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司馬炎一劍並沒有全部攔住灼熱射線,雖然游龍一條接一條湮滅,還是有一部分透過他的劍光,卻被張掖泛起的刀光之中,出現一隻猛虎而湮滅,就是這樣,張掖還是身體一抖,呼吸之中猛然噴出一股火苗,才將這股灼熱射線徹底湮滅。

手下的人手中銃響了,與此同時,王啟年手下的槍也響了,數個土匪仆倒在地,身上洇出了血跡,幾個一倒下就沒有了動靜,還有幾個人,並沒有死,哭爹喊娘地倒在地上。

王啟年的手下並沒有受傷,得益於他們護體的靈光,跟著王啟年出來的人,都是經過植魔術改造的人,而土匪們用的火銃威力並不大,如果他們用伊安國的最新的后裝槍,那結果就難說了。

王啟年手下一槍放罷,將槍一插,順手拔出戰刀,沖了上來,身上靈光閃爍,土匪也涌了上來,不過身泛靈光的就少了許多,但人數佔了上風。

聚賢庄的二位莊主,還有司馬炎三個人圍了上來,面對著王啟年和李星,李星怒道:「你們敢!」

「我們有什麼不敢,只要把你們殺了,沒人知道我們所為。」司馬炎冷笑到。

王啟年淡淡一笑:「你們大夏的治安並不太好,你這個牧師說話也沒有什麼人聽。」

李星聽到這話。氣更加盛了,都是這伙該死的強盜。大夏治安本來很好,偏偏給王啟年一種印象。真是該殺的強盜。大吼一聲,身上泛起靈光,大地突的一聲,地刺出現,直接向趙振龍刺去,趙振龍騎在馬上,一見馬腹之中,出現一根地刺,一挾馬。想讓過這根地刺,馬稍微遲了一些,傷到馬的臀部,馬一聲長嘶。


趙振龍見勢不對,騰身而起,手中的刀一擺,出現一隻白虎,身上也白光大現,向著李星就撲了過來。

李星見他來勢很兇。一撥馬,想跟他拉開距離,王啟年發現猛一看,趙振龍似乎化成一隻白虎。知道這個世界就是武者也比前世更強大,東方武功往往化形,這是由於象形所至。

聚賢庄修習白虎斷魂刀。練到一定程度,可以不懼魔法師的魔法。當然魔法與武功之間,還看誰的修為高。但武功與騎士的劍氣一樣,往往只是近戰技巧,不像魔法,往往是遠程攻擊,如果被武者近身,魔法師沒有修到魔導士,往往吃虧。

因此,明知王啟年是一個魔法師,他們並沒有將王啟年放在眼中,不過,他們要知道王啟年是一個傳奇法師,恐怕就不會如此鎮定了。

王啟年見李星後退,不過並沒有慌亂,他還應付得來,自己面對二人,王啟年也不說話,嗆的一聲,拔出杖中劍,這本是一把魔法刺劍,放出數肘光華,腿一夾胯下馬,身體微一躬身,就在這一瞬間,司馬炎和張掖陡然覺得王啟年似乎與馬合為一體,而馬似乎變成了一種特殊的存在,成為一匹半人馬。

他們不知怎麼的有了這種想法,張掖還沒有什麼,大吼一聲,渾身似乎一變,連人帶馬帶刀,成了一隻白虎,形成一個整體,迎了上來,而司馬炎心中卻是一凜,劍一聲龍吟,從側面攻了上來。

王啟年的劍術不像他們,並沒有幻成什麼形狀,但在那一瞬間,他們兩個感到一股可怕的劍意壓了過來,特別是張掖,王啟年鎖定了他,到與東方武功交手,王啟年才知道這種功夫的實質。

也可能是他們功夫不到家,最起碼張掖沒有生成劍意刀意什麼的,看著白虎很嚇人,但招術中花招太多,十招之中有七八招是花招,令人眼花繚亂,換一個差點的人,可能被他繞住,但王啟年不會,王啟年只一劍,就鎖定張掖,張掖感到遍體生寒,感覺到眼中什麼都退去,眼光之中,只有一柄劍向他飛來,白虎好像虛幻一樣。

全身似乎都要麻痹了,但那柄劍卻向死神一樣,向他延伸過來。

他猛的一咬舌頭,口腔之中頓時滿口的咸腥味,總算精神一振,口中大吼一聲:「殺!」白虎虛影頓消,只見一道刀光向著對方直劈過去,他已躲不開王啟年的一劍,心中發狠,不顧這一劍,全力一刀劈了過去。

這是一種兩敗俱傷的打法,也是死中求活的打法,他一刀劈了下去,卻落了一個空,明明在眼前,為什麼會落空,他眼中露出迷惘之色,感到肋下一涼,接著劇痛傳來,他感到天眩地轉,隱隱聽到司馬炎一聲悲叫,他栽於馬下。

他不知道,他的武功雖然不錯,但境界離王啟年的大騎士差距甚遠,他的意志早已被王啟年所奪,他的刀根本沒有砍到王啟年,王啟年的劍卻破開了他的護身光華,一劍刺入他的心臟。

而司馬炎到這時才發現,就這一瞬間,兩個匹馬一錯鐙,王啟年似乎隨手一劍,像毒蛇一樣,從右肋刺入,就這麼完了,而他的攻擊,劍如游龍,卻落了一個空。

王啟年回馬,淡淡地說:「到你了,記住來生做個良民!」

「你該千刀萬剮!」司馬炎吼到,剎那間,如同一個刺蝟一樣,劍光暴漲,中間一條飛龍出現,甚至看不到他的真身。

「花招太多,換一個人也許有效,對於我卻不行。」王啟年好像很閑睱,淡淡地點評到,氣勢陡然一變,司馬炎頓時覺得自己好像被徹底鎖定,他才明白,剛才張掖是怎麼一回事,刀劍已經有了自己的精神,換一句話,就是刀劍已經活了過來,對方居然是這樣的高手,已經做到人劍不分,身劍合一。

當然,這是東方的說法,東方對兵器比較神化,相信每一枚神兵有自己的靈魂,但一般武者不能夠喚醒,如果能夠喚醒,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司馬炎徹底醒了,他也暴發了,無數劍光陡然收斂,連龍都不見了,天地間只剩下二柄劍,當的一聲,兩劍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司馬炎團身後退,口一張,噴出一口鮮血,王啟年似乎隨意的揮了一劍。

「好!悟性不錯。」王啟年還是淡淡地說,此時,傳來一聲慘叫,王啟年聽出是趙振龍的聲音,扭頭一看,緹娜一劍刺入他的腹內,小雙正浮在空中,有二具屍體,趕車的水手手中的刀向下流著血水。

而李星卻在在一旁很狼狽,看來他被趙振龍追趕著,慌不擇路,結果車中緹娜出手,解決掉了趙振龍,對於緹娜,王啟年很放心,一個大騎士對付這些武者,還不是小菜一碟。

李星來了精神,高聲喝到:「放下武器,你們不是主犯,伏法受刑,你們的頭上已經伏誅!」

土匪們一見這種情況,一轟而散,李星沒有想到這一點,手中神術連施,擊倒了幾個人,但大多數土匪卻一轟而散,王啟年卻面對司馬炎,說到:「投降吧,你已經走投無路!」

司馬炎眼珠一轉,見眾人都圍了上來,他長嘆一聲,將手中劍拋下:「鷹犬,來吧!」

李星上前,司馬炎突然暴起,左手袖中出現一把短命,正好架在李星的脖子上,嘿嘿地笑了起來:「現在給我讓開路,牧師大人,委曲你了。」

他躲在李星的背後,用短命逼住李星,腳一挑,游龍劍跳起,他不會將他的劍留下,就在這時,地下陡然長出藤蔓,纏住了游龍劍,是小雙出手了。

他一愣,王啟年突然身上光華一閃,一股氣體無聲飄入他的鼻孔,他只感覺到頭一昏,便木然的站住了。

原來,王啟年急切之間,使用了一種魔法,是當日在解剖旅鼠時所創的魔法,以自身分泌出一種氣體,來控制敵人,旅鼠能控制比他們體積大得多的魔獸,就依靠這種天賦,王啟年將這種天賦化為魔法而已。

李星脫了出來,罵了一句,用手摸摸脖子,恨恨地踢了他一腳。他沒有想到,對方如此狡猾,要不是小雙和王啟年出手,他就被挾持了。


他恨恨地泡製著司馬炎,用鐵絲穿過他的琵琶骨,又用禁魔釘扎入他的相關部位,徹底封閉了他的修為,這才鬆了一口氣,王啟年也解除了魔法,司馬炎清醒過來,見到自身這個樣子,知道自己落到他們手中,不會有好日過,破口大罵。

李星冷哼了一聲,侍從上前,把他的嘴堵上,李星說:「我們向前走,帶著這幾個俘虜,至於受傷的不能動了,把他們殺掉。」

侍從上前,一人一刀結束的他們的性命,王啟年眉頭皺了一下,他到現在,還是不能適應這種視人命為草介的做法。

李星先派侍從快馬加鞭,自己和王啟年他們及一幫俘虜在後面慢行。(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gyou」和「賤貨就是矯情」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侍從帶著捕快來了,向李星問好,把犯人押走,王啟年他們也走出了這處山區,由於人生地不熟,對於尋寶者協會等事,王啟年根本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王啟年不知道,就是大夏的人,一般也不知道尋寶者協會在哪裡,他們是一個鬆散的組織,只有加入其中,才可能知道。

王啟年對此一無所知,雖然問了李星,他也是一無所知,只好作罷,不過李星倒把這些情況告訴了捕快。

王啟年他們進入一座城鎮,許多人家在門口放著煤球爐,王啟年一眼就認了出來,而別的水手及緹娜他們卻不認識,感到很奇怪,小雙甚至飛到跟前,看著黑黝黝的石塊一樣東西在燃燒,石塊在火中通紅,發出淡藍色幾乎看不到的火焰,他們來得早,這些人正在著爐子,有些爐子發出濃煙,這些人用力地用嘴吹著,放入木片,又在上面放入一種黑色石頭。

「這些應該就是石炭吧。」王啟年笑著問李星。

李星點頭說是,大家這才明白,這東西就是前面大家聽說過的石炭,不禁止感嘆,其中一個水手說:「這東西好像我見過,只是其中精美的,好像是有些人當作一種低檔的黑寶石,從不知道它能燃燒。」

「你見過,那麼你能不能探礦?」王啟年立刻問到。

「我只是見過,不知道如何找礦。」水手回答到。

王啟年很失望,說:「它燃燒的火焰溫度很高。比木柴和木炭都高,做為一般居民家中燃料。 絕世高手 。」

李星問到:「你們在說什麼?」

王啟年用大夏語言說了一遍。李星笑到:「不錯,這裡是一個小礦藏,距此二百里,是一個冶鍊基地,用的燃料就是這些石炭。」

「煤炭的應用解決了能源,社會應該進入工業化時代。」王啟年感慨到。

李星卻一愣:「什麼煤炭,你是說這些石炭,這個詞倒新鮮,不過很形象。你說的工業化是什麼?」

王啟年明白過來,據自己一路上所見,大夏雖然開始了資本主義的萌芽,但工業化太早,隨即笑到:「不過是我的想象,算了吧,對了,能不能找一些會找礦的人,我們伊安國初建。估計地下也有煤礦和石脂之類,但我們不能發現,這東西挺好,最起碼不用燒草和砍樹了。」

「找礦的人倒有。不過,願意跟你走就不知道了,我們今天早晨起了一個大早。就在鎮上吃些東西,讓你們嘗嘗我們大夏的風味。這座鎮子,早點很著名。雖然你們吃過了早飯,再嘗嘗也不錯。」

王啟年心中一動,嘗嘗異世界東方的美食也不錯,便說:「恭敬不如從命!」

他們進入一家熱鬧的飯店,找了兩張桌子坐了下來,店小二問到:「客官,點了什麼?」

「給我們每人來一碗餛飩,另外再來幾籠包子。」李星說到。

碗筷上來了,包子端了上來,佐料也上來了,李星帶頭吃了起來,王啟年也不客氣,他們來到大夏已有數日,基本上已學會了筷子,王啟年本來就會使用,緹娜注意到這一點,感到很奇怪,王啟年也沒有在意。

「真好吃!」小雙嘰咕到,她直接坐在桌子上,也不用筷子,餛飩自己飛起來,跑到她的嘴裡,不知道她的嘴是怎麼一回事,餛飩對常人來說,是個頭比較小,可是對於她來說,就比較大了,但她一口就吞了下去,嘴巴塞得滿滿,口齒含糊不清地說著。

真難為她了,她又將目光望向包子,一個包子晃悠悠的飛起,到了她的面前,都比她的頭大了,她一口咬在上面。

這幅形象對於王啟年以及水手來說,已經習慣了,但對於別的人來說,特別是鎮上的人來說,個個目瞪口呆。

正在這時,門口站著一個中年人,旁邊一個女孩,女孩望著裡面,咽著口水,他遲疑了一下,狠狠心,進入裡面,掏了半天,掏出幾個銅子。

「老闆,來兩個包子。」

「好了,客官你請坐。」老闆應到。

總裁,搶來的老婆 ,小女孩說:「爸,你吃。」

「我不餓,囡吃。」中年男子說到,王啟年明顯看到他吞咽了一口唾液。

旁邊有個人,見到了他,叫了起來:「好久不見,賀老大,現在還在吳天德的礦上,聽說上次礦上出現礦難,你沒有受到牽連?」

賀老大低下頭:「我不在礦上了。」

「我就說嘛,那個吳老闆太黑心了,你不跟他干也好,找到新的工作么?」

「還沒有。」

「你一身找礦的本事,怎麼會找不到工作?」

「沒人敢用我,他們怕吳天德。」

「你一個男人,帶著女兒,唉,翠屏是個好女人,可惜死得早,留下一個女兒,真是苦了你了。」

當他們在這裡談話,小雙抬起頭,她很聰明,語言對她來說,甚至比王啟年掌握得更快,雖然大夏是在東方,與地球上中國有些相似,更還有許多不同,最起碼語言就不同,王啟年現在可以說過目不忘,但掌握一門語言,還是用了將近一個月,好在他有一種魔法,能夠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使用,那就是通曉語言。

小雙吃了一個包子,打了個飽嗝,飛了起來:「老闆,來一籠包子,給那一桌送去。」小雙手一指,老闆愣了一下,看到王啟年他們,估計王啟年他們付得起,便上了一籠包子。

賀老大一見,忙站了起來,對小雙一揖:「謝謝你,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你是一個善心的花仙子。」

小雙頭一揚:「當然,我小雙就是心善,那個小姑娘是你女兒,正在長身體,營養要跟上,對了,我這邊有些金幣,看你們可憐,就給你們。」

小雙說著,手上出現了二塊金幣,賀老大連忙說:「使不得,我們既然吃了您的包子,不能要您的錢。」

說罷,堅決不肯收,王啟年看到這一幕,剛才又聽說他會找礦,心中一動,便含笑說到:「賀先生,你會找礦?」

「不錯,可惜我家徒四壁,就是會找礦,又有什麼用呢!」

「我來自大洋彼岸的伊安國,而且,我是伊安國的魔法部長,你有沒有興趣到伊安國發展?」王啟年說到,他開始招人了,很顯然,在煤炭和石油資源上,只有大夏才有人才,雖然很原始,王啟年自從聽說有煤和石油,心中就動了。

他臉色變了幾變,思前想後,畢竟故土難離,但在故土又沒有活下去的理由,王啟年也不著急,終於他長嘆一聲,說:「與其在這裡餓死,還不如遠走他鄉,好,我答應你。」

「既然這樣,這兩塊金幣你拿著,回去整理一下,你是跟我們上京,還是到夏南城我們的船那裡?」王啟年又問到。

「我去夏南城,到你的船那裡報到。」

「也好,夏洛克,你就不要跟著我們,你陪賀先生到夏南城,一路上用費,回去和我報銷。」王啟年說到,水手夏洛克應了一聲,便和賀老大在一起。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王啟年問到。


「賀春山,這是我的女兒賀思屏,賀思屏,見過老爺。」賀春山要賀思屏見禮,賀思屏見禮,王啟年說到:「好個伶俐的小姑娘,你念過書嗎?」

「念過,老爺!」賀思屏說到。

「好了,你們先吃罷,伊安國是個平等的國度,不興這一套,你可以喊我一聲伯伯,也可以喊我先生,我們也該上京了,順便說一句,如果你有朋友之類的有一方面的能力,可以將他們帶上,我會按人頭給你報酬。」王啟年笑到。

和他們惜別後,王啟年出了此鎮,他很高興,畢竟又得到一個人才,對於此事,李星倒沒有說什麼,他們不認為會找礦也是人才,在他們心中,治理國家和魔法師才是一個國家的人才,不過他開玩笑對王啟年說:「部長先生,你倒好,到我們國家來拐人了。」

「你們國家他們活不下去,我的國家人口太少,連夏南城人口都比我們多,堂堂大夏,不會這麼小氣吧。」王啟年笑到。

「唉!人如果活得下去,也不會背井離鄉,賀春山活不下去,才跟你走。」李星嘆了一口氣。

王啟年知道,資本興起時,的確很血腥,像那個吳老闆,恐怕也是這樣一個人, 一品容華 ,但王啟年從他們對話中,就感覺到吳老闆不簡單,恐怕已稱霸一方,甚至和官府勾結,賀春山無可奈何的樣子,就足以說明一切。

王啟年盡量使伊安國的崛起顯得不那麼血腥,但他的第一筆資金就充滿了血腥,雖然是希潘搜括的黃金,一句話,資本來到世間,本身就充滿了骯髒和貪婪。

「你說的不錯,人如果活得下去,不會離開故鄉,但樹挪死,人挪活。」王啟年的話卻充滿了希望。(未完待續。。) 出了鎮,在小山邊,看到許多馬車運著煤,有些煤塊掉在地下,王啟年下馬,拾起一塊,晶黑髮亮,想了想,把它放到戒指之中。

小雙看見了,也跟著湊熱鬧:「這就是煤,像一塊黑色的石頭,真是奇怪,它怎麼能燒呢?」

「它是由遠古時期的樹木埋入地下,經過億萬年變化,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當然能燒,並不是石頭。」王啟年說著,又重新上馬,「我們走!」

王啟年並不知道,李星也不知道,他們走後不久,監獄便發生了越獄,重案犯一枝梅和游龍劍司馬炎成功越獄。

作為重犯越獄,按理來說,應該布告天下,畫影捉拿,可是管理監獄的人,卻生生把這樣一件大事給按捺下去,對上報了一個死在監獄中,上司也是一個混帳官,居然就這樣矇混過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