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圍一群人目光極為忌憚,卻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那金甲首領寒聲道:「吾乃冬雪主神座前一等神衛,閣下到底何人,為何如此與我冬雪神殿作對?」

還算冷靜。

並沒有被此前發生的一幕沖昏頭腦。

神殿的威嚴不容觸犯,主神更加不能觸怒,這是這個大陸所有人都知道的規則。

他相信眼前這個不速之客也清楚!

既然清楚,卻又偏偏來此,還當面以極其殘忍的手段殺死了一名神殿精英神衛,那麼可想知道,這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敢滅殺主神的僕人!

敢於與主神叫板!

他能想到的只有兩種人,第一種,這人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第二種,這人來歷不凡,身後有著絕大依仗。

早些時候他傾向於第一種,現在,他認定是第二種。

雖未名言,可此刻他眼中,林昊已經成了敵對神殿的人,是敵意神靈在大陸的代言人。

林昊倒沒想這麼多。

神靈之間也不是鐵板一塊,這一點很多人都知道,他也不例外。

但那些與他無關。

面對質問,他淡然道:「冬雪主神座前一等神衛……

本帝是否可以認為,你經常跟在冬雪主神左右,對他的所在十分清楚?」

柳暗花明。

原本以為不可能獲知想要的消息了,現在看來,似乎又不是。

主神座前神衛,與神殿神衛,終究不一樣。

神殿神衛他是知道的,北風神殿就有北風神衛,這類神衛一般只是負責世俗的一些事。

而剛剛被他搜魂致死之人,便是一名來自冬雪神殿的武聖級神殿神衛。

相比之下,雖然不知道所謂主神座前神衛到底怎麼一回事,可名字上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

身份上說,面前這位似乎也尊貴許多。

如此一來,從他身上獲知冬雪主神的下落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很可惜,身為主神神衛,這人並不配合…… 「最後一次,說,你到底是哪個神殿派來的的?擅闖風神坪,到底有何居心?」

「你可以不說,但若是不說,就別怪我等不客氣,觸犯冬雪主神威嚴者,死!」

並不配合。

非但沒有好好回答林昊提出的問題,反而是抖起了主神神衛的威風。

林昊也沒慣著。

「區區金丹,也敢在本帝面前大言不慚。」

「罷了,既然你不肯說,那本帝自己動手取吧!」

淡漠的言語中,他再次伸手。

同樣的舉動,平平無奇,不帶絲毫煙火。

不同的人,相比此前那身著神聖白銀星衣的神殿神衛,這身著神聖黃金的主神神衛要強上百倍不止。

然結果是一樣的。

完全沒有抗拒的資格,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那主神神衛便覺無形中一隻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全無反抗之力,他被舉了起來。

靜!

突然的驚變使得周圍一群神殿神衛都被震住了。

短暫的靜默后,回過神來,這些人暴怒。

「犯我神殿者,死!」

「主神的威嚴不容侵犯!」

「一切異端,都勢必臣服於我神的神輝之下!」

「殺!」

「……」

厲喝聲中,長槍利劍爆出驚人的力量,天地為之色變。

這是一股絕強的力量!

至少都是武聖級別的強者,又有神聖星衣加持,隨便一人,便能輕易覆滅北風王國。

而眼下,十多個這樣的強者全力出手,更有一名超出這個層面的超級存在,由此而爆發出的力量,絕對是毀滅性的。

只是選錯了對象!

面對一個連他們所謂的主神聯起手來都心驚膽戰的對象,他們看似強大的看似充滿毀滅性的攻擊,其實很可笑。

典型的雷聲大雨點小,看似無可抵禦的攻擊,根本沒有摸到林昊衣角,便被那突然出現的血色光罩擋住。

那是血罡自發護體!

血罡形成的強大護罩不僅將一切來襲的攻擊抵禦住,隨著那十一條龍吟咆哮齊天,更有一股驚人的反震之力湧出,瞬間二十多名神殿神衛被震飛潰散,刀兵散落一地。

靜!

此時此刻,連風都安靜了。

一群人目光驚絕的看著閉目傲立風中的林昊,瞠目結舌,如見鬼神。

林昊卻沒有遲疑,淡然言道:「最後再問一次,冬雪主神何在?」

口吻平靜,卻是無盡威嚴。

凌空被高舉,那金甲主神神衛雙目赤紅,目若銅鈴。

一雙滿是殺意的眸子盯著林昊,他厲聲道:「休想。

吾乃主神座前一等神衛,吾對吾神之忠誠,任何人,任何事,不可破滅。」

忠肝義膽,豪氣凌霄。

一點浩氣凝聚於胸,短暫的停頓后,他慨然出聲:「有本事便殺了吾!

若吾不死,則必當長戈利戟,誓死捍衛吾神榮耀,誓死為吾神誅滅異端……」

壯懷激烈。

一席話出,瞬間周圍的氣氛也變得悲壯起來。

「要殺便殺!」

「誓死為神殿盡忠,誓死捍衛吾神榮耀!」

「忤逆吾神者,終將毀滅,今日我等即便是死,也必將在吾神的神國獲得永生!」

「……」

場面有些詭異。

原本人多勢眾咄咄逼人的一方這一刻突然就弱勢了,那樣子,似乎正面臨著極大的欺凌與侮辱。

一群被洗腦的白痴而已,林昊也沒有理會。

掌心一股吸力發出,那視死如歸的主神神衛被凌空攝取過來。

一手蓋在其頭頂,他驟然睜開雙眼,搜魂!!

就這樣,三分鐘后,這所謂的一等主神神衛停止掙扎,身軀在寒風中迅速僵硬。

便在這一刻,無盡虛空深處,冬雪神殿,感知到其死亡的冬雪主神咆哮如雷。

林昊卻不知這麼多。

通過搜魂,他得到不少東西。

他知道了武聖之上還有武帝、武神!

他知道了冬雪主神坐下一共四個一等神衛,十二個二等神衛,三十六個三等神衛,皆是武神,賜神聖黃金,代主神統領巡視麾下所有神殿!

除了這些大面上的東西,他還弄清了這些人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如他所料,上一任的北風之神的確是死了!

這些人出現在這裡,便是奉冬雪主神之命,護送候選者前來繼任新的北風之神。

而事實上,冬雪主神麾下死去的並不僅僅只有北風之神,還有另外幾位神靈。

是以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冬雪帝國極其麾下王國各處。

唯一的區別是,這裡比較倒霉,遇上了他這大仇人。

只可惜,縱然身為僅有的四大一等神衛之一,這人依舊不清楚冬雪主神確切所在。

而今他僅僅知道冬雪主神真正棲身的神殿位於冬雪星系深處,至於更多的,他也無從知曉。

「希望這神衛的死能引他出來吧,不然就只能等冬祭了!」

心裡想著,林昊也沒太糾結。

隨手將那有著三朵雪花印記的神聖黃金星衣收了,他淡然道:「留下星衣,你們可以走了。」

螻蟻而已,他沒有滅殺的興趣。

倒是這些神聖系列的白銀星衣黃金星衣,在他眼裡頗有研究價值。

許是被那一等神衛之死給嚇到了,這個時候剩下的人並沒有早些時候那種視死如歸的勇氣。

是以很快林昊眼前就擺了二十多個白銀色黃金色的箱子。

不敢再停留,交出星衣之後,這些人飛快轉身。

只是還沒走多遠,林昊忽然改變主意了。

「若是被那冬雪主神知道我在找他,然後連冬祭都不敢來了,那該如何是好?」

龍隱者 「算了,還是滅了吧!」

就這樣,信手一揮,那些本以為逃出生天內心還在盤算著將來怎麼把這筆賬算回來的神殿神衛,悉數倒下。

也沒覺得這樣出爾反爾有什麼不對,收了一堆箱子,抬頭看了看,林昊信步步入神殿。

神殿裡面很安靜。

步入其中,給人的感覺是北風無處不在,寒意無處不在,卻偏偏靜悄悄的,沒有絲毫聲音。

神殿里有很多壁畫,似乎記錄著很多神話時代的故事,雖然主角是北風之神,但是也能看見許許多多其它神靈。

林昊一路看著,一路往裡面走。

而這個時候的神殿深處,幾名冬雪神殿精心篩選出來的候選者,激戰正酣…… 「神靈之位,能者居之!」

「想要獲得北風神衣,先過我這一關!」

「大言不慚,識相的就讓開,這北風神衣非我莫屬,我才是新一代的北風之神!」

「……」

爭奪格外激烈。

位置只有一個,可候選繼任者有三人。

神位是任何人都沒法放棄的誘惑,若非這次北風之神意外身隕,便是千年萬年,也不可能有人有機會染指。

而神與人的本質區別,不僅僅在於超乎想象的力量,也在於屹立芸芸眾生之上的權威與地位,更在於悠長到尋常人無法想象的生命。

便是因為這諸多原因,哪怕是死,這些人也不可能放棄。

神殿深處,三人在刺骨寒風中激斗。

他們爭奪的是北風之神的位置,但歸根結底,爭奪的是北風神衣。

北風神衣是北風之神的象徵,身為創世星衣之一,它身上有著創世之初星辰神晶賦予的強大規則之力。

如同林昊穿上審判神衣就能化身審判之神代天刑罰一樣,穿上這北風神衣,便是北風之神,便能代天執掌北風,讓寒冷的北風吹遍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北風神衣位於傳說中的極寒風淵中。

重生之修羅歸來 神殿便坐落於極寒風淵之上,三人激戰的地點,正好就是極寒風淵入口。

林昊靜靜走來。

他聽到了激斗的聲音,他看到了打鬥的場面,他也心知肚明這三人到底在爭什麼。

不過都與他無關。

創世星衣,直接由天地規則生成,並不受任何的個人或者神靈掌控。

北風神衣亦如是。

縱然北風神衣只是冬雪神系諸多神衣之一,受冬雪主神管轄,可說到底冬雪主神也只有管轄權,並無掌控權。

至於製作神衣的權利與能力,那是更加沒有的。

每一件創世神衣都是天地規則自發生成,一旦擁有者死亡,則自動消失天地之間,等待著下一次重生。

早些時候林昊看到的那道劃破天際的流光,便是新生成的北風神衣降落極寒風淵。

總裁畫地爲婚 等這一天很久了,是以冬雪神殿方面的反應十分迅速,第一時間便趕了過來。

正常軌跡下,北風神衣還是會落入冬雪神殿掌控,歸屬冬雪主神麾下。

只是現在軌跡已經發生偏移!

「哪來的野人?」

「無知!」

「自尋死路!」

「……」

林昊並未理會那三人之間的打鬥。

他的到來也並沒有使得激戰的場面變得緩和。

可看他旁若無人直接走向極寒風淵,激戰之餘,三人依舊不免心中冷笑。

極寒風淵是什麼地方?

作為北風之神的起源地,作為北風神衣存在的地方,豈是那麼容易進去的?

饒是身為候選繼任者,饒是有著強大的神聖專屬白銀星衣護體,他們下去也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