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同時,隨着槍響,對方已經暴露行蹤,雷凌手疾眼快,一個健步竄出,看準對方藏身之處猛然就一腳。

「啊……!」

黑影人驟然慘叫,被雷凌一腳踹飛出去,重重倒地不起。

「哼!」

「派人來殺我,也不找個像樣點的?」

雷凌冷笑,邁步上前看着倒地不起的那個人,見清此人右臂被刀刺穿,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反而受到雷凌蔑視。

「你叫什麼名字?」雷凌蹲下身子,看着面前想要殺自己的男子,他好奇的問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孤狼』!」躺地男子狠狠咬着牙,左手拄著流血的右臂,面露猙獰的目光與雷凌對視。

沒錯。

他正是雷騰所說的那個孤狼。

孤狼,特種兵出身,因在執行秘密任務時,與敵人裏應外合,坑殺自己隊友,最後被全國通緝,定為『S』級重犯。

「挺有骨氣的嗎?」

「行!告訴我,是誰派你來的,我可以留你一命。」

雷凌笑了。

死到臨頭還能這麼囂張,一看孤狼就不是個善類。

但能有孤狼這種身手,與明銳的偵查能力,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得到的。

「要殺便殺,別想從我口中的到半點消息。」

孤狼叫吼,沒有半點配合雷凌的意思。

雷氏收留自己,他對雷氏一直心存感激,但這次任務失敗,他當然不會背叛雷氏。

「有種!」

雷凌皺眉,對孤狼這種冥頑不靈的人,他是真不想浪的時間。

懶得去理,雷凌轉身揮了揮手,居然沒有對孤狼痛下殺手。

躺地的黑狼神色一怔,看着雷凌離去的背影,誤以為雷凌要放過自己。

嗖!

可就在孤狼異想天開時,突然黑暗中傳來破空聲響,只見孤狼雙目瞪大,眉心居然被子彈穿透。

「收拾乾淨,把人給我送回去!」

孤狼斃命同時,遠處傳來雷凌的吩咐聲,隨後見到黑暗的角落裏,緩緩走出一位披着黑袍的男子。

黑魂!

暗中要了孤狼性命的人,正是黑魂出得手。

……

夜已深。

雷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雷騰坐在椅子上,開着一瓶香檳,正在提前慶祝著。

秘書小唐,站在辦公桌近前,看着高興的雷騰說道:「雷少,有孤狼出手,就算閻王不收他都不行了。」

「哼!」

「沒人能夠踩在我雷家頭上撒野。」

「我可不是林天茂那對父子兩個窩囊廢,對付一個螻蟻,竟然把自己命都搭進去了。」

被小唐吹捧,雷騰露出一臉的得意。

喝一口香檳,起身來到窗戶近前,放眼望去整個江都城,不說都是雷氏的天下,那也用不了多久了。

「是是!」

「雷少出馬,自然是水到渠成。」

小唐點頭,趁著雷騰心情好,他便多多溜須拍馬。

「對了!」

「你說今天找到了劉伯和他孫女了對嗎?」

得意的雷騰,轉過身看向小唐問起劉伯的事情。

因為劉伯一直沒有找到,害的他一直被自己的父親責罵,如今找掌握劉伯下落,他當然想儘快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務。

「雷少說的沒錯。」

「劉伯與他孫女都住在醫院,不過因為雷凌一直在這爺孫二人身邊,導致我們無法下手。」

「但是過了今晚,我一定把他們爺孫二人帶到雷少面前!」

小唐點頭,他早早就派人盯着劉伯與劉小青了,可是因為雷凌一直礙手,他只能暫時作罷,等著孤狼解決雷凌在動手。

「不行!」

「我能等,但老爺子可等不了。」

「這樣,你立刻帶人去一趟醫院,把他們爺孫兩個先逮起來見我,由我來交給老爺子!」

雷騰覺得明天太晚,他父親已經催促他好幾回,如今終於可以抓住劉伯,他怎麼可能一拖再拖?

「這……好吧。」

小唐神色一怔,看到雷騰非要讓自己去一趟,心想孤狼差不多該解決了雷凌,也就沒敢拒絕。

就這樣,小唐離開了辦公室,雷騰卻一邊喝着酒,一邊拿出手機撥通自己父親的電話。

「雷少!大事不好了!」

可就在雷騰電話剛剛撥通不久,剛剛離去的秘書小唐,慌忙返回,口中大聲叫嚷着不停。

雷騰聽到后,臉色頓時變得陰冷難看,可卻忘記了掛斷撥通出去電話。

「什麼大事不好了?」

「你不是去醫院了嗎?!」

雷騰惱怒,瞪大雙目怒視小唐叫吼道。

「不!雷少,你聽我說!」

「大事不好了,孤狼他……孤狼他!」

面對雷騰惱怒質問,小唐更加顯得焦急,上氣不接下氣,硬是說不來到底怎麼了。

同時,小唐的臉色蒼白,瞪大的雙眼充滿了恐懼。

啪啪!

看小唐吞吞吐吐,氣的雷騰邁步上前甩手給了小唐幾巴掌,打的小唐口中流血,一屁股癱坐在地。

「喂?雷騰,你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雷騰惱怒的看着地上小唐時,手裏的電話竟然被自己父親接通了。

「聽見沒有?我爸問你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雷騰心中怒火更大,怒視地上小唐咬牙切齒的開口問道。

而被打的小唐,被雷騰這麼一嚇,沒敢廢話,直接說道:「孤狼他死了!」

「什麼?!」

「什麼?!」

小唐的回答,讓雷騰與電話中的父親同時感到震驚。

孤狼是誰,他們當然清楚,可是孤狼怎麼會死?

「你確定?」雷騰面色陰冷,小唐的這句話讓他心裏沒底,沉聲再次確定問道。

「雷少,孤狼被殺了!」

「而且,他的屍體被人掛在公司大門上,不信你可以去看!」

小唐沒有考慮那麼多,一切都是被孤狼的屍體給嚇的。

「孤狼屍體被掛在可公司門上?」

雷騰神色大變,孤狼可是聽了他的指令,去幹掉雷凌的。

但現在孤狼死了,那他雷凌呢?

「雷騰!立刻過來見我!」

在雷騰心中不安時,電話中的父親卻突然開口,命令雷騰立刻趕去見他。

孤狼被殺,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所以雷騰的父親要當面問清楚。

「爸……!」

不等雷騰解釋,電話已經被自己父親掛斷,雷騰這才意識到,自己恐怕闖了大禍。

。 按理來說,他的龍象神功威力之強大,絕不是妖月能夠輕輕鬆鬆化解的,他對此感到十分不解。

而下一次,他則釋放出了體內更多的鳳凰精血力量,想要徹底衝破妖月的神識屏障。

而這個時候,南玄大師操控著妖月的身子微微一動,一道極為強大的神識力量如狂風驟雨一般瘋狂湧入了護衛統領的丹田之中。

他頓時感覺自己的丹田幾乎快要炸裂,而他自己的神識力量,竟然被輕輕鬆鬆的逼出了體外。

僅僅只是一招,護衛統領竟然雙膝跪倒在地,全身滿頭大汗,已經完全沒有了抵抗的能力。

他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妖月,又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這,這不可能……」

南玄大師已然來到了護衛統領的身前,一掌拍在了他的天靈蓋之上。

而護衛統領的魂魄則是被轟擊出了體外。

「你不是妖月,你到底是什麼人?」護衛統領滿臉震驚的看著妖月。

南玄大師轉身朝著林天成笑道,「小子,這身體我就笑納了,至於這傢伙的魂魄你想怎麼處理,隨你吧!」

堂堂封月族新上任的族長,就這麼輕易的被狐妖一族的妖月給制服,封月一族的三萬精兵頓時都有些慌了。

「保護統領!」銀爪衛士立即朝著其他鬼爪衛士吼道。

在此之前,南玄大師魂魄分離出來的妖月身體早已化成了九彩鳳尾狐的原形,也被林天成一併收回到了回收站內。

林天成飛身上前準備一併收了護衛統領的魂魄。

護衛統領的魂魄竟然藉此機會,直接沖入了林天成的身體,並且將林天成的魂魄逼出了體外。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也徹底讓林天成陷入到了絕境當中。

護衛統領的魂魄雖然被逼出了體外,但因為鳳凰精血的緣故,他身體的自我保護意識非常強大。

南玄大師的魂魄遭到了反噬,不僅實力驟降,甚至很難與這具身體融合。

自然而然,他的實力也被極大的削弱了。

多次魂穿,南玄大師的強大神識一邊要控制著體內其他幾道神識相互之間不會衝撞,同時又要融合新的身體。

這對神識力量的損耗也是巨大的。

護衛統領感知到南玄大師的實力在急劇下降,並且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他忍不住放聲大笑的,「蒼天庇佑,你們殺不了我的。」

蘇九兒雖然看出了些許端倪,但是在這些真正的強者面前,貌似沒有她說話的資格。

現在若是強行插入進去,恐怕只會搭上自己的性命,任何事情也辦不了。

她現在唯有靜觀其變,等形勢明朗之後,她再出手。

南玄大師預感到了不妙,連忙對林天成的隔空傳音,「天成,趕緊回到你的身體,催動我的那一部分神識力量,奪回你的身體。」

之前待在林天成體內的時候,南玄大師就對林天成強大的神識力量感到頗為驚訝。

後面結合起林天成胸前的那塊養魂木,一切自然合情合理了。

這兩種神識力量結合在一起,想必能夠和護衛統領的魂魄一較高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