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吃好飯,四人就直奔通天之洞而來,陳亦凡小心翼翼地跟着走,說道:“我們來山洞是要找寶貝的?”

“不是找,是取。”林陽矯正道:“但這次恐怕有危險。”

“既然有危險,你還讓我來啊,難道你一點都不在乎我嗎?”

林陽倒是沒不到陳亦凡回這麼說,爲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讓她以身犯險,覺得有點對不住她,就慚愧地說道:“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陳亦凡撲哧一笑:“跟你開玩笑呢,謝謝你信任我,從昨天跟那鬼食火鳥戰鬥時起,我就知道你非常人,而且,我也能幫上忙。”

“你能理解我真是太好了。”林陽欣喜若狂,一把將她抱起,在原地上轉圈。

轉着轉着,陳亦凡開始還滿臉歡笑,但她看見林陽的雙眼竟然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不禁眼簾一低,這纔看見自己的大肉罐被他的胸口擠出了兩團白花花,心裏嬌羞無比,掄起拳頭就在他的肩膀上砸。

“咳咳咳——”狐霸咳了幾聲,林陽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趕緊放下一臉羞紅的陳亦凡。

……

醫院裏,威少無緣無故被打,躺在病牀上,心裏憋屈,堂堂玩具大王的兒子被人打,真是窩囊到了極點,而且到現在他都沒弄明白是什麼打了自己,這纔是窩囊中的窩囊啊。

一名美女護士過來給他拔掉吊針,告訴他可以出院了,他腦瓜立馬就活躍起來。

“陳亦凡這小妞老子一定要弄到手,推倒她是遲早的事,但外賣仔施可這小子總是挨着他,讓他近水樓臺先得月了,得想辦法搞殘他。”

正想着,放在病牀的牀頭櫃上的手機響了。

“威少是吧?”

“我是——你是?”


“你不用問我是誰,但我可以幫你報仇。”

聽到這,威少活泛了:“怎麼幫我?”

“其實你被打,整個事情的幕後黑手就是施可。”

“施可?不可能,他只不過是給外賣仔,打我,他還沒那個本事。”

“他本名叫林陽,你懂的?”

“啊——難道他就是花椰市赫赫有名的超級魔術師林陽?”

“正是,所以,你被打併不窩囊,這小子的修爲很高,而且,連我邪——哦,連我都鬥不過他,就算你老爸是玩具大王,也比不上他外公的財力,所以,你要對付他不容易啊。”

“這麼說,你們可以幫我?”

“對,我們各取所需,你只要配合我們就行啦。”

“你們這是要綁票他,讓他外公出血?”

“算是,我們已得到確切的消息,他每隔一段時間必定到撲扇山開啓通天之洞,這是個祕密的寶藏,其實我們早就有所耳聞,只是一直未能打通過那些石門,倒是被這小子擁有了幾個寶貝。”

“別廢話,我要怎麼做?”

“你不就是看中陳亦凡那小妞嘛,這個容易,你只要給她喝下歡樂慶典散,這女人就是你的啦,你要怎樣捏就怎樣捏。”

威少很嚴重地嚥了一大口唾沫,這段時間他躺醫院裏,藥少不了,但也補了不少,正飢渴着呢,何況是自己覬覦已久的美人兒,當下就滑下牀。

“我要怎樣弄到歡樂慶典散?”

“砰”病房的門被打開,走進了一個小孩,一手拿着一支棒棒糖,另一隻手拿着一罐可樂,將可樂放在他的病牀上說道:“哥哥,有位叔叔讓我把可樂給你。”

“謝謝你啊小朋友。”威少大喜,心情大好,一把捉住可樂,就像捉住了陳亦凡難以觸摸的大兔兔一般興奮。

“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手機那頭的男人說道。

“說,只要得到這娘們,老子什麼都能做得出來。”

“我們必需將你綁起來,做爲誘餌。”

ωωω¸ тTk ān¸ ¢ o 狐霸和周海走在前頭,剛靠近洞口,林陽就嗅到了一股人氣,心道不好,洞裏有人。

林陽搶先一步,擋在了狐霸和周海的身前,鼻子一陣抽動道:“爺爺、海叔,你倆趕緊保護好陳亦凡,我們在明,他們在暗,要小心。”

狐霸和周海趕緊護在陳亦凡的身邊,突然,洞裏就響起了一個喊叫聲。

“救命——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林陽腦袋一歪,吸溜鼻息道:“這人竟然是威少,玩具大王的兒子。”

“威少?不可能吧,他不是被那幫流氓給打殘了嘛,應該躺在醫院裏啊。”陳亦凡都驚訝了。

大家剛靠近洞口,陳亦凡就跑了過去,林陽喊道:“這不科學,凡姐小心有陷阱。”

林陽走到陳亦凡身邊,就看見有兩個人五花大綁的,背對背綁在一塊,突然,一把冰冷冷的槍從背後對準了他們。

“都不許動,轉過身去。”那人喊道。

“麻辣個隔壁,敢拿槍對着老子。”林陽鼻翼一動,手一顫,那把槍就到了他的手裏,那人大吃一驚,被林陽快速的手法嚇得不輕,一步一步地後退,周海飛起一腳就將他給幹翻了。

“亦凡,亦凡,真的是你啊,剛纔我好像聽到你的聲音了,又不敢確定,你來得太好了。”威少扭着身子喊道。

林陽和陳亦凡走了過去,陳亦凡說道:“你倆怎麼會被綁了?”

“唉,上次不是在餃子店被打了嘛,我在醫院裏躺了整整半個月啊,但是,我——我有一個地方老是治不好,聽人說撲扇山的一個小得連名字都沒有的村莊隱藏着一個高人,能治不孕不育症,我就和小弟來了。”

“啊,不孕不育症?你什麼時候得這病啦?”

“哦,我不是被人打了嘛,那地兒被那廝踩了好多腳,老是起不來,我病急亂投醫,聽說這高人對這方面挺厲害的。”威少說着,心裏竊喜,“亦凡,我的美人兒,我的地兒好得很呢,保證能大戰三百個回合,呆會老子要你****。”

威少嘴角滴出了一絲涎水,他垂涎已久的肥兔子送上門來了,又在這山旮旯裏,腦子裏已想出了各種不堪的畫面來。

威少又帶着哭腔說道:“沒想到剛上山,我們就被一幫歹徒給劫持了,其中一個歹徒竟然認出我就是玩具大王的兒子,不但搜走了我身上的帶來的現金,還搜走了我準備送你一條鉑金項鍊,這還不算,他們還要打電話給我爸,獅子大開口,要五千萬贖我,不然就要撕票。”

“那他們人呢,怎麼就一個?”

“這都午後了,他們找吃的去了,就留下這個看着我們,剛纔趁他到外面去拉屎,我才喊救命,沒想到你們就來了,亦凡,你命中註定是我的大救星,要不然,你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呢,你快爲我鬆綁吧。”

陳亦凡剛走過去,林陽一把拉住她道:“不可,這有可能是他們的陷阱,這威少可不是什麼好鳥。”

“施可,你這外賣仔,你算什麼,你沒來店裏打工之前,我和亦凡原本就是一對,是你壞了老子的好事,都怪你,哎呦,痛死我啦,快點啊,亦凡,我倆都認識好幾年了,難道還不如一個剛來的外賣仔嘛。”威少連連哭喊。

陳亦凡覺得這威少雖不是什麼好人,但總算對自己一片癡情,心生惻隱之心,就走了過去,爲他倆解開繩索。

繩索一打開,威少活動了幾下手腳,雙眼定定地瞧着陳亦凡道:“亦凡,真是太謝謝你了,但是,你們爲什麼會來這個鳥都滴不着屎的地方呢?”

陳亦凡剛張嘴,威少突然手一揚,一把粉末就朝林陽、狐霸和林陽撒了過去。

三人被嗆了個正着,狐霸和周海兩人撲通栽倒,林陽驚訝地瞪着威少,嘴裏喊道:“你——”

林陽也接着撲通倒下。

“威少,你這是——”陳亦凡大驚。

“嘿嘿,亦凡,沒想到吧?”威少揉搓着雙掌,一步一步地走向陳亦凡道:“我給他們一骨灰,但這不是普通的骨灰,叫做骨灰級劣藥,很猛的,一時半會不會醒來,不過,我相信,當他們醒來的時候,你就不再是初了,呦呦呦!”

“你無恥,你卑鄙。”

“我下流,我齷齪,呦呦呦!”威少陰笑了幾下道:“亦凡,這裏可是山洞,如果成了我倆的房子,這是不是就叫洞房了呢?”

“威少,你混蛋,我原本就知道你不是好人,但沒想到你混到這種地步。”陳亦凡吼道。

“現在知道是不是太晚了。”

威少手一揮,跟他綁一塊的小弟就跑了過來,一把扭住她的胳膊,陳亦凡拼命掙扎,那小弟一把掌就抽在她的臉上。


“喂喂,這是你嫂子,不能動粗,小心老子抽你。”威少在陳亦凡的臉上抹了一把,說道:“喲,打在你臉,痛在我心啊。”

那小弟見威少雙眼發青,也是一陣興奮:“是,是,威少,那我捉緊嫂子,你就讓她成爲我真正的嫂子吧。”

“去你麻蛋,你捉着她,看着我,老子幹得了嗎?”


威少一臉怒意,呼啦從褲兜裏掏出了一罐可樂,那小弟就勒緊了陳亦凡,威少就將可樂灌進了她的嘴裏,罐得她嗚嗚叫。

一整罐可樂都被灌了下去,威少拿着可樂罐,昂起臉,伸出舌頭,將罐裏的最後一滴可樂滴在自己的舌頭上,猛然一縮,一臉淫笑道:“亦凡,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嗨啊。”

“要嗨呆會才嗨去,老子現在要辦正事,你倆都替老子看好屎殼郎他們,要是出半點差錯,老子隨時要你的命。”

喊着話走進來的正是邪修,接着走進來的是蒙朧和陳仲遼。

邪修一進到洞裏來,立馬就奔向了林陽,伸手搜身,但找遍了他身上所有能藏東西的地方,就是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奇怪了,開啓山洞的鑰匙竟然沒在他的身上,不可能啊?”邪修不死心,鬆開了林陽的皮帶,“這鑰匙這麼貴重,一定藏在最隱祕的地方了,加上這小子的修爲已達到很高的層次,藏個東西必定很難找到,若找不到,只能將這小子開膛破肚了。”

邪修當然知道修真者修到一定程度,能隱藏物件。

當他的手探進林陽的褲襠之時,邪修的手被一隻剛勁的手握住,邪修一驚,林陽一腳就點在他的腦袋上。

“你們以爲這點藥物就能奈何我嗎?這未免太小看我了吧。”林陽一個鯉魚打挺站起。

那邪修不給他喘氣的當兒,立馬手中多了一面三角旗子,朝林陽一揮,無數骷髏飛射而出,射向林陽,然後那旗子一帶而過,撲一聲,連同陳仲遼和蒙朧不見了。

只是兩三腳,那些骷髏就被林陽給擊碎了,粉末紛紛撒了一地。

林陽咳了一聲,威少突然轉身,剛纔邪修他們一走,他就嚇出一身冷汗了,現在見林陽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更是渾身顫抖。

“陽哥,陽哥,我知道,你不是施可,你就是花椰赫赫有名的超級魔術師,剛——剛剛纔我是跟亦凡開玩笑呢。”

“你小子撒出藥粉倒是挺厲害的嘛,連我差點都中招了。”林陽冷冷說道。

威少這下可要慘了,知道一頓痛打少不了,想起自己的身體也是剛剛纔恢復,如果再捱打的話,這下就全完了。

“亦凡,亦凡,我剛纔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千萬不要在意。”威少知道此時的氣氛,林陽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只能向陳亦凡求救了。

“威少,現在醒着的就他們兩個,嫂子還是個女,難道咱們兩個大男人還打不過他,咱們跟他拼了。”那小弟不知天高地厚地叫囂。

“拼你麻,陽哥豈是你能對付得了的。”

威少狠狠地給小弟一巴掌,打得他在原地轉了兩圈,搖搖晃晃,然後撲通跌坐在地,嘴巴一癟,吐出了三顆牙。

威少早就聽過林陽的名號,剛纔又見他連邪修都打跑了,爲了巴結他,只能對自己的人下手了。

忠心耿耿的可憐小弟,跟着這樣的老大真是倒了八輩子黴啊。

“陽哥,這小弟真不知死活,陽哥豈是能讓人挑釁的。”威少一邊說着一邊擡起了一隻腳:“陽哥,我這就走,我這就走。”

“你以爲你能走得了嗎?”林陽的語氣很冷。

威少渾身哆嗦了一下,那隻腳就乖乖地放下。

“轟隆隆——”

突然,山洞搖晃起來,林陽腳下的地面猛然下陷,速度非常迅猛,林陽剛捉住陳亦凡的胳膊,所有人就深陷了下去,很快就被泥土所掩埋。

林陽身子雖在下陷,但意識相當的清楚,鼻子一陣抽動,將陳亦凡摟緊,護住她的身子,只是三幾秒,“嘭嘭嘭”就掉落到實處。


林陽睜眼,周身已被大石塊所包圍,陳亦凡倒在自己懷裏,沒什麼大礙,但不知道狐霸爺爺和周海怎樣,急忙開啓透視夜光眼,在四周搜索了一遍,還好,他倆分別掉落在一處寬敞的地方,一個仰躺,一個趴着,看樣子沒受傷,就是還昏迷着。

而威少那個掉了三顆牙的小弟則躺在他倆的附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