快,總會讓人感覺到規律在裡面。

那手姿舞動的越來越快,甚至賦予了靈活與靈動,到了最後只能看清楚無數道影子在眼前晃悠。

而貝克這時候臉色更加虔誠,單手一番,壺蓋瞬間被打開,只見貝克一拍壺底,啪的一聲,奇怪的是壺中的純凈而散發著淡淡味道的青色液體居然被化為五股,繼而射入了星葯煉製器另外五個紫色小瓶中。

貝克再次以極快的速度,再次加入其它幾味藥材,五個小瓶分別加入了兩株以上的藥材,他以自己驚人的計算力將藥材平均分配在五個瓶子中,他雙手像一位調酒師一樣,轉動著手裡以五個瓶子化成的羅盤。

速度漸漸變得人看不清,這還沒有完,大致這樣過了五分鐘,貝克的額頭都略微多了一抹細汗,只見他雙手化為一道幻影,幾乎同一時刻將五瓶藥液加入壺中,同時捏碎了幽蟒的星獸核,加入了進去。

茲茲

一晃一動間壺中開始發出茲茲的藥液排斥聲不絕,而這時貝克手中再次一晃,綠龍血加入了五滴,然後再次輕輕的轉動起壺來,壺中的異響才逐漸恢復平靜了些許。

貝克微微閉上了雙眼,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一分鐘過去了,壺中由內而外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香味,而天地間的五行星元素開始不斷的朝壺中聚集。

兩分鐘過去了,星元素聚集的更加猛烈。

十分鐘過去了,貝克臉色凝重了起來,而這時星元素已經快要在房間中形成了一道元素風暴了。

就是現在,成敗在此一舉,貝克猛的低吼一聲,他開始運轉星力,是的,他在運轉星力,他在準備置之死地而後生。

九死一生,便有一線生機。

在他運轉星力的同時,星海中的那十二道星宗精粹瞬間掙脫了星海,開始席捲整具身體。

星力涌動,龐大的十二道星宗精粹,不斷的衝擊著身體筋脈,骨骼,五臟六腑,劇烈的疼痛,猶如撕裂……

轟隆一聲

貝克的臉色一紅,嘴角不由自主的如絲般的留下鮮紅之色,不過他卻絲毫不在意,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要煉製五品融合藥劑就必須需要星力,而他自己也要乘著這個機會,讓自己身體變得更強,身體中猛烈的星宗精粹任它如何強大,如何橫掃自己的身體,自己身體不論變得如何糟糕,他都相信自己憑藉自己前世無數的經驗與手段,會在星宗精粹爆掉自己身體之前將五品融合藥劑煉製出來。

他在賭……

他雙手開始結了一個引動天地星氣的印,身體中的星氣開始順著意念引導至星力煉製器中,星葯煉製器立即發出咔咔作響,而在星葯煉製器中中間部分的那個壺中,一團正醞釀濃郁星力的藥液正猶如生命般的流動。

星葯煉製分為四個步驟。

第一個步驟,是集葯,化葯,調和,就是必須按星葯配方上面描述的以極快的速度將各種星葯分成先後順序,按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屬性不同分類,星葯煉製器的五個瓶子便是無形元素集合之用的。

然後在五個瓶子中將那些葯化為藥液,同時身體必須不斷的去調節這些藥材,使之這些藥液必須均勻,其次便是將五瓶不同屬性的藥液在均勻之後注入中間那個壺中,這便是第一步驟的最後一個階段,將不同的屬性注入一個器具的時候肯定會面臨著巨大的排斥反應,一般需要用自身的星力入駐加以調和,不過貝克這時候還不能運轉星力,雖然他最終還是得運用星力但他希望自己盡量後面一點再用星力,所以他加入了綠龍血,他能夠作用同樣的效果。

而貝克也能為此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

第二個步驟,也是現在正在做的步驟,那便是提純,這個階段便是大量運用星力,這個步驟要求星藥師必須將壺中的藥液經過星力去提純裡面的雜質,千錘百鍊才得以成藥,這個過程看似簡單,其實卻很難,這個階段正是星葯孕育的時候,這時候天地間的星元素風暴便會席捲而來,他必須還得抵擋天地間的星元素風暴,五品星藥劑反應出來的星元素風暴完全爆發之刻足夠輕易殺死一位巔峰星師,甚至重傷初低階別的大星師。

所以星藥師都會對自身的體質要求那般高,因為在煉製星葯的時候必須抵抗星葯反應出來的星元素風暴,還得一邊控制自身的星力不斷的去提純星藥液。

第二步對星藥師來說很是關鍵,這極為考驗星藥師的毅力,跟自身的經驗,和星力的強度。

比之前世,貝克少了很多的手段,首先便是在前世的時候他擁有一件大陸第一鍛造師,也是他最要好的摯友之一鬼手為他利用九天之外的罕見隕石為他量身定做的一件超強聖甲,那身鎧甲是鬼手平生最巔峰之作,他一生就做了兩套,貝克一套,他自己一套,作為他們友誼的見證。

鬼手作為大陸第一鍛造師,同時也是至尊巔峰級星修,他製作出來的鎧甲有他巔峰星力的加成甚至能夠承受跟他同樣等級的星修者全力一擊而不破。

同時他還有另外一個好友,至尊級星葯治療師菲克,他發明了一種能夠在短時間內無限爆發星力的星藥劑,每次貝克需要煉製星葯的時候他都會送貝克一瓶。

重生之地府歸來 ,底蘊深厚,他利用聖甲與菲克的特殊星藥劑,憑藉著他對藥材驚人的天賦,最終以六級星王的境界,煉製出了九品星葯,當時震驚了大陸無數人。

一個能夠以六級星王跨越三個大品級,中間有數十個小品階,製作出九品星葯的天才,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因為在大陸歷史上從沒有過的,貝克之名瞬間席捲整個大陸,無數星藥師慕名而來拜訪這位神一般的星藥師。

曾經輝煌的時刻……


如果不是他自不量力的去研製聖級星葯,他或許不會被那場聖級星元素風暴淹沒,他或許……

不過這始終只是一個或許,因為這個世界或許太多了……

今世,他沒有了那麼多的手段,但是他的毅力沒有變,他對星葯的執著沒有變……

五品星葯對目前的貝克來說確實很困難,但是不要以為他前世只會靠他那些摯友們,他自己也是有手段的……

在他的記憶深處還隱藏著一個秘密,就是他的摯友們也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葯書』。

這是他前世在一片人跡罕至的上古遺迹里得到的,這葯書分為兩個葯篇,第一個是升葯術篇,能夠利用神識之力以其特殊的方式將星葯提升一個到三個不等的小品階,比如三品初階星葯他利用這個方法可以讓星葯達到三品中階,乃至三品巔峰。

第二個葯篇便是引導術篇,也是需要神識之力利用特殊的運轉方式引導天地元素風暴,至少能夠引導掉四成星元素風暴對星葯的轟擊,但這兩項都對一個人的神識之力要求非常之高。

前世貝克神識之力一般,所以這兩項雖然也在煉製了星葯的時候發揮了一些作用,但始終不太明顯。

但今世不一樣,今世他的神識之力已然無限接近王級,所以他雖然沒有了前世的手段,但在『葯書』的基礎上他卻有了長足的進展。


再加上他今生身體強度也出奇的強悍,所以他能夠有魄力煉製五品星葯,他有信心抵擋住五品星葯反應出來的那狂暴的星元素風暴……

這是傲氣,絕對的傲氣……

身子一轉……

此刻星元素風暴已經進入狀態,越加猛烈了起來,甚至能夠用肉眼感受到。

整個房間都跟著星元素風暴咔咔的響徹了起來,忽然貝克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知道這樣下去恐怕整棟樓都會被這股星元素風暴給掀飛,暗道一聲大意了。

主要是他太過於專註了,甚至將這裡當做了前世自己的實驗室了,毫無疑問這地方是酒樓,從星元素反應來看,恐怕星元素風暴等會兒還會加強數倍。

可是此刻他已經沒有了選擇,星葯一旦開始了,他便沒有了後路,更何況他此刻已然引動了星力,十二道星宗精粹已然在自己身體內部亂攪,再耽擱下去的話,不止星葯配置不出來,甚至自己會先一步被星宗精粹反噬而死。

轟隆

首先是貝克周邊的桌椅被那數股猛烈的星元素之力轟成齏粉,貝克一咬牙,趁著湧入星力的空隙他瞥了一眼天空,一股龐大的星元素風暴正在被引導而來,一旦這股星元素之力到來後果不堪設想。

此刻貝克的身體猶如皮球一樣脹大,體內星宗精粹迅速在身體內部作亂,在這種情況下,他還在擔心自己會傷害到這裡的無辜人。

於是他借著身子還有行動能力之前,單腳一踏,轟,他的身體衝天而起,可惜他晚了一步,龐大的星力風暴似乎像發了怒的巨龍一般,轟然爆開了這棟酒樓的三樓樓頂。

無數的木屑,無數的塵土,讓他看不清自己眼前光景……

……

時間倒退數分鐘前。

地下拍賣會,實驗室。

「這是三階凝力藥劑,給你兒子吞下他的傷應該沒有問題。」

莫卡接過卡洛手中的星藥瓶客氣的道:「多謝卡洛大師。」

「不用客氣,我本就答應你,更何況你還為我弄到了一顆幽蟒星獸核,這是我們之間的交易。」卡洛淡淡道。

莫卡微微一笑,爾後便向卡洛拱了拱手告辭而去,莫卡走後卡洛便恭敬的轉過身子,古摩珂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莫卡,心計深沉,但生不逢時,不堪大用。」古摩珂淡淡的看了莫卡走出去的方向,淡淡道。

「少爺,東西已經聚齊了,隔兩天我便著手煉製那個方子。」

古摩珂點點頭,「你儘力而為即可,我現在能夠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聽著古摩珂的話卡洛眼睛一片晶瑩閃爍,流露出一抹堅定的光芒。

轟隆。

一陣猛烈的轟鳴聲自外界響起,整個實驗室都為之一抖,兩人瞬間就怔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古摩珂皺著眉頭道,「如此大的異響,走,我們出去看看。」

古摩珂當即帶著卡洛走出了實驗室。

走出地下拍賣會的大門,在大門口早已經愣神的幾位地下拍賣會的工作人員,包括首席拍賣師,薩琳娜,那張粉紅的小嘴張的老大,成為一個喔形,靈動的雙眼透過震驚之色,久久未散。

這時候走出兩道人影,薩琳娜轉過頭去,驚訝道:「哥哥?」

古摩珂走出來跟她站在一起,對她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抬頭望著聲音的發源地,整個人瞬間一震,「這……這是……」

「這……這莫非是星元素風暴。」卡洛自然識得半空中猛烈席捲之物。

卡洛依著凝重的雙眼與古摩珂對視一眼,說不出的震驚。

「星藥師!」

兩人腦海中同時冒出這個念頭。

古摩珂臉色陰晴不定,兩隻瞳孔一縮,身子一閃便已經出現在了十米開外……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艾麗從服務員的懷裏奪過了被單,只是淡淡的說道。

“你下去吧!這被單我自己洗……”

服務員看着我,不知所措。我示意她離開。之後服務員關門而去,艾麗將被單扔到了地上,看着我,一臉怒色。

“周然,我爲你擔驚受怕。你卻在這裏風流快活,你可知道我在我媽媽的面前說了多少好話,她才同意我繼續留在蓉城。你跟周璐有婚約不假,可是爲什麼我剛纔看到了張曉楠從你的客房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