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周圍其他人都是旁觀者,看到什麼他們也不敢說出去。

林如如抬頭朝沈亭秋望了幾眼,她鼓了鼓腮幫子,好似下定了決心,繼而再次朝他撲過去抱住他的腿,這回比剛剛抱的更緊,「救我~」

她臉皮就是這麼厚,是他自己讓抱的,抱了她有事求他,他就別想賴賬!

她突來這麼一招沈亭秋都錯愕住了,沒料到她還會撲過來。

呵~,這個女孩還真是有幾分趣味!

林如如已經豁出去了,暫時先別管其他的,抓住救命稻草再說!

「這麼想做我的總裁夫人?」他嘴角的壞笑裂的更開。

不管他說什麼,她都不理會,反正,她就是傍上他了。

她就賴着他,不能讓他反悔。

斕凝在旁邊瞧著,讚歎林如如勇氣可嘉。這果然人被逼上了絕路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

今晚沈亭秋過來這邊也只是走個形式,池裳裳既然已經走了,他的戲就演完了,也沒必要繼續待下去。

侍者過來傳了一聲,車已經準備好了。

「要跟我走?」他玩味的瞥了她一眼。

林如如連殺青宴也不回了,鯉魚打挺翻身站起來,抱着他的胳膊,用行動告訴他。

斕凝見她不會認真了吧?她難道還要跟沈總裁回家?

她一個女孩子還喝了酒,跟一個陌生男人走了……

斕凝想要攔林如如,那個男人已經邁開了大步,帶着她往外走。

而斕凝的手腕在此時也被人握住,她轉頭就對上了商略那雙幽深的眸。

「不用擔心,他知道分寸。」他的眼底傳遞著柔光,讓她放心。

作為好兄弟,商略早看出了沈亭秋不過是一時興起。

手腕處傳來溫暖的觸感,斕凝聽到他的話,安心了一些。

隨着林如如和沈亭秋一走,剛剛一場鬧劇終於收場了。

周圍人識趣的全都散開,很快此地就只剩下斕凝、商略還有趙璧。

趙璧看完熱鬧,嘴裏說着『哎呀呀』,卻笑得比任何人都要開懷,「我今天才知道那個小姑娘這麼剛,敢直接上手打池大小姐!」

「這麼暴躁的小妞沒人罩着不知道要闖出多少禍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喻色其實想低調的,但是被人認出來了也沒辦法。

這個時候,只想著她來了這裡的消息不要被這電梯里遇到的人傳到墨靖堯的耳中。

否則,驚喜就沒了。

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給墨靖堯帶來驚喜。

頂樓。

墨靖堯頎長的身形如鷹翔般的靠在大班椅上,「孟寒州,我全款,你只要負責建設就好了。」

「呃,墨靖堯,你也太狠了,明明是本少找到的地盤,憑什麼你全款?那豈不是全成你的了?」孟寒州瞪了墨靖堯一眼。

「你全款也可以,不過,我保證你建設完不出一小時,系統就被攻克,到時候,你覺得那還是屬於你的嗎?」墨靖堯輕轉了轉大班椅,唇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看得孟寒州恨不得衝上去直接把他撕了。

「墨靖堯,你夠狠。」

「還不夠狠,這不是分你一杯羹了嗎?」

「呃,我和我的人只有上去作客的權利,這叫分我一杯羹了?明明就是一杯底的羹,塞牙縫都不夠,墨靖堯,你越來越摳門了……」

就在這時,墨靖堯的手機亮了一下,他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簡訊,隨即一張俊顏彷彿染上了華彩一般,墨眸也隨之亮了起來,靜靜的看著簡訊足有三秒鐘,隨即抬頭,「孟寒州,你可以滾了。」

孟寒州「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墨靖堯,你什麼意思?」

「該說的都已經確定了,你還想賴著不走?」墨靖堯說著,就從大班椅上站了起來,然後緩步走向辦公室的門,直接拉開,「請吧。」

「我什麼時候同意了?你這是強盜,我辛辛苦苦的要給你搞建設,結果搞完建設全都算你的?墨靖堯,你就是頭狼。」孟寒州怒瞪著墨靖堯,絕對不服的與墨靖堯對峙著。

「那行,我換人建設,不過,到時候你和你的人連上島的權力也沒有了,不要怪我沒有事先提醒你。」墨靖堯仿似心情極好的說到。

「算你狠。」孟寒州起身朝著墨靖堯走過來,然後一拳就打在墨靖堯的胸口上。

墨靖堯不閃不避,硬生生的受了,「嗯,你打也打了,這事就這麼定了,滾吧。」

孟寒州氣的一腳就踹了過去,不過這次墨靖堯卻是倏然一個後退,轉瞬就避開了孟寒州,「想打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改天約了再打,今天不行。」他說著,瞄了一眼外間秘書室的門,這一眼裡,全都是期待。

喻色來了。

管理部的經理親自發給他的簡訊,絕對不會錯的。

「行,到時候你要是敢不來,你就是孬種。」孟寒州狠氣的說完,這才要離開。

可他才走出墨靖堯辦公室的門,外間秘書室的門就開了。

喻色一襲水藍色的流蘇長裙,梳著馬尾,精緻的小臉雖然是素顏,卻美的象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只是手裡提著的食盒點有煞了仙界的風景。

看到喻色,孟寒州墨眸微眯了起來,先是停下了腳步,隨即後退一步就退回到墨靖堯的辦公室,「喻小姐來了,我都聞到便當的香味了,嗯,正好餓了,不走了。」

墨靖堯敢給他添堵,他就不客氣當個亮亮的電燈泡『回報』一下。

「你敢!」

「禮尚往來嘛,有什麼可不敢的,難不成,你還想當著喻小姐的面施展一下你的冷暴力?如果你想,我不介意配合一下。」孟寒州笑眯眯的,他現在算是知道墨靖堯為什麼要他滾了,原來是喻色來了。

「你會後悔的。」墨靖堯低聲警告。

「那海島有我一半。」孟寒州趁機講條件。

「三分之一。」墨靖堯眼看著喻色走了過來,眸色一沉,只得咬牙切齒的讓利了。

喻色來了,他可不想他的辦公室里多半個雄性生物。

一個就更加不可以了。

「成交。」聽到墨靖堯讓利了三分之一,孟寒州眯起的眼睛里已經全都是笑意了,轉身的時候正好迎上喻色,然後越看喻色越順眼,幸好這個點喻色來了,不然,他別說是三分之一了,十分之一都沒有,「四嫂好。」

絕對的禮貌,絕對的狗腿。

三分之一,那可是上百億。

雖然要他自己出錢,可是他即將擁有的可不止是上百億。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此時就感覺身後秘書室里的女秘書的目光全都射在了她的身上。

「孟少,你別亂叫。」她和墨靖堯連男女朋友的關係都沒有確定,就更別說領證了,孟寒州這突然間的一聲『四嫂』,如果是私下裡叫著順口叫著玩的她也就無所謂了,但此刻這是在墨氏集團的公司裡面。

而她身後,好幾雙眼睛正盯著她呢。

哪怕是沒有轉頭去看那幾個秘書,喻色都知道那些女秘書都恨不得要因為孟寒州的這一聲『四嫂』而把她盯出窟窿來了。

「他沒亂叫,跟我進來。」眼看著孟寒州還不走,一雙眼睛全都在喻色的身上,墨靖堯直接越過孟寒州,接過她手裡的食盒,然後,就在眾目睽睽下就要去牽喻色的手,就要把她帶進他的總裁辦公室。

喻色只覺得身後都是冷嗖嗖的目光,小手不著痕迹的抬起撩了撩劉海,然後隨著墨靖堯就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她可不要墨靖堯當著人前牽她的手。

太羞。

還有,只怕會就此增加很多個無形的敵人。

情敵。

她現在可是深深體會到了情敵那種是有多恐怖。

明明是不認識的兩個人,但是直接就對她恨之入骨了。

梅玉秋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是恨不得手撕了她。

所以,情敵這種,能不惹還是不惹吧。

畢竟,人家在暗她在明,一個兩個的還能防一防,太多的話,真的太難防了。

無處不在呀。

誰讓墨靖堯本身就是一個桃花朵朵開的宿主。

墨靖堯的手在半空中滯了片刻,隨即就放下了,知道小女人放不開,便不再強求,只要她來看他就好。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進了墨靖堯的辦公室,被無視的孟寒州眨了眨眼睛,「墨靖堯,你這是重色輕友。」好歹再跟他說一句『再見』之類的話吧,居然是再也不理他的感覺了。

這友輕的,也太狠了點。

狠的讓他咬牙切齒了。 陳寧跟宋娉婷一家正難得其樂融融的吃飯,享受豐盛的午餐時光。

忽然,宋仲彬的手機響了起來。

宋仲彬拿出手機一看,錯愕的說:「噫,是大哥的電話,他打電話來幹嘛?」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淡淡的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打電話來求葯的。」

陳寧說著,就拿出一顆密封得嚴嚴實實的藥丸,放在桌面上。

宋仲彬一家都想起來了,剛才他們從壽宴憤然離開的時候,陳寧曾說過:宋家會親自來求葯的。

宋仲彬將信將疑,接通了電話,並且按下擴音鍵:「喂?」

手機里傳來宋仲雄的聲音:「二弟,爸身體不舒服,你把你的那顆安宮丸送過來吧,立即。」

宋仲彬沒想到大哥打電話還真是求葯的,還真讓陳寧說中了。

他驚疑不定的望了陳寧一眼,然後下意識的想要答應。

畢竟他在他大哥面前,從不敢說半個不字。

但馬曉麗卻劈手奪過手機,怒氣沖沖的說:「呵呵,你們不是說我們家送的安宮丸是破葯,還把要扔在地上,說讓我們自己吃的嗎?」

「既然你們如此瞧不起我們送的禮物,現在幹嘛又開口索要?」

「如果你想要,那你就自己過來求我們吧!」

馬曉麗說完,怒沖沖的啪的一聲掛斷電話。

但是她剛掛斷電話,手機再度響起,還是宋仲雄打來的電話。

她直接把手機關機,余怒未消的把自己手機,還有宋娉婷手機也關機了,然後忿忿的說:「剛才那麼瞧不起我們家送的禮物,還當著那麼多親朋好友的面把我們的禮物扔地上,不讓我們參加宴席,拿吃剩的飯菜給我們吃。」

「現在要求我們的葯,還如此咄咄逼人。」

「我偏不順他的意,他今天不親自登門求葯,想都別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