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紅雪不解,起身走向房門。

吳澤和炎歌的注意力也吸引了過去。

咔!

出現在吳紅雪面前的是一位身穿銀白色服裝的男生,這一身風格猶如將古典和流行結合,給人無比帥氣的氣質。

「你是誰?」

吳紅雪詢問。

那男生看見吳紅雪卻是一愣,跟著想要偏頭打量房間裡面。

「喂,你看什麼?」

吳紅雪對對方的表現不滿,故意擋住。

「炎歌呢?」

男生一皺眉,伸手去推吳紅雪,想闖進,可在半空就被一幕血色屏障擋住了。

「你是什麼人?」

吳紅雪再次問,氣勢放出,猶如大山壓住了對方,令他全身僵住了,心頭狂跳。

「我,青雲。」

那男生彷彿胸前被壓了一塊巨石,每一個字吐出都透著被壓抑之感。

「喲,是你。」

炎歌走過來,認出了青雲。

眼前這人他認識,同樣是歌手,草根出身,只是短短一年時間,就從一個窮小子,成長為影響力達到一個星球的歌星,和她一個層次。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來氣,她可是奮鬥了七八年啊!

對於這位同級影響力的青雲,她並沒有多少了解,只是映像最深的是,一個月前對方向她告白。

可是,當時炎歌就很氣,爆打了對方一頓,她和對方見面的次數都能數出來,怎麼可能答應。

「你。」

青衣愣了一下,可是跟著就從聲音里聽出了對方的身份,「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在青衣心裡,對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太陽,火力四射,到哪兒都能惹事,可現在,炎歌一身翠綠色,簡直顛覆了他心目里的形象。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我什麼樣子要你管。」

炎歌就是小刺頭,哼哼道。

「呼,你還是你,外表變了,內里還是沒變。」

青雲鬆了一口氣。

「你認識的人?」

吳澤咬著果子走過來,打量了一番對方。

「他是誰?」

青雲目光一凝。

「管你什麼事?」

炎歌根本不回答,反而皺眉問,「老實交代,你怎麼找到我的,難道我身上你動了什麼手腳。」

「沒,我真沒動什麼手腳。」

青雲連忙否決,「只是有些秘術找人在行而已。」

「什麼秘術?算了,我也不問,其他人知道這種秘術嗎?」

炎歌最擔心的就是傑韻公司也知道這種秘術,她可不想這麼快就被找到。

「這種秘術只有我一個人會。」

青雲綻放笑容,暗裡對吳澤兩人警惕,「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綁架爆炎仙子?」

「也不能說是綁架,我這是在幫助她。」

吳澤嚴肅的反駁,「她想出來玩,我就帶她出來,這能是綁架嗎?」

「呃……」

青雲從未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明目張胆的否定。

「好了,我現在不想回去,你就離開吧!還有,不準將我的事情傳出去,我還想多玩一段時間呢。」

炎歌警告,「要是我的蹤跡被人抓住了,小心我要你好看。」

「可他們是什麼人你清楚嗎?萬一他們害你怎麼辦?」

青雲一咬牙,「不行,我得跟著你們,保證你的安全。」

「不需要。」

炎歌拒絕,她可不想身後跟著一個尾巴。

「有趣。」

吳澤忽然開口,咧嘴一笑。

「哥哥,什麼有趣?」

吳紅雪不解。

「只是沒想到,這裡還能遇見一個系統。」

吳澤說著,抬手對著青雲虛抓,一個雞蛋大小的光團從對方眉心跳出,扭動撞擊四周,可彷彿有一層無形屏障,束縛它的活動空間。

「你,你是什麼人?」

突然的狀況,讓青雲快要嚇死了,猶如被**一樣尖叫,完全沒想過自己的系統能夠被抓出來。

要知道,他能有如今的成就,基本上都是靠系統給的,沒有了系統,他就失去了向前進的資格。

「我,一個旅遊者而已。」

吳澤手裡懸浮著光蛋系統,對這枚系統展開解析,他自己麾下的穿越者大軍,金手指也有不少系統般的東西,這些系統都是無限網的下屬觸點,宿主所兌換的東西,都是由無限網提供。

而眼前的系統似乎不一樣,根據初接觸,他能察覺到,這系統是一個法則聚合體,就像是無數代碼編織的軟體,甚至有了些許智能。

「這就是系統嗎?歌星系統,有趣。」

吳澤完全解析,能夠察覺到,這顆系統系統似乎還有一根因果線蔓延出去,隱入虛空,隱隱鏈接著其他平行世界。

「還給我。」

青雲臉色幾乎扭曲,不顧一切的沖向吳澤,想要搶回來。

吳紅雪出手了,只是念頭一動,就掌控了對方身上所有鮮血,令他痛苦不已,癱倒在地,身上的衣服都染上了地上的灰塵。

「哼,想對哥哥動手,先過我這關。」

吳紅雪壓根不在乎誰對誰錯,也不在乎是不是吳澤先動手,總之你要動手我就針對你。

「哥哥,他竟然敢對你動手,要不要殺了他。」

吳紅雪想了想,忽然一臉認真提議,再怎麼說也是接收了龐大記憶資料庫的,她內心可沒有什麼殺人之後產生恐懼之類的情感。

「這個,還是放過他吧!」

炎歌求情,實際上,她還沒有搞清楚怎麼回事,只見到吳澤說了一句什麼有趣,然後揮揮手,青雲就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突然瘋狂一樣想撲過來。

她的層次太低,完全看不見系統的存在。

「切。」

吳澤將解析之後的歌星系統扔回去,他已經明白了構成,不需要系統了。

「回來了,回來了。」

青雲怔了怔,不斷喃喃,看向吳澤的眼神充滿驚恐,踉蹌後退了幾步,最後一轉身,果斷的跑了,什麼留下來保護,完全不知道丟哪兒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

炎歌摸不著頭腦,總有一種自己被排斥在外的感覺,她能肯定,一定有事情發生了。

「沒什麼,就是看到了一個系統而已,沒想到這個宇宙,竟然還有這樣的外掛存在。」

吳澤嘖了一聲,感覺有趣的東西似乎找到了,只可惜的是,這個系統上面沒有自己殘頁的氣息,否則在剛才解析的嚴密下,絕對隱藏不了。

「什麼是系統?」

炎歌追問,她,或者說這個世界,完全沒有系統的概念。

「怎麼說呢,玩過遊戲嗎?對於系統來說,整個世界就是遊戲,可以通過不同的任務之類的行為,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吳澤稍稍解釋了一下,可這樣的概念可不是一句兩句能說清楚的,炎歌還是滿臉茫然。

「喏,給你,自己看完就懂了。」

吳澤決定採用最簡單的辦法,從無限網裡拿出了幾百本系統流,堆積得比炎歌還高。

「這是書嗎?」

炎歌隨手拿起最上層的一本書,好奇的看一眼封面,只見上面寫著……《我有系統之裝逼萬界行》

「雖然沒看過內容,但總感覺這個名字有點怪怪的。」

炎歌說著,翻開了第一頁,一排目錄出現在她眼裡。

「好了,慢慢看。」

吳澤伸個腰,回到沙發上,嘎嘣嘎嘣的咬起果子來。

吳紅雪見炎歌沉迷,美滋滋的關門,來到沙發上,霸佔了電視,看得津津有味。

「原來,這就是。」

身為一個修仙者,炎歌看得飛快,已經看了好幾本書,對系統也有了個大概概念。

毒寵霸氣小妖花 「沒想到他竟然有個系統,真是,真是……令人羨慕。」

炎歌發出感嘆,她把剩下的書抱到茶几上,對吳澤詢問,「剛才你看見了他的系統嗎?你知道他是怎麼得到系統的嗎?」

「怎麼,你也想要?」

吳澤眨眼。

「我當然想要,可惜,這些系統似乎都是憑空出現,沒什麼解釋原因啊!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炎歌想探究原因,很是想不通,顯然是把書里的情況代入現實了。

「不,系統出現的原因,這很明顯。」

和霸總離婚後我成了萬人迷 吳澤搖動手指。

「什麼原因?」

炎歌好奇,大眼睛盯著吳澤。

「你是不是傻,顯然都是作者寫出來的,他們就是原因啊!」

吳澤的解釋讓炎歌無話可說,對方那看傻子的眼神,讓她想打人,權衡一番之後,發覺自己可能打不過,心裡一嘆,還是算了。

「那青雲的系統呢?現實又不是,他的系統從哪兒來的。」

「我已經查看過了,有一股法則之力和他體內的系統聯繫在一起,應該就是對方在身後有人操控。」

吳澤將自己看到的說出來。

「什麼樣的存在,竟然能造出系統這樣的東西。」

炎歌簡直無法想象。

「系統這玩意,在主權者眼裡並不高端。」

吳澤說,「我也能輕易製造。」

「你真的能製造?」

炎歌下意識不相信,可卻看不透吳澤,又有些猶豫了。

「這次你動了手,對方會不會察覺到你,萬一系統背後的存在找你麻煩怎麼辦?」

炎歌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我剛才查看系統的時候,沒有任何被窺視的感覺,應該沒有發現,不過就算髮現了又怎麼樣?動了他的系統就動了,他還能順著法則之力來打我嗎?」

花心總裁冷血妻 吳澤哼了一聲,「順便說一句,他就算不來找我,我也早晚會找他,只是現在懶得動而已。」

吳紅雪瞥了一眼吳澤的模樣,沒有任何質疑,反倒是認真點頭,「沒錯,他打不過哥哥的。」

「呃……」

炎歌忽然發覺,自己對這兩個粗神經的傢伙擔心根本沒什麼用,看兩人的樣子,似乎壓根沒對剛才的事情有所擔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