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吾之劍道之千劍歸一!”

返璞歸真,大道渾成的一劍,悄然使出!

現如今,南天修爲越發渾厚,雖然不是半神,但是憑藉着機武雙修的優勢。

南天現在足以力壓巔峯半神,只要不是真神境,都不是南天的對手。

如果,南天動用幽靈披風和戰爭拳套,再加上,小黑幻化爲:中級武魂形態。

就算是,一尊九品神境,南天都有機率,將其抹殺!

流星劍光,點點滴滴,千百般劍道,大道至簡。

一劍而下!

“噗嗤!”

劍氣縱橫,簡單粗暴,直接削去了田黃斯的腦袋。

“咚!”

人頭分家,鮮血直流。

一尊半神,隕落!

“半神,就可以猖狂了嗎?”

南天輕輕地擦拭了一下-流星寶劍,淡然地說道。

像田黃斯這樣,不過是勉強加上誤打誤撞,碰巧突破了半神境界的辣雞半神,南天殺起來,根本沒有什麼難度。

不過,這可是驚豔了衆人!

黑畝村的一衆勇士,來勢洶洶,仗着自家村長突破了半神,還以爲,可以好好地施展威風。

誰料,這纔剛出場,沒多久,逼都沒有裝完呢,就被秒了!

可謂是出了大丑!

緊接着,衆人都是感到脖子一涼。

黑畝村的人,其中實力較差的人,他們立馬是作鳥獸散。

先前,出言侮辱過南天的莫家村族老,也是嚇得面如土色。

還有,之前與南天有衝突的莫家村長及其孫兒。

不過,黑畝村裏頭,也有一些勇士,悍不畏死。

他們當中,有不少都是資深強者,實力清一色的一品聖境。

“大家,衝啊!”

“他們就一個半神我們黑畝村的人多,強者數量,多於莫家村。我們就用人海戰術,來填平這個半神!”

一時間,這些勇士們,殺聲震天!

莫家村當中,有些膽小之人,都被嚇得尿了褲子。

“宵小之徒,還敢犯了上作亂?”

餘白和肖鋒,踏出一步,氣勢全開。

“轟隆!”

餘白和肖鋒,雷霆般出手!

“天地龍拳!”

“乾坤虎拳!”

“龍虎合擊拳,天下無雙!”

餘白和肖鋒,同時演練拳法,實力驚人。

許久沒有實戰的龍虎合擊拳,也是再次打出。

時過境遷,不同往昔,現在,餘白和肖鋒,都是半神強者了。

他們二人一齊出手,打出龍虎合擊拳的威勢,殺傷力,直-逼九品神境。

就算是巔峯半神,在這裏,也得被打成重傷。

“呼啦啦!”

“轟啦啦!”

當先衝過的黑畝村二三十個勇士,直接是屍骨無存,被碾碎爲齏粉!

“好強大,好凶殘!”

“大家,快退!”

後面也有不少人,被餘波掃中,也是重傷倒斃在地上。

倖存下來的人,再不敢上前了,能逃走的全部逃走。

莫家村裏頭,亦然有些族老,比較識貨,算是有些眼色。

“這威力?”

“太強大了!”

“這兩個人,絕對是半神,比田黃斯還要強大的半神!”

有族老,驚駭地說道。。

“算上,他們的領頭老大,一共三尊半神?他們百餘人的小隊伍,竟然有三尊半神?三尊半神,在我們莫家村居住了三年多時間?”

有莫家村強者,不禁渾身顫抖,受到了驚嚇。

還有一口氣的莫家村長,揮了揮手,將自己的那個孫兒招到身旁。

青年不明所以,直接上前。

不料,“噗嗤!”一聲,莫家村長,利用最後一絲力氣,從衣兜裏頭,抽-出鋒利的匕首,直接扎進了青年的心臟。

“爺爺,你爲什麼…….”

青年,說罷,當即斃命!

“孫兒,爲了莫家村,你,唉!”

莫家村長,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南天。

“諸位大人,先前,我和大人們有些過節。但是,冤有頭債有主,小老二,自當化解這一切恩怨。還望,諸位大人,莫要牽連村中其它人了!”

莫家村長,說罷,又將匕首朝着自己的喉嚨處,猛地一劃。

“噗嗤!”

莫家村長,也是自殺掉了。

萌寶千里虐渣爹 “是呀,冤有頭債有主,塵歸塵,土歸土!一切就此了結吧!”

南天微微一嘆,屈指一彈,一道火焰,將莫家村長和他孫兒的屍體,全部焚燒成灰燼。

“走了,該去太白神城了!”

南天輕嘆一聲。 南天和餘白,肖鋒等兄弟,以雷霆地手段,處理了黑畝村,過來挑釁的人。

並且將一品聖境以上的黑畝村強者,全部誅滅了。

自此,黑畝村,再也不想對莫家村造成威脅了。

做完了這些,南天揮一揮衣袖,算是事了拂身去!

衆兄弟們,全部離開了莫家村。

在莫家村裏頭,修煉了三年。

南天等人收穫很大。

對神國或多或少,總算是瞭解了不少。

想要從莫家村這些村落,前往太白神城,最快的方式,便是去最近的鎮子——草木鎮。

草木鎮有一個傳送陣,可以直達太白神城。

因爲,神國裏頭的禁空法則存在,單靠步行,要去遙遠的太白神城,要花費很長時間,而且一路上也危險重重。

只不過,每個人,要是坐傳送,則必需要繳納十塊下品靈晶。

靈晶是神國裏頭,通用的高檔貨幣。

靈晶按照,品質劃分爲:極品,上中下四個品級。

哪怕是,下品靈晶,也很珍貴。

最起碼,就南天所知道的,在莫家村居住了三年。

南天只見過莫家村長,偶爾拿出過幾塊下品靈晶去和隔壁村子進行一些商品交易。

靈晶,南天也動用過“陰陽神眼”,仔細觀察過,這靈晶,裏頭蘊含着,十分精純的信仰之力。

傳聞,神國當中一些狂信徒,死後坐化後,屍骨便會化爲一堆靈晶。

信仰之力,越是精粹,幻化的靈晶的品質也就越高。

這種東西,對任何階段的修煉者來說,都有極大的好處。

南天掃了一眼諸位兄弟,足有百餘位。

都要乘坐傳送陣,所需要支付的靈晶,可是一筆大數字。

就目前來說,南天絕對無法支付。

來到草木鎮後,南天也是感應到了幾股強悍的氣息。

南天清楚,這幾股氣息的發出者,肯定都是半神強者。

草木鎮,不比森林裏頭的那些尋常村落。

草木鎮裏頭的巔峯戰力,是一羣半神!

若是,在這裏動武,很容易引出半神強者。

南天帶着餘白,肖鋒等兄弟,正愁眉苦展,沒有辦法的時候。

負責傳送陣的人,突然間掛出了一個告示:“鑑於一些特殊原因,今日傳送陣,傳送到太白神城的費用,進行一次調價。一尊半神強者,可以攜帶一百人免費傳送。半神強者以下,傳送費用:五個下品靈晶!”

“一尊半神,免費攜帶一百個隨從進行傳送?”

南天等人不禁大喜。

餘白和肖鋒,都是貨真價實的半神呢,只要他們展示一下實力,就可以帶着所有兄弟們,免費傳送了。

旋即,衆人不在猶豫。

“餘白,肖鋒,你們過去吧!”

南天微微頷首。

“嗯!”

餘白和肖鋒,便找到傳送陣負責人。

可是,今日傳送陣調價,足足是減少了一半的費用。

前來的客商極多。

餘白和肖鋒也不着急,沒有插-隊,在後頭耐心地排着隊。

“你們都讓開一下!”

“我們燕?商會的包少爺,要超先傳送!”

幾個護衛,蠻橫地走了過來,推推搡搡,將一個錦袍少年,帶入前頭。

一聽是燕?商會,本來有些憤怒的人,都是閉上了嘴巴,不敢再有任何不滿。

燕?商會,可不是小勢力。

燕?商會在太白神城裏頭,都很有名氣。

燕?商會的生意,在太白神城外的一些村鎮都有涉及,財力和勢力驚人無比!

這個包姓青年,常年居住在草木鎮的人,也清楚一些他的底細。

總裁的寵妻 這個包姓青年,是燕?商會裏頭一個高級執事的獨子,經常被外派到商會外圍去經營生意,學習經驗,鍍鍍金,好日後,提拔燕?商會總部裏頭,升職升遷!

“哼,別人,都不插隊,你小子,憑什麼插隊,站在我們前頭?”

“不守規矩嗎?”

餘白,脾氣耿直,最看不慣這種行爲,抱負雙臂,冷喝一聲。

包姓青年,哈哈一笑,輕蔑地瞪了一眼餘白:“憑我爹是燕?商會高級執事,憑我家財富驚人!”

“你這個窮-逼,若非今日傳送陣的費用大降低,你估計都無法乘坐傳送陣吧!哈哈!”

包姓青年,譏笑道。

一邊說着,包姓青年,甩給傳送陣的負責人,一百多個下品靈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